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水杉巨树林

小说:红茶剑影录 作者:安七字数:4807更新时间:2018-03-03 17:09:59

东林之岛,

一座被密林占去三分之二土地面积的岛屿,

四方十二剑中东方三剑的所在之地,

香桐、百草两大门派也盘踞于此。

而那香桐派便是戚寒冲、丁炀二人此行的目的地,至于大公主穆安,那是戚寒冲一时兴起带过来的,不过穆安倒也是随和,就这样跟着他们二人过来了。

“哈哈哈,终于找到能落脚的地方了!”蔚蓝的天空传来一阵清澈的大笑。

大笑的源头则是已经飞了三天三夜的戚寒冲。

这里是东林之岛的西海岸,没有沙滩,更没有码头,放眼望去,只有连地平线都能完全遮盖的密林——水杉林,而这片密林中的每一株水杉都高耸入云,靠海的那十几株略矮一些,根部已没入了海水之中。如此景致,实乃神奇。

戚寒冲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要在这西海岸找一处像样的降落点实在是难于登天,不过还是被他找到了。

“到处都是浅滩,看来,这西岸并不能停大船。”丁炀却是早已上了岸,看两人尚在缓缓下落,他便坐下调息,一边调息还一边分析着地形,一口气跑这么久也是难为他了。

“莫非,那些坐船过来的都是从东岸上的岛?”戚寒冲在空中问道。

“多半如此,却也是有些古怪。”丁炀若有所思。

“也难怪你爹直接跑过来会比坐船还快,你看这路程都差了许多。”戚寒冲笑道。

丁炀听得是皮笑肉不笑:“冲哥竟还惦记着我那老畜生的事情。”

戚寒冲终于落地了:“哈哈哈,你那老畜生的本事那么神奇,我自然是要牢记于心的。”

“嘿!”穆安也跟着落了地,这一路飞来,穆安也是安静,在天上,她和戚寒冲竟一句话都没说,就自顾自地看风景,当然戚寒冲也是屁都没放一个,这“嘿”的一声怕是这三天来戚寒冲听到的第一句话。

“大公主,可还安好?”丁炀见穆安落地了,随即问道。

大公主穆安点了点头,这一路飞来虽没怎么说话,却也感觉不到一丝疲惫,反而心情舒畅了不少,这便想表达对戚寒冲的感激之情:“嗯,戚……”。

戚寒冲一听,顿时想起了什么,自己的姓氏就要被穆安说出口了,这可要不得,之前炀弟说过要猜出自己的全名的,可不能让大公主坏了规矩,连忙上去插嘴道:“其……其实吧,这海上的风景挺美的,是吧,大公主,哈哈哈哈。”

戚寒冲对着丁炀嘿嘿一笑,回过头来,只见穆安一脸的莫名其妙,忙说道:“那个,大公主,你可千万不能在炀弟面前叫我的全名啊,至少前两个字不能说。”

丁炀听了禁不住哈哈大笑:“对,大公主,你可千万不能说出来,先前我和冲哥有个约定,要是哪天我猜出了他的全名,他可是要请我喝这世上最好的酒的,你要是说出来,被我听了去,那可就不能算是我猜出来的了。现在我只猜到了一个字,另外两个字你可不能说漏嘴。”

穆安扑哧一笑:“你们俩还真是有趣,也难怪会凑到一块,那以后……我也唤你冲哥吧。”

戚寒冲一听,高兴得不得了:“哈哈哈哈,好啊好啊,没想到我还多了一个公主妹妹。”

天色渐暗,这水杉林也显得越发诡异。

“以前常听一些从东林之岛来的客商说起黑市的事情,这里看似人迹罕至,但也不可掉以轻心。我们此行可要小心了。”丁炀望着林子深处,皱了皱眉。

“黑市?”戚寒冲有些好奇。

“对,据说黑市就在水杉林的某处,他们什么买卖都敢做,听说最近这黑市里头流行活人器官的买卖。”丁炀说着又皱了皱眉头以示恶心。

“所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穆安看着这两个聊着黑市的少年,满脸的疑惑不解。

“呀,你这一说我才想起来,我们是要去那香桐派,对吧炀弟。”戚寒冲惊道。

“没错,这也正是我接下来要说的,香桐派也在这片林子的某处。”丁炀继续说道。

“也在这里面……”戚寒冲有些不解。

“东林之岛有三分之二被密林所占,但这密林之中并非都是水杉,水杉虽是主要,但香桐也是不少,也就是说,只要我们闻到了香桐的气味,那么香桐派也就不远了。”丁炀解释道。

“只是这天色越来越暗了,我们得找个地方歇脚才是。”穆安看了看四周。

“大公主莫慌,我们沿着这条小溪一直往里走,就会找到歇脚的地方了。”说着,丁炀往密林深处指去,原来浅滩之水的汇聚之处竟真有一条向密林深处延伸的小溪,远处的的溪水虽已细成了一根线,却能感受到一些不同寻常的波光。

三人沿着林间的小溪往上走。

越往岛内深入,水位越低,水杉却是越来越粗壮,这些水杉排列整齐,似是人为栽种,可是这些树的树龄只怕已有上万年了,戚寒冲这样想着,对这些前辈高人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厉害,这些种树的前辈真是厉害的很啊!”

丁炀笑了笑:“确实厉害,只不过这些树并非是人种的,而是因为一柄剑。”

戚寒冲“一柄剑?这么神奇?”

穆安随即说道:“是梓梳剑吧。”

丁炀点了点头:“大公主知道的还真不少。”

穆安边走边说:“嗯嗯,在古书上读到过一些,相传那梓梳剑是一柄拥有生长和秩序之力的上古之剑,与另外两柄神剑绸流和砚湖一同落入东林之岛,这三柄剑的共同作用造就了岛上如今的样貌。”

戚寒冲两眼放光:“真是太神奇了!”

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阵小孩的哭声。

“不好,是个孩子,莫非是从家里跑出来玩迷路了。”戚寒冲向前方望去,确实有个孩子。

“我觉得应该是和家里人走散了吧。”丁炀表示反对。

戚寒冲和丁炀二人的反应着实令穆安汗颜:“哎,不管是迷路还是走散,这孩子一个人在林子里一定很危险,我过去看看!”

“小弟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穆安蹲下来柔声问道。

“我……我从家里跑出来找爸爸妈妈,但是怎么找也找不到,还……还迷路了,呜呜呜呜呜呜……”那孩子稍微冷静了些。

“姐姐带你去找好不好?”穆安见孩子哭得不那么厉害了便继续问道。

“好呀!谢谢姐姐。”只是这下却冷静得有些不太正常。

“你们两个快过来,这孩子……”穆安却没在意,本想喊那戚寒冲和丁炀过来,谁知一回头,却是一个人影也没有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遇上麻烦了。

“姑娘,这里除了你和我,可没有其他人呀,你……是眼花了吗?”一个诡异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看来孩子不过是个假象。

“你是……”穆安确实感觉自己有些眼花,随之而来的便是四肢无力,意识开始变得模糊。

“眼花多半是累了,累了就睡上一觉吧……”又是那个诡异的声音。

“公主妹妹,消失了!那个孩子也不见了……”戚寒冲感到有些意外。

“冲哥,此地有些不对劲。”丁炀瞄了几眼四周,说道。

“那孩子多半是个障眼法。”丁炀又想了想,说道。

“炀弟,事不宜迟,我们得走快一些了。”戚寒冲点点头,眉头微皱,看着漆黑一片的前方。

“只能如此了。”丁炀明白了他的意思,二话没说就扛起戚寒冲,嗖的一下便没了影,这回却没有带起强劲的狂风,他的逐月功更为精进了。

夜幕已然完全降临,天上的星子也都出来溜达了,但身在这片密林之中,即便是月亮出来了,也是全然不觉的。丁炀扛着戚寒冲在密林中飞速窜梭,渐渐地,密林之中竟出现了星星点点的亮光,排列整齐,仔细一瞧,这些亮光都是来自那些巨大的水杉之中,那些粗壮的水杉之上竟有一排排的孔洞,无法想象这些树竟然还是活着的。

丁炀放慢了脚步,逐渐停了下了,惯性所致的疾风,把林子吹得沙沙作响。

“有人。”丁炀放下戚寒冲,带着三分警惕的神情环顾了一下四周。

“竟然有人会从西边上岛,这可真是难得呀。看来杉杉姐说得不错,活久了真的是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能遇到。”这里确实有人,还是个从水杉里走出来的少女,少女看着只有十六七岁,身着绿色麻衣,麻衣之上绣着一些错落有致的杉树剪影,朴素中带着些稚气。

这一片的水杉都粗壮无比,树干直径都是七米起步,最大的那棵树干直径竟有二十米之多,数千年前,一群对植物很有研究的工匠来到了这里,他们在不破坏水杉机能的前提下,将水杉巨树改造成了可以供人居住的场所——杉寮。

“这地方还真是巧妙啊,对了,你是谁啊?”戚寒冲不禁问道。

“擅闯杉寮,还敢问我的名字,我还没问你们的名字呢,你们当这里是香桐派那么随便的地方吗?”那绿衣少女有些恼火,似乎脾气不怎么好。

“呃……在下丁炀,这位是我的大哥……冲哥。多有冒犯,还请姑娘恕罪。”丁炀连忙解释。

“香桐派……很随便?”戚寒冲不是很能理解。

“那是,随便得简直一塌糊涂,特别是百里香那个小荡妇,只要是个男人,她就……”绿衣少女还想继续说下去,不想却被另一个人的声音给打断了。

“够了,背后说人坏话还这么理直气壮,像什么样子。”这回出来的是一位三十多岁的绿衣美人,衣着和那少女差别不大,却也多了几分端庄。

“诶,杉杉姐你怎么出来了。”绿衣少女马上就乖巧起来。

“炀弟,她……那个女人身上有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戚寒冲指的是那个绿衣美人,他感觉到了一种异常温暖的气息。

“有吗?我怎么没有察觉,是杀气吗?”丁炀疑惑不解。

“并不是……”戚寒冲无奈地说道。

“两位公子,我妹妹不懂事,方才多有得罪,若不嫌弃,可以进来坐坐。”那位绿衣美人向戚寒冲和丁炀二人行了个礼。

“不必了,我们还有要事,日后若是有缘,定会……”丁炀有些着急。

戚寒冲见状马上小声打断道:“诶~炀弟,我们不妨就上去坐坐,也许能问出些什么来。”

随后又对那位绿衣美人说道的:“不嫌弃不嫌弃的,我们一路奔波也是有些疲惫,进来坐坐也挺好,那多谢姑娘啦。”

杉寮,一种极为巧妙的建筑形式,结构对于建筑来说无疑是最为关键的东西,结构设计需要花大量的心血,然而千年前的匠人们需要考虑的远不止结构这一点,匠人们受到梓梳神剑生长与秩序之力的启发,花了整整三十年时间苦苦探索水杉内部固有构造与其生长之理之间的关系,最后终于完成了这个旷世之作,进入杉寮的一刹那,戚寒冲心头不禁一热,那本就没有生命的灯火在这里似乎也找回了生命,跳着一支令人暖心的舞蹈,也许这就是生命的美好吧,房子本该是有生命的东西吧。也许是纵向空间的补偿,这里头虽不宽敞,却也让人感觉不到拘束,舒服得令人意外。屋子正中央是水杉的一部分,看上去像一根通天的柱子,柱子上有一块狭长的凹陷,里面嵌着一柄形状怪异的剑,戚寒冲也在这柄剑上感受到了一种异常温暖的气息,不禁多看了几眼。

“两位公子,请坐吧。”绿衣美人指了指桌边的两个木墩,示意戚寒冲和丁炀坐下。

“我是婧婷杉,你们叫我杉杉就行,这位是我的妹妹——婧静。”那绿衣美人也坐了下来,开始了自我介绍。

“婧婷杉?你就是梓梳剑剑主——婧婷杉!”丁炀不禁讶然。

“怎么样,怕了吧!”婧静得意地笑了笑。

“不怕,杉杉剑主这么和蔼可亲,有什么可怕的。”戚寒冲也笑了笑。

“对了,此地还有其他居民吧?”戚寒冲又问道。

“不错,只是入夜之后,他们一般都不会出来的,千年来一向如此。”婧婷杉道。

戚寒冲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什么,马上说道:“实不相瞒,和我们同行的其实还有一位姑娘,只是刚才她突然就消失了,就在前面一百里的地方。”

“当时还有个孩子在那儿哭,她本想上去看看的,结果就一起消失了。”丁炀补充道。

“这倒是新鲜,黑市也不曾有人会这样的手段。”婧婷杉眼中闪过一丝光。

“杉杉剑主对黑市还挺有研究。”戚寒冲说着还不忘回过头去看看那柄奇怪的剑。

“哎,此事说来话长。”婧婷杉叹了口气道,欲言又止,发了会儿怔。

“日后有机会再说吧,两位公子若是想去黑市一探究竟,我倒是可以给你们指个路。”婧婷杉说着便要起身。

“对了,丁公子,你的这位……冲哥,不知要怎么称呼啊。”婧婷杉马上问道。

“日后有机会再说吧,杉杉剑主,咱们后会有期了。”戚寒冲说着便对丁炀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快走。

“后会有期,两位姑娘。”丁炀明白了戚寒冲的意思,说完,两人便不见了踪影。

“什么人嘛,这就走了,都还没和他们说黑市怎么去呢。”婧静努了努嘴。

“真是一个心如明月的少年,只怕他们已经发现了什么。”婧婷杉却只是微笑。

“冲哥,你刚刚发现了什么?这么急着走。”丁炀问道

“哈哈,没什么。”戚寒冲却也只是微笑。

  安七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