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附:背景资料

小说:天国第一枪 作者:小白菜字数:4983更新时间:2018-07-28 00:00:02

   凌十八起义简介

  

  

凌十八简介

1、钱排镇北内塘坳村人。生于清嘉庆二十四年(1819年)九月初九日。父亲凌玉超,有子六人,长子即凌十八,次子凌二十,名帖锦,三子凌二十四,名标锦,四子凌二十八,名挥锦,五子凌二十九,名进锦,六子凌三十,名扶锦。

2、凌十八故居

凌十八故居,位于钱排镇北内塘坳村,约建于清嘉庆初年。故居为土木结构的平房,二进四合格局,正座一厅四房,左右有侧间,对称布局,墙体为筑垒土墙。墙壁垒筑在红褐色土台面上,土色灰白,厚为40厘

米左右,墙壁平直规整,转角方正,系采用木板夹住墙体两侧,在中间填土垒筑而成,整座建筑面宽15.17米,进深16.62米,占地面积252.12平方米。前厅有屏幅一块,上书“安德堂”三个大字,两边配联“安分心常乐,德深意少忧”。据说为凌十八的父亲凌玉超所书。为筹备起义经费,凌十八于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正月十九日该故居及水田、旱地、山场断卖给云开村彭成彩后,一直由彭氏居住,得以保存至今。该故居于2000年6月被信宜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0年11月被茂名市人民政府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2002年7月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3、凌十八起义

介绍入会

凌家向在广西平南县种蓝度日,并在家乡耕田和开一间卖茶小铺。清道光二十七年冬(1848年春节前后),他往广西平南县大同里探望父亲时,结识山人村胡以晃。经胡介绍,凌十八参加了拜上帝会。在紫荆山晋见洪秀全、冯云山。洪、冯二人都非常器重凌十八,共为结拜。

发动入会

宣传集众

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春,凌十八回到家里,让家人照管田地、蓝山。他本人即按照洪秀全所创的拜上帝教教规、章程和具体做法,进行宣传发动;他像冯云山那样,把拜上帝教的口号,简化为“共图义举,就必有出头之日,千万贫苦人民亦可得救”、“有饭同吃,有衣同结,有田同耕”,灌输进贫苦农民的心里,一步步提高他们的觉悟。凌十八夜以继日地工作,鼓动广大农民朋友,放弃家务,经过两年的努力,终于出现了“从之者如市”的盛况。凌二十四(摽锦)从广西回来,凌十八即派他在塘坳以出卖茶水生理作掩护,接待各地前来联系的会众。经过两年艰苦的发动和组织,到1850年春节后,已经聚集约有二三千之众。

为了解决拜上帝会经费,凌十八破釜沉舟,出卖家产,涓滴交公。道光三十年正月十九日(1850年3月2日),凌十八把坐落塘坳的全部房屋、水田90亩7分、旱地10亩5分、山场150多亩,都断卖给彭成彩;卖得价银共340两,通通上交大寮拜上帝会公库,自己没有留下分毫。拜上帝会数百人均集在一起吃饭学武,提出“生同生,死同死,有饭同食、有功同酬”的口号,与会众进行拜旗起义,他们砸神庙,向财主征钱要粮,劫富济贫,只有二三个月拜上帝会便发展到三千多人。

反围剿

1850年4月,知县宫步霄知道后,即派差役抓走凌二十四,企图诱捕凌十八,但事不成功,只好抓去党徒欧品庄,凌十八当即率兵抢回。宫步霄匣筹响募兵,亲自率队前往“征剿”,镇压拜上帝会。

1850年7月9日,宫步霄与城守将梁国安及豪绅陆达务、余士侦等率兵千余进入怀乡。18日袭围燕古村,凌十八初战失利,即退回大寮,后退到莲塘。练勇便分四营包围凌军。凌十八奋起反攻,连夜进攻余士侦屯营的梅子岭和孔传东屯营的大岭岗,把余士侦杀死。使县绅孔传东致重伤。二十六日,宫步霄又重赏乡勇谭超拨、彭肇昌数百人继续围攻,凌十八便派一批部兄去应募,加入谭、彭的丁勇,作里应外合,把练勇引入埋伏圈,大败练勇,把谭超拨杀死。宫步霄只好立即退兵回城,尔后被清政府撤职。凌十八又重踞大寮,继续进行活动。

高州知府胡美彦知道此事后,几次派员到信宜查访,出告示称凌为自民,要凌招抚。凌十八将计就计,提出“如释放凌二十四,送回大寮,就赏银四百两,从此解散队伍。”于是,胡美彦派茂名知县胡宗政送凌二十四回大寮,胡送人来突然被凌军扣押禁闭,过数天才放他回去,胡回高州府后只好慌报凌已就抚,不敢说出真情。

起义

凌十八积极开展活动,聚众练武,兵出四方,焚烧土豪劣绅的房屋,取其钱粮,扶贫救苦,深得百姓拥护。这时,广西洪秀全发来“团营令”要求凌军到金田村集中举行武装起义,凌军即充粮充饷,赶去广西汇洪秀全。1851年1月,凌十八率军四千进取广西,2月25日到广西陆川,这时玉林州的一幕客李康保,州判李庆福筹带兵堵截,均被击败。这时,洪秀全的太平天国起义已北进,而玉林州的勇丁一直追剿太平军,凌十八趁机进攻玉林州城,以便牵制清军,使太平军北进顺利。攻打玉林州城战斗很激烈,3月1日,富绅蒋文海带兵来援被击败。后来北流、贵县等几路兵勇救援都被凌军打得一败涂地。凌十八猛烈进攻州城,利用挖地道,放火炮等办法,打得伪军狼狈不堪,只是城坚而难入,义军由于人少军器差,伤亡惨重。凌十八当机立断,只好于4月5日撤出玉林,返回大秦。6月初,两广总督徐广缙派兵进剿凌军,在怀乡墟展开交锋,大败清军,连取胜仗。6月25日义军分队绕到敌后,前后夹攻,打败清军,高州镇总兵杨昌泗只得弃营逃跑。

凌十八率兵转移到信宜与罗州交界的罗镜墟安顿下来,继续筹粮扩军,加筑工事,他凭险构筑三层防御工事:第一层,外围修筑坚固土城20多华里,后筑炮楼、炮台。第二层,在土城与圩之间的山林、水田、开阔地中间筑大小炮台,挖陷坑、陷阱,树林中、墙边均罗列炮位,纵横呼应;炮台前、各炮之间各有陷坑。第三层,圩内又分里、中、外三层:外层是在圩外设置陷坑、陷阱;中层环圩开濠,濠内伏设大炮;圩内用砖堵住西圩大街口,惟留东圩出入,街口也坑堑重重,可通城内的入口设置炮台,遍地暗布竹钉、竹签,遮上浮土。同时,开仓济贫,发动群众参军,自制火药,广储粮食,准备抗击清军。徐广缙见杨昌泗败于起义军,大为震惊。7月15日,徐广缙与巡道宋元醇率兵二千余人亲自到信宜督战,29日兵勇袭击罗镜墟,起义军奋起杀战,打死左营把总萧振声。9月24日,清军分两路攻墟,由于起义军防守坚固,无法进墟半步。10月10日,促署肇庆府李敦业复调军兵及大批武器,又进攻东西两墟。起义军500多人在街口迎战,清军无法抢进。接着,副将瑞林带兵一千多名,从北路进攻营顶岗、牛岗背一带;护参将卫佐邦带一千四百兵从东路攻墟;千总黄曜古带八百兵从南路攻打新墟;游击闵恒瑞带惠潮兵二千从西攻西墟。但他们都未攻入,被起义军战火击退,12月10日,清军环绕罗镜墟开壕沟,想以此困死起义军。

起义军得知真情,以策论对,1852年2月18日夜,起义军以充实禾草、布袋坎上壕沟,冲向敌营,发起突然袭击,清军大乱,当即杀死饶成龙等头目数人,兵勇百余,起义军连战连捷,宋元醇吓破了胆,又从各地调去丁勇、武装强硬进攻。3月,清军攻进军奋力抗敌,大出伏兵包围,把署都司钟庆瑞打死,使清兵伤亡无数。另一路进攻鸡母坟的清兵攻至街口,被壕堑及竹钉阻隔,义军利用大炮轰击,炮宽可数丈,连击几炮,清军失兵不少。徐广缙见几次大败,恼羞成怒,即生杀坐视不救的千总2人,把另两个千总枷号示众后流放。后派总兵福兴代替宋元醇,继续攻墟,仍不可破。

义军节节取胜,但也渐渐陷入困境,墟外被清军挖壕筑围,兵营又逼近壕围,凌军难以突围出墟。墟内稻谷将尽、油盐俱无,兵械短缺,孤军守城无法以外援,局势紧张。这时总督徐广缙奉命赴广西大办军务,由广东巡抚叶名琛前来督剿。5月初,叶名琛到罗镜,几经访查视察,加紧围困,两军相持,进退不得。凌军因无粮食,连树皮草根也难找来充饥,日渐饿死者增多,加之弹药奇缺,战斗力大大减弱。6月12日,清军分三层十五队进攻罗镜墟,义军奋起还击,伤毙清军337人。但因弹尽粮断,已无法再抵挡,最后全部壮烈牺牲,凌十八也跳井就义。

这次起义虽然失败,但当时轰动整个粤西地区,是近代广东农民革命战争史上的壮举,在广东历史上称为“凌十八起义”。

4、资料补充

天国志之凌十八晏仲武列传

凌十八名才锦,广东信宜钱排镇北塘坳村人,生嘉庆廿四年九月初九日,父玉超。

才锦颇读书,通文墨,顾家贫,糊口为艰,父及兄弟行数人赴粤西觅工,孑然家居,种蓝为业,而倜傥有大志,入天地会,为一方会众之首焉,族人颇有从者。

道光廿七年冬,才锦赴粤西,谒父兄昆弟,识胡以晄于山人村,以晄荐之入拜上帝会,引见洪、冯,颇受寄重,才锦感奋,以为知遇之恩,当以死报,遂矢志相从。

道光廿八年春,才锦偕兄弟数人返乡,倡上帝会于桑梓。才锦善抚循,有辩才,谕以信实上帝,有衣有食,不二载,从之者如市。才锦以信宜距金田千里绝悬,患声问不通,乃使其弟标锦号廿八者,业茶肆于塘坳,以通粤西声息。

才锦患小民恋栈,不能远图大举,乃身倡圣库之举,道光卅年正月十九日,悉售所有屋业及水田90亩7分、旱地10亩5分、山场150余亩于乡邻彭成彩,以获银三百四十两充公,以为率首,群从踊跃

晏仲武湖南巴陵人,世业渔,以船为家,义勇任侠,人多服之。或曰,道光岁,上帝会兴粤西,仲武潜往入焉。太平军兴,至永安,壬子二年初,受东王命,回乡集众响应。仲武暗邀同志,以打江山相激劝,不旬日,得数百人,厉兵秣马,以俟起事之机。

五月,太平军自道州入湘,败湖南提督余万清,东王、西王联衔遍颁檄文三札,以奉天驱胡相号召,全湘震动,府县响应者此伏彼起。清廷大震,乃谕钦差大臣徐广缙、已革钦差大臣赛尚阿进驻衡州,督南北诸军会剿,湖南巡抚骆秉章檄府县团练御寇,封江湖舟只,以备不虞。

八月,西王袭长沙,不克,中炮重伤,九月初十日,天王悉众自郴州至长沙,攻围凡八十一日,地雷轰破城垣三次,卒不能克,十月廿七日,自浮桥渡湘而西,经龙回潭趋宁乡,进向益阳。

时湖北提督博勒恭武奉命守临资江口,虑兵单,乃沉民船商艘五千余以塞航道,饬临湘知县张开霁守羊楼司,巴陵团首吴士迈募渔民二千为水勇守星口,仲武乘之,命部众三百余人应募。士迈疑,告开霁,开霁言于博勒恭武,博勒恭武易之,不为察。

卅日,太平军克益阳,将道常德,出荆襄,取河南为业。仲武遣人告以土星可取,乃变计趋之,仲武党众应于内,太平军攻于外,大破清军,博勒恭武等逾城走,港内樯帆,悉为所取,江湖万里,恣其所之,遂水陆并进,顺流而向岳州。

仲武时在巴陵城中,闻东王大军至,乃誓众扬旗,自称东王麾下提督,据城,败副将巴图,获府库饷银三万余两,乘势弃城,进取梁夫岘、隆奉庵、黄福滩,皆下之,谋遮清军饷道,断粮台接济,以应东王大军。

清新任湘抚张亮基闻而患之,急命总兵阿勒经阿督大军往赴,以楚雄协副将邓绍良为前锋。绍良,骁将也,天王攻长沙,轰城垂破,赖其力战而不能入,所部皆久战精锐。仲武乌合,器械陋劣,力战不能敌,一日一夜而溃,仲武被执,不屈而死。

仲武虽死,其党固结不散。甲寅四年正月,太平军韦俊、石祥祯等围武昌,分兵入湘,三月,克岳州,分取湘阴、宁乡等县,仲武余众杨敬之等复起,裹红巾,张黄帜,以为大军响应,未几,湘军败林绍璋于湘潭,乘胜逐太平军出湘,敬之等失恃势寡,旋为所破。

赞曰:

如凌十八可谓忠勇也!

千里辗转,一圩孤军,经年困穷,矢志不灭,全圩玉碎,无一降者,金田之众,得乘虚蹈隙,终成燎原之炽,凌十八之功,不可灭也。

然天海遥遥,谗言谤谤,滴水穿石,众口铄金,以东王之明,竟不能明凌十八之枉,官书有诽,赠恤无名,夫罗镜圩中,千百死战冤魂,念粤西兄弟之来救,至死不已,九泉之下,其能瞑目乎?

仲武之遇,乃复不若凌十八,凌氏虽枉,然官书留迹,子弟封爵,虽劳重报轻,不为无憾,而名垂竹帛,终有塞责。仲武起于巴陵,应于星口,无彼五千帆樯,武昌之举,天京之克,不可得也,而当道藐藐,竟无一简之报,噫,岂不令英雄心冷!

或曰,仲武之自称上帝会众,恐非其实,提督之官,乌合之众,不足为信。独不闻泰山不捐细壤,江河不捐细流,实也虚也,何足深校?

天国酬功,克城为上,覆军次之,而以绝饷道,断粮台为轻。而清军雇募,一月不可无饷,三日不可无粮,霆营之畔,湘勇之裁,咸由乎此。太平军之与清人战也,动辄数倍之士,旗帜如林,弹丸如雨,而曾不知分数百偏裨,断敌粮奥,后人知兵者读史,不能无叹。天朝王侯千百,计不出此,而仲武为之,有此一智,功虽不彰,亦足当一传也。

  小白菜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