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8番外15

小说:时光未旧,烟花已冷 作者:湖畔字数:3587更新时间:2017-04-13 13:57:27

第十五章 秋天的寂寞

秋天沉沉地落在郭林海的世界!他觉得那个秋天是专为虐待自己而来的。那时候他的生活——没有最无聊,只有更无聊。

不幸的是,这个被无聊的大学生活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可怜虫,还染上了一种病,叫做寂寞。

“我得找人来倾诉一下我的寂寞。”郭林海对自己说。找谁呢?刘倩?门都没有,搞不好又享受癞蛤蟆的“美誉”;蒋怡?我们认识才多久,她凭什么听我这个神经病的倾诉?夏筠?还是算了。左思右想,郭林海决定找高中同学当倾诉的“垃圾桶”,当然,他觉得必须找女生才能让倾诉更像倾诉,也更能得到安慰。

所幸他找到了两个女生的电话号码,一个叫贺静纯,一个叫王睿。摊上郭林海这个同学,才算是她们倒霉!

第一次给她们打电话的时候,郭林海就像初恋的孩子般兴奋,甚至连那电话的手都有些颤抖,说的话明显带着颤音。无疑,他必须用最快的速度将心里的委屈和辛酸吐出来,因为201电话卡并不便宜。但是,实际上,不管是跟王睿还是贺静纯打电话,他总是不舍得挂电话,仿佛挂了电话,他就得在寂寞中死去一样。

贺静纯是很愿意听他倾诉的人,他将自己的不安与郁闷告诉她的时候,她会告诉他一些缓解的办法;王睿却有不同的作用。

郭林海写信告诉王睿,他其实曾经梦想进入一所艺术类院校学习表演或者声乐。王睿只知道那时候郭林海很喜欢唱歌,却不晓得他有这样的梦想,而她,有同样的梦。所以,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很投缘。

电话费太贵了,就开始一封封地写信,这情景真的很像是恋人中的人,可以看出,寂寞的人跟恋爱的人,是有相同点的。

这天晚上,郭林海又在楼道里给贺静纯打电话,韩平经过,笑着说:“又在泡高中同学呢?”郭林海用嘴型送他一个字:“滚!”韩平傻乐着走了。不一会儿,伊浩林过来了,他突然对着郭林海手中的电话大声说:“郭林海说他喜欢你!”郭林海被他这么一喊,有点不知所措。他不得不承认,高中的时候,贺静纯的清纯和活泼都深深吸引了他,那时候繁忙的学习让他不敢多想,不过还是有同学对他说:“你是不是暗恋谁谁谁很久了?”他无法回答,说是,太没面子;说不是,太不诚实。所以他只好选择笑着不说话,沉默一向都是郭林海的法宝。

郭林海用手盖住了话筒,对伊浩林说:“你别瞎说,吓着人家怎么办啊。”伊浩林诡异地笑着,离开了。郭林海这才对电话那头的贺静纯解释说:“你别介意,我们同学闹着玩呢。”他忙着这么解释,也是为了让自己平静,也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虽然贺静纯看不到他的表情。

王睿在信中饶有兴趣地为郭林海介绍女朋友,并且把那个女孩夸得天花乱坠,那封信上还有那女孩写的字:“郭林海你好,别听你同学瞎说,我没那么好。听说你是才子,失敬失敬!”最后的“失敬失敬”让郭林海觉得味道不太对。那女孩的字写得很漂亮,而且很有力道,完全不像是女孩子的字,郭林海心里暗暗佩服。郭林海自己是很喜欢写字的,毫无疑问,他以此为荣。于是,他在给王睿回信的时候,同时也给那女孩写了一封信,写信的原因很简单,他就是喜欢她写的字,对于王睿牵红线的想法倒没在意。

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郭林海没有收到那个女孩的回信,他也不好再问王睿为什么,总之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那女孩果然如她所言,对郭林海“失敬”了。

有时候,在无聊的课堂上,郭林海会惊喜地收到来信,那是另外的一种感觉,就好像人在深渊中突然找到了能够帮自己爬上去的绳子。这时候,韩平就会问:“又收到女朋友的信了?”郭林海心里美滋滋的,没工夫解释是不是来自女朋友的信。

你是上帝,是天使,是救星!每当在课堂收到信的时候,郭林海会情不自禁地在内心发出这种声音。当他笑呵呵地看信的时候,有人会以为他又发癫了,或者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他会很快地回信,课堂无疑是最适合写信的地方。郭林海不会刻意在写信的时候显示自己在书法上的造诣,但是贺静纯和王睿都喜欢在信中说:“你的字越来越漂亮了。”对于郭林海来说,这句话就像是说:你越来越男人了。他写的飞快,笔下的字越发的飘逸,他喜欢这种感觉。他似乎喜欢一切飘逸的东西,比如他的头发,比如天边飘荡的那几朵云。信的内容少了一开始时的郁闷情绪,倒多了些兴奋。

下课的时候,信已然写好,他飞快地跑回宿舍,找到信封、邮票,装好信,贴上邮票,然后飞快地跑到有邮筒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将信放进去,看看时间,当天最后一次取信时间还没到,放心地回宿舍。

“郭林海,你完了,你恋爱了。”张涛有一次对他说。

“恋爱?跟谁呀,要不你给我介绍一个吧。”郭林海虽然无论写信还是打电话都表现出幸福状,但从不肯承认自己恋爱了。实际上,他也没有恋爱,他就是在寂寞的时候瞎折腾,遇到了不厌其烦的女同学,写几封互道苦闷的信,打几次让人羡慕和误会的电话,仅此而已。

如果一段时间收不到信,郭林海会变得很焦躁,空虚与寂寞就会马上来慰劳他。

这时候,他觉得必须走出去,可是走出去以后才发现,不管在哪里,总也摆脱不了无聊与烦闷。

天空很晴朗,偶尔还有白云悠悠地飘过,郭林海却无心欣赏;至于那翩翩而下的落叶,更增添了郭林海的郁闷情绪:他感觉到了生命枯黄的气息。

校园里的情侣们“有说有笑,有打有闹”,他似乎只有充当电灯泡的资格,这种感觉似曾相识,他仍旧是在别人眼中很难找到女朋友的呆瓜、笨蛋、蠢货。其实,他呆呆地走在校园的时候,真的很像是一个不谙世事、不懂情调的傻瓜,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想否认。

“鸟笼”思想很快就又占据了他的脑海。“我要飞。”他心想,“可是我飞哪儿去啊?这城市恐怕到处都是别人的幸福在上演,我属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一族,再说我也没翅膀啊。”

胡思乱想,改变不了什么。他的眼睛里除了迷茫、郁闷,如果还有别的,那可能就是眼屎了。

夜晚才是最要命的。都说夜色撩人,郭林海会认为夜色有“撩命”的本领。

窗外仍旧是片片黄叶在飘零的气息里飞落,几颗鬼魅般的星子眨着眼讥讽窗外难眠的人。

一扇窗,阻隔不了秋天。

“郭林海,想你女朋友了?”张涛看他辗转反侧,问道。郭林海正在看着停在窗口的那片落叶发呆,回头问:“什么?”

张涛对他这样的神情见怪不怪,说:“你一定是想你女朋友了,看你那深情的眼神。”“嗯,我女朋友在窗口。”他说的是那片叶子,张涛听起来却觉得毛骨悚然,他真怕有个女生站在窗口。

郭林海只是开玩笑地随口一说,却起到了恐怖片的效应。

“你慢慢想吧,我先睡了。”张涛用被子蒙住了头,睡了。

好不容易有人陪他说话,还被他吓住了,郭林海觉得自己活该受尽夜色的煎熬。

他拿出了信纸,在幽暗的应急灯灯光下,分别给贺静纯和王睿写信,表达他的不满和郁结、痛苦与无味。笔尖在信纸上游走,他的思绪在夜色中跋涉。

两封信写完的时候,才刚过两点。

“都说时光荏苒,如今这时间怎么这么慢,这黑夜怎么这么漫长?”无人告诉他答案,漫长的还有他的寂寞。

范梓清醒了,看到郭林海又在灯光下“搞深沉”,问道:“郭林海,你干嘛呢?快睡吧,明天还上课呢。”

“没事,你睡吧,我待会儿就睡。”郭林海心想,我这受着煎熬呢,我睡得着吗?过了一会儿,他又听到了范梓清熟睡的声音。

“他们都是幸福的人!”郭林海不得不佩服别人睡觉的能力,然而转念一想:“猪也是这么爱睡觉的。”于是觉得挺自豪。

一定有人睡的不太安稳,那就是郭林海的下铺张远。郭林海每一次翻身,每一次坐起来,那张破旧的床总会使张远感应到,郭林海似乎能听到来自下铺的叹息与无奈。但是,张远从来不说什么,在他眼里,郭林海是不择不扣的怪胎、异类、病人。他宁可睡不着也不愿意跟“楼上”的怪人说出自己的感受。“就让他犯病吧,他总会睡的吧?”张远这样安慰自己,郭林海却无法成全他。

无奈夜色,郭林海又在信纸上写道:秋天封住了我的窗口,夜色在我的心里盘旋。寥落的星辰冰冷地凝视我寂寞的双眼,当初的月亮在何处隐藏?隔着窗的秋天,你的冰凉映照着我的忧伤,我只想拾起那片带着伤痕的黄叶,可是谁来为我疗伤?大地上有人在沉睡,有人在喧闹,而我在秋天的悲情剧场里拭泪、伤怀。肆虐的西风啊,请追回我儿时的记忆,那涂满快乐的画板、清澈见底的小溪、被花香染过的笑语,以及窗前妈妈手中的月亮!可是你摇落了叶子,撕毁了她的梦想,你说“落叶归根”,我看穿了你的谎言!我忘记了从前,预想不到未来,我的笔写不出关山迢递,我的语言道不尽秋窗寂寞。如果有雨,就请随风而来,洗礼我的寥落、冲击我的彷徨……

很不幸,应急灯没电了!郭林海暗骂一声“妈的,这么不争气!”

没办法,只好等待天明,以最快的速度把那两封信寄出去。

夜未阑,心犹冷。那样的夜晚,那样的身影,那样的心境,那样的销魂!秋天的夜晚,侵蚀着郭林海敏感的心!

蝉声紧紧地追着他的寂寞,他终于明白了“寒蝉凄切”的涵义。其实,他虽然有床、有被褥、有灯光,在那样销魂的夜里,他何尝不是一只寒蝉!

  湖畔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