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 冤家

小说:情虐 作者:张哲字数:3386更新时间:2016-12-13 15:29:18

“你们这里招聘秘书呢?”秦思遥在蒙东市会展中心的招聘会上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一个感觉自己还可以干的招聘岗位。

“你?我们这里不招聘保姆!”坐在招聘台后面的一个小伙子眼神带着嘲笑看着秦思遥,用一种轻蔑的语气说道。旁边的一个小伙子眯着眼跟着在笑。

“现在是什么时代了?村姑也想当秘书?”招聘台后面的那个小伙子根本没看秦思遥的脸色,语气中抬高了半个音,继续说道。

“就是,就是找保姆也不找这么土气的,农村里也找不出几个这么土的人了。”旁边的小伙子嬉笑着低声说道。

“那你们招聘什么呢?”秦思遥阴沉的脸上渐渐有了怒意,瞪着着眼前这两个年轻人。

“招聘什么你也干不了!”旁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一脸不屑地说道秦思遥说。

秦思遥转身看着走过来的这个年轻人,怎么会有几分面熟感觉?却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走过来的年轻人身高有一米八零左右,国字脸,浓浓的眉毛下面一双深邃的眼睛。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秦思遥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年轻人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运动装,里面能看见是黄色的T恤,下面是一双白色旅游鞋,人倒是挺精神,就是说话有失水准。秦思遥看了看眼前这三个人,想着还是离开这几个没水准的年轻人,却没有挪自己的脚步。

“不就是秘书嘛!我先给你们讲一下什么是秘书,秘书的职责就是协助上司处理综合情况、调查研究、联系接待、办理接待和交办事项等。你们问也不问怎么知道我干不了?你们都能干得了还用来这里大张旗鼓的招聘?”秦思遥不想就这么窝囊的离开,用鄙视的眼光看着这三个人娓娓说道。

后面过来的那个年轻人开始用研究的眼光看着眼前这个女孩,整体看来还算得上清秀,淡雅的素颜,柳叶弯眉,一双丹凤眼不怒自威,笔挺的鼻梁,樱桃小口,薄薄的嘴唇,五官倒也精致,只是这一身衣服,八十年代人们流行的土黄色格子上衣,淡蓝色的的确良长裤,已经发旧了,脚下是一双带把的黑布鞋,这身装束和她的言谈大相径庭。

“在下林逸尘,刚才冒昧了,要不你来试试这个职位?”林逸尘说着伸出手想和秦思遥握手。

“林逸尘,名字挺脱俗的,人却还没脱俗。什么在下,你还是在上吧,狗眼看人低!”秦思遥说完没有再看那三个人的表情,转身去别的招聘台看招聘信息去了。

……

……

整整一天的时间,没找到一个适合自己干的岗位,就有一个招聘秘书的还让她招了一肚子气。秦思遥慢慢的走在蒙东市的街头,却不知道该走向何方,脑际依稀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一幕。

“莉莉,我想了。”表姐夫陈东故意在床上制造着动静,声音略带分贝说着。

“快睡吧,思遥她们还没睡呢!”表姐冯莉莉压低声音无奈地说道。

是母亲让她来市里找她的表姐,可表姐夫那一双色迷迷的眼睛每天看着她,就让她感觉相当的不舒服。几天来她一直在找工作,偌大的城市怎么就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干呢?

冯莉莉也是前两年才来这个市里打工,只租了一间房子,一张大床一张小床,中间拉了一个帘子,秦思遥来了就和外甥女挤在一张小床上。

“不行,好几天了。”陈东不由分说就爬在冯莉莉身上……

秦思遥用被子蒙住头,还是能听见咯咯吱吱的床响声和她们之间的各种声音。

秦思遥不愿再想下去,这两天一定得找到工作!

已经下午了,她真不想再回到表姐家了,可还是得回去。表姐对自己确实很好,最主要的是这个城市对于她太陌生了,除了表姐家她真的不知道能去哪里!

回去吧,吃了饭,明天继续出来找工作。她不指望什么合适不合适的工作了,哪怕明天是找一个去饭店端盘子洗碗的活她也干!

秦思遥信步走着,路还挺长,半个多小时,她回到了表姐租房的地那一片平房。

秦思遥在门口站了许久,最后还是进了屋,屋里只有陈东自己在家。

“姐夫,我表姐呢?”秦思遥目光看着别处,低声的问陈东。

看见秦思遥进了屋子,陈东一脸邪笑站了起来。他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短裤。两个眼色迷迷的看着秦思遥,“你表姐今天晚上加班,还在单位工作呢。”

“那娇娇呢?”娇娇是陈东和冯莉莉的女儿。

“娇娇被你表姐接到她们单位了,等我晚一点再去把娇娇接回来。”陈东说着,两眼如火般在秦思遥身上上下搜索着,好像是在找他想要的东西。

“哦!”秦思远走到旁边的小厨房。所谓的厨房就是床头往里拉了一块布帘挡着,里面放着一张木桌,墙角是火炉。夏季在家里生火炉,家里更热了。那也没办法,这个小小的院子租住了七八户人家,家家都是这样的过日子。

“思遥,我和你姐姐昨天晚上那什么你听见了吧!”不知道什么时候陈东已经站在秦思遥的背后。

“你说什么呀,我不知道!”秦思遥皱着眉也没回头看,想想陈东这个样子就感觉恶心,她往旁边躲了躲。

“我知道你没睡着,我也看见你拉被子了。你肯动听见我们的叫声了,我告诉你,那是一种很刺激很舒服的声音。”陈东毫无顾忌地说着,而且从秦思遥背后抱住了她。

“松开!”秦思遥使劲挣脱,“你这样对得起我姐姐吗?”

“我就想让你试试,真的很舒服!”陈东说着,双手不老实地在秦思遥身上摸索着,开始寻找秦思遥敏感的部位。

“滚!”秦思遥用力一挣,把陈东的双手挣开,然后用力一甩,把陈东甩得磕在旁边的桌子上。

“小丫头片子,还挺有力气!”陈东仍然嬉笑着,挣扎着站稳了,却不敢在往前了,他每天在外面干着体力活,自己感觉力气不小,没想到被秦思遥轻松挣脱并把他甩了出来。

秦思遥瞪了他一眼,“要不是看在我表姐的面子上,我把你废了!”秦思遥说完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是一个小提包。她把牙具、毛巾等都装进包里。

“你去哪里?我怎么和你表姐交代?”陈东被刚才秦思遥手上的力气与身体的灵活镇住了,没敢再做什么,一脸猥琐却只能无奈地看着秦思遥收拾好包走出屋子,他也只能跟着跑了出来。

“你随便,想咋说咋说!”秦思遥甩了一句话,头也没回就出了大门。

……

……

为什么非要来这个城市?她一直想不通。本来毕业了学校是可以帮她推荐一份工作,可母亲三令五申的告诫她,毕业必须回蒙东市。这个破城市有什么好?遍地贫民窟。

从小没有父亲的秦思遥,是母亲含辛茹苦的把她养大成人,又省吃俭用供她上了大学。母亲说的话她不能违抗,她只好回这个鬼地方。

就是因为没有父亲,从小她就被人歧视和辱骂,是母亲回家安慰她,开导她,才使她逐渐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为了不再受欺负,上了大学她就报名参加了学校办的跆拳道班,四年。大学读了四年,她的跆拳道整整学了四年。

四年,算起来是七个寒暑假,她只回过两次家,算上毕业回家,这是她四年前离开家的第三次回家。回了家,她还要出去找工作,母亲告诉她,如果去蒙东市,那以后母亲也跟着她来,要是不去蒙东市,母亲就是老死在村子里也不会跟她走。

她来到了蒙东这个城市,唯一可以依靠的表姐家也不能住了。走出院子,她就开始流泪,不是因为她没地方住,而是在想着表姐夫敢这样欺负她,还不是因为她从小没父亲,被别人欺负惯了。

去哪里?她也不知道!站在巷子口,她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拐弯了。

“嘀嘀!嘀嘀嘀!”后面一阵汽车喇叭声。

秦思遥往旁边闪了闪,想着自己身上还有点钱,住旅店还能住几个晚上,这几天找一份打杂的工作应该不会太难。先安定下来再说以后!

“怎么?又是你?你这是无家可归了?还是霉运当头了?”一个声音在秦思遥的耳边响起。

秦思遥扭头一看,就是上午应聘时遇到的那个好似面熟的年轻人。

“遇见你就倒霉!”秦思远说完转身往左拐,因为她就站在汽车的左侧。

林逸尘也开着车往左边拐过来,车子走得很慢,车窗的玻璃缓缓落下,林逸尘探出头看着眼角还带着泪的秦思遥,“你说的不对,是你倒霉了就会遇到我!”

“你走你的,我又没挡你的路!”秦思遥站住了,怒视着正在开车的林逸尘。

林逸尘的汽车也停下来了,“小保姆,你这是刚哭过了?要不,我带你去散散心,反正你也没处去!”

“这么大一个城市,我还怕找不到一条能走的路?就不用你操心了。”秦思遥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转身就往前走去。

林逸尘的车子没有停,还在后面跟着她,更令人烦的是车子里喇叭按个不停,引得周围的人和过往的人都往她这边看。

秦思遥一想,看样子这个人是要死缠着自己了,去就去,还怕他不成!秦思遥打开后车门,把自己的提包扔在后座上,然后开了前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走!”

“行,有领导派头!”林逸尘微笑着说着,像一个胜利者开着车扬长而去。

  张哲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