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世仇

小说:山是一首歌 作者:宗如水字数:3554更新时间:2016-11-18 19:46:54

杨家和黄家又干仗了。

杨老枪对水娃说:

“水娃,你给老子记着,杨家和黄家有不共戴天之仇,这个仇你长大了一定要报,杨家的子孙都是缩头乌龟,不敢和黄家整,你娃儿长大了不要做缩头乌龟。这个狗日的黄明忠,太霸道了,那片林子明明是你家三叔的,他硬是拿刀砍了好多,要不是你家三叔看到可能就砍完了。你家三叔是个懦夫,林子被黄明忠砍了屁都不敢放一个,杨家的脸都让他丢光了。水娃,你娃儿千万不要学你家三叔,做人不要欺软怕硬,要行得正走得正。”

水娃才六岁,听不懂这些道理,就问:

“爹,你是不是又和黄家打架了?”

杨老枪没和黄明忠打架,他就是看不习惯黄明忠的做法,也为杨老三的懦弱而感到羞耻。杨老三发现黄明忠把林子砍了一大半的第二天,杨老枪就找杨老三谈话:

“老三,黄明忠把你的林子砍了,你也去砍他家的,他要是敢乱来,我们就站出来帮忙,怕哪样,杨家好歹也有几百号人,外人不帮忙,就咱们五兄弟还怕黄家四兄弟不成,你给我整。”

杨老三忍了,但杨老三的女人忍不了,就去找黄明忠讨个说法。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黄明忠怕人笑话,就躲在屋子里不出来,黄明忠的女人就出来向杨老三的女人解释,说那片林子不属于杨老三,划界的时候说得很清楚,朱太公能证明。没凭没据的,杨家说是杨家的,黄家说是黄家的,黄家说要是杨家的砍的时候为哪样不站出来,砍了就是黄家的了,杨家说黄家不讲道理,欺行霸市。两个女人一番吵闹之后,就撕打起来,黄明忠的女人个头小,打不过杨老三的女人,黄明忠就出来拉架。杨老三的女人又哭又闹,跑遍了寨子,就说黄明忠夫妻打她一个。这件事惹怒了杨家,杨家五兄弟一起到了黄明忠家院子里。

黄明忠哭丧着脸对杨老三说:

“杨老三,我没打你家婆娘,我怕她们打出人命就出来拉一下,我要是打她,她现在还能站着说话不。”

杨家五兄弟在的时候,杨老枪不说话,说话的都是杨老五。杨老五一脸的横肉,拿着菜刀舞来舞去的,指着黄明忠的鼻梁骨说:

“黄明忠你还是人吗,你打一个女人,你算哪样英雄好汉,你砍了杨家的林子还要打人,没王法了,今天有两点要解决,一就是赶紧送我家三嫂去县医院,二是你跪在杨家面前认错,赔那片林子。”

黄明忠对杨老三说:

“杨老三,我没打你家婆娘,天地良心,我打她搞哪样,我黄明忠赌咒,我要是打了你家屋头的,全家不得好死。杨老三,你看下,我家婆娘脸上被你家婆娘抓成这个样子了,你看她的手,衣服也破了,你看你婆娘一点事都没有,杨老三,你说句话。”

杨老三不说话,这种场合他说好也不行说坏也不行,说打也不行说不打也不行,他就只能看杨老五的,杨老五出去过几年,有点见识。

事情闹大了,黄家的四兄弟也都到齐了,见杨老三的女人耍赖,也都不服气,拿马刀的拿马刀,拿火枪的拿火枪,和杨家干上了。

现在的白云寨不是土匪窝,谁也不想出人命闹得鸡犬不宁,所以杨黄两家只是僵持着,由主角的争论演变到配角的理论,再到朱太公的出现。白云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狗叫一声全寨都听得见,杨黄两家的事朱太公早就听到了,只是没有人去请他。朱太公到黄明忠家里来是马太公去请的,马太公对朱太公说:

“老哥,黄明忠把杨老三家的林子砍了,杨老三家婆娘去找黄明忠,黄明忠家婆娘就和杨老三家婆娘打起来了,黄明忠出来拉架,杨家五兄弟要去打黄明忠,黄家四兄弟也拿刀拿枪的。这次是黄明忠做得不对,不管那个林子是不是杨老三的他都不该砍,当初是我们去划的边界,那块地方口头上是给杨老三的,杨家和黄家本来就有过节,这下被这个黄明忠搞大了,收不到场了。老哥,去看看吧。”

黄明忠家院子里站满了人,杨黄两家人从黄明忠家院子中间分开,左边是黄家人,右边是杨家人,都拿着武器。杨老三的女人坐在院子里,假装重伤的样子在呻吟,黄明忠的女人披头散发的坐在凳子上,身边站着黄大妹黄二妹和黄三妹。

“朱老大来了!”

有人说了声,院子里顿时让开了一条道。朱太公走进了院子,他站在了两帮人中间,环视了一下,拂了拂袖子,脸上涌现出一种威严。他上了台阶坐在堂屋前准备谈判的八仙桌上,拿出烟竿装着烟。这是朱太公的习惯,一遇上事就得装烟,装好烟不点燃,吸几口。这种习惯是朱太公的爹留下来的,说做大事就得有这种习惯。

杨黄两家开始向朱太公陈词,杨家的代表是杨老五,黄家的代表是黄明忠。杨家的五兄弟和黄家的四兄弟都坐在八仙桌边上,桌上除了朱太公还有马太公,闲杂人等都围在桌子边,杨黄两家其它人都站在院子里对峙着。

朱太公对黄明忠说: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划边界的时候说得很清楚了,那片林子是杨老三的,你今天倒好,不分清红皂白就去砍,人家杨三嫂来问有哪样不对,你一个大男人,女人打架关你哪样事,你本来是要拉架,可现在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黄明忠低着头,黄明忠的女人抱着三个姑娘抽泣。

朱太公对杨老五说:

“我说杨老五,你是有见识的人,你喊这么多人来要搞哪样,杀人不犯法的话我们想杀人就杀人,看看看看,火药枪都拿出来了,有什么深仇大恨。杨老五,你替你三哥出头是应该的,但这事得你三哥来,他自家的事不站出来,要是今天是他来找黄明忠,黄明忠动了他一下,你们再找黄明忠是应该的,问题是婆娘们的事男人跟着起哄,再大的事都是儿戏。不是我批评你杨老五,你这样是给你三哥添麻烦,打死人了要论罪,你比你三哥的大。”

杨老五伸手在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抽起来。

朱太公对黄明忠的女人说:

“明忠嫂,没事吧,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就去镇上的医院看一下,娃儿才这么大,身体要紧啊,你一架把命打没得了,一走了之,留下这三个姑娘啷个办,你不为个人想想也要为娃儿想想。明忠嫂,你真的没得事吧?”

女人打架通常只是一些皮外伤,黄明忠的女人看起来狼狈不堪,也没受重伤,倒是朱太公的一番话让黄明忠的女人悲伤起来,想到今天真要是闹出了人命,三个娃儿就要过苦命的日子了。黄明忠的女人鼻子一酸,两行热泪滚了出来,抱着三个娃儿痛哭。黄家的女人们也都过来相劝,把黄明忠的女人扶到了里屋。

朱太公说:

“今天的事我看就这么办吧,幸好都没整出什么事来,要是真动了刀枪我也说了不了这个话。今天,黄明忠砍了杨老三的林子,砍了多少就赔多少出来,杨老三也不要再找黄明忠。我说啊,咱们三家上一代是生死弟兄,到了你们这一代成了生死仇人了,你们要是听我的就按照我说的办,要不听我的我现在就走。”

在白云寨,朱太公的话就是威严,杨黄两家的人巴不得有人出来说话,自然不会反对朱太公的意见。这样一来,黄明忠就得赔罪,白云寨最简单的赔罪方法就是请大家吃饭,有什么吃什么。就这样,黄明忠家的院子里张灯结彩,黄杨两家加上闲杂人等,凑足了六桌人,厨子们也不客气,把黄明忠家里能派上用场的东西都给做了出来。

杨老枪对水娃说:

“黄明忠这回倒霉了,赔了夫人又折兵。这回啊,他是真怕我们杨家了,杨老三总算出了口气。狗日的黄明忠,能猖狂到几时,还不是怕朱老大,霸占杨老三的林子有哪样本事,有本事就到太岁爷的头上动下土。想起来我就好笑,黄明忠这个杂种也有今天,这样一整,把他家的米都吃了好几斗,他家全家下半年得吃包谷饭了。”

水娃问杨老枪:“爹,杂种是哪样?”

杨老枪拍了一下水娃的头,咧着嘴挠挠后脑勺,红着脸说:

“你娃儿不要学我说话,有些话是大人说的你不能说,我能喊黄明忠杂种你不能,你喊了他会要了你的小命,你见了他还得喊他一声黄大伯,我们杨家大人大量,喊一声不会死人,你不喊就像你三叔那样没出息,没出息就被人欺负,连自己的婆娘都被人打。你娃儿以后不要像你三叔那样没出息,被人骑在头上拉屎也不敢吭声,要行得正走得正。水娃,你娃儿哪个时候才长得大,哪个时候才有婆娘哟。”

水娃也学着杨老枪挠后脑勺,慢吞吞的说:

“爹,我不要婆娘,我就和爹过,李老平说婆娘会打人的,李老平的堂哥家的婆娘就打李老平的堂哥,我才不要婆娘。”

杨老枪开始回忆,回忆水娃的娘,他咧着嘴露出满口的黄牙,笑嘻嘻的沉浸在回忆之中,最后干脆拿了竹椅放在院子里,躺在竹椅上看着天空,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水娃娘的影子。水娃也拿了凳子坐在杨老枪边上,双手支着头,天真的看着杨老枪。

杨老枪对水娃说:

“水娃,你给老子记住了,你娘是你克死的,你娘生你前我去过问菩萨,菩萨说你娃儿是个祸害,还真给说中了,早晓得我就把你送到外面去了,害得现在我又当爹又当娘的,还得遭女人们的笑话,说我没有帮你洗衣服,没有帮你洗脑壳。水娃,你不要把爹也克死了,克死了你一个人要受黄家欺负的。”

水娃揪着李老枪的胡子,说:

“爹,你都说好多遍了,烦不烦啊。”

杨老枪笑了,一把抱过水娃放在膝盖上,双手猛地伸进水娃的腋下,水娃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杨老枪也笑,父子俩的笑声在山谷里荡漾着,飘上了天空。

  宗如水说:

        杨老枪开始回忆,回忆水娃的娘,他咧着嘴露出满口的黄牙,笑嘻嘻的沉浸在回忆之中,最后干脆拿了竹椅放在院子里,躺在竹椅上看着天空,这个时候他满脑子都是水娃娘的影子。水娃也拿了凳子坐在杨老枪边上,双手支着头,天真的看着杨老枪。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