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卷 斩断黑手

小说:游戏宦海 作者:马敬福字数:5527更新时间:2017-02-22 15:29:48

有一位副省级官员因收受贿赂被判死刑,临刑前他发出这样的感慨:“没有送礼的,哪有我这收礼的,收礼受到严惩,为什么送礼的却无人惩治?”这话说的不无道理。法律虽然有一条叫做“行贿罪”,但真正得到法律严惩的行贿者却不是很多。行贿受贿是腐败生下的一对双胞胎,要想根治腐败,就要把这对双胞台一块消灭。这一回出场的就是两个敢于向行贿者开刀的好官,一个拒收贿赂,严惩违法分子,一个假装受贿,实则为百姓造福。这样的好官,老百姓拍手称颂。

最近几天,平原市大发酒业公司总经理吴乐天的两个眼皮总是“嘣嘣”乱跳。有人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吴乐天就纳闷,我这两个眼皮都跳,到底是跳灾还是跳财?吴乐天正想着,市委钱书记打来电话,说他马上就要调走了,打电话跟他道个别。

钱书记此话一出,吴乐天就觉得头顶上“呼降”一声,好像半拉天塌了下来。要知道,钱书记可是吴乐天靠着的一棵大树啊,这几年他生意兴隆,全凭钱书记的蔽护,有钱书记这棵大树在,他总能逢凶化吉,遇难呈现祥。现在,钱书记走了,他还得另找大树。可是,要想找一棵能靠的大树太难了,那得靠银票和感情的双重积累,不是说找就找到的。

吴乐天从钱书记嘴里得知,接替钱书记职务的是李书记李天理,李天理到底是什么脾气秉性,钱书记不知道,吴乐天要想靠上李天理,还得一点一点慢慢摸。

可是,吴乐天还没来得及摸李天理的脾气,李天理已经在市委扩大会上提出了一项整顿平原制酒业的计划。李天理说,平原制酒业鱼龙混杂,必须要大力整顿,那些卫生不达标,产品质量不过关的酒厂一律勒令停产,今后,市内所有酒厂都实行挂牌经营,没有市政府和工商局联系颁发的“质量信得过单位”牌子,一律不准生产。

李天理的这个决定,对吴乐天来说,真好像是当头一棒。为什么?吴乐天的产品质量就不过关,不光他不过关,平原的哪家酒厂产品质量也不过关。怎么呢?很早以前,平原是全国有名的白酒之乡,“平原老窖”的牌子也是享誉全国,驰名海外。可最近几年,一些酒厂不好好玩,为了降低成本,竟拿甲醇含量越标的工业酒精冒充食用酒精勾兑白酒,把响当当的“平原老窖”牌子砸了不说,还害了不少人,“白酒之乡”也被搞成了“假酒之乡”。

吴乐天就是平原的“假酒大户”之一,可他却从没被查出过制售假酒。因为他靠着钱书记这棵大树,工商局大头小脑也都为他提供“优质服务”,上边来检查,他总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另外,他还有一手绝活,就是一批酒一个牌子,有防伪标记的真酒留厂,没有防伪标记的假酒出售,他的仓库里一瓶假酒都没有,随便查,如果有人拿假酒找上门来,他就以没有防伪标记为由,说那些假酒是假冒伪劣。

靠着一棵大树,又有“绝活”在身,吴乐天经历了几次大风大浪都没翻船。可是这次,他觉得这船坐着有点不稳当了,他没有大树可靠了。尽管他那手“绝活”还能抵挡一阵,可谁都有磕睡打盹的时候,万一一不留让质量监督局抓住把柄,自己这买卖不就完了吗?不行,得赶紧靠上李书记这棵大树,不惜一切代价,只要能靠上,就是倾家荡产也得干!

吴乐天立刻通过宠大的关系网对李天理进行摸底调查,终于,吴乐天掌握了一个可靠消息,李天理喜欢收藏古董。吴乐天一想,李天理喜欢收藏古董,可一个古董少说也得成千上万,他李天理凭着工资哪能收藏得起?否问,他收藏的那些古董肯定来路不明。既然他喜欢收藏来路不明的古董,那我就投其所好。

吴乐天立即托人北京古玩市场买了一尊唐代铜佛,又把一张20万元的现金支票塞到了铜佛的肚子里,然后便提着小包去了市委,把铜佛送给了李天理。李天理没有推辞,很痛快地把铜佛收下了,还拉着吴乐天的手说:“吴总啊,我听说你们酒厂规模不小,将来平原制酒业的发展还要靠你出力献策呀!”吴乐天点头:“是是,我一定会为出力,可我听说您要对制酒业进行整顿?”李天理说:“我整顿是整顿那些卫生不达标,质量不合格的企业,你老兄的企业应该不是整顿的对像,放心大胆地干吧,我支持你!”吴乐天一听,激动得真想给李天理磕头,没想到李天理这么爽快,二十几万就摆平了。

出了高委大楼,吴乐天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钱书记那棵大树走了,他又靠上了李书记这棵大树,将来自己还是财源滚滚,看来,前几天自己眼睛跳不是跳灾,是跳财呀!

几天之后,一个小伙子找到了吴乐天。小伙子说他姓刘,是邻市烟酒专卖公司的业务员,他要从平原进500吨白酒,李书记推茬他来找吴乐天,说吴乐天的酒质量信得过。吴乐天一听,乐得都找不着北了,李书记这棵大树还真管用,才几天的时间就显出来了,这么一个大户来平原进酒,李书记就把他打发我这来了,李书记这棵大树够意思,以后还要多多“浇水追肥”!

吴乐天想着,便跟小刘谈业务。小刘说,3天之后就提货,先交10万元定金,其余货款提货时一次付清。吴乐天点头同意,收了小刘的20万元支票,便要请小刘吃饭。小刘一摆手:“吃饭就免了吧,您收了我的定金,我们签个合同吧。”吴乐天一听,签合同?那哪成啊?我卖的都是假酒,将来你拿着合同找我怎办呢?吴乐天想着,便连连摆手:“我们卖酒从不签合同,收你的定金,我可以给你开个条子,反正我的厂子跑不了,我这个人也跑不了,再说,你是李书记介绍来的,我能蒙你吗?你不信我,也得信李书记吧?我们的酒质量绝对过关,你放心提货就是。”小刘一听,点了点头:“那好吧,我3天后来提货。”

小刘一走,吴乐天马上组织生产,把地下仓库里的工业酒精都搬了出来,加班加点,很快就兑出了500吨“醉八仙”。酒刚兑好,小刘就带着车队提货来了。货装上车,吴乐天让小刘结账,小刘说:“账由我们老板跟你结,你跟我一块走吧。”吴乐天一听,明白了,小刘的老板想吃点回扣,吃就吃吧,跟他走。

吴乐天上了小刘的车,不大一会儿,就来到了市中心广场。车子停下,小刘下了车。吴乐天觉得不对劲,就问:“哎,你不是邻市的吗?怎么在这下车呀?”小刘一笑:“就在这下车,你也下来吧,我们老板正等着你呢。”小刘说完,两名警察走了过来,把一张纸往吴乐天面前一扬:“吴乐天,你涉嫌制售假酒,现在被捕了。”吴乐天一听,脸一下子就白了,跳车刚要跑,警察抓小鸡子似地就把他抓到了广场主席台前。

这时,广场主席台上已经坐了一排人,李天理坐在中间,主席台前面站着包括吴乐天在内的十多个制售假酒的厂长经理,一人身后站着两个警察。广场中间,从各个酒厂拉出来的假酒堆成了小山,一个人正举着火把站在山脚下。

李书记看看广场上围观的群众,站起身来,冲着麦克风喊道:“广大市民们,我是李天理,我到平原之后,听说平原曾是闻名全国的‘白酒之乡’,可这几年却被一些人搞成了‘假酒之乡’,可以说是臭名远扬了,最近一段时间,报纸电台连连报道假酒毒死人命,毒瞎人们眼睛的事,人们都骂假酒,都骂我们平原人呢!省里对平原出假酒也很恼火,可多次派人来查却查不出结果,那些做假酒的狡猾得很呢!现在我来了平原,为了我们平原不让人家骂娘,我要大力整顿平原的制酒业,我要揪出几个‘假酒王’!我在常委会上提出,凡是卫生不达标,质量不合格的酒一律勒令停业,今后酒厂要挂牌经营,我不是在吓唬谁,是真要这么做,可是,有些人却胆小了,他们怕自己的酒厂被勒停,便想方设法投我所好给我送礼,他们太低估我李天理了,我收藏的古董都是用我的工资买的,我收藏古董是把钱存在家里,他们给我送礼,我就对他们往开一面了吗?不会呀,要想保住酒厂得靠出真酒,不是凭送礼找靠山!凡是给我送礼的,心里一定有鬼,所以谁给我送礼,我就查谁,我用他们送我钱,派人买他们的酒,然后进行化验,结果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在生产假酒、毒酒,都在坑人害人!现在,站在你们面前的,就是给我送礼的‘假酒王’,摆在主席台上的,就是他们送我的古董,今天我要公开做的有三件事,第一,公开拍卖这些古董,所得款项用来赔偿那些假酒受害者,第二,我要把这些‘假酒王’、‘毒酒王’交由司法机关依法处理,第三,我要在这里放一把火,把‘假酒之乡’的臭名烧光,让‘白酒之乡’重新名扬天下,今后,平原不准再出一两假酒,谁敢再出假酒,就将和这些‘假酒王’一个下场!点火!”

李天理一声令下,广场上顿时火光冲天。看着熊熊大火,围观的群众欢呼起来。听着火堆里假酒“嘭嘭”爆响,吴乐天脑袋耷拉了,看来,前几天我这眼皮跳还是跳灾,李书记这棵大树没靠上,还倾家荡产蹲大狱了!

投机钻营的“假酒王”最终还是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说明,只要我们的为官者行得正,走得端,不法分子就不会有可乘之机,老百姓的利益也就有了保障。

无独有偶,下面这个故事说的也是一个投机钻营者。只不过不是“假酒王”,而是个“黑包工”。这个人也使用行贿技俩,到头来不但工程没拿下来,行贿款也变成了赞助款,让人不禁为那位“受贿者”拍手叫好。

成百万是金龙乡个体建筑队经理,这些年,他凭着自己关系广,到处揽建筑工程,偷工减料赚了不少钱。

这天,成百万听说乡里要盖一栋教学楼,就打听着找到了吕乡长的家。他知道,吕乡长外号叫“吕大拿”,在乡里说一不二,明年吕乡长就要二线了,要是给吕乡长送合适了,教学楼工程准备能拿过来。

进了吕乡长家,成百万开门见山就提包教学楼工程的事。开始,吕乡长还拿腔拿调地摆架子,后来,成百万一摊牌,说如果工程包给他,他就给吕乡长100万的好处费,而且马上兑现。吕乡长一听这个,马上露出了笑脸:“行了,教学楼工程的事我内定由你包了,不过……”成百万明白,吕乡长是怕我不兑现那100万,马上开一张支票给吕乡长:“这是现金支票,您什么时候提都行。”吕乡长接过支票点点头:“好吧,明天你到乡政府参加投标吧,记住往最低线压价,至于将来我给你多少钱再说。”成百万明白这个,说声谢谢走了。

第二天,成百万来到乡政府大会议室。一看,会议室里已经有不少人了,全都是来投标的。主席台上坐着吕乡长和公证处的人。投标开始,公证员报出底价:“这个教学楼工程最高标的是700万,有没有比700万少的?”话音刚落,一个人站了起来:“有,650万,我把工程包下来!”这个刚说完,那个又站起来:“我600万!”成百万一看,到时候了,站起来说:“我500万承包!”公证员一看:“500万一次,500万两次!”正说着,又有人高喊:“我480万承包!”“我450万!”“我400万!”成百万一听,这帮人是来招标的还是来斗气的?400万准你包的下来吗?那叫一万平米,连工带料就得420万,想把媳妇赔进去?刚想把吕乡长从台上叫下来,那边公证员一棰定音了:“400万成交!”成百万一看,这不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吕乡长拿了我的钱,这个工程就得给我,不给我我跟你没完。想着,就往台上走,刚走到一半,再看吕乡长嘴歪眼邪坐在台上抽上风了。公证员一看:“哎,吕乡长,您这是怎么了?快送医院!”公证员这么一喊,马上有人把吕乡长送去了医院。成百万一看,也跟着去了医院。

到了医院,成百万紧跟在吕乡长屁股后头:“吕乡长,这个工程得给我呀,咱们可是提前说好了的。”吕乡长指指自己的嘴:“我,我……你…”然后叹口气,脑袋就耷拉了。成百万一看,得,看来这事还有点不好办,吕乡长那意思他明白,叫他把价压到最低,可他的嘴没人家快,让人家把工程抢走了,这怎办呢?等吕乡长好了再说吧。

吕乡长被送进了急救室,医生一查,脑栓塞,得赶紧打吊针。成百万急得在病房外头团团转,脑栓塞这玩艺不好整啊,弄不好就得半身不随二百五,把以前的事全忘了,吕乡长要真成了那样,我到时候找谁哭去?成百万一想,不能等着吕乡长了,赶紧回去找公证员,找乡里别的头,就说吕乡长早把工程给他了,这次招标不算数。想着,成百万回到乡里,一进大会议室,那位投一400万的主早跟公证员办完了公证,拿着合同出来了。成百万一把拉住公证员:“这次投标不算,吕乡长早把工程给我了!”公证员脸一沉:“你是干什么的?吕乡长说给你了行吗?我们履行的是法律等程序,吕乡长应的你你找吕乡长去。”成百万一看,这事没吕乡长还真办不成了,又回到医院。进病房再看,吕乡长已经让护士盖上了白床单。成百万一愣:“哎,吕乡长这是怎么了?”护士说:“吕乡长精神过度紧张,脑出血死了。”成百万脑袋当时就大了,吕乡长死了?他死了,我那100万找谁要去呀?不可能,吕乡长没那么容易死,他是不是跟我耍花招啊?想装死干得我那这100万块钱。不行,我得跟着到火化厂看看去。

成百万跟着吕乡长家里的车来到火化厂,看着吕乡长亲人遗体告别之后,火化工把吕乡长推进了火化间。成百万一看,看来吕乡长是真死了,得了,认倒霉吧。成百万耷拉着脑袋回家了。

成百万刚到家,吕乡长也到家了。怎么回事?他那脑栓塞、脑出血全是装的,就连进火化间都有人在里边接应。为什么?吕乡长为了盖教学楼搅尽了脑汁,乡里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筹集资金,最后还是留了一百万的资金缺口。这一百万上哪弄去?跟老百姓集资不行,跟学生收不行。吕乡长正愁得在家里转圈儿,成百万送礼来了。吕乡长一想,得了,既然你送来了,我就收下,拿你的钱盖教学楼。他知道成百万的工程不保险,根本就没想把工程给他包,为了不让成百万纠缠他,他才想了个装病、装死的招儿,提前跟医院的熟人打好招呼,把成百万胡弄了。到家以后,吕乡长马上打电话,叫政办操持教学楼动工。一切安排就绪之后,吕乡长到县里办了二线手续,带着家属到外地儿子那养老去了。

社会还是好人多,官场还是好官多。我们真心希望,官场之中出现更多的好市长、好县长、好乡长、好村长,那样,可就是国家之福,百姓之福了。著者云:

仕途路上人为本,

做官需先学做人;

身正不怕影子邪,

为官切记莫贪心;

国法如炉官似铁,

莫要玩火烧自身;

做官就把清官做,

万古流芳传美名。

  马敬福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