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四、知县断案

小说:蜡台神得道记 作者:唐本庆字数:2952更新时间:2017-11-16 16:45:44

二十四、知县断案

王氏的一句话倒提醒了大家。原来几天前,王氏和陈梦玉一起将织的布拿到集子上去卖,正好有个从下江来的吴老板来这里收土布。吴老板见陈梦玉不仅长得水灵俊秀,而且聪明伶俐,打心眼里喜欢,收货之余,说要收她做义女。王氏只当是笑话,并未当真。眼下见方家前来逼婚,于是便想起他来。陈又舫和周氏想来想去,觉得也只有这条路可走了,于是忙叫刘腊泰快到河边去看看,如果那吴老板的船还没走,就把他请到家里来。

刘腊泰心急如焚,来到府河岸边,只见一只大乌篷丫刹帆船已经起锚,正要开船。刘腊泰忙朝船上叫道:“请问下江的吴老板吴大爷可是这条船?”

转眼舱里出来个老者,约五十来岁年纪,体态微臃,慈眉善眼,朝岸上长揖道:“在下就是,不知这位哥儿找在下有什么事?”

刘腊泰道:“请吴大爷耽搁一下,我家叔叔、婶婶有请吴大爷,有要事相商,请屈尊驾,到舍下一谈好吗?”

吴老板只得命船工复将船撑回到岸边,同刘腊泰一起来到陈家。陈又舫听说来了客人,忙支撑着病体从床上爬起来。二人礼毕,分宾主坐定。王氏常给船上送布,彼此非常熟悉,替双方作了引荐,接着将话转入正题。王氏道:“不瞒大爷说,眼下我们这方出了个姓方的恶霸,他的抢犯儿子看上了我弟妹的女儿梦玉姑娘。我等虽是贫家小户,但弟妹只有这么个宝贝女儿,怎肯将她往火坑里推?不然他们就要来家里抢人。我们想来想去,便想到了您……”

吴老板见说忙拱了拱手,道:“多谢各位看得起在下。梦玉姑娘天生丽质,人见人爱。在下在扬州府上也是个本份的生意人,虽有些积蓄,但我老俩口已年过半百,却膝下无儿无女。那日大嫂到在下船上卖布,在下虽是戏言,但也是发自肺腑。只是如此可爱的姑娘,谁能舍得送人?因此不敢妄求!”

王氏道:“吴大爷说哪里的话?能遇上吴大爷这样的好人,还是我弟妹前生修来的福份呢!梦玉,快过来拜见义父!”

陈梦玉擦了把泪,过来一声“义父!”跪拜于地。吴老板喜得双眼都眯成两道缝儿,忙将她扶起来,连声道:“好,好!能收到这样一个好女儿,也是我吴某前辈子修来的福,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王氏又道:“怕夜长梦多,依老身之见,还是快些让梦玉随吴大爷一起离开这里为好!”

一旁的陈又舫唏嘘地道:“女儿年幼无知,还望大爷好生担待!”

吴老板道:“陈大哥说哪里的话,只要在下在一天,决亏待不了梦玉姑娘!”

见陈梦玉要走,刘腊泰不由拉着她的手咽哽地道:“是腊泰哥哥没用,保护不了你……”

陈梦玉悲伤地道:“不是腊泰哥哥没用,是这天太昏、地太暗、鱼霸的心太黑!”

兄妹俩抱头痛哭了一场,陈梦玉又扑到周氏怀里失声痛哭,母女俩更是依衣不舍,难解难分。看看天色将晚,吴老板催道:“时候不早了,梦玉姑娘,我们还是上路吧!”

陈梦玉泪水涟涟,同众人一一惜别。她正要上路,又听见一声:“等等……”转眼刘腊泰从屋里捧出一串用贝壳做成的项链,双手送到陈梦玉面前,咽哽地说:“且让这串贝壳伴你远行,见到此贝,如见哥哥……”

陈梦玉也含泪剪下一缕青丝,放在刘腊泰的手中,又向众人连叩了几个头,这才一步三回头地跟着吴老板去了。船驶向河心,刘腊泰跟在乌篷丫刹大帆船的后面,足足追了十几里。

陈梦玉走后,刘腊泰便病倒在床上,长烧不退,梦中不住地叫“妹妹”,把个王氏吓得在一旁直掉眼泪。刘腊泰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忽然听见一阵吹吹打打的声音由远而近。不一会儿,又听见一个鸭公似的嗓子在大街心里叫道:“陈家大爷,我家大少爷马上就来娶亲,叫我先过来打点一下。快将你女儿打扮一下,嗯?”

刘腊泰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见方府总管崔鑫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没好气地道:“妹妹早被你们逼走了,还来这里要什么人?”

崔鑫一听顿时像猴子跳圈一蹦三尺高,几步跨到陈又舫的堂屋张望了一阵,不见陈梦玉,便一把扯住陈又舫的衣服气急败坏地吼道:“怎么,她跑了?快说,去了哪儿?”

陈又舫一把拧开他的手,没好气地道:“腿长在她身上,我怎知道她去了哪里?”

周氏忙从屋里出来,扯住崔鑫哭叫道:“是你们逼走了我的女儿,你还我的女儿、还我的女儿……”

崔鑫恼羞成怒,抓住周氏的胳膊使劲一推。连日来心力交瘁,周氏早已虚弱不堪,哪经得住崔鑫这一推?顿时站立不住,跌倒在几步开外。不想旁边地上放着块废弃的石磨,周氏的头不偏不斜,正好磕在石磨的边棱上,当即七孔流血,一命归阴。

见周氏一头磕在石磨上,死于非命,陈又舫又急又恨,欲过来同崔鑫拼命,不想双眼一黑,栽倒在地上。刘腊泰一见更是怒发冲冠,顾不得有病之身,将满满腔的恼怒全聚集于顶端,一头朝崔鑫撞去。他这一撞不打紧,崔鑫的肋骨少说也断了三根,仰面朝天跌倒在地上,捂着胸口“哎哟”直叫唤。刘腊泰欲扑上去再将他狠揍一顿,却被打手们拦住。崔鑫指着刘腊泰气急败坏地吼道:“还不给老子上?快,往死里揍!哎哟……”

打手们扑到刘腊泰跟前一顿拳打脚踢。王氏忙过来相护,也被他们推倒在地上。接着,众打手又跑到刘腊泰的屋里,将所有的罈罈罐罐砸了个稀巴烂,这才带着众人扬长而去。

崔鑫带着众打手离开后,刘腊泰方从地上爬起来,扶起母亲。这时,一旁传来一阵比哭还难听的笑声。只见陈又舫坐在地上,瞪着一双呆滞的眼睛,望着远处傻笑。原来,由于遭受的打击太大,他疯了。

见崔鑫前来抢亲,打死周氏、打伤刘腊泰母子俩、逼疯了陈又舫,乡亲们愤愤不平。一位姓陆的学馆先生替刘腊泰写了一道状词,乡亲们扶着陈又舫和刘腊泰母子俩、抬着周氏的尸体来到竟陵县衙,敲响了惊堂鼓。知县叶大人听说出了人命,不敢怠慢,立即升堂。刘腊泰忙将状词递了上去。叶大人接过状词,又派人查验了尸首,当即命人传方坤和总管崔鑫上堂。不一会儿,二人被传到。叶知县道:“你可是方坤?”

方坤道:“正是草民!”

叶知县道:“你可曾派总管崔鑫前去抢亲?”

方坤道:“回老爷的话,草民派总管是去娶亲,不是抢亲!”

叶知县道:“你的总管崔鑫打死了人,你知道吗?“

方坤道:“草民不知。”

叶知县又谓崔鑫道:“你替你的主人抢亲不成,打伤了刘腊泰母子俩,还将陈又舫逼疯,将他的的妻子周氏打死,可有此事?”

崔鑫道:“是她跌倒撞到石磨上的,与小人无干。至于刘腊泰那小东西,还用头撞断了小人的三根肋骨呢,不信大人您看!小人没来告他,他反而恶人先告状,请青天大老爷替小人作主啊!”

他说罢,跪在地上不住地叩头。叶知县又问刘腊泰道:“你是否用头将他顶伤?”

刘腊泰道:“是他打死了我婶婶,我情急之下才用头顶他的,请老爷为我家婶婶伸冤!”

众乡亲都愿替陈又舫和刘腊泰母子俩作证。常言道:众怒难犯。叶知县见崔鑫触犯众怒,而且周氏的尸体就停放在大堂之上,证据确凿。加上他想给自己挣个好名声,于是将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方坤,你身为鱼行老板的大公子,仗着手里有几个臭钱,便仗势欺人、唆使家奴强行逼婚,虽逼婚不成,却致死人命,难脱干系。崔鑫为非作歹、狗仗人势,致死人命、罪不可恕。先将他们打入大牢,日后再行定罪。刘腊泰虽撞伤崔鑫,但为保护其婶,情有可原。加上他年纪尚幼,不予定罪,但须罚你打鱼百斤,退堂!”

(作者通联:邮编:431700 地址:湖北省天门市庙台小区10排6号 电子信箱:497660892@qq.com 电话:13235529889)

  唐本庆说:

        是否喜欢,请予点评,谢谢!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