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说:变迁 作者:布衣书生字数:4592更新时间:2016-11-09 19:28:04

第三章

黄土路默默地睡在山谷溪流之间,醒来时已经是四十五年后的2016年。这四十五年里,爹老了,娘也老了,村子里的小巷也老了。他们已经不敢奢望沿着那条破败的公路走出大山了,更不敢做拖拉机出去,一路的颠簸会让一把老骨头散架的。这些年,山上的清泉被引下山,沿着管道流进各家的水缸,油灯也被电灯取代,人们最大的一块心病就是门前的这条路了。如果它能变成柏油的,那该多美气啊!

黄土路不仅仅是老一辈人的心病,更是小辈人的心痛。这些年,先是实行生产责任制,各家各户有了生产经营自主权,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愿望在自己的承包地里播种自己喜欢的庄稼。几年下来,村子里原有的粮食囤就远远不够用了,一匹匹新的粮囤纷纷在各家的院子里矗立起来。

粮食有了,肚子饱了,可是人们突然发现,腰包还没有鼓起来。忙完自己的春播秋收,农闲时姑娘媳妇就相约出村赶大集。政策一搞活,一批头脑活泛的庄稼人立刻改变身份,成为专门赶集卖货的买卖人。他们从城里的大型批发市场运回颜色艳丽的花布 ,款式新颖的成衣,口味诱人的美食,娘儿们在这些吸引眼球的物件儿面前顾来盼去,苦于兜里没钱,悻悻地回家,跟自己的爷们儿喋喋不休。

当家人也正为钱的事儿发愁呢!

囤里的粮食不值钱,眼见得辛辛苦苦种出来的粮食换不来钱,化肥种子农药一天一个价蹭蹭地涨价,真是愁煞人了。更可气的是现在人情越来越薄,以前家里修个房垒个圈,不用出去张罗,谁看见不上来搭帮手?如今呐?得按天计酬,还美其名曰市场经济。也是,现在搞活了,开放了,号召一部分先富起来。人们纷纷离开祖祖辈辈耕作的土地,投入到市场大潮里面去了。过去偷偷摸摸的投机倒把变身光明正大的个体经营,眼见得这些先下海的人腰包鼓起来,“一万两万不算富,十万八万刚起步”成了顺口溜。头脑机灵的都下海去了,没出路的也干脆扔下镐头,背起行囊进城打工去了,他们有了一个崭新的身份——农民工。

现在,村子几乎成了空巢,年轻人都走了,留下的是那些一辈子营务庄稼的老人,还有父母进城的孩子,老人们被称为“空巢老人”,孩子们被叫做“留守儿童”。以往吵吵嚷嚷的街巷突然间变得冷冷清清,只有那偶尔走过的几条老狗为一点剩饭咬嘴扯耳,方才显得有些活气儿。

村里也有热闹的时候,那要等到春节和八月十五。春节是村里人最全乎的时候,在外打拼了一年的人都要赶回家过年,不管在我

外面吃多少苦、做多脏的活儿,过年回家都会衣着光鲜、出手阔绰。他们要给父老乡亲留下一个印象,自己在外面混得不错。

爹娘是村里第一批外出打工的人,1989年他们把我留在老家上学,带着妹妹去了烟台龙口。家里只有我和三间老屋,我是村里的第一批留守儿童。因为我在县城上高中,周末也很少回家,实际上老家只有三间空房子。后来我到外地上大学并在那里扎下根来,老家已经成了记忆里的一个名词。

我在龙口过了二十二个春节,每次跟父母相聚,唠嗑里的主题永远是老家和老屋。娘擦着眼泪告诉我:“你大婶打来电话,说家里的老屋檩条断了,房顶塌了,有老屋在,外面看起来还是个院子,那三间老屋到了,就彻底成了荒草园子了。”娘边说边落泪,,好像自己身上长满了荒草一样。

爹手指缝里夹着一根烟,一边听娘唠叨,一边想心思。爹娘都是奔六十的人了,当年为了谋光景撇下老屋来到这里。最早的时候,租住在生产队废弃的场院棚里,那破败的样子真不好用言语形容。幸好爹一手好瓦匠活儿,他找来砖头瓦块儿,把各处的窟窿填堵起来。没有门窗娘就割来苇草编成草帘挂上,草帘可以挡一档路人的目光,却挡不住夜晚的寒风,更挡不住连绵的秋雨和肆虐的雪花。

爹娘拿出在老家时的那股心劲儿,承包了村里撂荒的十亩地,白天爹去建筑工地干瓦工,娘和妹妹去海边磨海蜇皮子。晚上,爹娘打着灯笼来到荒草疯长的承包地里拔除一人多高的黄蒿。这里的经济远比家乡发达,乡镇企业与私人企业比比皆是,当地农民们根本不屑于耕种劳作,大片的土地荒草丛生。爹娘奋战了一个秋天,终于在寒露前种下了第一茬小麦。

第二年麦收的时候,爹娘硬是在一片荒地里收获了六千斤黄灿灿的小麦,这在老家,十年也收不了这么多的麦子啊!麦收之后种玉米,到了秋后,这片地又奉献给爹娘八千斤玉米!爹用一年打工的工钱和卖粮的收入,买下了一座齐整的院落,我们有了一个真正的家。爹娘在龙口发财的消息传回老家,街坊四邻纷纷奔着爹娘而来,爹娘既要帮他们联系工作,又要帮他们寻找住处,一时安顿不好的,就吃住在我家,多的时候家里同时有二十人吃饭,一大群人在院子里或坐或站,呼呼噜噜连吃带喝,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大集体时代。

笑着伺候完一大帮人的吃喝完毕,爹娘捶着腰刷锅洗碗,收拾好桌椅板凳,爹坐下来闷头抽烟,一声叹息随着烟雾慢慢升腾。

“唉!都走了,家里可怎么办呀!兔子满山跑,还得回老窝呀!”

在异乡稳定下来之后,一股乡愁萦绕在爹的心头,他开始挂念老家,挂念老家里的老少爷们儿们了。

过完六十岁生日后,我陪着爹娘看望阔别二十二年的老家。老家早已经物是人非,爹娘亲手盖起的老屋已近坍塌,院子里杂草没过头顶,扶着自己亲手垒砌的院墙残垣,爹哭了,娘也哭了。

“培忠,是你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过来,急切地打问着。

爹一把捉住老人的手,声音里带着哭。

“二叔,是我,我回来了,您老人家身子骨可好啊?”原来是我的饲养员二爷爷。

“孩子,身子骨不中用了,勉强活着吧!没想到还能看见你,咱爷们儿有些年头不见面啦!”

“二十二年啦!村里的老人们这些年都好啊?”

“吃穿是不愁了,就是年轻人留不住,都跑出去打工了,很多老人儿孤孤单单一人在家,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啊!”

爹回家的消息很快传开,大家纷纷聚拢过来,向他们昔日的生队长诉苦水。

“队长,咱们这个年龄的人都成了狗也嫌,打工没人要,在家没收入,你出去倒是把日子过滋润了,可别不管你的老哥们儿啊!”二蛋儿叔扯着脖子说。

“队长,要不您干脆回来吧,咱们帮你把房子翻新,你带领我们致富。”三毛奶奶的提议大家一致赞同。

“是啊!是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老窝,还是回家好啊!”大家随声附和。

当年的老村长今天同时兼任村党支部书记,他听说爹娘回村的消息,披着一件衫子,很气派地叉着腰来了。

“培忠,你回来的正好,上级陆续下达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和精准扶贫的红头文件,你见多识广,给咱念叨念叨文件精神 。”

老村长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解读中央有关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文件真是难为他了。

“我也了解的不全面,不过从电视新闻和报纸的宣传来看,我自己觉得党的**之后,真是把咱们老百姓装在心坎里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我的理解就是保持农村不仅仅是在农村多建几所新房子,而是充分发掘不同农村地区的地方特色,建设有独特地域特点新型乡村,开办乡村旅游,发展农村合作社,开展特种经营,把农村建设成为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的金窝窝。精准扶贫就是为每个村庄、每一户家庭找到一条快速致富的路子,实现共同富裕。”

爹的一番讲解让乡亲们听得入迷。

“发家致富离不开好干部,我老了,眼光看不远,虽然你已经六十岁,可是你有一颗年轻的心,在外面闯荡了这么多年,走过的桥多过我们走得的路,回来吧,你把村主任的担子挑上,我给你打下手。领上咱们这群老少爷们儿再大干一场,让咱也见识一下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好处。”老书记向爹发出诚挚的邀请。

爹没说行,也没有说不,离开老家这些年,他走着坐着,心里想得都是老家。可是,让他立刻撇下龙口的宽房大屋,他真心舍不得,这可是他二十二年的心血啊!

促成爹做出回家的决定源自娘的一场大病。娘的病来的有些促不及防,一向身体硬朗的她突然摔了一跤,去医院拍片发现股骨骨折,医生准备给娘做手术。但是术前检查的时候却发现手术已经失去意义,在医生办公室,我和爹都被医生的话打懵了。

“患者的CT图片显示,她属于病理性骨折,现在需要确定她的原发病灶,估计在患者的甲状腺存在恶性肿瘤。建议尽快到专业医院确诊,后续治疗应该已诊断结果而定。”

爹无语,我亦无语。我们从对方的眼神里读出共同想法:“隐瞒病情,尽快确诊。”

我们陪着娘来到省肿瘤医院,纵然一万个不愿意,也无法改变医生那冰冷的判决:“患者确诊为甲状腺恶性肿瘤,转移至肺和股骨。手术和化疗已经没有实际意义,只能最大限度保障患者生命质量。”

爹失魂落魄地回到娘的身边,娘轻轻说出几个字:“他爹,送我回老家。”

爹娘回到了故乡,爹要我在原来的地基上翻盖起三间新瓦房。爹拿出一把镐头,仔细地刨平门口每一处凹坑和凸起,爹把娘轻轻抱进轮椅,推到大街上,跟熟悉的街坊邻居谈古论今,娘很开心,唯一不满意的是门口的土路还是老样子,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这天,家里来了客人,是从前的公社书记,现在的县长。县长带着一群工作人员走村入户搞调研,为每个村子、每户人家精准把脉,定下精准扶贫的策略。

爹做了一桌农家菜,县长拿出一瓶老陈酿,两个人把酒瓶喝了个底朝天,曾经的两个老相识喝得满头大汗,倾诉衷肠。

“老哥,当年我为什么背井离乡到外面打拼,还不是因为咱们老家穷啊!看看这里的街,看看这里的路,看看这里的房,有变化吗?没有!变化的只有人,年轻人都走了,留下一群老弱病残守着故土,他们这愿意走吗?不是!哪里的水也没有家里的山泉水甜,哪里的馍馍也没有咱地里小麦磨出的白面蒸出的白面馍香,哪里的天也不如老家的蓝,哪里的山也不如老家的绿,哪里的空气也不如老家的新鲜……可是为什么留不住人?路不行,没有来钱门路!”

“老弟,别说了,你在怨我,乡亲们在怨我,我是这里的父母官,没能让乡亲们过上好日子,我的失职!我这次来,就是听一听乡亲们的想法,找一条脱贫致富的好路子,让大家的腰包鼓起来,让离家的年轻人返回来,让咱们的家乡富起来!”

“好,要得就是这句话!”

爹竖起大拇指。

“县长,你看我是土埋脖子的人了,我最盼望的是家门口通一天柏油路,让我每天坐着轮椅稳当当地出去串门子。”娘提出了自己的愿望。

“老妹子,柏油路会有的,新房子会有的,上级有文件,号召我们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经过调查评估,我们这里山上有核桃、板栗,河里有鲫鱼、河蟹,山泉水达到矿泉品质,我们先把路修通,再流转土地建立花果之乡,成立矿泉水厂,搞农家乐,把房子翻新改造,吸引城里人来咱村旅游消费,看吧,用不了几年,咱们村子会发生大变迁,会成为城里人向往的乐土!”

“那感情好,我一定活着看到那一天。”县长的话鼓起娘无限的希望。

爹也很振奋,当场答应县长的请求,担任村主任,领着乡亲们修桥铺路,建设新家园。

县长没有食言,旧村改造、村村通柏油路专项资金很快拨付到位,大型机械轰隆隆开到村头,专业工程队在村里驻扎,这次仍然在狗蛋叔家安营扎寨,跟以前的公社会战人山人海的场景不同,这次工程队只有十几个人。村里的老人孩子都走出家门,围着这些庞然大物评头论足。

“哈呀,这么大的铁坨子,八匹骡子都拉不动!”

“真是个老土!这是挖掘机,喝的是柴油,一个赶你那骡子八十头也不止!”

“我不相信,它能赶上八十头骡子?”

“明天就见真章了!”

第二天,工程开工了,仪式很简单,县长亲手点燃爹手里高挑的鞭炮,挖掘机轰隆隆地吼叫着,喷出阵阵浓烟,开始了清场作业,村民们大张着嘴看着这个铁坨子很轻松地挖土移石,一场大变迁悄然开始了。

  布衣书生说:

        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山青了,税率了,路通了,人富了,留得住青山绿水,留得住乡愁民风。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