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忍辱兴业

小说:凤凰举翼 作者:何振业字数:7437更新时间:2016-07-29 11:39:35

水是切身的母乳。是灵感的源泉。是现实的图腾。没有水就没有凤凰。没有水就没有生灵。然而当水魔侵袭汾源大地的时候,从压井铁管喷涌而出的地下深水啊,竟然也浑浑然含泥带沙。就连自然深处楼子山底龙泉口喷流而出的汾源水--这是三晋第一泉,黄河一支流啊,竟然也一改往日清亮水色,突遭意料之外的深源污染!而与汾河水相伴相依相依为命的凤凰县人,是不会为此深忧重虑的。因为人们知道,汾源水在洪水退去后的十天半月,会激浊扬清而渐渐恢复原貌的。这是宿存已久的经验。也是如期兑现的回答。可是谁又能猜得出,汾河源头究竟是怎样的一股水呢?

走近源泉,已身处远离凤凰城东面三十公里外的楼子山脚下。笔直山崖硬铮铮的石壁底部,凿有一方小巧朴拙的碹洞。洞中有音,音自山体母腔中汩汩而出。汩汩绵绵的汾源灵沼从水母洞抽出一脉千里,远望之如锦如缎如哈达;近瞧之如晶如钻如明镜。伫足于泉眼旁和水河畔,传入耳鼓的分别是汩汩挤乳声和潺潺过沙音;若是府身贴耳于源地处,仿佛闻鼓荡雷鸣声自空瓮深山间远远传来。这里曾建有佛祖讲经说法的道场“雷鸣寺。”如今雷鸣寺早已毁迹于文革中,而水母洞仍然保留着原始古朴样。水源不竭则高山动情、水韵悠悠;水韵悠悠则万物争荣、生态芸芸;生态芸芸则人亦生生不息--传百代文明,造新生业绩!汾水盛源啊,你自远古九龙口的滔滔苦水息缩演变而来,历经万载史路淘尽黄莲般的苦水,留给后人一条甘甜爽口、清澈洗心的不朽醴泉。可是谁又能想象得出,九龙口和水母娘娘在传说中曾经经历过怎样一场水患啊?!

传说中有一道神鞭,只要将这道神鞭放入水里,水就会随人提多高而涨多高。取之不尽,饮之不竭。一家有神鞭,万家同享用。就是这道神鞭,免除了楼子山下一个村庄无水的烦恼,也免除了全村人奔波数十里挑水的辛苦,让一个媳妇放下了尖底水桶,获得了安然平气的生活机会,也让她的狠心恶毒的婆婆,失去了百般刁难善良者的惯例。而这道鞭子,是一位白发老人送给媳妇的。他在半道上多次拦住挑水媳妇,并多次让她饮马解渴。年轻媳妇无怨无悔的善良之举,最终无意感动了白发老人。老人就把神鞭送给了媳妇,并告诉她千万不要把鞭子从水缸里取出来,否则就要大祸临头。媳妇回家照老人的话做了,可恶婆婆见众人都来她家里担水,每天都嫌麻烦,她还嫉妒别人也跟她家媳妇一样舒服。于是,有了闷气的婆婆某一天就把神鞭从缸里抓出来了。神鞭一出,万恶顿生。水“哗”地一下就从缸里漫溢出来,且越溢越汹、汹涌澎湃、势不可挡。大水冲倒恶婆婆不说,还有淹没整个村庄的态势。媳妇见状,不顾一切涉水取盖,并马上用盖子盖住了水缸,她还腾身上去坐住了缸盖。这时大水止住了,无边后患消除了。村子里的人们救完水才发现,恶婆婆早已淹死在水中,而她善良的媳妇,竟端坐于水缸之上坐化成仙了。这一坐,惊人眼目、折人心服。为了让“这一坐”永垂千古、千古不朽,东寨村的人们就在媳妇坐化的地方,开洞筑祠,泥塑她的肉身,尊称她为“水母娘娘”,岁岁祭拜 ,永祀香火。到如今,在人们心目中,从水母洞中流出的清水,已成为消灾除病、增寿获福的圣水。它依然不急不慢不多不少地流着,流成了一方佳话和一水神韵。

伫足于古泉边,掬一捧新鲜水,饮水思源,探流溯底,杨如松不觉心如潮水、思绪万千。他由此领略到了一层新的境界,那就是:山水无情,自然无情,然而改造自然,治理山河,就会让山有灵,水有魂,山水感人共传情。

这一次凤凰县发生的特大洪灾和抗洪抢险行动,让杨如松再一次亲身体验到了凤凰县一部分乡村贫屋薄地式的经济落后严重性,更让他深感农村旷日持久的经济落后,落后的根子不在行动步伐上,而在人们半醒半睡的脑子里。因之而言,农村缺少的是新型人才,需要加强的是后续教育。这种教育意识的觉醒,得益于他这一次有意抗洪的定河之行。当他走进定河村供孩子们上学读书的小学校园的时候,他看到的是几眼破破烂烂的石砌窑洞,破烂处不止是窗框门板和纸糊玻璃,还有墙壁屋顶和窄地院墙。因此在凄风冷雨连连扑向这所小学校园的时候,不能经受风雨的不仅仅是定河村远近的孩子们,还有那几位传经送宝的老师。在这种本来简陋贫乏且滴雨漏风的教室里,非但不能安心上课,而且一旦停课就是十天半月,这在当地人心目中是出于无奈而不出意料中的事儿。尽管在风雨停息后的某一日,校园里又恢复了往日的琅琅读书声,但是当杨如松问起那位年近六十的校长:“为什么不买纸糊窗遮风挡雨呢?”老校长却蹲在一边连连叹气,在场的村支书王宽也立背面墙默不作声了。正要追 问原因,王宽这时转过身来了:“不瞒你说,村里和学校都缺钱少物,相当困难呀!原来不行,近来这一场雨灾更让村里破费得没有一个子儿啦,哎!实在是没办法!”看到村支部书记和校长连连叹气,杨如松再没问什么,当即从身上掏出三百元钱递给校长说:“秋天过去就是冬天。冬天也得开课上学,绝不能停课!说什么也得买纸买玻璃买煤炭,这三百元钱你先拿着应急,至于修房护院,以后再想办法!”看到杨如松语气果断态度坚决的样子,仰起头的老校长只好站起身来,伸出双手接过了那三百元新钞……校长和支书都晓得,歇职的书记掏出的是他自己的工资,也是他的一片心呵!他们除了感动之外,还能说些什么呢。当晚杨如松躺在定河村的客屋床铺上,心里又有了新的思想活动--恶劣的教育环境造成的后果不仅仅是乡村教育的落后,还有由农村人才的严重缺乏导致的农村经济的持续落后。只要在凤凰县有一处这样的短板式的穷乡僻壤,就会在一处产生恶性报应的木桶效应。因此凤凰县在搞好抗洪抢险和赈灾救难工作以后,下一步的工作重点不在直接的追求经济效益上,而在奠基的助教扶智上。归根结底一句话是:治贫先治愚,扶贫先扶智。

没有经历过苦水浸泡的心灵,不会有荧珠般的思想结晶析出;只有常将生活装入脑海加热反应,才能放出气泡并发现彩色的真理沉淀。生活犹如一根竹竿呵,让你也让每一个有力者撑船出海,由于遭遇的风险和付出的辛苦各各不同,当然载回的物品和精神的收获也贵贱多少、难以一同。从定河经汾源回到凤凰县城的杨如松,一见到先已回来的高峰,就迫不及待地将自己定河之行的油然心得告诉了他,并且提出了相应的建议。想不到高峰说:“你的思路与我不谋而合。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吗。经济落后与教育滞后、人才匮乏有关。这一场洪灾让全县近三十所小学的七十多间教室成了危房,更让二百多名中小学生无法上学啦。是啊,振兴经济,先需振兴教育;振兴教育,更得振兴校园。可县里财政吃紧,又如何改善教学环境、振兴教育呢?”说到这儿,高峰竟紧锁住了眉头。“县里财政吃紧,我们可以另出高招,再想办法。我有一个建议,叫做‘集资办学,捐款兴教。’您看怎么样?”杨如松此言一出,高峰马上展眉舒额了。“好啊,这个办法好。可你不要忘了,县里刚刚动员全县两千多名在职干部每人捐出一月工资赈灾,再这么让人捐款,恐怕难以让人接受。”高峰又有了一层忧虑。杨如松却不忧不虑胸有成竹地说道:“我们只是动员人们自愿捐款,不是强迫使人无条件服从。当然除了工薪阶层外,我们鼓励全县相对富裕的个体户、私营户、国营企业积极捐款,投资兴教。谁能没有子孙,有子孙就会上学读书。这不仅是为自己的家乡造福,也是为凤凰县继承人的前途着想吗。所谓‘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全县应该组织一次声势浩大的教育集资动员会……”“好!就照你说的办,县委和县政府应先行召开联席商讨会,在会上再作详细周到的斟酌与筹划。”这时高峰县长说得声音宏亮、精神大振。这一件事也让杨如松明白悟出了灾难愁人也聚人、困苦磨心也炼胆这一哲理。

再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思谋好了,认为可行,不管成败,行动就是最好的证明。首先是一番县上的紧锣密鼓的运筹帷幄,然后就在全县人民面前大张旗鼓地摆台亮相。时令已接近冬初十月,此时的凤凰县已在抗洪救灾方面取得了初步胜利,虽说天气稍微转冷了,可是人心不冷,凤凰城也呈现出了一种非比寻常的热闹景象。在一个风轻日丽的星期天,凤城内的新街旧街上空都是红幅高悬、彩旗飘扬。引人注目的是新街上空的两款红底黑字长幅,分别写着“热烈庆祝我县集资办学热潮的到来!”和“百年大计,教育为先。”大街小巷还挂贴着诸如“欢迎各界人士捐款助学、”“扶贫扶智、治穷治愚”等等或横幅或竖条的标语,让人们一下子步入了一种尊师重教、捐款助学的热烈气氛中。 “凤凰县集资助教会议”就在标语条幅张挂张贴宣传的当天,在凤城影院隆重召开了。主持会议的当然是县委和县政府,而参会的是来自教育战线的园丁师长和来自社会的各界人士,人员满座,济济一堂。首先是县长兼代理书记高峰主持开场并讲话,他说:“……这次会议是在经过县委常委和教育部门共同讨论研究后决定召开的。我们不能再等了,因为经过调查评估,掌握了全县所有中小学校共有七十多间危房等待着维修,有六百多件教学仪器需要添置,有二百多位失学弃学学生还得归校,有四十多名教师的生活苦不堪言……严峻的现实提醒告诫我们必须集思广益、筹款助学。这也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一件好事。我们能不大方出手和慷慨解囊吗?”说完了,高峰首先将自己的五百元钱投进了置于主席台前的教育集资箱内,紧跟着杨如松也投进了自己的五百元,再接着旁边的县政党两班领导们纷纷投款于箱内,后来主席台下的教师、干部、农民、个体户等等参会人员纷纷拿出了各自准备的现票或者存折……一张张、一沓沓数目不等的人民币塞进了集资纸箱里,一页页、一片片的空白纸上记满了捐款者的姓氏名字。

当场开箱点钞,并公开宣布:总捐款金额计七十万六千五百九十元,远远超过了集资办学缺口所需六十五万元的款数,捐款人数总共八千三百二十六人。捐款最多者是一位农民、一位工人和三位个体户。他们分别是:城关镇前树村的养车专业户王栓才捐款二万元;东社乡庙沟村的煤矿工人亢二娃捐款三万元;九牛口镇的个体户张和声、朱仲祥、白喜颜分别捐款一万元。而且这些捐大数者表示,要为本村建设新学校,添砖加瓦不图报。

一场教育集资会开得大气有力,风云激荡。跟着一位位捐款者被唱名宣布出来,会场上热烈的掌声也一阵高过一阵。看来凤凰县这一次史无前例盛况空前的集资会的适时召开,确实是人心所向、大势所趋啊。凝聚希望,集结喜气;暖意融融,金风报捷。犹如枯木发花、石炭起火。人们不仅看到了凤凰教育的前景,而且也望见了县域经济的远方……

大会之后,仍然有不少工人、农民、个体户等各行人陆陆续续捐款,他们都表示自愿为本村或本乡学校出钱出物,帮助解决学校的实际困难,改善教学条件。整个凤凰县集资办学的热潮此起彼伏、激动人心。那一段时间,高峰、杨如松、刘同天等县上领导下乡下村访问捐款富民,并把“捐款光荣、”“兴学有功、”“助资兴教积极代表”等等一块块牌匾颁送给他们,再一次表达了谢意。

谁说好事不出门?其实是好事也出门,远近各不同。凤凰县集资办学的事情不出半月就惊动了省区两级新闻记者。他们先后来到凤凰县对新事作了几天的调查专访,并在他们走后不到半月的时间内,省区两级党报和教育报上就刊发了有关报道。那几天人们翻开报纸,惊喜地发现了两级党报分别在头版头条以《凤凰县集资兴教功在千秋》和《凤凰县兴教重未来》为题的深度报道,后来也发现了《凤凰举翼有望》、《凤凰县史无前例》等相关文稿见诸教育类报刊。凤凰人读后奔走相告,喜溢言表。可是高峰看了报纸对杨如松说:“捐资兴教乃千秋大业,栽树以荫子孙,挖泉为泽后人。绝不是一时追潮,也不是为显示大方、播德扬名。”杨如松当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下乡是清苦的,但这已成了杨如松近年来必吃的素菜。如果一连几月不下乡,他倒觉得有愧于心了。在城里的办公桌旁坐久了,会有一种疏远乡亲失去什么的感觉。必须经常下乡走走看看!常常提醒自己的杨如松,这一回是自己也是代表县委要到凤凰县东山边境属于内长城十八隘口之一的一处古堡,这里同样设有中国最基层的一处小政府:盘道梁乡政府。时间已进入了寒冬,沿途朔风凛凛、冰雪斑斑。再加上山路逶迤,沟壑纵横。小车穿沟绕梁好不容易爬上了盘道梁。车累得满程呜呜,人也坐得困乏了。当车子驶近乡政府院落的时候,恹恹欲睡的杨如松被院里传出的乱嚷声惊醒了。进院就发现院内聚集了男女老少数十位农民,他们已将乡里的两位领头人团团围在了当中。这时有一个粗嗓门的中年男人大声叫道:“乡政府咋的不为我们农民争取点救灾款?盘道梁没有遭水灾是事实,可也遭受了雹灾。同样受灾,为什么其他乡镇有救灾款救灾物,单把我们盘道梁的人们给撂下啦?”这时又一个人紧跟着前一个人尖叫起来:“对呀!凭什么就把我们盘道梁给撂在冷地里不管死活了?其他乡的人要吃要穿要活人,难道我们盘道梁的人不吃不喝不活啦,就得活受罪?”“今年这年是关口哇,难过啦!”又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乡政府得想想办法呀,总不能让我把这身老骨头就扔在这冷风里吧!”是一个老人悲怆的叹息……就在众人纷纷嚷嚷的当中,杨如松已下车悄悄站到了人群背后。人们根本没有发现院子里驶进了一辆小车,更没有注意到,刚来的客人已经站在他们后面,并且听到了有关的怨言和呼声。杨如松当然也把乡政府两位负责人摇头无奈的窘相看进了眼里。这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是他始料不及的。因为出发以前,他听人说这里因发生雹灾而导致了一年的粮食绝产,同时也听说由于这里往年年年有余粮,还不至于忍饥挨饿到了人家揭不开锅的地步。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儿呢?杨如松决定先倾听后质疑。此时已到了该亮相开口的时候了。于是杨如松就站在人群后面高声发话了:“大家静一静啊。我是代表县委来看望大家的……”听到发话声,人们纷纷掉头转过身来了:“啊!是杨书记!你来得正好,你看这事情……”盘道梁乡党委书记马得志边说边从人群中挤过来握住了杨如松的手。杨如松分别与乡里的书记和乡长握过手,然后举手示意大家禁声,继续高声说道:“大家清楚,我不是书记了,可我还是代表县委,第一次来盘道梁看望大家。听说你们这里发生了雹灾,造成了今年粮食颗粒无收。我理解大家的无奈。但我更清楚咱们凤凰县包括盘道梁乡在内的二十个乡镇农民乡亲们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失望和苦衷啊!虽说这里受了雹灾,可是我们县有比盘道梁乡遭灾更严重的乡镇啊!那些地方粮食绝产不说,还有房倒屋塌、田毁坝损、禽畜死亡等现象,幸亏没有发生人员伤亡事故,这是最值得庆幸的事情!我今天代表县上来盘道梁乡看望大家,只给大家带来八百元救灾款和五袋白面。这些钱粮先要交给乡政府,由各村村委会组织村民商讨落实重点救济人户,然后报请乡政府按限定名额发放救济粮款。所以我这里要说,带的钱和粮不多,不仅村里乡里困难,今年县财政也吃紧呀。县里希望大家勒紧裤带,度过难关。往年我们盘道梁不是土豆、莜麦高产区吗,我相信明年仍然会有好收成。”杨如松的一番话,说得人们静声不语了。紧接着,乡书记马得志开口了:“我们盘道梁乡党委政府和所有村民,应该感谢县委县政府!虽说县里送来的钱和粮不多,但如松同志来到这山高路远的偏乡雪中送粮,足以说明县里是关注盘道梁乡亲们的。我们乡所有村民,可不能当了熊兵,打起精神来,明年好好干!乡村两家共同战斗,争取明年再造一个丰收年!”马得志说得激动了,最后一句话声音拔得很高,尽管乡政府院里不时有冷风掠过。“说得好!”杨如松接过马得志最后一句话,举手指着后山一段长城说道:“再造一个丰收年!盘道梁人就该这样,绝不能让历史上驻守过这道关口的反清败将熊六留下的一顶叫做“盘道梁的熊兵”的老帽子,再让社会上的人们重找借口栽到盘道梁人甚至整个凤凰人民的头上,大家说一说,是不是这个道理?”杨如松语音一停,众人马上有了反应。一个声音尖尖的人说道:“是呀!我们再不能当什么‘盘道梁的熊兵’啦!盘道梁人不是狗熊一样的熊兵,应该是英雄一样的雄兵!”“是这个理儿,我们农民不是兵,是雄民!打下粮食搞丰收,生活水平上台阶。这才能证明我们盘道梁人不是孬种么!”这是先前的那个大嗓门男人在人群中高呼的声音。人们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硬话和自激话,说得杨如松和乡长书记都露出了笑容……最后乡里两位负责人让村民们离开了乡政府大院,回家准备晚饭去了。

在盘道梁乡政府休息一晚,次日上午杨如松就驱车直奔九牛口镇的大水口村。当小车开进村里的时候,大水口村早已退去了洪灾迹象而恢复了村安人静的原样。杨如松同时看到村街两边的断壁危墙已经修葺完好,他在心里为大水口村的人们暗暗叫好了。小车一直开进村委会大院里,杨如松意外发现院里整整齐齐停放着五辆高级小轿车,好象这里来客人了,从村办公室传出了人们谈笑风生的声音。下车进门,杨如松第一眼就看见省委书记古道光和几位随行人员正挨排坐在室内沙发上,他们正跟村干部们谈得热切。“是如松同志来了!来得正好!”古道光起身握住了杨如松伸出的双手,两双手紧握着摇动着,两双久别重逢的眼彼此对视着:“古书记,你们是来视察灾情的吧?”杨如松问了句。“是啊。我们是不呼自来,直接进了小山村。从大水口村来看,灾年不见灾情啊。凤凰人民有志气!有决心!来!咱们坐下说。”古道光刚把杨如松拉到他身边坐下,杨如松却站起来分别跟省里来的其余客人握过手,又跟村里干部点头示意后,这才坐回到古道光身边。古道光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了杨如松片刻,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如松啊,从你又瘦又黑的脸上可以看出来,这几个月你辛苦了。你被歇职的事情省委已经知道了。今天我们来到凤凰县这个受灾最重的村子的目的,主要是视察灾情和救灾情况,顺便也了解一下,凤凰县的领导班子成员在群众心目中的印象,究竟是个什么样子?你什么也不必向我解释了,大水口村的群众和干部已经在我面前为你鸣不平了。我完全相信他们的话,你原本没有做错什么,是区里作出了错误的判断和错误的决定!我回到省里要给区里打电话,对区里主要领导人作出批评,并责令他们收回错误安排,让你尽快恢复凤凰县县委书记一职。”老书记明断果敢的话语,仿佛让炉火热茶的室内显得暖意融融、气氛热烈了。满室人为此啪啪啪拍响了巴掌,杨如松一下子激动得不知说些什么。定了定,他只说出一句:“感谢省委领导对我的信任……”“好啦,你们好好干吧;我们还要到黄河边视察去,就此道别了。”说着,古道光举杯将茶水一饮而尽,站起身来大步迈向门口,其余人员也纷纷离座而去。杨如松走到门口望外,只见村干部在车旁向老书记和随行人员道别后,五辆小车先后缓缓驶出了大院。杨如松追到院门外,举手目送省委书记一行人乘车急驰而去。此刻他那迎风受凉的脸上,浮现出一种欣慰宜人的神色……

  何振业说: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文学性的作品,希望对创新之作不要吝啬啊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