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花不染(一)

小说:别惹花花寨 作者:文瞬昕字数:3447更新时间:2016-10-23 08:38:23

暂时放下寨主的担子,花不染此时像个小姑娘,一整天都玩得很开心。傍晚的时候,为了给叶稀言制造接近花不染的机会,花点翠故意说玩得太累要回客栈休息,让叶稀言陪花不染去了夜市。

天色还很明亮,夜市却已经热闹非凡,吃的玩的看的应接不暇。花不染一边走一边左顾右盼,眼睛都看不过来。行人越来越多,难免挨挨挤挤,花不染一不留神撞倒了一个人,原来是一个举着算命幡的瞎子,瞎子从地上爬起来,翻着大白眼,非要花不染赔钱,说这一撞把他的财运都撞没了。花不染是见过世面的,知道自己被讹上了,心想给点碎银子打发算了,谁知道瞎子嫌少,不依不饶。

“我说你这个小姑娘,长得漂亮也不能不讲理吧,明明是你撞到我的,你总该承认吧。”

“就算是本姑娘撞到你,你也不能狮子大开口呀,瞎子大叔您老一大把年纪,能讲点理吗。”

“哎呀,谁一大把年纪啊!你才一大把年纪!都二十二了还嫁不掉,羞不羞哟!”瞎子故意提高了嗓门。

那个年代,女子十五六就开始谈婚论嫁,过了二十还没嫁掉就算老姑娘了,是要被人指指点点的。

周围已有不少围观的人在交头接耳的指指点点,花不染的脸噌的就红了。在山寨的时候,关于个人问题,她丝毫感觉不到压力,但是这是在山寨外面,她现在终于体会到所谓人言可畏。花不染气得说不出话。

叶稀言直接扔了一大锭银子给瞎子,正想拉着花不染走开,瞎子却又拉着叶稀言的衣袖不肯放:“这么大锭银子,够我瞎子被撞十几回了!这么样吧,我给这位姑娘算个命,这银子算是我算命的钱,不然这位姑娘又该说我不要脸了。”

“好啊,您老倒是算算,我这个黄花大闺女什么时候能嫁掉,要是算得不准,我再送你一锭银子买棺材!”

叶稀言没有说话,既然瞎子能准确说出花不染的年纪,应该有些来头。不管准不准,听一下也不妨。

“姑娘家嘴巴这么毒可不好!不过,听姑娘的声音,就知道是个大美人,而且还是个聪明能干的大美人!”

“的确是个大美人啊!你这瞎子有点道行。”有人起哄。

“少来这套,说点实在的。”花不染可不吃这一套。

“姑娘的姻缘是好事多磨。现在红鸾星已动,我瞎子保证,姑娘本月就会遇到你命中注定的男人,只不过,中间会有一些小波折。”

“你的意思是,这人是之前不认识的?”叶稀言很沮丧。

“这位公子,你出手大方!我也给你算一卦吧,你啊命犯孤星,心中喜欢的人跟你既无缘也无份!哎,人各有命哇!我老瞎子也犯了孤星命,一辈子光棍。你也不要难过,光棍有光棍的活法,所谓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你是个大好人,放宽心好好活,人一辈子也不长,一睁眼一闭眼的事。虽然瞎子我就算睁眼也没个屁用!”

“满口胡言!”花不染拉着叶稀言就要走,又被瞎子拦住。

“姑娘别忙着走,瞎子我再送你两句话:浔阳江畔一石翁,白袍公子醉相公。前世情债今生还,莫怨莫悔定心同。”瞎子说完扬长而去。

“神棍!”花不染对着瞎子的背影碎了一口。

“如果你能嫁一个你喜欢的人,也是一件好事。”叶稀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很酸涩。

“我谁都不嫁,我要像奇姐一样,一辈子守着山寨,让寨子里的人都过上好日子。”花不染当然知道叶稀言喜欢自己,只是她一直都当他是很好的伙伴,在她眼里,叶稀言和花点翠并无不同。

“那边有投壶。”叶稀言指着前边,那是花不染最喜欢的游戏。

“太好了,我要三骁!”花不染很开心。

“你最多两骁!”

“泼我冷水,你四骁你了不起。”花不染掐了叶稀言一下,叶稀言啊呀惨叫,如果有可能,他真想一辈子都被她掐着,就算她不嫁给他也没有关系,能天天看着她已经足够。

“老伯,怎么个投法?”花不染问看守摊位的老头。

“一文钱十投,十中六是一块绿豆糕,全壶是一朵小荷花。”

“小荷花?”

“是我老太婆做的小玩意,要是不喜欢,可以换三块绿豆糕。”

“可以看看小荷花吗?”花不负很好奇。

“就是这样的。我家的老太婆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这花可没有以前做的好看啊。”老头从身边的一个口袋里掏出一朵小花来,递给花不染。

“真好看!”花不染惊叹,那是仅有大拇指般大小的小荷花,用竹篾和丝绸做成,如果插在发髻上,也是很不错的头饰,花不负也不还给老头,自己就戴上了。

“来投壶的都是冲着我家的绿豆糕,全壶的情愿换三块糕。姑娘,难得你喜欢,你要是十中六,这朵荷花就算你的。”

“要是骁箭呢?”

“骁箭?哈哈,姑娘你好大的口气,我这壶里放了红豆,你要投骁箭我就把豆子倒出来。不过丑话说在前头,箭要是落地可不算中!”

“那是自然。”

老头把豆子倒了出来,将壶摆好。花不染给了老头两文钱,她和叶稀言一人一次。花不染先投。

第一箭稳落壶中。

“有初!不错。”老人点头。

第二箭第三箭也都中,花不染却手心出汗,她要投骁箭了。

第四箭落入壶中又跳了起来,可是却跳偏了,力度也不够,花不染够不着,箭落在了壶外,所以这一箭不算中。

“真可惜。”老头笑眯眯的摇头。

接下来的三箭,花不染都没把握骁了,不过三只箭都相继投进了壶里。

第八箭花不染又跃跃欲试,她瞄准了壶口,手上拿捏好了力道,果然箭一落壶中又反弹了起来,在空中画出一道弧度稳稳的被花不染抓住。

“好!”叶稀言和一个围观的白面书生高声叫好。

花不染将第八只箭又投进去,到了第九只她又骁了一箭,这次她想连骁,果然又骁了一次,第九支箭连续三次中壶,围观的人又多了几个,都是叫好声。第十枝箭又一次三骁。花不染见好就收,能三骁她已经喜出望外。

到了叶稀言,前九箭都中,第十箭他露了拿手的四骁。老头子这会儿冒汗了,如果两人再接着投,他的老本就要赔光了。因为骁箭,除了那朵荷花,老头又给花不染一块绿豆糕,花不染咬了一口,甜香软糯十分好吃。见花不染爱吃,叶稀言跟老头要了四块绿豆糕算做奖品。

“老伯,如果一箭十骁,奖品又是什么?”刚才给花不染叫好的书生问老头。花不染见是一个面容清俊穿戴儒雅的书生,有些讶异。投壶虽然老少咸宜,只要经常练手,全壶也并不难,但是骁箭就不同,如果没有功夫打底子,很难让投进去的箭刚好跳到自己跟前,而这位书生怎么看也不是有武功的人。

“老伯一文钱的买卖,你可别为难他。不过,十骁可没那么容易,你不怕话说的太满?”花不染道。

书生没有答话,只冲她微微的点了一下头,转身给了老头一文钱,从十只箭中取过一只箭,走到距离壶身还有四五箭的距离站定。几乎没有停顿比划,书生很轻松的将箭往壶中投去,箭刚落入壶中又跃了起来,不偏不倚被他接在手中,接下来书生果然十骁,十投十返。围观的人掌声雷动,还有不少人跃跃欲试,以为骁箭真的如同看起来那么简单。

“小荷花和绿豆糕你随便拿,我活这么大也算是开眼了。”老头对书生道。

“有荷花可有荷叶?”书生的声音如同笑容一样清淡。

“往年倒是有,不过喜欢的人少,我那老太婆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做叶子了。嗯……你等等,我找找看,说不定袋子底下还有。”

书生也帮着一起找,果然在一大堆小荷花的底下,找出了几枚荷叶,书生取了一枚,又拿了一块绿豆糕,谢过了老头,看也没看花不染就走了。

“有什么了不起,能骁一箭当然就能骁十箭,不过是心态好罢了,下次我也十骁。一个大男人还顺走一块糕,真是不吃亏。”花不染嘟囔。

“三骁跟百骁并无区别,你是输在太浮躁。”

“你又教训我!”

两人继续逛着。走了没多久,花不染远远的看到书生吃着绿豆糕进了一家书画馆,原本要跟叶稀言去吃东西,这时她的脚却不听使唤,也朝书画馆走去。

“你不吃小笼包了?”

“还不饿,我想看看有没有好的书画,老寨主喜欢。”

两人刚到书画馆门口,一个精瘦模样的女人从花不染身边火急火燎的窜了进去,紧接着便听见尖利的女人哭喊声。

“你又要买!这些没用的一堆破纸能当饭吃?全家都指望那一点银子买米,你又要让我们跟着挨饿,你是不是男人?”女人声嘶力竭的哭诉。

“滚!滚出去,你一个女人懂什么。”一个粗壮的男人拎着那女人跨了出来,女人一边用力的捶打,一边哭叫。

“女人嫁了人都会变得歇斯底里吗?真可怕。”花不染叹气。

“要看什么样的女人,点翠依然优雅。”叶稀言道。

男人将女人往地上一摔转身又要走进书画馆,女人啊的一声惨叫,却很快的爬起来抱住了男人的脚。男人用力的蹬女人,想甩开女人的手,女人却像膏药一样贴死了。

“我叫你不放!叫你不放!”男人火了,另一只脚上来就踹女人,女人还是不松手,男人两个拳头也下来了,朝着女人的脸甩过去,女人的嘴角立即流出了血。

“住手。”书生从书画馆走出来,抓住了男人即将揍下去的拳头。

  文瞬昕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