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妈,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说:厨界巨子 作者:重汐字数:3555更新时间:2018-04-23 16:40:01

白荷的呼吸有些急促。双手尽管不再搅扭在一起,但依然紧握,微微颤抖。

“怎么?堂堂华府的高材生,竟然要反悔?李大师,这就是你的高徒?中华厨道界怎么尽是一群卑鄙龌龊的家伙?”

张平高声叫嚣起来,不断刺激着对面的两人。

李天鹏看着白荷,他明白白荷之所以接受这一比试,完全是为了路天泽。她期望能够通过获胜来改变这一切,但,她赌输了。

“抱歉,我也不知道路颜在哪……真的,我以我的人格来担保,我绝对没有骗你!只要你们魇能放过小天,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白荷的眼圈红肿,声音颤抖,近似哀求。

“什么?你这是耍我么?!如果你不知道路颜在哪,那么那个小子身上的升龙劲又是怎么回事?”

白荷的呼吸越加急促,“那只是路颜十九年前来找我的时候,留在一本古菜谱上的注解,我后来才反应过来,那是升龙劲,不过那只是一个残本,并不全……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

张平紧紧盯着白荷的眼睛,过了一会儿,嘴角扯出一抹狰狞的弧度。

“是么,那既然如此,我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路天泽身上了,我就不信,那小子被带走,路颜会还是和乌龟一样缩头不出……”

听到张平这句话,白荷先是身体僵硬了一下,随后想到了什么,立刻拿出手机,回拨了一个号码。

她要立刻联系路天泽,让他离开江城,躲得越远越好。然而电话还没接通,张平忽然就吼了出来。

“路天泽——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的生父生母是什么人么?!”

他朝着塔楼的门口望去,李天鹏轻轻叹一口气,低下头来,而白荷则震惊地扭头跟着望过去。

黑漆漆的塔楼门口空无一人,但就在这时,一阵熟悉的手机铃声传了进来。

流转的旋律,伴随着节奏的鼓点,在静寂幽暗的塔楼里响起,随着时间推进,一段英文Rap开始响起。

音乐结束的时候,伴随着一个叹息声,幽暗的塔楼门外,一前一后走进来两个人。

“嗨!老妈,李大师,这么巧啊?”

路天泽习惯性的装傻卖萌,摇了摇手机。

“白姨好,李大师好!”

蕙兰大大方方地打招呼。

“巧你个头!”

白荷双眼黑线,要不是老师在,早就冲过去给路天泽吃饱一记老拳,“你们来这里干嘛?!我是不是说过,不许离开小区!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路天泽还没开口,李天鹏轻轻说道,“是我,给他发了短信……”

原来那条“逸仙塔”三个字的短信,是李大师发的。

路天泽和蕙兰心里同时反应了过来。

“老师你——”

白荷讶异地看着李天鹏。

“正如你所说,小天也已经成人了,他有权利知道一些事情,并作出抉择。你能保护他前十八年,但却不能一直保护他,他迟早要独自振翅飞出去,经历风霜雪雨。”

“可是——”

白荷还想说什么,但她明白,事已至此,再如何埋怨和生气也没有用。

她朝着路天泽走过去,抬手,路天泽以为老妈要抽自己,习惯性的双手护脸,“说好了,打人不打脸!”

结果,白荷只是如同老母鸡一样,背对着路天泽,然后张开双臂,一边低低对路天泽说,“你现在给我出去!能跑多快跑多快,离开江城!”

为什么三个字还没问出来,白荷又厉声对张平吼道,“这件事和小天没关系,你怎么做,冲我来就好了!”

然而路天泽根本就没有要跑的意思,他伸手按在白荷的肩膀上,表情坚毅而决绝,“老妈你让开!”

唉?!

白荷呆了,那么一瞬间的犹豫,自己摆出的护犊架势已经被路天泽破了,反而是路天泽上前一步,站在她的身前。

“狗哈——”

路天泽才开口,就看到了张平的样子,顿时犹如五雷轰顶,雷的外焦里嫩。而身后的蕙兰也发出了类似惊恐的叫声,只是立刻用双手捂住了嘴巴,不让声音继续发出来。

我靠!这哪里是哈士奇,简直是癞皮狗嘛!

路天泽被张平的模样给惊的一时说不出话来。

“小子,你居然能来这里,的确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正好,省的我去找你。你无忧无虑的十八年,看来到今夜就要成为过去了。”

张平露出怜悯的眼神。

“少他妈扯淡!我问你,你说我想不想知道自己生父生母是谁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路天泽双拳紧握,此刻塔内四对一,无论怎么看,自己这边占了人和,只要这癞皮狗敢胡乱说,一定揍得他生活不能自理。

“看你一副气冲冲的样子,怎么,你后面姓白的女人没告诉你?”

张平优哉游哉的说着,眼神望着白荷。

“张平你住口!”

白荷大叫一声,刚要上前一步,路天泽横出一只胳膊挡住了她。

“我最讨厌故弄玄虚,说话云里雾里,你直截了当说!要不然,今天晚上就把你给剁了!”

路天泽咬牙说道,同时扭头余光扫了一眼白荷,“妈,你是不是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这句话让白荷哑口无言。

就在今晚,她其实已经有了和盘托出的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路天泽的时候,话到嘴边却又全部咽回肚子里去。

十八年来,她看着他从嗷嗷待哺的婴儿,变成满地打滚的孩子,从尿床的鼻涕虫,变成独当一面的小当家。

她打过他,骂过他,为他殚精竭虑,也曾被他气的想要一走了之。

但是每一次,他笑着喊她“妈”的时候,所有的不痛快,所有的委屈,全部化作鼻下一声轻轻的叹息。

在她心里,藏着一抹贪婪,这贪婪名叫“我想永远都是你妈妈”。她无法想象路天泽知道某些秘密之后的样子,她也无法想象他离自己而去时候的背影。

这么多年,她假装不闻不问,假装让他承担家里所有的一切,做一个让街坊邻里背后议论的“甩手老娘”,是为了能让路天泽迅速成长起来。

她明白慈母多败儿这句话的道理,明白一个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家庭里,孩子永远也长不大,即使身体长大了,也依然是婴儿。是巨婴。

所以多少次,她看着他累的瘫倒在地板上,看着他累了一天回到家,还要强打欢笑哄自己开心的时候,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她也很想像别的母亲那样,揉揉他的头,亲亲他的脸,把他抱在怀里宠着他,听他撒娇诉苦,共享天伦。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在告诫自己,小天不是我的亲孩子,终有一天他会知道真相,会去找寻他真正的生母。如果现在情感扎的太深,到时候分离的时候,会很痛苦。

所以,她一直极力克制自己,就是为了等待和他分别的那一刻,可以尽量不太疼。

然而所有的一切,在最后要说出口的一刻,全部被毁灭掉。她忽然觉得很恐惧,恐惧小天知道真相,恐惧自己其实不是他妈妈这个事实。

对于白荷而言,她的青春、年华、梦想和生命,已经全部揉碎,化作一针一线,化作皮肤上的皱纹,化作无人时的一颗一颗眼泪,最终织成一个叫路天泽的少年。

那个少年,就是她的全部。

所以如果有选择,她宁愿死,也要把这个真相带入坟墓。

“路天泽,其实你比我还可怜,我虽然现在人不人鬼不鬼,但我至少活的很清楚,很明白。我知道我从哪里来,我的爹妈是谁,我活着是为了什么……但你呢?”

张平一边啧嘴,一边摇头,有时候做作的同情怜悯,比恶毒的话语更让人愤怒。

路天泽此刻已经到了快要暴走的边缘。

“你是一个根本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因为你的生父和生母当年的结合就是一种畸形。而你,被迫从畸形的结合中诞生,从你出生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了要成为弃婴!而那个一直被你叫做‘妈’的女人,只不过是一个和你毫无相干的大妈,她全心全意把他心上人托付给他的孩子——也就是你——养大,来诠释什么叫做爱,但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白痴!”

张平的声音在塔内回荡,像是魑魅魍魉的鬼呼声一样,久久不散。

白荷的头垂的很低,双手再度搅扭在一起。

李天鹏闭着眼睛,不说话。

蕙兰张大嘴巴,视线在白姨和路天泽身上来回游荡,有些话卡在喉咙里,想问,却问不出来。

路天泽的脸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然而他额头开始滑淌下来的汗水还是出卖了他。他的眼睛变的红了起来,血丝密布。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我妈不是我妈”这个问题,但现在,他必须要考虑这个问题了。所谓空穴不来风。

而且即使对方这样说,自己那彪悍的老妈却无动于衷,这本身是不是已经说明了什么?

“路天泽,怎么样?现在的你是不是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

张平享受着这种折磨别人的快感。

“崩溃?!”

路天泽忽然开口,语气带着某种嘲讽,“开什么玩笑?你这莫名其妙的狗哈,你说我妈不是我妈,我就信了?退一万步来说,就算我妈不是我妈,她也永远都是我妈!除了白菁菁,我哪个妈都不认!”

少年如同绕口令一样的话,听起来有些滑稽,但白荷的眼泪开始一滴一滴掉下来。

“妈,你别听这狗哈胡说八道!咱们回去!不和畜生一般见识!”

路天泽双手按住白荷的肩膀,他有意在逃避什么。

“是么?那如果我告诉你关于你生母的事情,你也还想走么?”

张平意味深长的问道,眼里的笑意越来越旺盛,他手里的牌可不止一张。

听到生母两个字,路天泽愣住了。

他怎么会不好奇?怎么会不想知道?

“我说狗哈——”

路天泽忽然回头,手里不知道何时已经将那把片刀握在手中,“你个王八蛋,你给小爷适可而止!”

  重汐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