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余梅一点

小说:霁夜茶 作者:暮云徊字数:1108更新时间:2015-11-22 23:24:55

  那茶太苦,以至于渠光当场就喷了出来。一抹嘴,这才想起公子方才竟是生生将之咽下了。一时间不禁有些委屈:“公子……”

  霁蓝色身影不知何时已然长立,微仰头,视线透过柴扉,静静出神。

  “公子,您在瞧什么?”

  “渠光,你说,方才我们喝的,这是何茶?”那霁蓝色身影忽地出声,没头没脑地道了这般一句。

  渠光偏头,苦着脸答道:“那茶苦涩异常,根本喝不入口……”

  抱月公子微微一笑不语,伸手去掀那茶壶盖儿。果不其然,壶中悬浮着数朵白梅,只是煮得久了,便不复当时白无暇,反倒成了一股子苦褐,难以下咽,只余那尾调中最后一抹冷香,在浓郁苦口之后微微余韵,飘忽淡然几不可寻。

  茶自然是醉不了人的。只是这般苦郁,一口下肚,个中滋味却也着实难受。摇摇头,都说女子隐忍,只是不料隐忍至此。也亏得她想出这么个法儿治他……这一壶,只怕是煮了不下几个时辰了……

  忽地念头一动,忙将那茶水倒了,将此中花骨朵儿一一拣出,置于地上数来。

  一、二、三、四……一十五、一十六、一十七……

  眉间微蹙,生怕数错,便又重点了两遍有余。

  正狐疑着,忽有一阵凉风吹过,几声簌簌络绎不绝。抬眼一望,梅影婆娑,竟与来时些许有别。

  凝神一想,不由了然一笑。原是那凉风吹落梅梢积雪,细碎铺了一地。

  月华之下,只那梅梢最高处,略有一点无暇雪白,风中摇摆,只不落下。

  于是忙拉了渠光,问道:“你说,那梅梢枝头一点白,究竟是残雪,还是梅苞?”

  渠光定神细看,半晌摇头,道了句“瞧不真切”。只怪公子平日诸多事物甚少上心,怎地今夜竟无端端留心起这梅梢来了?

  寒风彻骨,隆冬的夜格外难熬。如今柴扉已闭,再叫亦是无用。今夜落得如何去处,只怕还得再度思量。

  心中忧思,面上自然藏不住的苦闷。

  “公子,甭管这是积雪还是梅苞了……现下已然过了子夜,这夜凉露重的,又是骤过初雪,最是生冷不过,还是小心着些身子,先寻个落脚之处再做定夺吧。”

  霁蓝色身影顿了顿,微微点头:“也好,那就先往前方邻舍处借宿一宿罢了。明日再来便是。”

  说罢,竟收了那一壶一盏,甚或将那残余的一十七朵残梅一并收拢置于怀中,径自前行而去。

  渠光未料他这般干脆,倒有些微微发怔,忙赶紧跟上了,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

  先头那人淡笑而答:“子夜既过,便是除夕。有什么旧怨积仇,也该放下不是?你且宽心,明日定能安然回府,不会再多拦阻。”

  渠光低头应是,脚下不停,跟紧了步子,心下却还是有些不以为然。这少夫人主仆这般难缠,明日真能安然回府?

  抱月公子只淡笑不语。

《易数》有云,梅十八朵,贵人乃归。

  暮云徊说:

        后记   本文的灵感来源于古风翻唱圈歌手小曲儿的一曲《霁夜茶》。   我不知原词作者心中那个故事是何样的,只由那只言片语中推断一二。   文中有不少晦涩之处,但庆幸至少保留了我心中对《霁夜茶》这首歌最初的凉濡印象。犹记先前,我每每躺在床上,一边听着这首歌,一边遐思。总是不断猜想着,为什么主人明明在家,却要诈称“未归家”,分明是有意为之,个中小儿女情思之处,惟妙惟肖,真要捕捉起来,却又如清风随逝而过,片刻不留痕。   于是便有了青梅这个角色。神算天机子的独女,擅长卜卦论断。精于《梅花易数》,兼且使得小性子,恰好诠释这般妄为。   最后说一句,《梅花易数》我不太精通,中国古代文化深奥晦涩,只知其物,未能参透其详者甚重。“梅十八朵,贵人乃归”什么的,是我胡诌的,但以梅花之数来断卜吉凶一事却是真实有之,望日后有所机会能重新一一修读。   总结本文创作,幸不辱命。大纲原预计在万字以内,点到即止,以短篇修心。写作过程,几经艰涩,总算未偏大纲,基本上非常完好地把我心中想要表达的内容都表达出来了。自我评价上还是给予比较中肯的满意高评,也望大家能喜欢本文。   最后的最后,再度感谢大家的支持。下次新番再会。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