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葛先生的不快

小说:长门录 作者:南求索字数:2308更新时间:2017-04-30 12:37:22

谢晓莹再度睁开眼睛时,第一感觉就是扑鼻的药香,少女登时开始皱着眉头大喊:“葛天星!你又在搞什么幺蛾子!”

一席青衫的男子端着一碗黄褐的汤药走到谢晓莹面前,不由分说的语气如同在下达命令:“喝。”

“你这又是哪里的苦汁子。”谢晓莹撇着嘴嘟囔道,却还是皱着眉头咽了下去,果然还是和以往毫无二象的味道,酸苦麻木,味如嚼蜡。

“这是我的新药定心汤,”葛先生冷着脸将药碗放在桌子上,“你在城东被马蹄所惊,昏厥倒地,是那人把你送来我这里的,叫我为你调养几副药材。”

“那人?”谢晓莹一愣,自己现在是在为自己医治风寒的葛先生家里,可葛先生口中的“那人”又是谁?

“你醒了?”司徒秋一脸笑意的走到谢晓莹身边,将油纸包裹的蜜枣递给后者,“听葛先生说,谢小姐最不喜欢的就是喝葛先生的苦汁子,每次吃药必须糖水漱口,但是我初到城东,又不知哪里有卖糖的店家,所以给你买了几个枣子,”司徒秋将蜜枣递给谢晓莹,“你尝尝。”

“多.....多谢司徒公子。”对上司徒湫的眼睛,谢晓莹的伶牙俐齿又变得磕绊起来,她捏了一个枣子放进嘴里,真是甜到心里去了。

“司徒公子倒是好手段呢,短短几日就和谢家小姐打的火热。”见到谢晓莹一脸娇羞的小女儿姿态,一旁的葛天星冷哼道。

“不及葛先生万分之一二啊。”司徒湫不气不恼。

谢晓莹一愣,从这两人的对话推断,他们竟是认识的?而且,彼此似乎不太合得来?

对了,先前葛先生称呼阿湫,是唤作“那人”呢。

乖乖,谢晓莹吐了吐舌头,刚醒过来就被一对冤家夹在中间,真是令自己左右为难,葛天星屡次为自己熬汤配药,谢家的大病小恙没少麻烦人家,可司徒秋是真真的绅士,风流倜傥一表人才,早就令得自己芳心暗许,向着谁都说不过去,揣度再三,谢晓莹还是下定了主意,就这么老实的猫着,当做谁也不认识。

但是肚皮却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吃饭去!”葛天星好像找见了新目标,一把拉起了谢晓莹对着门外走去。

“吃饭也不用葛先生费心啊。”司徒湫微微一笑,腰间的白纸扇抽出,打向葛天星的手腕,葛天星敏捷的收手,自怀中掏出厚厚的药方卷成长筒,直接将司徒湫的折扇逼开,旋即脚步腾挪,以进为退,满是药香的两根手指直接插向司徒湫的眼睛。

“啊!”谢晓莹尖叫,想也不想的跑到司徒湫面前,葛天星愣住,旋即骤然抽手,司徒湫得意一笑,白纸扇骤然合拢,在一声清脆的打击声中,直接扣中葛天星的手腕。

“葛先生,我赢了呢。”司徒湫笑笑。

葛天星愤愤的看着谢晓莹,旋即将一张不忿的脸转向司徒湫:“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卑鄙,若不是这丫头突然冒出来,你能挡得下我一招?”

“成王败寇,休言胜之不武啊,”司徒湫对着葛天星深施一礼,“在下告辞。”

司徒湫带着谢晓莹向门外走去,及至两人走远,葛天星伸出袖袍下的手掌,手腕处已是青紫一片。

“先生,”药童走到葛天星身边,对着其低声耳语,“那马,被司徒公子压死了。”

“力坠千钧,借地拔身,那马怎么能不死,”葛天星愤愤的哼了一声,“这混蛋是愈发的狠毒了。”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惆怅,要是那个人在的话,你还怎么嚣张?

“先前就听说,城东的葛先生妙手回春,甚至有起死回生之术,只是脾气秉性相当怪异,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呢。”走到街上,司徒湫对着谢晓莹笑道。

“阿湫不认识葛先生?”谢晓莹一愣。

“倒也谈不上认识,只是以前有些旧交罢了,”司徒湫在一家酒楼前站定,对着谢晓莹温柔一笑,“早就听说城东有家百香阁,做出的肚包鸡是人间少有的美味,不知道,”他对着谢晓莹伸出手,“能不能请谢小姐赏光?”

“多谢司徒公子款待。”谢晓莹也不客气,直接对着楼上走去。

香气馥郁的茶水在桌上升腾出腾腾的热气,司徒湫点了一道肚包鸡,两个甜品,便开始品茶,一旁的谢晓莹偷眼打量着司徒湫,真是完美,衣食住行从不挑剔,接人待物也是这般的彬彬有礼,就连葛先生的怪脾气都能忍受呢。

“要说这叶公子啊,可是我们安南的一大奇人,自幼不学诗书,不读经使,整天流连于花街柳巷,如同个不务正业地痞流氓一般,虽是叶将军的独子,却也是出了名的顽劣,可谁能想到......”

一旁颇具煽动性的声音将谢晓莹吸引了过去,看那人的模样打扮,应该是个说书的,不过说的竟然是安南的活人事迹,这可真是少见。在谢晓莹的意识里,说书人通常都会讲一些武侠志怪之事,将真人的作为大肆渲染还真是少有,而且看周围的人越聚越多,谢晓莹心中也忍不住好奇起来,这叶公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让这么多人感兴趣。心下想着,便对着那些人靠了过去。

“本以为这叶公子只是个纨绔,谁想到竟然参加了秋试,原以为只是个富家子弟的玩乐,没想到那叶公子如同文曲星附体一般,才思泉涌,笔走龙蛇,琴棋书画无一不精,一曲《长门录》将太后感动的泪流满面,笔下生风,挥毫泼墨,三丈锦缎之上《江山社稷图》看得皇帝龙颜大悦,及至博弈,一手‘七绝自断’将太傅杀得毫无还手之力,当众才子纷纷搁笔退出时,叶少爷更是凭一手龙飞凤舞之字技惊四座。”说书人说得绘声绘色,谢晓莹听得是如痴如醉,她转头看向身后的阿湫,这样的人,应该能和自己的阿湫不相上下吧?

“只是可惜啊......”本应是一发不可收拾的讲述,那说书人却叹了口气,绝口不提。

“可惜什么?”“接着说啊。”“你这家伙卖什么关子?”“是不是想要打赏了?”

一行人纷纷解囊,从怀中掏出数额不一的钱币放在说书人的桌子上,很快赏钱便堆成了小山,一个说书的本不该得到这么多赏钱,但是一来这家伙讲得实在精彩,二来,众人也想再听听那叶公子的事迹——毕竟是惊艳整个安南的人。

“别说了,”华美的锦囊从头顶摔下去,男子的声音分外冰冷,“纹银二十两,买你闭嘴。”

  南求索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