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逼近的危险

小说:厨界巨子 作者:重汐字数:3490更新时间:2018-04-17 08:00:02

高进在江城美食娱乐中心顶层的落地窗前来回踱步。

负责护送白菁菁母子俩离开的人,刚刚来电话,到现在也没有在约好的地点见到她们。

出什么事情了?难道张平已经?

“不行,就算豁出一切,也要保住公主的血脉!”

他喃喃自语,手机一遍一遍拨打白菁菁的电话,在第十遍的时候终于通了。

“怎么回事?怎么还没到约定地点?!你知不知道张平已经盯上小天了?!”

略带愤怒和质问的话脱口而出,这个一向笑呵呵的老人,此刻眼神里充满了怒火。

“联系不上小天……电话打了一下午都没人接,我也出去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

电话那头的声音十分沮丧,十分疲惫。

电话掐断。

高进的脸十分苍白,手也在抖,十九年前他申请来到了江城,不是来养老,而是为了照看公主的儿子。作为公主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信赖的人,他不允许路天泽出一点儿纰漏。

“难道,小天已经被……不行,我要去找张平!”

高进喃喃自语,打定主意,刚一转身,一把锋利的刀已经抵在他的喉头。

张平就站在他身后,神不知鬼不觉,阴森森的,像是一个来自地狱的鬼。

“张……张大人……”

高进只觉得喉咙干涩,只能发出这三个字。

“高堂主是要找我么?”

这座房子的客厅和厨房是一体的,没有阻隔,开放式的厨房里所有的厨具餐具一应俱全。

这是李天鹏在“爱必赢”租房软件上看中的一处民宿,虽然他自己并没有多么了不起的厨艺,但还是喜欢自己动手做东西吃。

现在是晚上的六点一刻,正是肚子开始饿的时候。

他坐在沙发上,客厅里没有开电视也没有开音乐,只有路天泽轻触餐具发出的声音。

他专注地在做一个蛋的美味。

会是什么样的蛋呢?

李天鹏充满了期待,然后他就看到路天泽吁了口气,端着浅浅的白色餐盘过来,餐盘上还用砂锅的锅盖罩了上去。

“第一次这么紧张过,测验考试什么的……”

路天泽说着,将餐盘放在李天鹏面前的茶几上,伸手示意他自己揭开来,“这就是我做的特别的蛋,名字叫‘笑吧,白菁菁’。”

嗯?这么特别的名字?

李天鹏眯缝起眼睛,伸手将盖子揭了开来。

洁白的餐盘中间,一颗完美的蛋黄像是早晨的太阳一样呈现在眼前。又仿佛是黄色的玛瑙,或者是某种精美无暇的艺术品,通透却又保有鲜活,一股柠檬的香味扑面而来,在鼻息间缠绕、挑逗,让人无比挣扎。

既想吃,又不愿意破坏这样精美的食物。

但最终,欲望还是战胜了,李天鹏用勺子轻轻一点,蛋黄破裂,粘稠的蛋液流出,入口爽滑,还有芝士的浓香。

香醇的美味在齿间游走,舞蹈,最后流入胃里。

李天鹏将整个餐盘舔的干干净净,然后伸出一个大拇指,“这么美妙的蛋,你是怎么想到的?”

路天泽耸耸肩,脸上表情少有的有些忧郁,“其实,这个蛋,是专门为我妈而做的。”

“你妈?白菁菁?”

李天鹏反应过来。

“嗯。我妈好像不是很喜欢我,很少对我笑过,为了逗她开心,当她过生日的时候,我会买蛋糕,可是蛋糕她一口不吃。她说她吃不惯甜食,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借口,但我那时候很伤心,很伤心,我就绞尽脑汁做了这个端给她,她很惊讶的看着我问我这是什么,我说,这叫‘笑吧,白菁菁’,然后她真的笑了……”

李天鹏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着路天泽,这小子也并不是全然像是表面看起来那样没轻没重,内心还是非常柔然细腻的。也许外在的表现,只是他掩饰内心的一种手段吧。

“好吧,我送你回家,见见你那位不爱笑的老妈!”

李天鹏说着,起身在衣架上将一件黑色皮衣拿在手上,回头看,路天泽还在原地看着自己。

“走啊?”

“我的蛋,合格了么?”

李天鹏摇摇头,拧开门往门外走,“90分!”

“唉?为什么不是一百分?”

路天泽喜笑颜开追了过去。

“你小子,还真不知足啊……”

绿色的吉普在夜晚来临的江城街道上疾行,虽然不比大城市的拥堵,但晚高峰的时间也是川流不息。

从前面、侧面不断闪烁而来的灯光打在路天泽的脸上,斑斑驳驳。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心慌慌的,似乎预感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这种感觉,在过去的十八年中几乎没有过。

“想什么呢?”

李天鹏开着吉普,在车流穿梭的街道上不断突进,这种开车的风格一点儿也不像一个已经年逾七十的老人。

路天泽将视线从车窗外熟悉的街景收回来,望着李天鹏,“我在想,今天下午掳走我的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掳我?”

李天鹏手动换挡,变向、提速又成功超越一辆车,笑道,“恋童癖的变态吧,可能……”

“唉!说正经的呢!”

路天泽不满。

“好好,我问你,你看到那人长什么样子了么?”

路天泽脑海中闪出了那一幕,从黑色SUV驾驶座上跳下来一个黑影,穿着黑衣斗篷,连帽压得低低,唯有一双眼睛记忆犹新。

“样子么倒是没看到,那家伙的头都缩在连帽里,不过——”

他顿了顿,伸出两个手指,“那家伙的眼睛我倒是记得,和我们家楼下宠物店里的二哈一样,双蓝眼!”

蓝眼?

“还有,他的手也很奇怪,就像是玄幻小说里一样,手指尖仿佛有一层蓝色的火焰升起,然后就这么在我额头轻轻一点,我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催眠了,全身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大脑意识也在急速衰退……”

路天泽尽量详细把当时的经过和感受描述出来,手舞足蹈的。

李天鹏看了看路天泽,满是皱褶的脸在光影斑驳中渐渐沉了下来,“是他……”

“谁?”

路天泽追问。但李天鹏似乎并不愿意说。

“有些事情现在的你知道的太早了……”

李天鹏的话没说完,就被路天泽一个字给呛到了。

“魇?”

平稳挺进的吉普忽然在车道上犹如蚯蚓一样开的歪歪扭扭,吓坏了附近其他的车辆,一个个急刹车,差点造成了交通事故。

李天鹏连忙稳定住,迅速逃离事发现场,丢下身后一片喇叭和骂声。

“你怎么会知道魇?!”

等到车行稳定,李天鹏一脸严肃的看着路天泽。

路天泽也不隐瞒,将吴百川离奇死亡,并且在临死前发了最后一条信息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怪不得,原来他也是魇的人。”

李天鹏喃喃自语,这可急坏了路天泽。

“谁?谁是魇的人?那个双蓝眼?”

“都是,包括达叔的弟弟吴百川。”

“不是吧?”

“嗯。”

李天鹏点点头,直视前方,“昨晚你们比试的时候,不知道你有没有留意,吴百川在开始烹饪之前,双手在眼前交叉,摆出一个飞鹰的姿势,随后他的脸部轮廓变黑,就像是被黑水笔勾勒过的一样……”

路天泽稍微一回想,立刻点头,“对对!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还觉得很奇怪,干什么神神叨叨的。这个怎么了?”

“‘魇’这个组织的门徒,在烹饪的时候大多会进行这种仪式,据我说知,这种仪式能将自己一部分灵魂出卖给‘鬼灵天母’,从而换取更强的力量。”

“鬼灵……天母?这又是什么东东?”

“就和厨道界的人将彭祖奉为厨行鼻祖一样,魇的人将鬼灵天母奉为自己的神,但到底这个鬼灵天母是什么来头,那就不得而知了。”

车厢里陷入了一阵沉默,似乎两人都需要消化自己所接触到的东西。

“那,是不是过于巧合了?昨天吴百川才来店里闹事,今天那个哈士奇就来绑架我?是因为……升龙劲么?”

路天泽好像想明白了。

“只能是这个。这也是为什么你妈禁止你在外人面前展露的原因,因为她知道升龙劲意味着什么。恐怕从现在开始,不仅仅是你,就是你妈妈也会因此受到很大牵连,江城,你们是待不下去了。”

李天鹏静静地说道,看了一眼路天泽。

路天泽忽然响起,昨天晚上妈妈说的那句话,自豪感有活着更重要么。当时他根本就无法明白,但现在,他开始渐渐懂得了。他觉得自己的心开始搅扭在一起,有些疼。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叫魇的组织会盯上我们?他们要干什么?!难道警察和反恐部门就不管了?”

路天泽气愤地叫道,“凭什么我们要离开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江城?小爷我在江城呆了十八年,可是响当当的江城一霸!我就不信他们敢怎么样!”

耍狠的话只不过是彰显了内心的虚弱,以此壮胆。这一点李天鹏明白,路天泽自己也明白。

“警察和反恐部门并不是不想管,而是没法管。一来这个组织神秘莫测,门徒行事隐秘果断,不留下蛛丝马迹,很难顺藤摸瓜;二来这个组织一直都很平静,我也是这几十年来的东拼西凑,才掌握了一些这个组织的皮毛信息。他们不像普通犯罪分子或者恐怖分子那样,以扰乱和破坏社会为目的,他们更多的时候都像是一条潜伏在暗处的蛇,不知道是在蛰伏还是等待什么。你总不能因为暗处有一条蛇就要去打它吧?何况你还没靠近,蛇可能已经钻入更深的洞穴了……二十年前,彭樟的失踪,我虽然相信和魇脱离不了关系,但可惜没有任何证据,甚至连魇是个怎样的组织,总部在哪都不清楚,唯一知道的是,他们似乎正在搜集六部天龙。”

  重汐说:

         这个礼拜暂时一天一更吧,毕竟新书传奇这边运营还在慢慢推,不宜过快。我会不定时二两。请大家体谅!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