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蒿里行

小说:唐纪异闻录之玄言 作者:西园字数:4665更新时间:2018-08-12 19:14:20

时序交移,逝者如斯。转眼间两个月过去了,已到了来年天宝十二载正月人日。

人日可谓一年之中最重要喜庆的节日之一了,人们以七种菜为羹,剪彩为人型或镂金箔为人样,用来贴屏风,或戴头鬓。百姓上街相贺,喜气洋洋,士人才子造访名胜,登高赋诗。

吴郡乃江南形胜之地,虽不及二都之繁荣,但六朝繁华的底蕴仍在,别有一番风味。

各家各户张灯结彩,好不热闹。但就在这一片欢腾中,有一户人家却显得非常黯淡:这家院子本来很大,很气派,但偏偏显得无精打采,红灯笼没有挂,墙上的积灰也没有打扫,怕是这家人正逢白事。倒是对联字体写的工工整整,颇有江东世家的风气。只是对子涵义稍有几分萧索,配不上这家气派的牌匾。这牌匾上只两个字,却气象万千,又用纯金装裱,教人视之难忘。这两个字正是“顾府”。

吴郡顾氏乃江东四姓之首,六朝三百年,坐断江南的国主们莫不仰仗顾家。只是本朝则天大圣之后,顾氏稍衰,再没有人担任大官。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吴郡顾氏仍是江南世家豪强的主心骨。现在这么喜庆的节日,顾府却如此清冷,想必遭逢了什么变故。

府内正在举行一场酒宴,仆人们虽然都忙忙碌碌,但可以看出他们精气神并不好,毫无过节的气氛,完全是应付差事。这场酒宴若非有客人,怕是主人也心灰意懒到不想举办了罢。

正厅席上宾客正是建宁王,携南霁云、陆离、摩勒、空空儿与刘悟。精精儿已在一个多月前被建宁王派回长安,扮作自己应付宫中过年去了。代宗则南北奔走,传告各门各派武林大会之事。

席上主位空着,不是主人不在,而是建宁王在,主人岂敢僭越,遂坐在末席。只见主人一身朴素黑衣,脸色枯槁,刚五十岁就已经满头白发了。若非熟识之人,哪里能想到他半年前正意气风发,没有一根银丝。他便是曾经京漂盟中江东豪强的代表,负责品评江南人士的顾长梅。

顾长梅喝一杯酒摇头叹气一次,搞的摩勒好没脾气,嚷嚷道:“顾老令公!公不就是被任海川逐出京漂盟了么,有什么可唉声叹气的,现在任海川都死了,只要王上支持你,还怕做不了这个京漂盟盟主吗?”

建宁王打断摩勒,怒道:“谁许尔言了?顾公岂是贪图权名之人。”

顾长梅赞赏地看了看建宁王说道:“殿下见谅,老匹夫招待不周。家里遭逢难事,并非因为京漂盟。”

建宁王身体前倾,关切地问道:“何事为难,吾等愿为顾公分忧。”

顾长梅欲言又止,低声道:“没什么,没什么,老匹夫应付的来,不敢劳烦殿下。”

建宁王急道:“哎呀!顾公!老顾!我等来此也是有事相求,不如咱们互相帮个忙。”

顾长梅马上跪下道:“老匹夫安敢惊扰王上,王上吩咐便是。”

建宁王赶忙扶起顾长梅,说道:“此事原本不难,只是以老顾当下的心态,怕是连宅子都不愿意迈出一步罢。”

建宁王看着顾长梅为难的神情,继续说道:“老顾,今年三月我要在嵩山办武林大会,你可知此事?”

顾长梅刚道一个“知”字,建宁王就抢着说道:“我便是来请老顾出山,代表江南武林支持我身边这位豪杰,南八南霁云!”

南霁云闻言,马上起身说道:“无能小子南霁云,参拜顾老前辈。”

顾长梅有些惊讶地问道:“这位便是在短短两个月内大破魔教的南英雄?”

建宁王笑道:“正是,五通魔教盘踞长江以南各道已久,大家向来都是只闻其名,血祭食人,无恶不作,但众人都莫能寻着其据点,更莫说杀其巫首了。现在南英雄两个月内连杀其三巫,不正是将来武林盟主的不二人选么?”

顾长梅不情愿道:“凭此功绩,武林盟主非南英雄莫属。也不需要老匹夫北上罢。”

建宁王急切道:“老顾!你究竟要如何才肯出山!小王改日向朝廷举荐小顾公子,如何!”

不想顾长梅却突然泪眼婆娑道:“心郎……心郎他发病了。老匹夫正是为了替心郎求医,才不愿意出山的。”

“啊?小顾公子病了?老顾莫忧,明日且安排我等一见,或能解其症。”建宁王信誓旦旦道。

顾长梅激动地三跪九叩,道:“殿下如能救心郎,老匹夫愿为殿下效死。”

建宁王扶起顾长梅,见顾长梅情绪激动,不应再叨扰,便约定明日巳时相见,带众人退回客房。

自从找到南霁云,建宁王便不再叫陆离侍寝,并命其他人一律不许提二人关系。陆离也像失忆一般,对南霁云的各种示好都无动于衷,毫无回应。两人唯一的言语仅限于南霁云每次变成狼妖之后,陆离的安抚,这令南霁云苦闷不已。

这晚其他人都睡下了,只有南霁云仍在屋外喝闷酒,边喝边低声诵道:“太上忘情,太下不及于情,情之所钟,正在吾辈。”

突然有一阵娇柔的歌声似有似无,缥缈传来:“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与士耽。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可说也。”

南霁云沉声问道:“谁在那里?”便向歌声处奔去。但见凄清的月光下,一位少女一袭白衣,杏脸柳眉,约莫二八年华,披着一条白纱,露出脚踝与肩头,肌肤比雪还要嫩,却无半点血色,比杏花还要白。南霁云暗想:此女美则美矣,但恐非人,怕是狐妖鬼魅。

那女子见南霁云靠近,先开了口道:“来者莫非正是大破五通魔教的南英雄?”

南霁云应道:“不敢贪功,正是我们一行人协力,才能除掉巫彭、巫抵、巫凡。你又是何人?”

少女并不回答南霁云的问题,继续问道:“巫彭能活人,巫抵能御物,巫凡能实虚,汝皆杀之,果不一般。汝可知五通神来历?“

南霁云不屑道:“江南僻远之地,从黔中的黔獠寨,到洪州的越人城,凡人牲血食者,莫不是五通神的淫祀。”

少女盈盈笑道:“看来南英雄所知甚浅。切莫尽信李倓所言。”

南霁云咆哮道:“你究竟是谁?怎敢直呼……”不待南霁云说完,只见少女已飞身而起,扑向南霁云。南霁云看准来势,一拳打出。少女忽然身形一晃,南霁云重拳落空。南霁云诧异间正要再击,少女食指已在南霁云脑门上一点,便飘然而去。

被少女一点,南霁云突然像被点了穴道一般,一动不动。眼口大睁,就像震惊得说不出话一样。

南霁云确实震惊了,被少女这么一点,他突然眼前绿光飞驰,放佛飞过了无数光阴。等绿光散开,他看到的是一片蛮荒。

在这片蛮荒中,连古老一词都已毫无意义。大地上有许多人,说其是人,但与我们毕竟不同,他们的额头扁平,毛发旺盛,茹毛饮血,四肢短小却粗壮,他们或在狩猎,或在食人,全如武陵山壁画所示。

突然另一群人杀来——真真切切如同我们一样的人,这些人有着更锋利的石斧,有着简陋的弓箭,最重要的是,他们懂得战术,知道侧翼包抄,明白重点突破。那些蛮荒之人被杀的大败亏输,只能任由新人肆无忌惮地屠杀。

屠杀带来鲜血与哭喊,以及更加恐怖的事。毫无预兆地,大地开始震颤,迷雾翻涌而出,所有人被惊呆了。即便这重重迷雾,也遮掩不住来物之伟大,祂全身墨绿,身躯巨大,头部柔软并生有无数触须,身体肥胖且长有鳞片,前肢为爪,身后有翼。伴随祂而来的,是绝望与恐惧,虚无与癫狂,令所有人——无论新人旧人——都不由自主地跪拜下来。

旧人的十位巫祝开始高声赞美,用不清晰的语调高呼着:“哎呀!哎呀!克苏!法坦!”这种比时间还古老的语言,无人知道其含义。祂头上的触须忽然一动,刺中十位巫祝,众人都以为其必死,不想迷雾散去之后,这十位巫祝变得更加高大,更加诡秘,更加神通广大,巫彭便是其中之一。

又是无数星辰日月轮转,旧人新人早已合众为一,在十巫的统领下,依旧进行着血腥的祭祀。突然有一批武士,驾着战车,乘着骏马,从群星之间降临人间,十巫其五向群星之人投降,另五人则被赶到了世界的角落,这五巫后世便被以讹传讹,称为五通神。而投降的五巫则被群星之人杀害,用他们的鲜血创造出了第一个异人——与其说是人,不如说是无数虫子拼成的人型。

看到这里,南霁云已惊得全身是汗,随着一声鸡鸣,他眼前又是绿光飞驰,被拽回了现实。

南霁云呆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不知所措。正巧陆离起床,来到院中。天将亮未亮,陆离也亦明亦暗,看得南霁云心中大恸,悲道:“离儿,你不记得我了么?何以数月来对我如此冷漠。”

陆离只是淡淡道:“一如尉迟敬德与白秀英故事。”

隋朝末年,尉迟恭与白秀英本是青梅竹马,但尉迟恭有功名之心,京漂十年,一去不回,再见白秀英时,伊人已为人妇。陆离既已点破,南霁云喃喃道:“昔年尉迟敬德曾献金鞭舞,陆姑娘大婚之时,南某亦有贺礼。”

一行人进过早餐后,顾长梅便来谒见建宁王,引其与顾心相见。顾心名满江南武林,乃江东四大公子之首,世人皆说“老顾练达,小顾风流”。

建宁王吩咐诸人在门外等候,独自推门进屋,却着实吓了一跳。屋外正是白日青春,冬天和煦的阳光,暖人心神。屋内却遮挡的严严实实,昏暗到行走时必须留心脚下,主人似乎连一丝日光都不想放进来。屋内更有一股霉味,令人作呕。

“心郎,建宁王来看你啦。”老顾颤颤巍巍说道。

建宁王向内室望去,不禁有些心酸。有一个人瘫坐在胡床上,头发已经落光,双眼无神,皮肤苍白,瘦得皮包骨头,怕是连推一下都禁受不住。谁能想到这个人就是曾经风流倜傥的江左顾郎呢?

顾心身后立有一侍女,杏脸柳眉,十五六岁,皮肤也是白得怪异,但没有那么瘦。

建宁王小心翼翼地问道:“小顾公子,你都遭遇了什么?”

侍女淡淡说道:“殿下小心,依小女子之见,人间最仁慈之处,莫过于我们知道得太少。而真相会很可怕,乃至把我们逼疯。”

顾长梅愤怒的以手杖击地,道:“萧姑娘,犬子把你从魔教手中救出来,你既然住在顾府,就要分得清主客。”

侍女诡异一笑,不再说话。她将手搭在顾心肩上,顾心便开始发出虚弱地声音,将一切道明:

老顾因陈汉之事而被任海川勒令回乡后,顾心大为不服,誓要铲平五通神教,但一直未寻着线索。直到天宝十一载七月十一下午,官府接到奏报,在太湖有命案发生。那里来了一群越人,但比人们所知的越人要可怕得多。自从他们的骨哨在人迹罕至的沼泽中响起后,妇女与孩童就开始陆续失踪。在夜里,乡间的百姓听见了疯狂的嘶喊与痛苦的呻吟,见到了飘忽的鬼火在舞动。吓破胆的百姓便报了官。

傍晚时分,小顾公子随二十多名衙役,在心惊胆战的乡民带领下出发了。抵达穹窿山后,他们将马拴在大路,悄无声息地潜入树林中,在沼泽地间跋涉了十几里。在那里,他们感觉有野狼或其他什么邪恶的野兽在黑暗中盯着他们,每一棵树都像活了一样,冷不丁就会把他们绊倒。走出了树林,乡民是死都不愿再往前走哪怕一步了。顾心与众衙役只好丢下他,向着沼泽地中的一片开阔地摸去。他们距那开阔地不到半里时,借着月光赫然看清了魔教祭祀的场面。五名衙役吓得腿脚发软,一人当场晕倒,一人吓得疯狂乱叫,好在叫声被祭祀的喧嚣遮掩住了。

但见开阔地中有数十名越人,赤身裸体,用扭曲的身姿嘶嚎舞动,口中叫着:“大司命,少司命,大司命,少司命。”他们围着一个“人”,全身苍白,五官已经脱落。在他们四周,是十个绞刑架,可怜的失踪乡民便被倒挂其上,尸体不全,开膛破肚。

顾心将晕倒的衙役叫醒,安抚众人,他们尚记得自己的职责所在,便在顾心的带领下冲向越人。越人毫无防备,被衙役杀死大半,其余被拿下。顾心直冲向那个苍白之人,苍白之人突然嘴巴大张,长长的舌头打出。顾心深得其父真传,一个鹞子翻身,避开舌头,欺身一刀斩下了苍白之人的脑袋。只是那人的鲜血并非殷红,而是奶白色,当即溅了顾心一脸。萧姑娘也是在人群中被发现的,她当时吓得浑身发抖,顾心推想她也是被掳来的乡民,见伊天生丽质,便将其带回府上。不想回来不到一个月,顾心便大病一场,成了这番模样。老顾寻遍名医,皆无可奈何。

讲完这些,侍女将手从顾心肩上拿开,顾心便也收声不再说话。

建宁王终于受不了屋子里的霉味,快步走出,对南霁云等人道:“备马,去太湖。”

  西园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