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我已结婚,但很不爽

作者:风舞飞扬

分类:婚恋情感

字数:195278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嘉宝第一次被开除,安佳失眠了

小说:我已结婚,但很不爽 作者:风舞飞扬字数:2332更新时间:2016-03-18 12:45:04

这年的冬天,雪精灵闹得欢,她不时向人间洒落大片大片的雪花,雪花大如席,在院落里积了厚厚一层。安佳一脚踩上去,鞋立即被雪吞吃了。安佳抬头,看那株桃树被积雪压断,桃树断裂处,有碗大的疤痕,又似狰狞的面孔。望着那疤痕,安佳突然感到全身抽疼,她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

嘉宝出事那日,也是一个雪天。对着蒲扇般的大雪,安佳绞尽脑汁构思一篇文章。突然,安佳的手机急促地响起,接通电话,嘉宝班主任爆炸般的声音立刻传来:“嘉宝把人打伤了,被打伤的学生住进了医院,我们学校决定开除嘉宝!”

怎么,又要开除嘉宝,嘉宝已被记大过一次,这次又是为什么?班主任的电话,让安佳火烧火燎,她披上雨衣往外冲。路面上的雪真厚,像盖在地上的盐,雪精灵还一个劲地跳着舞,那雪打在安佳脸上,似刀割般地疼。看着路上几乎没有行人,安佳真想掉头回去,但担心着嘉宝,她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走。

等安佳赶到医院,她几乎成了雪人,抖落雨衣上的雪,那雪慢慢融化,把医院的走廊浸湿一大片。走进病房,安佳看到受伤的学生躺在床上输水,嘉宝的班主任坐在床沿上和他聊着什么,嘉宝和几个学生在墙角站着,耷拉着脑袋,那样子,像折了的幼苗。

几个家长模样的人也是面露疲惫之色。安佳走过去问:“怎么了?”在班主任的叙述中,安佳知道了事情的原委:被打的学生学习成绩很好,是老师的掌上明珠,他打心眼里瞧不起差生。嘉宝和几个差生也看不惯他,认为他傲慢,爱出风头,见这位学生常戴一顶大沿帽,他们给他起绰号“火车头帽”。

那天,当火车头帽戴了一顶崭新的维族帽子炫耀时,嘉宝和几个差生对他的反感升级,他们认为他戴那样的帽子是抢尽别人眼光,他是想成为老师和学生们关注的焦点。放学,在嘉宝的带领下,他们围攻了火车头帽,把他打得鼻青脸肿。

知道事情的真相,安佳指着嘉宝要教训他,随着门“咚”地一声响,是火车头帽的母亲进来了。火车头帽的母亲长得五大三粗,宽鼻、阔嘴,一双眼睛细而长。火车头帽母亲看着儿子,一口一个“宝贝”哭起来,她哭得全身颤动。

安佳心虚地向火车头帽母亲道歉,火车头帽母亲冷眼看着安佳,笑里藏刀地说:“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公了怎么说,私了怎么说?”“公了呢,就是我们报案,把打人的几个送到公安局,私了呢,就是赔偿道歉。”在火车头帽母亲的震慑下,家长们同意私了,火车头帽母亲拍着到手的一万元,偷偷笑了……

晚上,郑和对嘉宝一顿猛批。郑和说:“你嫉妒人家学习好,就打别人,这好,2000元给打没了,有本事,你也学习好来着……”嘉宝不满意地反驳:“我们差生学习是差了点,但我们也是人,我们被教师遗忘,被家长批评,还要遭火车头帽挤兑,凭什么兴他放火,就不兴我们点蜡烛?我们也需要温暖、鼓励和爱……”

作为主谋,嘉宝被学校勒令退学。为嘉宝能入学,安佳和郑和求爷爷告奶奶地总算把嘉宝送进了另一所中学。嘉宝入学后,安佳和郑和再三告诫嘉宝,让他好好学习,不要惹是生非,让爹妈少操心。嘉宝重重点头,安佳终是不放心,心里始终疙疙瘩瘩,她开始睡不好觉了。

安佳的睡眠彻底恶化是为一人代写自传后,安佳是自由作家,写作的同时,她在网上经营着一家文字工作室。安佳的文字工作室,平时靠Q群联络客户。安佳为客户写广告、介绍信,诉状等,只要客户需要的,安佳就会绞尽脑汁去写。

随着时间的推移,安佳遇到的骗子越来越多。有的骗子加了安佳的Q,得到自己想要的文章后就搞人间蒸发;有的骗子更狠心,文章让安佳改了一遍又一遍后却不给钱,还反咬一口说安佳写得不合格,类似的欺骗一再上演,刺激着安佳的神经,那不好的因子也就暗自种了下来。

有次,有人让安佳代写自传,价钱是5万元。安佳写了三万字,通过直线文件传给那人,很快,那人打来5000元的定金。安佳放下心来,认真给那人写完了自传,但得到全部的文稿后,那人的Q再没亮过,得知被骗的当晚,安佳彻底失眠了。

安佳失眠那夜,雪正下得急,看着把天空都映白了的雪花,安佳心跳得厉害。反正睡不着,安佳干脆下床去了门外,当风裹着雪钻进安佳的身体里时,安佳不自觉地打个冷颤。突然,安佳感到头一凉,原来是房檐上的冰柱落了下来。见冰柱在房檐上闪耀,安佳摘掉几根冰柱,她猛然甩出,冰柱插在雪上,像一根根蜡烛,不一会,这些“蜡烛”上铺满了雪。安佳看着纷纷扬扬的大雪,暗自祈祷:“雪啊,快快停止,我的睡眠也好起来吧。”从这个雪花之夜开始,安佳整夜整夜的失眠。

是夜,黑色的幕布拉开,万物沉浸在死寂中。卧室里,睡不着觉的安佳辗转反侧,她从东头滚到西头,又从西头滚到东头。随着一声哀叹,郑和狠狠地踢了她一脚,疼痛从腿部传来的刹那,安佳猛地摁亮床头灯,惨白的灯光照得屋里亮如白昼,郑和忽地从床的那边坐起,他怒吼:“你还让不让人睡了?”

说着,郑和一跃而起,猛虎扑山似地扑向安佳,安佳本能地躲闪,却没躲开,郑和拦腰把她抱起,粗野地进入了她。随着郑和有力地晃动,安佳的身体渐渐变得软塌塌,似被揉捏的面,安佳腰弯成了弓形、一会又被郑和推倒,一会,郑和又示意安佳侧卧着……在郑和情欲的高潮达到巅峰时,安佳看着床上皱成一团的床单、被子,她不禁想:这多像她的生活,乱得堪比马蜂窝……

白天的安佳,脑袋像上了一团浆糊,安佳的精神却无比亢奋,一点睡意也没有。烦躁中的安佳觉得那太阳,白得特别刺眼,亮得特别刺眼,那光似乎要穿透她,让她顿感五脏六腑都痛起来。安佳转移视线,躲避那团光亮,她低下头看床上的钟表,她定定地看着钟表上的分针转了一圈又一圈,她多么希望分针转得快些再快些,好把时光打发过去,安佳是在无比的煎熬中,等待白天的结束,黑夜的来临的。

第四夜,第五夜,安佳仍是失眠。睡不着觉的安佳,脑袋里总是胡思乱想,但她想的最多的是她的初恋情人马跃。

  风舞飞扬说:

        好书需要共欣赏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