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 另类骗眼2

小说:曲线复仇案 作者:伊家河字数:4700更新时间:2017-02-27 10:43:32

3.师爷屠城

周继东带兵接防了峄州,周世安临走把全家老小一百多口人托付给了他,在上马前周世安对着周继东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有劳世兄的关照,我定会在济宁多杀敌人,以报朝廷!”

望着周世安远去,周继东叹道:“真是一位好汉子!”

唐常欢在边上听了皱纹:“世子可不要忘记了,他的父亲和你的父亲可是死对头!”

周继东“哈哈”笑了:“父辈的恩怨与我何干?”

唐常欢的眉头锁得更深了,他在心里叹息,此人果然如其父所说,是烂泥糊不上墙啊。

田畹对于周继东的到来表现出了极高的热情,但唐常欢却在考虑着如何杀他。接防的第三天田畹带着酒肉去慰问军队,恰巧让他看到了一位姑娘,一开始他以为是周继东带的夫人,后来私下打听这个美女竟然叫邢浣,这一惊非同小可,考虑到周延儒平时搞的那套把戏,他顿时吓出了一身的冷汗,也明白了周继东和唐常欢下一步要做什么了,好在他没有带家眷来峄州,只有一个傻儿子跟着,因此找了个借口说是出城打猎,父子二人偷偷跑回了北方。

田畹跑了唐常欢仍然准备实施他的计划,李自成本来打算一个月后总攻北京,后来发觉计划泄露,便提前开始了进攻。

李自成的军队一开始如入无人之境,根本没有遇到像样的抵抗,直到进了济宁府遇到周世安,大队人马才停了下来。李自成攻了三天仍然没有进展,找了细作打听才知是周世安在镇守。李自成恼火不已,他只所以取消进攻峄州的计划,就是为了躲过这员猛将,没想到在济宁又碰上了。

李自成一边攻城一边寻思,他想周世安既然来守济宁,那么峄州就一定弱些,为了探听虚实,他派了小股军队去打峄州。

李自成只是派了五百人,由于周继东与唐常欢都没有防备,竟然差一点这让五百人攻了进来,好在周继东人多最终还是打退了他们。

这一仗打完唐常欢激动不已,他认为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准备实施自己的计划,在一天晚上他私自调动大军集合到青檀寺门前。

周继东有个心腹小校偷偷告诉了他,这让他大吃一惊,急忙骑马赶来问唐常欢说:“唐将军你想干什么?”

唐常欢亮出周延儒赐的令牌说:“世子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我奉周大人之命,要为你建功立业,成就军功!”

周继东愣了一下:“敌人都被打退了,你如何去建军功?”

唐常欢笑:“世子就不要多问了,我自有计策,你且去休息好了。”

周继东看了看那块令牌,虽然不知道唐师爷要干什么,但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只得骑马返回。

但在半路上周继东突然遇到了两匹快骑,马上是两位女子,借着月光他看到一位是邢浣姑娘,另一位却面生的很。

邢浣拦下了周继东,还没等她开口,跟她一起来的姑娘却鄱身下马然后跪了下来说:“请将军救我全家!”

周继东一头雾水:“快快起来,你是何人,为何要说这番话?”

邢浣说道:“将军有所不知,这位姑娘叫周晓兰,她的哥哥就是周世安将军。周世安将军临走之时曾交待过她,如有李自成小股敌人来攻,退敌后他们一家人将性命不保,唐师爷定会屠城然后割下百姓人头去冒领军功,因此她的哥哥留下一计,说救她们家的只有将军你了,因为你心地善良,肯定不忍心杀害百姓。而周世安将军误以为我,我是你的夫人,这才留下计策,让他妹妹发现异常后就去找我,再让我劝你,因此我这才带上晓兰来求将军。”

周继东冒了一身的冷汗:“怎么,这个唐师爷竟然如此狠毒?”

周晓兰从地上站了起来:“将军如若不信,就随我二人去我府上,我也早已让家丁做好了准备,估计这位唐师爷正在攻打我们家!”

周继东怒不可遏,他翻身上马说:“好,我且去看看,如果他唐师爷胆敢做下如此恶事,我定然饶不了他!”

4.大兵压境

唐师爷要屠城首先就是要杀了周世安全家,他带兵从另一条路上直奔周府,但是让他想不到的是,却遭遇了周家人的拼死反抗,正在他指挥兵丁全力进攻的时候,周继东赶到了。

周继东命令士兵停止进攻,唐师爷却拿出了周延儒的那块令牌,这是周继东的死穴,他知道周继东一定会退让,但是还未等周继东说话,邢浣却吼道:“大胆唐常欢,你不过是一个偏将,却手持一块不知何人的令牌招摇撞骗,难道你不知道这里谁才是大将军吗?”

唐师爷一愣神,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周继东却被提醒了,他说:“我才是皇上钦命的大将军,你有何资格来命令我?”

唐师爷缓过神来:“世子,你忘了,这可是周首辅——”

周继东不让他说出来,他怒喝一声:“大胆,是首辅大还是皇上大,你是不要命了?”

唐师爷一听语气软了下来:“那好吧,以后周大人问起此事,我希望你也这样说。”

周晓兰拔出宝剑说:“周将军,让我杀了此贼!”

周继东急忙制止:“只怕李自成还会派兵来攻打峄州,正是用人之际,还是留下他吧?”

还真让周继东猜准了,他话音还未落呢,就听城墙上鼓声振天,李自成的部队又来攻城了。

周继东带兵慌忙去守城,而周晓兰也带着家丁去支援,邢浣也紧跟在周继东的身后,做好了迎敌的准备。

上一次李自成摸清了峄州的底细,便将进攻济宁的主力撤下来攻峄州,想从此撕开一个口子,然后攻下济南,再直逼北京城。

李自成采取的是三面包围,只留下北面,意思再明白不过,就是想让周继东带兵向北逃跑。可是这一次他算计错了,面对全城苦难的百姓,这个一无是处的周继东,竟然抱住了以死守城的决心。

李自成遇到了周继东的顽强抵抗,他吃惊地发现,这座小城竟然比济宁还要难打。

其实李自成不知道,周继东阻止唐师爷屠城冒领军功的事情很快就让百姓们知道了,这些百姓受了感动,他们自发地加入了明军,与周晓兰邢浣一样拿起了武器,拼死也要守住峄州。一人拼命尚且可怕,何况全城百姓都打算拼命呢?

李自成看硬攻不成就命令往城墙上射箭,一时间乱箭齐发,百姓出去打水都得顶着门板。周继东只所以抱定必死的决心守城,其实也是明白了以前父亲的所作所为,他再也不能走父亲的老路,让全天下的百姓咒骂,他要以死证明!

为鼓舞士气周继东仍然是只穿着盔甲指挥军队守城,有人劝他也顶一块门板,周继东却说:“我堂堂的大明将军,岂能贪生怕死去顶着一块门板指挥士兵?”

士兵与百姓们听了都无比感动,个个奋勇当先,以一当十。而周晓兰也是只穿着盔甲在城墙上与自己的家丁一起拼死抵抗,周继东巡视到周晓兰那里,对这位巾帼女英雄敬佩不已,他走向周晓兰正要说一句感谢的话,但是周晓兰却一把推开了他,然后叫道:“将军小心!”

一箭穿心,周晓兰替周继东挡住了射来的箭,她只对着周继东说了一句:“将军保重!”便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李自成的兵终于退走了,而唐师爷也偷偷跑掉了,周继东为周晓兰举行了隆重的丧礼,他命令全军为周晓兰披麻带孝,全城的百姓也自发地为这位女子穿上了孝服。

也就在周继东为周晓兰举行完丧礼半个月后,周延儒与唐师爷一起竟然亲自带兵来了。

一看到父亲周继东百感交集,马上要打开城门迎接,但是邢浣却制止了他,说:“将军,你如若开城,只有你一人可以活命,全城百姓都将被用来骗眼!”

周继东倒吸了一口凉气,他明白自己的父亲和唐师爷的手段,因此急忙下令紧守城门,任何人都不能放进来。

周延儒大为恼火,他大骂自己的儿子说:“你难道想造反不成,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周继东在城墙上回说:“父亲大人请原谅孩儿,我只是想给全城百姓一条活路,您,您还是回京吧?”

周延儒大怒:“我带了二十万人马,难道就打不下你这小小的峄州城吗?”

5.血染峄州

这时候一直未说话的唐常欢拨马到了城下说:“世子,你就不要太傻了,周大人已经上报给皇上,说你守护峄州立了大功,皇上也正要表彰你的功绩,只是还需要一样东西而已。”

邢浣叫道:“周大人缺少的一定就是乱贼的人头吧,而你们此次来也是想杀了这全城的百姓,割下男人们的头上报给朝廷用来骗眼,是不是这样?”

唐常欢奸笑:“邢姑娘说得没错,周大人这次带来的可是二十万大军,你若识时务的话就尽快劝你家将军打开城门,到时我家周大人一高兴就会让世子娶了你。”

邢浣泼口大骂:“你们真不要脸,内有闯贼李自成作乱残害百姓,外有满清铁骑虎视眈眈,而你们却一心只想着杀害百姓去骗眼冒领军功,你们还叫人吗?”

周继东突然在城墙上跪了下来,他哭诉道:“爹,你身为内阁首辅,不为百姓考虑,只想着自己升官,你已经是首辅了,难道还想做、做王候不成?”

周延儒怒道:“你知道什么,正逢乱世如若没有军功,我的首辅又如何保得住?”

周继东道:“可是你知不知道,你用骗眼之计只能骗得了皇上,又如何能骗得了全天下的百姓呢?”

周延儒吼道:“我若撤军而去,你的峄州已是一座空城,内无粮草外无救兵,闯贼再来你肯定是守不住了,城池一破你与全城百姓一起还不是个死,你怎么就那么傻呢?”

周继东道:“爹爹何不分我一点兵力,让我镇守峄州,为百姓出力呢?”

周延儒狂笑:“天下早已分崩离析,凭你一人之力又能如何,还是听我的话早些立几桩战功,把军队控制在自己手上,这才是万全之策。”

周继东摇头:“我誓与峄州百姓共生死,此志不变!”

周延儒叫:“那我就把你的峄州打下来,省得闯贼再来了。”说完真的命令士兵攻城。

周继东见明军真的来打自己,他“苍啷”一声抽出宝剑,然后把剑刃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说:“爹,咱们做个交易,我就用我自己的人头来换峄州全城百姓的人头,希望我死后你放过峄州的百姓!”

站在边上的邢浣吓了一跳,她急忙抓住了周继东的剑,说:“将军,你,你这是干什么?”

周继东泪流满面:“邢姑娘,我爹逼死自己的亲生儿子,此事会迅速传开,我谅他再也不敢屠城去冒领军功了,因此我死之后峄州能保暂时太平,到时你要为百姓寻一条活路,我观闯贼也是乌合之众,他们也是处处用骗眼骗取百姓,而大明朝更是一截枯木,朝中大臣个个都用骗眼来骗皇上一人,可怜的是这些百姓啊!”

邢浣哭道:“将军,你不必如此,一定会有办法的,咱们再和你父亲谈谈!”

周继东却一把推开了她,然后狠劲拉动了手中的宝剑,顿时一股鲜血喷射出来,城下的周延儒叫了一声:“我儿!”便晕了过去。

6.尾声

峄州知府田畹逃跑时没敢回朝廷,而是投奔了山海关大将吴三桂,两年后的一天吴三桂新纳了一个小妾,田畹去吃喜酒,在吴三桂拜天地的时候,一阵风吹过掀开了盖在新娘子头上的红布,田畹吃惊地发现此人极像邢浣,便失声叫道:“这人,这人是邢浣姑娘?”

新娘子身子抖了一下,她说:“田大人认错人了吧,我姓陈名圆圆。”

田畹一呆:“那么你又如何知道我是田大人?”

陈圆圆道:“田大人学富五车才高八斗,天下人谁不识得?”

吴三桂大笑:“我的这位爱妾能文能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只怕你田大人也比不得啊!”

田畹虽然心里疑惑,但还是赔着笑恭维新娘子有才有貌。吴三桂在京城拜完天地一个多月后就回山海关了,而是将家眷托付给田畹照看。

1644年4月24日,李自成攻下北京,首辅周延儒也早在一年前被崇祯赐死在家中,朝中大臣也都四散逃命而去,崇祯这时候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他写了遗书说:我自己有不足,德行不够,惹来了上天的怪罪,但这一切,都是由于诸臣误我。这位皇上到了最后终于明白了骗眼的厉害了,写完这句话后他在煤山上吊死了自己。田畹看大势已去便将陈圆圆献给了李自成,吴三桂恼羞成怒,引清兵占领了北京城,李自成兵败,大明朝真正灭亡,不久大清建立,吴三桂被封吴王。陈圆圆重归吴三桂,并跟随他去了云南,后来病死在那里。

在陈圆圆死后,人们发现她写的一首诗,诗中说:我本名邢浣,得遇周将军,盖世一英雄,无奈而自刎!世人多怨侬,无人自省身,汉人皆骗眼,百姓苦难深!非是吴王过,也非侬之身,汉人皇位失,自己让于人!

  伊家河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