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小说:古宅 作者:剑钧字数:3123更新时间:2015-12-03 13:43:16

村田教授理解女儿的心思,一日将她叫进书房,将一封写给满铁小野副总裁的信交给静子说:“如今是日中交战,人民受苦。日本战败是早早晚晚的事了。我看你趁日本人还控制着满州,去找肖若聪去吧,我听说他现在还孤身一人,再晚,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静子充满感激地接过父亲的信,登上了去大连的客轮。她来到中国的东北,见到已提前退休的小野先生,才得知若聪已离开了满铁沈事务所。她有点失望了,这偌大的东北,哪里去找他呢?她哀求小野说:“请您一定帮我找到这个人,否则,我就不能回去,拜托了!”

小野听了静子的一番哭诉,不禁为她的真情所感动。他说:“静子小姐,你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帮助你。”

小野动员了他所熟悉的朋友,通过各种渠道寻找若聪的下落。但反馈的消息都很令人失望,肖若聪离开满铁之后,居无定所,四处流落,谁也不知他的准确去向。

静子两眼望穿,但却没有消息。她几乎绝望了。恰在这时,他又回到奉天,结果一下火车便给攥着他相片的日本宪兵抓住了。

若聪不明真相,大声抗议。宪兵却出人意外的和气,并将他径直送往日本人开的大和旅馆。当身穿和服的静子小姐出现在若聪面前时,他惊愕得目瞪口呆。他实在弄不明白这究竟怎么一回事。

“若聪!”静子不顾一切地扑过来,依偎在他的怀里,泪水止不住顺着她的双颊流下来。她已下定决心,这次死也不离开若聪了。

肖若聪这些年也一直牵挂着静子。他只是不愿静子知晓自己难以启齿的往事,也不愿给她带来心灵上的痛苦,所以他才选择了回国,并坚持不给静子回信。当静子泪眼站在他跟前时,若聪意识到自己先前的一切努力都失败了,他情感的大堤已经出现了裂痕。在静子踮起脚尖狂吻若聪时,他也动了感情。他双手捧着她的面颊,叹息道:“世界这般大,你为什么偏偏千里迢迢跑来找我呢?”

“若聪,你知道我这些年是怎么走过来的吗?”静子哭着说,“我几乎没有一天不想起你,没有你,我会死的。”

若聪眼泪也籁籁地落下来。他声音颤抖地说:“静子,你是不知我的苦衷哇。”

“你有什么难言的苦衷尽管说,我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

若聪顿时痛哭起来,哭得是那般伤心。他声音颤抖地说:“我不能告诉你,你心里会承受不了的。”

“说吧,我挺得住。”她安慰道。

“我——我不是个男人。我是不能在那方面满足你的。”他经过一番思想斗争,终于说出了这句难以启齿的话。

“不,你是在骗我。”静子并不相信他的话。

于是,若聪便将三十几年前发生的事情讲给了静子。静子起初还能屏住呼吸听,听着,听着,她的脸色苍白,呼吸急促起来。这突如其来的往事太难以令人置信了。先前的若聪在她心目中是那般完美,她何曾想到,他在来日本前还曾有过这样一个悲惨的经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静子猛然声嘶力竭地喊道。

她只觉天旋地转,仿佛天要塌下来一般。她朝前走了两步,两腿一软便摔在地板上,昏厥了过去。

“静子!静子!”若聪将她抱在怀里,失声地喊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静子才慢慢地睁开眼睛,看着若聪的脸,喃喃地说:“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呀!”

若聪道出了这一切,心情反倒平静了许多。他后悔向静子隐瞒了这么多年,害得她千里迢迢跑到东北来。他太有愧于静子了。

“静子,是我对不起你,我也没有资格得到你。我已年过五旬,到了知天命的年龄,让我们永远做一个好朋友吧,我会**你的。”他动情地说。

“不,不管你怎么样,我都不会离开你。”静子在经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做出了这样的诀择。

“那怎么行,这岂不太苦了你。”若聪执意不从,不愿让人怜悯。

“若聪,我想好了,两个人相爱,绝不仅仅是肉体上的关系。尽管你没有了**的能力,可我们依然可以相依相伴,有你这个人在我身边,我也就知足了。”

若聪给静子这情深意切的话语深深打动了。中日两国仍在打仗,但这也不能割断中日两国人民的情谊。他情不自禁地将静子又一次搂在怀里,用颤抖的手摩挲着她的秀发。他感到静子的气息打在他的脖子里,静子的头发撩动着他的面孔。他俩相互依偎着,屏住呼吸,相互倾听着对方心脏的跳动。

“静子,如果你真想和我在一起,希望你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说吧,我答应!”静子毫不犹豫地说。

“跟我留在中国吧。”

静子不禁一愣。她显然对若聪提的条件缺乏心理上的准备。在来中国前,父亲千叮咛,万嘱咐,让她一定要把若聪带到日本。

“这很重要吗?”她试探着问。

“十分重要。”认真地说,“我不愿在一个屠杀中国人的政府眼皮底下生活。”

静子沉默了。她放开揽在若聪腰上的手,慢慢走回到椅子旁。

“你就那么痛恨我们日本?”她忧郁地问。

“不是日本,我痛恨的是日本的军阀政府。”他纠正道。

“如果有一天这个政府倒台了呢!”

“到那个时候,我可以重新考虑我的决定。”

“那好,我答应你!”静子说,“但我要把我的女儿接过来。”

“应当是我们的女儿,虽然我不是她的生身父亲。”

“对,我们的女儿。”

几天之后,静子回国将女儿接到了中国。没过多久,若聪和静子便在这个城市消失了。他们身边的人谁也说不清他俩究竟去了哪里。有人说,他们去了大兴安岭林区,也有人说,他们去了人烟稀少的科尔沁草原。

闵香莲从此再也没有见过他。

时过境迁,我和尹莉莉一直都把姥姥的传奇经历当作一个谜。姥姥临终之前对肖若聪的

坎坷经历还有种负疚感。我想,这也许是她后来一直拒绝搬回古宅去住的一种情愫吧。

那年,我和莉莉在古宅的那间屋子里徘徊了许久,谁也找不出一句恰当的句子来评说它。

听母亲先前讲,这间屋子便是早年姥姥与肖若聪的幽会之处。也就是在这屋外的院子里,肖

若聪被官府的人五花大绑地推出去,不容分说便给阉割了。其实,他们在屋里什么事情也没有做。

 尹莉莉推开古宅的一道门,惊愕地说:“诗剑,我怎么好像听到里边有人喊似的,怪瘆人的。”

我说:“你别这惊惊乍乍地好不好。”

她说:“还不是让你姥姥家的那点臭事给搅和的。一进古宅的大院,我就有种别样的感觉,只觉阴森森的。”

那年,恰好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订十周年,双方相互庆祝之时,也传来一些不合谐的声音,围绕钓鱼岛主权和教科书问题,日本国内极少数人军国主义的阴魂不散,招致中国人的强烈愤慨。

尹莉莉有强烈民族意识。她说:“你姥姥幸亏没嫁给姓肖的,否则,我都会为你感到羞耻。他逆来顺受,太缺乏一种民族精神了。”

我不以为然:“我不这样看,不管怎么说,肖若聪还是一个对中国有很深感情的人。尽管战后他和静子去了日本,还加入日本国籍,可他日后回大陆还不忘投资办企业,捐资慈善事业,毕竟还做了许多有益的事。”

她冷冷一笑,说:“也难怪,从人性的角度讲,人们往往会同情弱者的。”

“也不尽如此吧,”我说,“有些事是一两句话说不清楚的。我姥姥当初对肖若聪一见钟情,应当说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只可惜他们生活在那个时代,人为阻碍了他们的爱情。爱情就是这样的奇怪。他在心爱的女人面前,总欲把事情做得漂亮些,可往往事与愿违,这就只能怪老天没长眼了。”

“嗬,你什么时候信起天命来了,怪不得你处处与我作对,原来是想反其道而行之啊。”

她自做聪明地笑了起来。

“哎,别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瞎联系,好不好?我有些不满地说。”世界本来就是丰富

多彩的,你就拿这个古宅来说吧,许多人都在里边住过,但各自的命运又不尽相同嘛。”

 尹莉莉叹了口气:“诗剑,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古宅,真的像是一本书,就看你怎样去读了。”

“深刻!”我不禁慨叹说,“难怪古人说,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剑钧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