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真相

小说:烽火扬州路 作者:thezkk字数:2739更新时间:2019-08-12 23:23:41

烽火扬州路 第一章 苏杭旧事 第五节 真相

是谁?崔进颤抖的声音问道。

宫慕久摇了摇头:哎,跟盐帮的事情有关。

难道我父亲贩卖私盐?

宫慕久点了点头

多少有一点吧,但是也算不上什么

你先看看这两封封信,宫慕久从袖子里拿出发黄的两封信,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其中的第二封上,还带着血迹。

宫慕久亲启

宫慕久兄弟,见字如面。老弟为朝廷年年供奉织物,至去年朝廷战败,皇上就让江南的织物断供。说来惭愧,老弟我不得不走了些私盐。不料江湖水深,江浙的私盐已早有地方官员操持。老弟决定早日抽身而退。此事只与宫兄说起,老弟我不想再牵扯其中了。另外“五口通商”之后,对苏州影响巨大,不少洋人进来,想与我交易,出资巨大。但崔某所经营乃是朝廷织物,此事是否能行,望宫兄指点。

——愚兄 崔英元

崔英元亲启

如崔兄所知,苏州官场,历来是藏龙卧虎之地,早日抽身最好不过。此番朝廷战败,门户大开,天下恐有大变,崔兄应该静观其变,再谋打算,万不可为天下先。

崔兄祖上为皇上织物,小弟不敢有劳崔兄。今日若崔兄不弃,可以借长江水道之便,与云南通商,苏杭织物与云南大有不同,我云南地处边远,但此事可以一试,具体数额,待我统计之后,再于崔兄答复。

——弟 宫慕久

崔进看完信定了定神,崔英元的去世,确实突然,就算最后的两年家里确实遇到了困难,但是正如信中所说的,并不是完全没有出路,宫慕久甚至直接帮助了父亲,家里的情况应该是变好的,但是为什么没有?

宫大人,为何两封信都在您这儿?

因为我的那一封信,并没有能够寄到你父亲手中,送信的人在苏州城外被人杀害了。有人切断了我和你父亲的联系。这一点我之前还想不通,直到朝廷任命我为上海道台,我才明白。你父亲说的事情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的,他触及到一个天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很可能将改变天下的形势。至少他们已经控制了江浙。

他叹了口气,接着说

我到了上海两年,两年里举步维艰,他们根深蒂固官官相护,我的政令出不了这道台府。

不过我等了两年,终于让我等到了。

宫慕久的目光坚定了起来,他的视线转向柳放。柳放手里也多了一个木盒,正是崔进的送来的那个木盒。

你知道你送来的是什么吗?

宫慕久微笑的看着他,眼睛里都是喜悦,身体都有一点儿颤抖。

他拆开木盒,里面用黄色的丝绸垫着,中间是一张黄色的小本,像是奏折一样。宫慕久拿起来仔细的看了一遍,又放了回去,转头对崔进说。

这是当今圣上的密旨。不久我将任苏松太兵备道,总领生杀大权,皇上已经全力支持我。只是现在的唯一的问题是,我在明他们在暗,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是崔兄唯一的后人,我要你引蛇出洞,然后斩草除根。

崔进看看了身边的那把刀,他从来也不知道父亲会在这么复杂的棋局之中,他也从来没有想过父亲会是被人害死的。

心酸,心痛,心疼。他欲哭无泪的坐在椅子上,没有接宫慕久的话,他还没有坚强到无动于衷,他觉得自己愧对父亲。

孩子,为难你了。

不,宫大人,是,是我。。。

崔进停住了,他想说自己没用,但是他没有说出口。

宫慕久挨着崔进坐下,拍了怕崔进的肩膀说:

是我啊,是我有愧于你们崔家啊。

这两年我一直在暗中保护你。这道密旨,其实已经送到我手中,但是我太想见你,就安排让你再送一次,没有人敢抢圣旨的,也没有人敢杀送圣旨的人。

崔进想起自己被抢的那一瞬间,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会那么古怪,这一路的凶险要不是因为盒子里的东西,自己怕是九死一生。

宫慕久接着说

你回苏州之前,我会给你一笔钱,你用来做私盐的生意,但是真正意图是要潜入盐帮,查出背后主谋。家仇国恨往往是在一起的,有时候为了自己,也是为了天下。

崔进没有答话,他突然意识到宫慕久所说的天下另有深意。这为了天下几个字这肯定不是指的走私私盐,甚至不是宫慕久的政敌,可是宫慕久为什么在扬州受到这么大的反对,他也不清楚,这位道台大人,葫芦里卖的究竟是什么药,宫慕久并没有告诉他。或许是时机未到,或许是更大的阴谋?他来不及想,但他明白的一个事实,他想知道所有事情的谜底,他不愿意再被蒙在鼓里,从现在开始!

柳放走到他身边,提了提手中剑,从怀里掏出一本书来:

人和剑是两回事,但是人如是坚定,他们也会是一回事,这把剑送给你。这本剑谱是我十年前所著,一些粗浅的剑法,以你现在的武功,正好用得上。不过你要快点学,你抄录一下,两个时辰之后还给我。

告别了宫慕久和柳放,回到了客房。

崔进思虑万千涌上心头,也不知道从何想起,只能暂时放在一旁,竭尽全力的先把剑谱抄录下来。

崔进翻开剑谱,发现就是柳放口中的粗浅武功,但在崔进看来,也是非常复杂。而且书中的内容非常简略,难怪柳放让他抄录,而不是凭记忆记下来,因为很多细节之处都需要自己推敲,强记下来,如有偏差定然走火入魔。

书中内容分为五个部分,第一篇是剑法,第二篇是刀法,第三篇是拳脚,第四篇是指法点穴,第五篇是内功心法。

分门别类非常详尽

可是就在他研究书中内容时,宫守道在门外敲了两下。

崔兄,请到大堂用餐吧,晚饭已经准备好。

崔进吓了一跳,这个宫守道早不来晚不来翩翩在这个时候来,两个时辰之后,必须把剑谱还给柳放了,自己万万不能浪费时间,想到这里,饭也不吃了,便道:

有劳宫兄弟了,我,我不饿,你们吃吧。

只听见,宫守道回应道:

这晚宴可是宫大人特意为你准备的,你如不去,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宫守道这话中带着几分不悦,也带着几分强迫。

崔进心想宫慕久知道柳放给自己剑谱的事情,应该是不会怪罪的,何况吃饭是小事,剑谱是大事,谁轻谁重宫大人还分不清楚?自己忙道

宫兄不要误会,小弟伤病初愈,实在不方便,还请多多包涵。

话音刚落,宫守道竟推门而入,口中说道:小弟也是略通医术,正好给崔兄看看。

宫守道推开门时,正好看到崔进手中拿着剑谱,脸上一喜,随后转身把门关上。

听说黄山剑仙柳放生平从不收徒,但却著书,有意将一生武功都记载在书中,以传后世。难道就是崔兄手中这本?

崔进不说话,他突然想到宫守心给他说的,自己抢了他哥的东西,难道就是这本剑谱?柳放住进宫家已有半年,这中间宫守道很有可能借自己的身份,向柳放请教剑法,甚至拜师学艺,但是柳放平生从不收徒。或许宫守道的心思就落在了这本剑谱上了。

崔进心想,自己身为客人,不能跟宫守道翻脸,当下不如说个实话。

柳先生说将这本书借给我看一看。

那能否借我看一看呢?

柳先生没有说这本书能借给别人观看。

那也没有说不能借给别人看,是不是?

是,也没有说不能。但是现在,我要看!

宫守道一个健步向前,伸手就想点崔进的穴道。

  thezkk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