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惩戒全门(下)

小说:奇女志 作者:装仁字数:2173更新时间:2018-04-16 00:00:02

众门徒尽皆散去,鬼伽三奇和刘熹分别被人搀扶回屋,李叔也有事先行离去。眼瞅着已是正午时分,胡晏卿命人前去准备些酒菜欲招待荆怜羽一行三人。荆怜羽执意要先去祭拜老门主,于是,胡晏卿只好领着她们来到后山半腰胡峰的坟地。

后山林深丛密,穿过一条羊肠小溪,胡老门主的坟墓就位于不远处的一棵荔枝树下。坟墓四周整洁,花草不近,坟土依稀可见被翻新过的痕迹,墓碑前放有一些新鲜的果子,显然是常有人来祭扫。

胡晏卿见到自己父亲的坟墓,显得十分的平静,反倒是荆怜羽一时感慨万分。回想起当年胡峰俊朗的身姿,她忍不住唏嘘不已。

三人焚香,轮番祭拜,唯独左颐萱自个儿站在一旁看着。

“师父归隐多年,若是听到胡老门主已故,怕是得一下子从那盘龙谷底蹦出来吧。”荆怜羽插完香,呢喃道。

三人默哀间,突然,西北方向吹来一阵怪风,风劲甚猛,将落叶吹得满天飞。尘土飞扬,蔽目扑鼻。

“门主小心!”

荆怜羽和端木言闻着红衣女下属的声音望去,却见一名不知道从何处冒出来的蒙面人挟持了胡晏卿正要离去。两人二话不说飞身前去搭救,不料被一群蒙面人横刀缠斗。

这一群蒙面人仗着人多,成功阻挡住了荆怜羽和端木言。待胡晏卿被劫走后,他们也纷纷撤离。一颗特制的烟雾炸药爆开,彻底打消了两人追击的念头。

“快回门里告诉李叔和其他护法。”荆怜羽对胡晏卿唯一带出来的女下属道。

女下属正欲赶回扶忘门报信,恰好遇到一位护法带人朝此处跑来。

那护法见面道:“在下卢泓,请问荆镖头,刚才的爆炸声是怎么回事?门主呢?”

“晏卿被人劫持了。”荆怜羽道。

“什么!”卢泓咬牙切齿地道,“这个兔崽子,一定是他!连门主他也敢动!”

端木言问道:“难道你说的是刘熹不成?”

荆怜羽也十分奇怪,为何卢泓会有这般猜测?

面对众人的疑问,卢泓解释道:“二位有所不知。方才练武场散去后,我寻思着刘熹伤得重,念及与其尚有些交情,便取了点药送去给他。没想到他竟然不在,只留了这一张纸条在桌上。”

荆怜羽接过纸条一看,上面写着:晏卿负我,我必叛之。

“我听说门主带你们来祭拜老门主,所以赶过来想将此事禀报给她。没想到……”

“原来是这样。”荆怜羽略微沉思,问道:“可我不明白,刘熹伤重,如何还能让人掳走晏卿?他什么来头?”

“其实,这些年刘熹暗地里笼络了一些江湖势力,他手底下的人还真不少。”卢泓答道。

“那你们门主也不管管?”端木言问道。

卢泓苦笑了一声,道:“门主跟他关系好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荆怜羽道:“卢护法,现在当务之急是尽快救出晏卿。你有什么办法吗?”

“我想他们只可能会走那一条路,快!我马上带你们去追,兴许还来得及。”

荆怜羽和端木言来不及多想,便带上左颐萱,跟随着卢泓和他的手下沿着深林里的一条蜿蜒小道追踪而去。

约摸走了才一里路,荆怜羽、端木言和左颐萱纷纷感到四肢乏力,实现越来越模糊。没多久,左颐萱和端木言就瘫倒在地,内力深厚的荆怜羽踉跄的脚步终于也是支撑不住了。合上双眼的那一瞬间,看到到卢泓和他的手下转过头来对着她一直笑。她知道,自己已中了圈套……

当她们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马车上面,于前面驱马的不是别人,竟是李叔。而前面这条路荆怜羽认得,这条路是以前她跟随师父来扶忘门所走的路,此时此刻他们正朝下山的方向走。

“你们醒啦。”李叔背对着她们道。

荆怜羽问道:“李叔,莫非刚才是你救了我们?卢泓呢?”

“这会儿他们估计在后面不远处追着咱们。”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端木言甚是不解。

左颐萱也觉得莫名其妙,“是啊,我们不是要去救胡姐姐吗?怎么会晕倒了?又怎么会在李叔的马车上?”

“你们中毒了,不过,我给你们服了解药。”

荆怜羽神色一凝,猜测道:“莫非是祭拜胡老门主时点的那几根香?”

李叔笑了,“你还跟以前一样冰雪聪明。”

“祭拜用的香是胡门主让人准备的,难道……”讲到此处,端木言兀自一惊。

李叔点了点头,随后又长叹了一口气。

“其实我已感觉到她跟以前大不相同,只是没想到她会设计对我们下毒手。李叔,这些年扶忘门究竟发生了什么?还有胡老门主的死。”荆怜羽忍不住发问道。

“一言难尽啊!”李叔再一次仰天叹气,“扶忘门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扶忘门了,你们赶快离开。”

“您不想说,自有您的道理。可我不明白的是,晏卿对我们下毒手,动机是什么?”

“这个我倒不清楚,我赶到的时候,看到卢泓似乎想在你们身上找什么东西。”

找东西?难道是在找玉坠?

念及此,荆怜羽赶紧摸一摸左臂,幸好那块玉坠仍在。但她实在不放心,于是便拿出来检查一番。

“好漂亮的玉坠啊,可以给我看看吗?”左颐萱凑脸过来。

荆怜羽拿着玉坠给左颐萱看了两眼,便收了起来。

“李叔,多谢了!若不是您及时相救,恐怕我们这趟镖到这里便失了。”荆怜羽向李叔行了个抱拳礼。

“东西没丢就好。行了,我就送你们到这里了。”言罢,李叔拉缰勒马,车轮应声停止翻滚。

荆怜羽担心李叔的处境,道:“李叔,此事怕会连累您。”

“无妨,老命一条,她不能把我怎样。”

“要不您就跟我们走吧。”若是就这么走了,端木言也觉得有些于心不忍。

然而,李叔毕竟是扶忘门的人,他在这里活了大半辈子,终究是离不开这里的。

如荆怜羽心中所料,李叔一声“告辞”后,驾着马车回山里去了。

  装仁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