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部 第七章    毋宝箱的茶碗爆头技术

小说:三小姐的男人 作者:花逝无痕字数:3887更新时间:2016-05-29 12:59:37

毋宝箱见了那串铃铛,又想起路上小雨说的话,在想想门口站着的家丁和丫头子,再看看毋宝瑶现在松懒的样子,脑袋一转,眼睛中突然冒出火来,忍不住怒道:“方落雁呢,他是不是在这里还没有走,你叫他出来跟我说话!”

  毋宝瑶还假装吃了一惊,糊涂的道:“三妹,你胡说些什么呢,方公子怎么会到我这里来?”

  她说不在,毋宝箱又哪里肯相信,拔脚就往里闯,怒气冲冲的道:“我知道他在这里,你不用藏着掖着,我只和他说话,你叫他出来……”

  “哎,这是我的房间,你想干什么?你不能乱来……”毋宝瑶眼中闪过一丝狡黠的笑意,假装阻拦道。

  毋宝箱又哪里听她这些,毋宝瑶越阻拦,她就越觉得有鬼,憋足了劲儿的往上冲,小雨与菁儿又哪里拦阻的住,蹬蹬蹬蹬蹬,一群人连撕带扯的上了楼来,毋宝箱大叫道:“方落雁,你给我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你给我出来!”

  砰!毋宝箱一脚踢开毋宝瑶卧室的房门,珠帘晃动后,满屋熏香缥缈中,毋宝瑶的床上,大红的鸳鸯被下正呼呼大睡着的却不是方落雁是谁?

  “啊?!”毋宝箱不由愣住,小雨、菁儿也不由吓坏了,一下子将指尖儿咬在了嘴里,空气都仿佛一下子凝固了,静,一片的宁静,就连一根针掉在地下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

  毋宝箱不由僵硬的转过身子,一副打死也不相信的样子指着毋宝瑶结结巴巴的道:“大……大姐,你……你们真的……真的已经……”

  看着毋宝箱那失魂落魄的样子,毋宝瑶心中不由笑开了花儿,面子上却装作害羞的整理了整理衣服,轻轻点了点头。

  咕咚!毋宝箱突然两眼儿一黑,一下子倒在地上。

 自知楼,小雨突然蹬蹬蹬蹬蹬的闯了上来大叫道:“二小姐,二小姐,不好了,不好了,方公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睡在了大小姐的床上,三小姐气的背过气儿去了,你快去看看吧!”

  “什么?”毋宝晴和小丫同时吓了一跳。

  毋宝晴立刻就道:“小雨,你慢慢儿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方公子怎么会到大姐的床上去了?”

  “我……我怎么知道啊!”小雨急的要哭了,道:“我和三小姐回来,三小姐执意要到大小姐那里去看看,结果就发现方公子已经躺在那里了,三小姐受不了刺激,一下子就倒在那里了!”

  毋宝晴听完,感到事情非同小可,不由看了小丫一眼道:“小丫,此事重大,事关大姐和方公子的名节,你立刻到外面去看着,把院门关了,任何人都不要讲,任何人都不要放进来,我和小雨去看看!”

  “好的,小姐!”小丫听了,也不敢怠慢,连忙匆匆的下楼去了。

  却说毋宝晴带着小雨急急忙忙地往翰墨楼上走,刚进门,就见菁儿风一样从楼上冲了下来,险些撞到两人。

  毋宝晴连忙一让身子叫道:“菁儿,你慌慌张张的干什么去?”

  菁儿一看是毋宝晴,不由心急火燎的道:“二小姐,我们小姐气晕了过去,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我去请大夫!”说着又想动脚。

  “你给我站住!”毋宝晴不由喝道:“不就是晕了吗?你这么慌张做什么,是要叫全城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是不是?”

  菁儿不由住了脚,乖乖的站在那里。

  “带我过去看看!”毋宝晴道。

  楼上,毋宝箱已被暂时扶到床上,和方落雁并排躺在一起,方落雁的药效尚未过,犹自在沉睡着,“千日醉”的香气却与从他身上不断的散发出来,和屋子里的熏香和在一起,更是醉人。

  毋宝瑶却不知道轻重,正为自己成功捉弄了毋宝箱而坐在一旁呵呵的笑,自己给自己倒茶。

  咣!房门打开,毋宝晴带着小雨、菁儿急步走了进来。

  “咦,二妹,你怎么来了?”见毋宝晴进来,毋宝瑶不由呵呵的笑道。

  “大姐,你干的好事!”毋宝晴狠狠的瞪了毋宝瑶一眼,却顾不上跟她理论,几步跨到床前,伸手一搭毋宝箱的鼻息,却发现毋宝箱虽然还没有醒过来,但呼吸却无异样,悬着的心便先放下一半儿来,叫菁儿道:“菁儿,小雨,你们两个到外面去给我取一碗凉水来!”

  菁儿还不放心,犹豫着不想去,毋宝晴抬头看看菁儿还没有去,不由催道:“菁儿,你们怎么还不去?”

  小雨连忙向菁儿使个眼色,菁儿会意,两个人一起向外面走来。

  毋宝瑶在那边一边喝着茶一边笑道:“哎,不就是晕过去了吗,一会儿就好,用的着那么大惊小怪的吗?”

  毋宝晴见小雨和菁儿出去了,这才冲着毋宝瑶怒道:“大姐,你这话还说的出来?我问你,今天这事儿到底是怎么回事?”

  毋宝瑶本就心虚,又见了毋宝晴发火的样子,不由虚晃道:“也没什么嘛,不过是方公子酒喝的多了,我就留了他一会儿,三妹就恰巧回来了,就是这样而已啊!”

  

    “是吗?”毋宝晴不由冷笑道:“是真的喝酒吗?现在才什么时辰,你们就喝酒,再说了,我怎么没有听到厨房里传菜?”

  毋宝瑶的心不由咯噔一下子,连忙辩解道:“我们真的是在喝酒,再说了,谁说喝酒一定要传菜的,我们喝寡酒行不行?”

  毋宝晴不由冷哼了一声道:“我不管你们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只问你们到底发生了没有?”

  “发生什么了?”毋宝瑶不由问道。

  “当然是那个了,还有什么?”毋宝晴不由气的冒火的道。

  “那个?”毋宝瑶终于明白了,不由呵呵的笑道:“二妹,你怎么跟三妹想一起去了呢?好说歹说,我也是中丞府的千斤大小姐,这样出格的事我怎么会做?我喜欢方落雁是不假,但我还不至于下贱到如此地步吧!”

  “真的?”毋宝瑶不由问道。

  “方公子不过是多喝了几杯,又喜欢我房间里的香味,所以就在我房间里睡着了,就是如此而已啊!”毋宝瑶得意的道。

  “呼,那我就放心了!”毋宝晴终于大大的松了一口气,露出了笑容,却朝门外道:“小雨,菁儿,你们两个也出来吧,听好久了吧!”

  门外,小雨与菁儿不由对望一眼,只得推门进来,小心的道:“二小姐,我们……”

  “行了,还不快把水拿过来?”毋宝晴道。

  菁儿连忙将水拿了过来,毋宝晴接过,用指头在上面沾了几滴,洒在毋宝箱的脸上,见她还是没有醒,便又洒了几滴在上面。

  “二姐!”毋宝箱昏迷中只觉得一阵清凉,不由睁开了眼睛,却见是毋宝晴,不由立刻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似的一把抱住毋宝晴放声大哭起来。

 “好了,好了,不要再哭了,不要再哭了!”毋宝晴只得安慰道。

  毋宝瑶却在旁边冷嘲热讽的道:“干什么嘛,又不是男人睡到你床上去了,有必要哭的那么伤心吗?吵都给你吵死了!”

  “二姐,我原以为他是个正人君子,谁想到他也是个贪恋女色的无耻荒淫之徒!我看错他了!”毋宝箱哭道。

  毋宝晴忙笑道:“三妹,你先别哭嘛,他不过就是躺在大姐床上一会儿嘛,又没有干什么别的,你怎么能这么武断呢?”

  毋宝箱不由哭哭咧咧的道:“二姐,他都躺在大姐的床上了,你还替他说话,守着大姐这么个不要脸的,你还指望他是柳下惠啊?”

  毋宝瑶听了这话,脸上不由挂不住了,不由立刻就站起来怒道:“三妹你骂谁呢?”

  “我说的当然是那个卑鄙下流加上厚颜无耻的女人了,人家看上的就都是好的吗?非要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来达到目的,不但自己的脸丢没了,就连我们毋家的脸也都被你给丢尽了!”毋宝箱哭道。

  “你……你……”毋宝瑶气极,反倒坐下来笑道:“呵呵,自古以来,男女之间就是你情我愿两情相悦,更何况皇上也说了,不管我们用什么法子,谁抢到方公子就是谁的,不在乎用什么手段,这是公平竞争,方公子既然愿意到我这里来,就是喜欢我,想和我好,怎么样,你自己主动退出吧!”

 

  “你……”毋宝箱气的脸色绯红,正要反驳,就听毋宝晴在旁边劝道:“三妹,你别听大姐瞎掰,方公子不过是喝酒多了而已,真的没有做什么出格的事,哎——方公子怎么还没有醒了呢?”

  “他?你还叫他?他什么时候都精明,就这时候装迷糊,还睡的跟死猪一样!”毋宝箱哭道。

  “方公子,方公子?”毋宝晴不由叫道,又伸手拉了几拉,方落雁在睡梦中自不觉得,只是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又翻身过去继续做他的黄粱美梦去了。

  毋宝箱看的怒火中烧,突然道:“二姐,这样的人你还好好的叫他,他明明就是想赖在那里不想起来,你看我的!”说着突然伸手将桌子上剩的半碗凉茶一起泼在方落雁的脸上。

  “喂,那可是我的被子!”毋宝瑶不由大怒道。

  “啊!谁泼我?”方落雁一个机灵坐了起来。

  “我泼你,怎么样?”毋宝箱冲冲的道。

  方落雁扭头见是毋宝箱,不由立时泄了气,气馁的擦擦脸上的水道:“你泼我做什么,我又哪里得罪你了?”

  毋宝箱怒道:“你自己做的好事,还来问我?”

  “我做什么了?”方落雁刚醒过来,脑筋还不太灵便,混乱的道。

  “你还问我,你自己看看你在谁的床上!”毋宝箱气道。

  方落雁这才发现旁边站着毋宝晴,远处还坐着毋宝瑶,而自己便只穿着中衣坐在毋宝瑶的床上,于是早上的一幕立时就浮现在眼前,方落雁一下子就懵了,吓的脸儿都白了,慌慌张张的问道:“宝瑶,宝瑶,我……我们没做什么吧?”

  毋宝瑶还没有说话,毋宝箱见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又听他直接叫毋宝瑶叫宝瑶,心头不由更是火起,手里的茶碗一下子就摔了过去,扭头就走。

  “哎——宝箱,宝箱……啊——啊呦!”方落雁不由叫道,却陡觉额头上一阵剧痛,连忙用手一摸,那血便立刻流了下来。

  花逝无痕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