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黄牛之泪

作者:乐某生

分类:军事战争

字数:3212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黄牛之类

小说:黄牛之泪 作者:乐某生字数:3212更新时间:2016-11-16 16:15:44

许家庄坐落在一片丘陵山脚下,山前是一片起伏的田地,地势高的是旱地,地势低的是水田。每隔三五里就有一个跟许家庄一样的小村落,这里种田最大的动力是耕牛。

一条耕牛好几千甚至上万,不是一般农村人家独自能够承受得起的,加上各家的田地不是很多,都是零散的坡地,这里的人们都是三五家一起买头耕牛,各家轮流养着,到了耕作时,轮流用着,往往还会协调分配牛的使用,不能让牛在一天内太过劳累。等到耕牛老了,没有什么力气拉犁,卖出去,除了可以换回一条小牛,往往每家还可以额外分到两三百块钱。农忙时节,田间地头,到处都是忙碌的耕牛。耕牛,是这片土地最普遍也最重要的存在。

许慎为从小就学会放牛。对于小孩子来说,放牛是一件非常枯燥无聊的事情,牵着绳子,守着黄牛,看它一点一点啃噬青草,往往这个过程要持续两三个小时。牛的胃口可真大啊,许慎为想着。许慎为有时候也会偷懒,带一个木桩,钉在草地上,长长的绳子拴着牛,那牛就只能围着绳子的半径啃完一个圆圈,直到圆圈里的草明显比周遭的矮了一截,黄牛昂起脖子“哞”地一生长叫,牛已经不高兴,这圈草它已经啃了三遍,草叶都啃完,它不愿意再啃草茎草根。而许慎为,这个时候他在利用难得的时间去抓知了和蟋蟀。不过大人一般不让这样放牛,因为这样牛不容易吃饱也吃不好,有的时候牛还会挣断绳子跑去吃庄稼。

牛很聪明,当许慎为发现田埂上有茂密的草时,小心牵着牛吃草,希望它快点吃饱,一不小心,低头吃草的黄牛就会突然一甩头,伸出又长又大的舌头,卷走了田地边一片正在抽穗的稻谷,吧唧吧唧很享受地嚼起来。有时候,牛会狠狠卯着劲扯绳子吃庄稼,放牛人拉也拉不住。许慎为会拿一跟小树枝,用力抽打牛背,牛痛了,就停下来回头乖乖地继续吃田埂上的草。黄牛的背上,又多了几条颜色深的毛发,那是被抽打的痕迹。

但是有一次,黄牛发起倔劲吃庄稼,许慎怎么也拉不住,他只好用力一下两下地抽打牛背,黄牛突然扭头对着他,前腿一屈,扑通一声向他跪下,许慎为愣住了,他被这突如其来的下跪弄得不知所措,更是分明看到黄牛的眼角,有豆大的泪水流了出来。和自己哭泣时一样清澈而又心痛的泪水。

从那以后,许慎为很少抽打黄牛,也很少拴住牛啃草圈,他总是尽量把牛牵到青草茂密的地方,让黄牛尽情地享受美味。他耐心地牵着绳子,静静地守候在大快朵颐的黄牛旁边。

刘二嫂家的黄牛,系在村口的大樟树下,突然胡蹦乱跳,发起狂来。

刘二嫂赶到的时候,牛已经不行了,躺在地上抽搐,口吐白沫,牛的眼角,一串串眼泪滚落下来,打湿了牛面颊上的毛发。

有人提来清水给牛喝,却被牛打翻。有人去邻村叫兽医,还没有回来。

终于,众人发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堆腐烂的红薯,靠近樟树这边还有没吃完的残留红薯,这堆红薯是村里人从地窖清理出来倒在这里的。刘二嫂家的孩子系牛的时候给牛留的绳子太长,牛够到烂红薯,吃得中毒。

这不能怪别人,在这里倒烂红薯是惯例,由于大家系牛留的绳头一般比较短,之前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意外,刘二嫂沉默了,她的孩子就在旁边,虽然大家议论纷纷,都猜到牛是怎么中毒的,但刘二嫂没有转身去指责自己的孩子。

兽医赶来的时候,黄牛已经咽气,临死的时候黄牛流了很多眼泪,黄牛的泪水打湿了地上的尘土。

死去的牛牛压倒在地上像座沉重的小山。刘二嫂抚着僵硬的牛背,说不出话来。这头牛是和另外四家农户凑钱买的,如今在自己家牧养的时候死掉,所有的损失,怎么赔得起?过几天月就是农忙时节了,没有牛怎么办?她该怎么向其他四家农户交代?

刘二嫂真想哭出来,可是她的眼泪早就流干了。五年前她的丈夫得癌症去世,那段日子,她流了太多太多的眼泪。此后,她一个人,没有改嫁,她种田做工供养自己的三个孩子,一个上了大学,一个读高中,最小的在读初中。她像男人一样学会了扶犁打耙,夏天天热,只要天色允许,凌晨四点她就起床去犁地,她跑到学校,请求能减免一点孩子的学费,每次去镇上卖菜回来,她都会捡一堆瓶子……

其他四家农户听到消息赶了过来,他们看到倒在地上已经死去的黄牛,他们也看到沉默不语一动不动的刘二嫂,还有刘二嫂那做错事躲在角落不敢抬头的小儿子。

兽医已经走了。

谁也没有说话。

很久,终于有人开口——

“这种事情谁也想不到啊!”

“是啊,把牛拉去买了,看看能卖几多钱,多多少少挽回点。”

“我认识赵庄的那个牛贩子,我去帮你们说下,让他帮忙收了这头牛。”

“这牛是我们几家的,大家一起分担。”

“这段时间你们就用我家的牛,我们才三家人共一头牛。”

“我家的牛也可以。”

……

“哇”的一声,刘二嫂哭了。

冬天到了,田野里已经没有什么野草。加上村子里其他人家也要放牛,更是难寻一片绿草来放牛。赵月娥赶着她家的牛去村后的山林,那里的灌木丛里还有一些杂草和牛愿意吃的绿色植物叶子。她家的牛已经连续啃了几天的干稻草,虽然她往稻草里洒了盐水,但是她家这头老黄牛已经不怎么愿意进食了。

她记得那片灌木在半山腰的一个山坳里,穿过一片松树林就到了。

她赶着牛走在牛后面,牛绳挽在手里,牛在中途偶尔停下来吃路边的树叶,她也不制止。

突然,走在前面的老黄牛不见了,右手掌心猛然发热,绳子也不见了。“扑通”一声,仿佛地震,从她前面传来巨大的响动。

赵月娥懵了,她走上前,发现一个大深坑,牛在坑底,不动弹了。坑边有一个牌子,歪歪斜斜几个字——“深坑勿近!”

坑太深,牛上不来,赵月娥也没办法徒手下去。

不清楚牛的状况,赵月娥喊了几声,周围的树林没有人回答,她开始往山下跑,跑回村里,她喊来几个亲戚。

大家跑上山一看,牛还活着,就是不怎么动了,坑足有四五米深,底部有些小,牛卡在里面,看样子,牛伤得不轻。大家商量,得弄个轱辘支架,把牛吊上来。

赵月娥只得跑回村里借工具和大绳子,喊来几个村里的男人帮忙,至于赵月娥的丈夫,他在过完年后就去遥远的南方沿海城市打工了。现在她们家赶牛耕地,都是由头发花白但是身体硬朗的公公做的。

大家把轱辘支架抬到山上,七手八脚组装完,先放一个男人下去系绳子绑好牛。那人下去,没地方落脚,只得双脚撑着坑壁,不时踩在牛身上。

那人在牛身上探了一阵,牛居然也不反抗,任凭那人在它身上套绳子。

“上个月有地质队的人过来探矿,这坑八成是他们挖的,这些人,也不跟村里大伙说一声!”

“牛鼻子出血了!”

“这牛恐怕摔断了腿,它一直就没站起来过。”

……

等到把牛绑好准备起吊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了,天色渐渐黑了。

有人打来电筒。要加快进度,冬天晚上冷,牛是绝对不能留在坑里过夜的,不然会冻死。

大家齐心协力,用力拉牛。在大家的齐声呐喊下,牛从坑底缓缓上升,吊到一半的时候,一根支架的木棍“啪”的一声断了。“轰”!牛,又掉了下去!

赵月娥强忍者泪水,和众人一起再次钉起支架。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必须抓紧时间把牛救出来。对于赵月娥家来说,没有牛,就失去了耕种的最大动力,何况这头牛是几家人的共同财产。

钉完支架,几个男人又检查了一遍,重新开始吊牛。这次大家都很小心,牛被吊上来。到了坑口的时候,有人搭上木板,把牛推拉到旁边地上。

终于松了一口气,赵月娥赶紧检查牛腿,看看是哪条腿断了,怎样在晚上把一头断腿的老黄牛运下山,这也是个难题。赵月娥检查了半天,但是看不出来什么问题。

牛卧在地上。就在大家认为它已经残废,讨论怎么把它弄下山的时候,牛,老黄牛,颤颤巍巍地自己站了起来,刚站起来时它的身子还不是很稳,像在适应一样,晃了两晃,它缓缓站住了。然后,它瘸着一条前腿,迈开步子,慢慢走了起来,走到一丛灌木前,老黄牛伸出舌头卷食上面的绿叶。

太好了,这牛伤得不重,还能自己走!

赵月娥牵起牛绳,走到牛的跟前,她用手电筒的光照着牛吃树叶。猛然,她发现牛的颊上有一滴泪水,像流星一样,一闪而过。

赵月娥的眼泪也止不住流了下来。

  乐某生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