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1章至170章 监控录相

小说:草根市长 第一卷 作者:桂忠阳字数:12732更新时间:2018-10-07 08:10:36

一六一章 监控录相

163

很快,钟阳就打通了谷小青的手机问,谷小姐吗,宋明昨天晚上是不是去了你那里呀?

谷小青一见是钟阳的电话,很是激动,就说,钟市长,你是不是问宋先生呀?

钟阳说,就是,他不是想注资你们酒店吗?

谷小青说,宋先生是来过,九点多钟离开的,钟市长与宋先生是……

那好,没什么事了,多谢谷小姐了。钟阳准备挂了电话。

谷小青连忙说,钟市长,能否冒昧的问一下,宋明与钟市长是?

钟阳说,是我的一位朋友,昨晚他接了你的电话去你家后,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了,也没有回酒店,手机是关机的,没法与他联系。

谷小青惊讶的说,怎么会呢,他昨晚九点多钟真的离开了。

钟阳说,我相信谷小姐的话,没事了,等会我再打电话试试,应该不会有什么事的。

钟阳挂了电话,三人沉默了一会,都觉得有点不正常。张梅说,钟市长,这宣河是不是也太乱了点,昨天我与金董差点被绑架,今天宋明又不知下落。这里的公安是干什么的呢?

钟阳正准备给庞洪打电话,手机响了,是谷小青打来的,她说,钟市长,刚才我打电话回家问我爸,我爸说他上午说昨晚在小区门口发生了绑架案,当时也没往心里去。听我一说,他急了,马上到小区门口保安那里去看监控录相。钟市长,等会我再打电话给你。

钟阳站起来说,你家住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

谷上青说,我家住在绿宝花园别墅区。

钟阳挂了电话,对金董和张梅说,走,我们去一趟绿宝花园别墅区。

风风火火地赶到绿宝花园别墅区谷家,钟阳十分着急,他有预感,被绑架的十有八九是宋明了,不然不可能到现在还联系不上。

谷云龙看到钟阳有些激动,只是不能站起来,就说,这位是钟市长吧。

钟阳说,谷先生,情况弄清楚了吗?

谷云龙说,你先看看这盘录相吧。

钟阳盯着录相看,可以清楚地看到宋明离开别墅小区,后面有一车白色面包车跟着,有一段距离后,面包车停了下来,车上下来几个人,把宋明打昏后抬进了面包车。

钟阳脸色铁青的问,报警了没有?

还没有,要不是我过来说要看这盘监控,保安甚至都没有去看。谷云龙说,是隔壁邻居找我喝茶,说昨晚开车回来,看到小区门口有人被上一辆白色面包车,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绑架了,也不认得那些人是谁,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就没有报警。

一六二章 庞洪找到绑架主谋

164

钟阳回到办公室,立即打电话叫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庞洪过来。钟阳很愤怒,若不是理智告诉他要克制,他早就对庞洪咆哮如雷了。前天张梅就说宣河市的治安状况差,他还辩护,昨天晚上又发生了绑架案,他哑口无言了。这不是一般的差,而是太差!作为维护社会治安的公安局,显然有失职之处。

钟阳愤怒的盯着庞洪说,你到绿宝花园别墅小区保安那里先看看录相,限你在24小时内给我把人找到,找不到人我就找你负责任!

钟市长,我们全局上下一定尽力,争取在24小时内将人找到。他不知道钟阳与被绑架的人是什么关系,但是见钟阳极其愤怒,也就不敢多说什么。

不是尽力,我要的是一定,一定!听明白了没有?钟阳盯着他说,差一点就要拍案而起了。

好,就是不吃不喝不睡,我们也一定在一天内将人找出来!庞洪说,他只能服从,但是心里有些不快。

庞洪的态度让钟阳满意了一些,他冷静下来说,庞局,宋明先生是在绿宝花园小区门口被绑架的,他是去与谷云龙商谈往银河大酒店注资的事。我听说银河大酒店最近遇到了麻烦,有人想恶意收购银河大酒店,被谷云龙严词拒绝,第二天谷云龙就被打成了残疾。这事是否与此有关?你们可以从这里入手,看看是什么人在背后找银河大酒店的麻烦?或许能从这里找到线索。

嗯,钟市长提供的线索,可能就是我们破案的方向。我们一定尽快查处。庞洪奉承了钟阳一句,心中一惊,别人也许不清楚谁在背后找银河大酒店的麻烦,他可是一清二楚的,殷红早就给他打过招呼,所以地痞流氓去闹事,他吩咐手下人去敷衍一下就回来了。

钟阳严肃的看了庞洪一眼说,那好,你赶快回去吧,我希望你们全局一定要全力以赴侦破此案,最好是你亲自监督办案。

庞洪开口保证道,我一定按钟市长的指示办,回去就成立一个专案组,我亲自任组长,24小时以内把人找到。

离开市长办公室,庞洪一回到车上就开始骂娘了,一边骂一边掏出手机,他想都不用想,直接打给了白有才。

白有才接到庞洪的电话,一脸淫笑着说,庞局现在打电话过来有什么事吗,那几个小美人还在呢。

庞洪一边起动小车,一边说,老白,现在没有心思和你说这个,昨晚发生在绿宝花园小区门口的绑架案你知道吗?

绿宝花园别墅小区,那不是谷云龙住的地方吗,白有才在电话里轻松的说,昨晚确实在那里绑走了一个不开眼的外地人,他想染指银河大酒店,殷小姐托我把人绑过去。庞局,难道是出事了?

还真是你们干的,庞洪没好气的说,我说你们就不能消停消停,我给你们擦屁股都擦得胆战心惊了,这样下去,早晚一天要出事的。

庞局,这次你可别冤枉我,我早就金盆洗手了。白有才说,这次是殷小姐托我办的,我只是给她打下手。

被绑的人现在哪儿?他人怎么样?庞洪急切的问,他关心着宋明的安全,要是真出了什么问题,那这次肯定是蒙混不过去了。

白有才说,他们把人弄到哪去了,我还真不清楚,要不我给殷红打个电话。

庞洪想了想说,还是我来打吧。

电话接通后,庞洪口气平和的说,殷小姐,听说你们昨晚绑架了一个外地来的商人。

殷红在电话里也不回避,就说,是有这么回事。庞局,是不是有人到公安局报案了,你放心,我还不会干杀人放火的勾当,只是想教训他一下,要是识相,我待会就放人。

庞洪顾及到殷红与陈浩宁副市长的关系,依然客气的说,不是那回事,殷小姐,你赶紧将人放了,这次有点麻烦了,那人是钟市长的朋友,钟市长限我在24小时内将人找到。我刚才差点被他痛骂一顿。

一六三章 宋明被放了

165

庞局,他是钟市长的朋友,你不是蒙我吧?殷红意识到这次可能真是捅了篓子。

殷小姐,你说我是吃饱了撑的,蒙你干吗,庞洪苦笑着说,那人与钟市长不是一般的朋友,绝对不会错的,钟市长气得快跳脚了。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放人。殷红对庞洪的话不得不重视,钟市长再怎么弱势,毕竟是市长,她不知道宋明与钟阳的关系也就罢了,眼下知道了,她当然也不敢乱来了。

她走进放着废铁的厂房里,看着被绑在铁柱子上的宋明,眼睛上蒙着黑布,心里有一种难言的滋味。昨天晚上她也来过一次,搜了宋明身上的东西,看到他的身份证上标明是外地人,就想你一个外地人竞敢在刀口夺食,也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殷红走到宋明附近,从旁边招来一个小混混,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小混混马上会意地点头,看着宋明说,宋先生,昨晚在这待了一夜,你知道什么是碰不得的了吧。

殷红没有说话,知道宋明与钟阳的关系,她是打定主意不开口了。

你们不就是不让我注资银河大酒店吗,直接说一声就行子。天下的生意多了去,我何必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你们也不必要采取这种手段。宋明昨晚一夜没合眼,身上也挨了不少拳脚,但是并不重,好象对方也没想把他怎么样。不过钟阳的话倒是应验了,虽说没有丢掉小命,但也处在危险中。

嗯,看来你还挺识趣的,早把招子放亮点不就没事了。小混混在殷红的授意下,知道该怎么说。

这位兄弟,你说我刚来宣河,哪里知道银河大酒店是禁地呀,要是知道,你说我敢碰吗?宋明这会也会了装孙子,好汉不吃眼前亏,先度过这一关再说。

小混混听他这么说,就望着殷红,殷红点点头。小混混就说,早这么识趣不就没事了,我马上放你走,记住你今天说的话,要是下次再遇到你,可就没有这么便宜了。

殷红率先离开了,剩下的事自有那些小混混善后。他们把宋明带到面包车上,开到郊外偏僻处,就把宋明推下了车,再把一个小袋扔了下来。宋明扯掉蒙在眼上的黑布,看到是在荒郊,捡起小袋,里面是他的身份证和钱包手机。车子跑远了,他也没有看清牌号。他恼火的挥了挥拳头,任谁遇到这样的事也没好心情。他在路边一棵树上靠了一下,看看周围,不着村不着店,而且半天也没有一辆车过去,肯定是一个非常偏僻的地方了。他想起了自己的手机,便打开小袋,里面是他的东西一样没少。他想,赶紧先给钟阳打个电话,一定知道我出事了。

他把手机一开,里面有二十多个未接电话,都是钟阳和金董他们打来的,还有王一民打来两个。

他先给钟阳回过去,手机一响,对方就接了。

一六四章 鬼不生蛋的地方

166

钟阳一见手机上来电显示是宋明,心里一阵惊喜,立即问,你小子在哪?

宋明说,我也不知道这鬼地方是哪,反正是在荒郊。边上有一条水泥公路,但是很少见到车。

钟阳说,你人没事吧?

宋明半开玩笑的说,没事,就是受了一点皮外伤,就当是松松筋骨吧。

钟阳放心的说,没事就好,一直与你小子联系不上,还以为你到哪儿风流去了呢。要不是在绿宝花园小区看到监控录相,还真不知道你是被绑架了。你是怎么出来的,有人救你还是?

宋明说,没有,是那些绑架我的人把我放了。说来奇怪,没想到昨晚你谈的事还真是应验了。我就是因为打银河大酒店的主意,才遭此横祸。看样子对方也只是想警告我一下,所以并没有对我怎么样,今天下午就把我放了。

果然是银河大酒店的事。钟阳说着攥紧了拳头,真的是无法无天了。

宋明说,八九不离十了,回去跟你细说,我先看看找不找的到回去的车子。

钟阳说,你看看有没有路标,我派车来接你。

宋明笑着说,不用了,有手机呢,还怕回不去。

与钟阳通过话后,宋明就沿着公路向前走,也是刚才面包车离开的方向。走了半天也不见有一辆车过来,很明显是一条乡村公路,四面环山,也不知是哪个穷旮旯。不一会钟阳又打电话过来问可找到了路标,宋明苦笑着说,这鬼地方,看不到路标也没有车。

听到是这样,钟阳也只好无奈的笑笑,好在手机能随时联系,确定了宋明没啥事,钟阳也不至于太担心。

又走了一段,宋明突然听到身后有摩托车的响声。宋明很激动,边站在路边拦下了摩托车。开车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衣着朴实,一看上去就知道是一个农民。宋明高兴的问,大哥,这是哪里,你上哪儿去,能不能捎我一程?

那位被拦下来的中年人也是奇怪的打量着宋明,一看就不是农村人,怎么会跑到这山旮旯里来了呢?这儿可是鬼不生蛋的地方,蜿蜒的山路要绕过好几座大山,只有摩托车是交通工具。他今天是回来为母亲送药的,没想到遇到了宋明。

宋明见对方打量着自己,以为是要报酬,就从钱包里拿出了几张老人头递到他面前说,大哥,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你收下吧,把我带到市里去。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人一见宋明一出手就是五百块,惊讶的说,我是奇怪你怎么会来到这里,看样子你是城里人。这儿基本上没有人迹,也不通车。

宋明说,哎,一言难尽,我是被人坑了,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只能请你带我一程了。

捎你一程肯定没有问题,就当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上来吧。中年男子挺有风趣的说。

摩托车在小公路上走了二十多分钟,基本上就是上坡下坡,有的坡还很陡,甚至说就是悬崖。这要是酒后驾车,开到悬崖下面去是没问题的。宋明长这么大,还真没有走过这样的路,心里但骂那几个王八蛋,要放老子就放啊,还弄到这鬼地方来,这不是坑人吗。要是遇不到摩托车,他还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小兄弟,我们这儿都是山,看样子你没有见过这样的山路吧。中年男子笑着说。

宋明笑着说,岂止是没见过,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走,要是我自己开车来,恐怕两腿都要打颤。

中年男子好奇的问,一看就知道你是城里人,你是宣河市区的吧。

宋明说,也算是吧,你们这儿是哪里呀?

中年男子说,我们这儿是三山县,是宣河最偏远的一个山区县。高速上到宣河要两个小时,我们这出去要半个小时就可以看到省道了,上了省道很快就到了县城。

哦,是这样。宋明笑着说,大哥能不能把我捎到县城汽车站啊。

中年男子笑着说,没问题,我现在也是在县城租的房子,顺路的。

一路上,宋明与那男子有说有笑,到县城汽车站时快五点半了,最后一班开往宣河市的班车马上就要开了。宋明赶紧把五百元塞进中年男子的腰包,那男子硬是不要,说用不了这么多,钱是好,但是也不能乱收啊。

宋明不由分说,钱塞进他口袋后就跑上了车。

一六五章 不是一点不怕

167

殷红从废品站出来后,就来到了云海大酒店。她是来找白有才的,庞洪知道被绑架的人在她手上,肯定是从白有才这里打听到的。她来此是想与白有才商量一下,绑架宋明会不会引起什么麻烦。

殷总,事情都做了,咱们这会说再多也没有用。庞局那边是会帮着掩盖一下的,只是你最好还是与陈副市长说一声,让他心中有数。是你让我找人干的,反正也没我什么事,就怕你到时有点麻烦。白有才把自己推得干干净净。

殷红不高兴的说,白总说这句可就让人寒心了,给我提供信息的人不是你吗,绑架的人不是人你的手下吗?白总想说跟自己没有关系,那不是说笑吗?

那不都是你要求我做的吗,跟我有啥关系?白有才想发火,但是殷红背后有陈副市长,所以他也只好忍着。

殷红一改前态,笑眯眯的望着他说,行了,我来也不是跟你推责任的。如果真查下来,你我都有罪不是吗。我是想让你帮着把后面的事处理一下。那几个小混混可以让他们外出一段时间,等风声过了再回宣河。

白有才说,这还用你说吗,我早就给了他们一个人两万元,让他们出去旅游,一个月后再回来。

殷红说,那就好,有庞局在,公安局就是查也不会查到我们头上。只不过我担心钟市长那边,银河大酒店的事他好象知道一点,这次又是因为银河大酒店绑架了宋明,他肯定会联系起来,追查幕后指使人。

白有才淡淡的笑着说,怀疑就让他怀疑吧,能有什么办法。我听庞局说,钟市长在政府也就是一个光杆司令,表面上有人听他的,背后也没人真听他的。查这样的案子,公安局给他敷衍,他也是无法可施的。何况你殷总背后还有陈副市长,你怕啥?

白有才真的无所谓,这些年来,他干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每次都是顺风顺水的过关。公安系统不光是庞洪和他关系非同一般,几个分局局长和他也是称兄道弟,有这些人罩着,你说他怕什么?

我不是怕查到我头上,而是担心银河大酒店会出意外。要是真让那姓宋的小子插一脚,我前一段时间的不是白忙活了。殷红不无担忧的说。

白有才说,你们放走那小子,没有打招呼吗?

殷红说,当然打了招呼,可是你知道他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呀。他要是再来搅局,我总不能再找人绑他吧。钟市长不发威你以为他是病猫,但是一旦发威起来,那也是一只老虎呀。我那不是自找苦头吃吗?

白有才撇了她一眼说,这倒不知道让我说什么好了。其实当初你要是多出点钱,说不定谷云龙就把酒店卖给你了。那可是一家四星级,一家三星级的酒店啊。你只出三千万,当人家是乞丐呀。少说也得几个亿吧。

殷红生气的说,当时就算出再多的钱,那谷云龙也不见得会卖。那两家的市值评估是三点五个亿,你说我能拿得出来吗,就是把我卖了也不行啊。

白有才心里想,把你卖了也值不到一千万,不就是攀上了陈浩宁吗,要不然老子早就把你正法了。嘴上却说,你自己都知道,两家酒店要值三亿五,你只给人家三千万,你说人家会卖吗,只有傻子才会卖。

殷红瞪了他一眼说,白总,你是不是看到我遇到了麻烦,幸灾乐祸是不是呀。

白有才连忙说,那里呀,我是巴不得你殷总早点把酒店拿下来,只怪那谷云龙不识相。我是没有钱,要不然也会支持你殷总一些的。

殷红撒着娇说,听你白总这样说,真让人感动呀,我都想以身相许了。说着小手又在白有才的大腿上轻轻抚摸着。

我当然是真支持,殷总要是不信,可以把我的心挖出来证明给你看。白有才信誓坦坦的说,低头看着殷红的小手,有点不能自持了。那小手已摸到他大腿根部,轻轻在他已勃起的宝贝上弹了两下。白有才苦笑着说,殷总,别再挑逗我了,待会要是走火,找谁负责呀。

殷红妩媚的说,真要是走火了,可以找我灭火呀。不是有一个大活人在你身边吗,是不是我长得不好看,入不了你白总的法眼呀。

白有才说,殷总真会说笑,你要是不好看,这世界上就没有美女了。说着伸手在她裙子里摸了一下,那里已经湿了。

殷红站起来说,白总,你没有走火,我都快走火了。有什么事,我们电话联系吧。说着就走了出去。

一六六章 痴心不改

168

宋明回到宣河市时已是晚上七点多钟了,钟阳,王一民,金董和张梅正等着吃晚饭。由于宋明平安归来,大家心情也就轻松多了,餐桌上笑声不断。

金董笑着说,宋明,你还真是命大福大,绑匪竟然把你放回来了。

不是那些绑匪发善心,而是原本他们就没有准备把我怎么样,只是警告我一下,让我不要乱插手宣河的事。宋明笑着摇头说,不过这些狗日的绑匪也太他妈的混蛋了,竟把我扔到那个大山沟里,害得我差点回不来。

王一民插话说,当绑匪的人能不混蛋吗,你还指望他们把你送到家门口。

钟阳没有说话,宋明平安回来,心中的一块石头落地了,但是绑匪依然逍遥法外。短短几天,他的朋友就险遭两次绑架,这说明宣河市的治安太糟搞了,必须大力整顿。停了一会,他微笑着对宋明说,宋明,现在不敢再打银河大酒店的主意了吧?

宋明说,那倒不一定,那帮绑匪警告我不要染指银河大酒店,难道我就真听了他们的?我也不是吓大的。钟阳,他们能放我回来,我总觉得这事与你有关。

说来听听。钟阳看了他一眼,示意他说下去。当然钟阳有自己的分析,现在是想听一听老同学的见解。

宋明说,我只是从时间上推算的。金董她们是中午报警的,你回到办公室不放心,又把公安局的常务副局长叫来训斥了一顿,那时快一点了吧。此后不久绑匪就决定了放我,本来我已是不知道时间的,被扔下车才开的手机,一看是下午四点。我自己算了一下,从我在的山区坐车到宣河是三个小时,也就是说你训斥了那个副局长后,绑匪很快就决定放人了,这是因为他们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我估计那个副局长肯定与黑道上的人物有联系,他向绑匪透露了信息,如不及时放人,后果自负。因为你限他24小时内找到人,他也着急了。

听了宋明的分析,钟阳点头说,你和我想的大致相同,只有最后一点不一样。那个庞洪从我出去后,第一时间就知道帮匪是谁,并且很快联系了对方,让对方赶紧放人。这个庞洪应该与绑匪的幕后指使人是熟悉的。

不,不会吧,钟阳,你说得这么悬乎,那庞洪可是副局长呢,能与黑道上的人牵扯得这么深吗?王一民被钟阳的话吓得一跳,宋明倒是点头同意。

没啥不可能的。钟阳笑着说,中午庞洪离开前,我给他提了一下银河大酒店的事,想吃下银河大酒店的人在宣河市黑白两道都吃得开,他不可能不认识。他从我提供的线索很快就确定了怀疑对象,所以打电话给对方,对方才这么快放人了。从这个角度看,不仅时间上吻合,而且也合情合理。

宋明说,我觉得钟阳分析得很有道理,在我印象里,公安局里也有人不是好东西,他们与黑道上挂勾是正常的事。

钟阳纠正他的话说,公安局里大多数人还是好的,是尽职的,当然不排除有害群之马。

宋明插开话题说,钟阳,昨晚谷云龙找我去,愿意合作,而且也很有诚意,让我出资一个亿,占他们公司百分之四十的股分。他已坦白的对我说了,他们公司下面有两酒店,一个是四星级,一个是三星级,市值估价是三个多亿。不信让我自己去查。他说,拿一个亿换他们谷家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他们亏大了。

钟阳说,你小子津津乐道,是不是还不死心啊。

宋明笑着说,还是你钟阳了解我,我的确是动心了,可是我到哪去筹款一个亿呢?

钟阳说,你就不怕再次被人绑架?那就有可能把小命都丢掉了的。

宋明说,我想不会了,他们已经知道我与市长的关系,肯定是会有所顾忌的,不敢再这么做了。

钟阳笑了笑说,你小子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明天你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吧。

宋明也笑着说,到你办公室去,把我也当成你的下属了。

钟阳也没说叫宋明到办公室去干吗,转移话题说,一个亿的资金,你可要抓紧筹备呵。

一六七章 市长的暗示

169

我这不是正在着急吗。宋明望了一眼钟阳,又看看金董。

金董笑着说,你不要看我,钟阳要是同意,我可以帮你一点。

这餐饭一直吃到晚上九点多才散,钟阳回市委宿舍,宋明和金董、张梅回宾馆,王一民自己回家。

第二天上午九点,宋明来到了钟阳办公室。进了办公室一看还有一人,那就是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庞洪。

宋明愣了一下,庞洪也怔住了,他只知道被绑架的人是宋明,没对上号,现在一见有点不对劲。

宋明,还不快向庞局长表示一下感谢,虽说是绑匪自己把你放出来的,但这里面也有公安局的功劳。庞局昨天回去布置了大量警力破案,肯定对绑匪有很大压力,所以才这么快把你放了出来。钟阳似笑非笑地对宋明说,看起来好象是表扬庞洪,可是庞洪觉得钟阳的话中含有讽刺的意味。

他连忙说,不用,不用,宋先生是自己回来的,我们公安局没有什么功劳。

宋明说,不管怎么说,都得谢谢你庞局长。

钟阳话锋一转,看着庞洪说,庞局,这宋明是我很好的一个朋友,他在宣河市里希望你照顾一下,我可不希望再看到一次绑架事件。

不会的,我就不相信那些劫匪有那么大的胆子。庞洪摇着头说,眼里却闪过一丝疑惑,钟阳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宋明是他的朋友,还要我一个公安局的副局长来照顾?

好,有你庞局长这句话就好!我也相信绑匪不会再有那么大的胆子。你说是不是?钟阳盯着庞洪,笑着说。

庞洪不敢与钟阳对视,他隐隐听出钟阳话里有话,低着头说,当然不会,那些绑匪虽然主动放了人,但不代表我们公安局就不管了,这是刑事犯罪,我们一定会追查到底。

钟阳转对宋明说,宋明,没什么事了,你可以回去了。

宋明离开钟阳办公室,开始有点莫名其妙,想了一下就明白了,钟阳这是在暗示公安局呢。

宋明一离开,办公室只剩下钟阳和庞洪的时候,钟阳说,庞局,宣河市的治安环境并不理想,你们公安局难道就坐视这种局面继续下去吗?

庞洪抬头看了钟阳一眼说,钟市长这话从何说起,市里的治安状况虽说有些不点头,但总体还是好的,个别刑事案件乃至恶性案件的发生,不能代表宣河市的整体治安环境不好,不能以偏括全,任何一个城市,哪怕是北京,也不敢说没有治安案件或刑事案件的发生。

是吗,那庞局长对这两天接连发生的绑架案件如何解释?钟阳目光如烛盯着他说,事实是宣河市的社会治安确实存在严重的问题,你们公安局就没有打算开展一次专项的整治活动吗?

庞洪说,钟市长,如果要发起专项的整治活动,还得政法委统一部署,要康书记亲自批示。

钟阳冷笑了一下,看了庞洪好一会,还真当他这个市长好欺侮了,庞洪也敢明里暗里顶他,拿康书记来作挡箭牌。他本能想这个庞洪是否可以拉一下,现在彻底否定了这种想法。沉默了一会,他才对庞洪说,没事了,庞局去忙吧。

庞洪点头说,那好,我先走了。很干脆的离开了。

一六八章 殷红的人生

170

离开市长办公室,庞洪想着钟阳刚才说的话,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宋明与钟阳是好朋友,那么另外两个女人同他的关系也一定不同寻常。明白了这一点之后,他赶快给白有才打电话:老白,杨少想动的那两个女人,千万动不得,钟市长与她们的关系不浅,动了会有麻烦。

白有才叫苦说,哎呀,庞局,不是我想动那两个女的,是杨少好不好,我都快成背黑锅的专业户了。

庞洪说,不管是谁的主意,就算是杨少的主意,他也是要找你绑人。

白有才笑着说,行,我知道了,等会我跟杨少说说,就说是你放的话。

那就先这样吧,记住别再动那两个女人,这几天真妈的不顺,都是给你们探屁股。庞洪说着就关了手机。

夜幕降临,宣河市一片辉煌,这都是亮化工程后的景观。殷红站在自家别墅的阳台上,看着碧波荡漾的宣河水,真有一种说不出的心旷神怡。要不是最近遇到一些烦心的事,她是在享受人生呢。

这栋别墅是殷红从别人手上转过来的,是整个江滨别墅区中最好的几栋之一。上下三层,总面积达四百多平米,现在价值二千多万元呢。第一晚住进别墅的时候,殷红兴奋得睡不着觉,这是她拥有的第一笔财产,看得见摸索得着。

当天晚上她就哭了,忍受着父母的痛骂,甘心做陈浩宁的情人,一天天堕落下去,为的是什么?不就是为的自己能过得好吗,不再为贫穷担心吗,不再为吃不好穿不好发愁吗。

殷红只读到小学毕业,家里穷,没法供她读书,中学就没有上了。正好这时村里来了一个杂技团,教练见她长得好,骨架子也好,就问她父母想不想让孩子学杂技?她父母一听想都没想便同意了,进市杂技团多好啊,有得吃喝,还有零钱花,比在外打工是强多了。

殷红就这样进了市杂技团,12岁开始练杂技,15岁跟团表演。18岁的时候,殷红在一次有市区领导出席的晚会上表演,被时任副区长,三十二岁的陈浩宁看中了。当天晚上,陈浩宁找到了杂技团的团长,不知谈了些什么,第二天晚上,殷红就被带到一个酒店的套间里。当看到从浴室里出来的陈浩宁时,殷红吓得两腿发抖,问对方想干什么。

陈浩宁二话没说就把她抱到了床上,她挣扎,想逃跑,还在陈浩宁手臂上咬下一个深深的牙印。陈浩宁给了她一巴掌,打得她眼冒金星。那天晚上,陈浩宁把她强暴了。她下面流了许多血,她清楚的记得陈浩宁还快活的说,没想到还破了一小处女,真她妈的紧。她曾经一度对陈浩宁恨之入骨,恨不得喝了他的血,吃了他的肉。

陈浩宁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每次结束后,都要甩下几百元甚至上千元钱给她。

第一次殷红告诫自己不要拿脏钱,思想上有过剧烈的斗争,可是后来也就变得麻木不仁了。女人对第一个让她从姑娘变成小妇人的男人都是记忆很深的,她开始恨陈浩宁,后来慢慢习惯了,也就变得迷茫起来。

不可否认,殷红从开始的抵抗和到后来主动迎合陈浩宁,完成破蛹成蝶的脱变,是为了适应社会,她懂得了强者生存,弱者被食的道理。她没读过什么书,也不懂什么大道理,可是她知道有钱才能过好生活,她恨陈浩宁,但是拒绝不了金钱的诱惑。后来殷红退出了杂技团,是陈浩宁帮她办的手续。见到平时高高在上的团长在陈浩宁面前陪着笑脸时,殷红明白了,人活着,要想有尊严有地位,要么有钱要么有权。

她一个小学毕业,除了会点杂技的女人,除了当陈浩宁的情人,依靠陈浩宁的权力来发家致富,别无选择。

一六九章 有了钱就快乐吗

171

岁月如梭,十年时间一晃而过。殷红从决定给陈浩宁当情妇的那一天起,就没有后悔过。没有陈浩宁,她住不起别墅,开不起豪车,银行里不会有上亿的存款,这些都是物质生活的保证,也都是陈浩宁给她的。假如当初没有走那条路,或许她就和其他姐妹一样,到了不能玩杂技年龄,颔一笔钱退出杂技团。她们会象刚踏入社会的小青年一样,不知道干什么,没有别的求生技能,人生就失去了方向。运气好的嫁一个好丈夫,跟着过好日子,运气不好的,嫁一个没出息的男人,跟着受穷,甚至有人流浪街头。

去年,殷红在街上碰到一个昔日的姐妹在卖艺乞讨,她开着价值两三百万的小车,对方却穿着皱巴巴的衣服。她下车叫着对方的名字,两人都怔住了。殷红将包里的五千多块钱全部塞给了对方,对方不要,她塞进对方的口袋上车就走,一路狂奔,眼泪却流了下来。她想起了那些天真无邪的岁月,虽然穷但却是很快乐。

现在她快乐吗?她不知道。她不后悔当陈浩宁的情人,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钱却是寸步难行的。这些年殷红体会到,只有钱和权才能带来安全感,她对陈浩宁不恨了,但也没有什么感情,嘴上的虚情假意当不得真的,只是应景而为罢了。她在乎的,只是陈浩宁的手上的权力。

不远处有车灯打过来,她知道应该是陈浩宁过来了。

果不其然,车子开进了她的别墅小院,陈浩宁从车上下来,头发梳得精光,腋下夹着公文包,这就是陈浩宁的形象。

殷红站在二楼阳台上笑着说,再过半小时,你要是不来,我可就要关门了。

陈浩宁也笑着说,你要关门,我就开门,这不太简单了吗。

陈浩宁进了别墅,在门口换了他专用的拖鞋,哼着小曲上了二楼。

殷红望着他说,看你挺高兴的。

他一屁股坐到殷红身边说,哟,小美人,学会懂得享受了,看着江流,喝着香槟,听着音乐,多么愉快的小夜曲啊。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杯空对月。这不都是你教我的吗。殷红说着换了个姿势,方便陈浩宁的手在她身上活动。

陈浩宁点头说,不错,懂得享受是好事,生活就是要有品味。那些只知道埋头赚钱,有了钱主存起来的人跟傻货没什么两样。

殷红白了他一眼说,那些人怎么能跟你比呢,拼死拼活还不一定能赚到钱,你只要动动手指头,动动嘴,钱就送来了。

不说这个,你晚上找我有事吗?陈浩宁看了她一眼,舒服的半躺下来。

殷红撒着娇说,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在电话里可没有说。

陈浩宁得意的笑着说,你不用说,打电话来肯定是有事了。我们都快十年了,我还不了解你吗,只要你脸上动一动,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心思。

一七0章 殷红的心事

172

你都快成我肚子里的回虫了,看来我以后在你面前啥表情都不能有,否则我的秘密不都是全被你知道了。我只有装傻,成天傻笑。殷经笑着说,你个死鬼,不能轻一点。

陈浩宁脸色一板,双手在她胸前捏着说,你能有啥秘书不敢让我知道的,快说,不然现在就把你正法了。

我还能有啥秘密,我在你面前都成了没有穿衣服的人了。殷红撒着娇轻轻打了他一下。

陈浩宁一脸惬意的说,碰上我是你这辈子的福份,没有我,你能有现在这样的生活。告诉我,你后悔吗?

殷红说,要说实话,一开始恨你,人家还没有成年,你就把我占有了。后来就不恨了,到现在有点离不开你了。

陈浩宁说,这话我信,要是一开始就不恨我,那我反而不信了。那你说,你是爱我的权力,还是爱我这个人呢?

殷红妩媚的笑着说,当然是爱你这个人了,我们在一起都快十年了。我人生最宝贵的时间都让你占有了,我不爱你还能爱谁。

陈浩宁听她这样说,心里很高兴,就问,找我来到底有什么事?

殷红望了他一眼说,倒也没什么大事,想收购银河大酒店的事遇到了一点麻烦,一个外地商人跑来插一手。昨天我让人把他给绑架了,也只是想教训他一下,没想到那人和钟阳是朋友。钟阳把庞洪叫去发了一顿火,限他在24小时内破案,如果找不到人,他就要找庞江的麻烦。我一听到这个消息,就赶紧把人放了。

有这回事?陈浩宁一怔,脸色严肃起来,谁让你又乱来的,我早就叫你不要干那些绑架勒索的事,你怎么就是不听。还有你那个咨询公司也不要开了,早晚会出事。

殷红撒着娇说,人家就是不想开咨询公司,所以才要收购银河大酒店的呀。

陈浩宁说,公司不干了,你可以享受生活呀,你现在房子也有几套,店面也有好几家。银行的存款你这辈子都用不完吧,你说你还要去捣鼓那些事干吗。就是收房租和店租你也用不完,还不知足吗?

殷红说,我这人就是闲不住,想找点事情干,也没别的什么意思。

陈浩宁沉默了一会说,这事明天我问问庞洪,你现在越来越胆大了,以后要是再敢自作主张,看我怎么收拾你。

殷红委屈的说,板着脸干吗,吓人那,我不是着急收购银河大酒店的事。

陈浩宁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个小瓶子,从里面倒出一粒药丸,放在嘴里,然后喝了一口红酒。

殷红见到他又在吃药,脸上荡漾着春意说,来吧,是不是现在就想收拾我了呀。

陈浩宁哈哈大笑着说,你这个小妖精,真是越来越浪了。

吃了药,陈浩宁精神焕发,抱着殷红说,这几天都把你喂饱了,你还这么骚。

殷红浪笑着说,人家不就是在你面前骚吗,再说象我这个年纪,不正是需求旺盛吗。

陈浩宁色迷迷的望着她说,要不,今晚就在这阳台上来一炮。

殷红说,我无所谓,你不怕被人看到吗?

她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陈浩宁,前面不远处就有几栋别墅楼,月光里也有人隐约在阳台上活动,要是一不小心被人拍照下来可就麻烦了。他气妥的说了一句,真扫兴。便抱起殷红,向里屋走去。

  桂忠阳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