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徘徊在路上

作者:踏莎行

分类:官场职场

字数:3121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活阎王

小说:徘徊在路上 作者:踏莎行字数:3121更新时间:2016-11-23 13:15:37

徘徊在路上

坐在办公桌前,风透过窗帘吹进了屋里,携带的微雨掠过王宁的脸颊,他赶忙关闭了窗户。才发现窗外一片迷蒙,远山皆笼罩在烟云中。

“八月的天气变化真快,刚才还好好的,现在却乌云密布了。”王宁想着,随即点了一颗烟在嘴里。望着远山,他若有所思,只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他已步入而立之年,曾经为刚毕业懵懂的待业青年,现在已是大学教授了。也许是今日的闲暇,也许细雨霏微的天让人有所遐思。此时,王宁想到曾经刚大学毕业的生活,想到就业路上的故事,思来挺难忘,也有些感慨。

一、在武校

由于当时的形势,国家的分配政策做了调整。大学毕业后,王宁没找到工作,师范毕业的他,长于教书,于是就进了一所不正规的武校。每月三四百元钱,对于手无缚鸡之力的他,也算糊口了。

 武校顾名思义是教学生练武的地方,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也许由于电影《少林寺》的缘故,习武之风在全国十分盛行,于是在王宁生活的本地也有一家武校,他拿着大学毕业证不费出灰之力就被录取了。由于离家远,他选择在学校住宿。

虽说武校包吃住,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住宿之余,校长安排他照看学生,同时看着办公室的电话,算是对吃“免费午餐”的补偿。

刚去的那天晚上,学生们都休息了,王宁从办公室出来,手里拿着一本英语书。突然,校园中一个黑影向他走来。“你拿什么东西?”“书。”他回答着,心里不免一惊,望着面前佝偻着身子的一个干瘪的老头,同时心里想:“这老头是看门的吧,真管闲事。”然后,不屑一顾地往宿舍走去。临到宿舍门口时,“站住!你手里拿得是什么?”他猛一回头。还是那老头。漆黑的校园,悄无声息地跟踪王宁,而后就这么一声,着实吓了他一跳。“我手里拿着英语书,教学用的。”“嗷。”老头盯了他一会,什么都没说便走了。王宁进了宿舍,学生们都躺下了。(为了看学生,他是和学生住在一块的)见到他这位新老师,学生便和他聊上了。“学校的老头是干什么的?”王宁问。“老师,他是校长的爹,我和他老家是一庄的。校长他爹可厉害了。人家都叫他活阎王。他弟兄六个。他是老三。年轻的时候,他可恶了。俺庄的大人小孩都怕他。”“怪不得。是校长的爹。还是活阎王,以后我得注意。”王宁心里想。外面风声阵阵,吹着电线发出呼呼的声响,屋顶发出瓦片被风吹落的噼啪声。孩子们仿佛有些不安起来。一个学生说:“老师你知道吗?我们这儿以前是坟场,宿舍下面都是坟子,三老(活阎王)屋下面还有棺材没挖出来呢,地都翘起来了。前几个月王彪夜里小便时,见一个人穿着报纸做的衣服呢,可能是鬼。”“别乱说,哪有什么鬼?”“真有。”其他学生又补了一句,“好了。大家睡觉吧。明日还得跑操呢。”学生们渐渐地静下来。王宁躺在床上,望着漆黑的校园,还有近处阴森森的孤山,有些惊悸,风从窗口灌了进来,他才发现上面的玻璃破了。“啪”一声,也许是其他玻璃掉了,王宁把被子猛然盖在了头上。一股冷战从后脊梁骨一直传到头顶。“唉,学校怎么选在这荒郊野外呀!”直到深夜他才睡去。

 校址在野外,但风景不错,东面是小河,西面有片桃林,桃林里有几块断碑,有人说是汉代的。校园也栽了不少树,但与学校不和谐的却是一大片操场被种上了小麦。中午,王宁去打饭,远远地见到活阎王和二儿子在地里忙着。“王八蛋,耪地腚还翘得那么高!像干活得样子吗!”王宁瞟了一眼,见那二儿子连屁都不敢放,又继续干活。“三十多岁了,还被老爹骂来骂去,真是的。”他心想。不过却也领教了活阎王的厉害。活阎王望了王宁一眼,曾经所领教的厉害,让他有些“惊悸”,他赶忙转过了头,但活阎王那槐树皮般的老脸,还有缩成“三”和“川”字的皱纹却嵌入了他的眼中,他赶忙加快了步伐,跑向食堂,连头也不敢再回。

 武校不同于国家的正规学校,私人开的,俨然是开办者的家。学校是活阎王大儿子开的,但大儿子得听他爹的,于是活阎王便成了太上皇,垂帘听政了。活阎王确实把这当成他的私人家园了,每日悠哉,乐哉的。经常喝完了酒,抽着烟,来到练武场指手画脚。“熊孩子,腿伸直!看你那腿弯的。”“乖孩子,腚蹶得跟油葫芦样!”……听着活阎王的“教导”教练们只得在旁边哭笑不得。活阎王今年七十多岁了。据说读过私塾,喝完酒后,他也来点文的以示水平。总听到他在校园中哼着:“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之类的话,抑扬顿挫却也有意思,不过哼完后又加了几句“性也,性者……”的话当时从语音上让人听着费解。每每哼完,他便悠哉乐哉地把手一背,摇头晃脑地笑笑,但那笑容丝毫难以舒展他树皮般的皱纹。

日子过得真快,转眼春天来了。春天带来了美丽,也带来厄运。一天中午,吃过饭后,出现许多学生呕吐现象,可吓坏了校长,他赶忙把学生送往医院。而后家长闹到了学校,校长在医院,活阎王便神采飞扬地应酬,无奈“阎王”总压不过“财神”,少不了一顿臭骂,弄得活阎王喝过酒后便骂街。

私人办的武校,犹如工厂,工厂得想方设法挣钱,教学是一项,商店也是一项。按照家族分工,活阎王的三儿子打理小卖部,隔三差五去进货,不巧一天刚出门便被车撞了。血流满地,昏迷不醒,还好,车没跑,司机被活阎王的家人抓住,活阎王便跑过去,不问三七二十一,见人就打,打得那人满脸是血。老三被送进医院,皮外伤没大事。不过这几天发生的事够烦人的。一天下午,王宁坐在办公室里看电话。活阎王进来,带着酒气。“我就是恶人!我谁都不怕!我活阎王跺跺脚地都震三震!我不怕鬼!”恶狠狠地说了几句,然后便迈出了门,走向漆黑的校园,在风中大喊。王宁有些莫名其妙,心想也许他喝多了。

渐渐地校园平静下来,按武校的规律,月底学生要回家。路远得便留下来。王宁没事便和学生呆在一起。由于武术训练,学生累坏了十点种便睡着了。只有他望着窗外清冷的月光发呆,慢慢地,起风了,而且很大,天空中出现了月晕。学生多数都走了,校园格外静,死寂一般,他不禁蒙住了头。“嘭”一声门开了,王宁从褥子中探出头,看见一个黑影,光光的头,拄着拐杖,沉默了两三分钟,黑影走了进来。“睡觉,不许说话!”--活阎王来了。学生们都熟睡了,没有人回答他。他便走近一个学生,摸了一下学生的头,看学生没理他,“啪,啪……”扇了学生不多不少反正六个耳光。“睡了吗!”学生在朦胧中醒来说:“三老,我睡着了。”王宁翻了翻身。“那是谁?赶快睡!”“那是老师。”学生说。活阎王盯了王宁一会儿,走了出去,门敞着。他这一折腾王宁更睡不着了。看看表,快夜里十二点了。王宁想去小便,于是拿着手电壮着胆去厕所。经过活阎王的后窗,见灯还亮着,东面的屋是女生宿舍,女生大都回家了,只有父母离异的小艳没走,屋也亮着灯,当王宁从厕所出来,突然听到女生宿舍有哭声,于是跑过去,这时只见活阎王从女生宿舍跑出来,拌了一跤,差点摔倒,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你这么大年纪,干得什么事!”从声音中王宁听出是校长,这时一个教练也出来了,校长把他爹推进屋里,“你不想活了?你这是耍流氓,事情没发生,如果发生你得枪毙!家长知道怎么办?”活阎王呆住了,他没见过儿子这么凶过。“怎么办……怎么办……”活阎王有些哆嗦了。树皮般的脸发了青。校长转身走了出去,活阎王坐在了床上,两手扶着床板,嘴里嘟哝着什么。夜已深了。风更大了,活阎王的褥子在小卖部里,他也无心去拿,只蜷缩在被单子里,缩成了河虾,双手紧紧贴着胸部,搂着脖子,在他那不清晰的大脑里,充斥着风吼,坟墓,车祸……以及今天发生的事。突然一阵的铅压,让他叫也叫不出来,动也动不得……

天亮了,太阳升得老高,活阎王还没起。大伙推开门,活阎王仍躺在床上,眼直盯着天花板,他不能动了,也不能骂人了,他已去了另一个世界。地面凸了起来,露出了木板,那分明是一口棺材。

 

  踏莎行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