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隐形的翅膀

小说:伴你飞翔 作者:林啸字数:3486更新时间:2018-05-31 13:23:22

下午五点半,柳主任将办公桌简单收拾几下,扣上房门,几步走进林子杉的办公室,见他躺在沙发上,双手枕着后脑勺发呆,上前拉了一把,走,哥俩喝两盅去?

林子杉挪了挪身子,慢慢坐了起来。老哥,谢了,下回吧。

柳主任知道再怎么是劝不动的,瞄了眼腕上的手表说,那行,晚十点宵夜。

林子杉木讷地竖着脑袋,仍然没看柳主任一眼。

林子杉不肯露面,宵夜也没成。次日一整天,柳主任没见到林子杉的人影。又过去了一天,林子杉的办公室依然紧闭。柳主任感觉有问题,赶紧打林子杉手机,刚开始是通的,后来关了机,柳主任慌了,却不敢声张,独自驾车四处寻找,但凡林子杉会去的地方都找过,一无所获。

傍晚时分,柳主任终于在县人民医院路下见到了行色匆匆的林子杉。

老天爷,你上哪儿去了,我都快把整个县城翻了个底朝天了!

林子杉瞅他一眼,淡淡地说,回老家了。

那你该接我电话呀!

林子杉勉强笑了下,老家那边没信号,手机我撂房里了。

你看,你看,这是啥事呀……

行啦,不说了,上车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林子杉斜了柳主任一眼。

到了就知道了!柳主任将林子杉拽进了车子里。

小车跑了将近半个小时,在县城郊区一座有了些年代的石古桥停下来。

眼前是片空旷开阔的湖面,四周幽静而恬淡,落日的余晖浸泡在湖底,昏黄的光线浮在水面上。林子杉发觉光线不断变幻形状和色彩,跳跃,飞翔着,由远及近,由慢及快直奔他们这边而来。

此时,夜空变得瑰丽而神奇,像垂挂着的深蓝色幕布,点点繁星点缀在布匹上,闪烁晶莹的光芒。

林子杉仰头去数星星,怎么都数不完。他小时候也是这样数的,数到二十了又从头数,数累了就靠在爹爹的胸前安静地睡过去。

唉--,爹爹!

想起父亲,他的心猛地颤抖起来。昨天,他接到村长告急电话后拼命往家里赶,到家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老远见到家门口停着120急救车,叶子忙进忙出。抬头见他回来了,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神情忧郁地说,爹爹病得不轻哪,120刚到,我们正准备往乡卫生院送。

谢谢,你辛苦了!林子杉声音沙哑地说。

乡卫生院连夜对林树木进行了全面检查,院长把林子杉和叶子请到办公室,声音沉重地说,老人的肺部阴影面积很大,胸腔积液和胸水比较多,情况很不好。

那怎么办?

林子杉六神无主,心急火燎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脸色比灯光还要惨白。

院长一脸无奈说,乡卫生院就这个条件,我们无能为力。

我们马上转院哪!林子杉几乎咆哮了。

林秘书,你别激动。病人刚抢救过来,身体很虚弱,如果现在就走,恐怕路上会有生命危险。院长神情紧张地说。

叶子赶紧拉了下林子杉的衣袖,子杉哥,要不你先歇歇,天亮后返回县里去联系大医院,爹爹这儿由我来照顾,有什么情况,我们电话联系。

林子杉想了想,只能这样了。

这是哪儿呀,我从来没来过,怎么有这么多星星?

林子杉脖子酸了,将目光收回来,孩子似地问道。

我把这里命名为湖畔星空,烦恼的时候就来这里看湖,数星星,找最亮的那颗。

林子杉闭上眼睛,吸了一口,胸腔里充满水草鲜嫩清新的气息,身体立刻松弛不少。

你看,宇宙空间是多么辽阔,在广袤的天宇之下,单个的人就显得渺小了,就像密密麻麻的星海里一个小亮点。柳主任双手叉腰,脖子伸得老长。

这时候,一颗流星拖着长长的尾巴当空划过,柳主任抬起手指给林子杉看,流星是有生命的,在生命燃烧的最后一刻璀璨夺目,灿烂无比。

啊,啊,啊啊……

林子杉张开了双手,对着浩淼的天空叫喊起来。

柳主任吸了口气,抹抹眼角,用力搂了一把林子杉。走,前天欠了一顿,今天哥俩小喝几杯!

喝酒?

林子杉还意犹未尽,张大眼睛诧异地问。

对呀,你得给我饯行呐!

柳主任轻松地笑道,冲林子杉眨眼睛。

饯行?

林子杉这回真的惊到了。

没错呀。我的请调报告省委组织部批下来了,明天就出发,去西藏阿里地区。

好家伙,你把哥们瞒得好死!

林子杉一拳擂在柳主任肩上,然后,朝前跨出一步,抢着拉开车门,哥你坐,我来开!

这一夜林子杉几乎没睡,刚开始,脑子里想着柳主任。西藏那地方远着呢,这一走,哥俩何时才能相见?后来,他的思维跳到了爹爹身上。下午,他咨询过县人民医院几位医师,同省肿瘤医院专家进行了视频通话,传去了爹爹身体检查的片子,大夫们会诊结论是病人肺癌晚期。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将头埋在被子里放声痛哭起来。

哭累了,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天亮的时候手机响了,叶子打来的,哭着告诉他,爹爹快不行了,要他赶紧回来。

林子杉脑袋轰的一声炸响,发动车子,风驰电掣地奔向乡卫生院。

太阳当顶的时候林子杉回到了乡卫生院,探视的人们纷纷撤出了病房。

林树木身体瘦削,萎缩得特别厉害,好像一蓬衰败的蒿草被人任意扔在那里,手脚裸露的地方挂着层层褐色的褶皱,眼睛陷落很深,眼眶高高地突起。床上摆着寿衣寿被和寿鞋,床底下堆放着香烛和纸钱,告别的气息弥漫着整个病房。

林子杉冲了过去,一把抓起父亲只剩了皮骨的手,贴在自己脸上,泪水吧嗒吧嗒地流。

曾经是双温暖,强壮,有力的手,将他高高地举起。父子俩欢天喜地逗乐。爹爹说,杉儿,看见了吗?他说,看见了!看见什么了?看见了星星,好多好多,格,格,格……童音清脆而悦耳,林树木在下面呵呵呵地笑。一天,林子杉做了个梦,梦见父亲背着他跑,得飞快。

爹爹问,怕吗?

不怕!

那我们就飞了?

好啊!

爹爹双手托着他高高地飞翔。天好高,好大,好蓝,太阳又红又圆,林子杉张开双手,想拥抱广阔的天空。爹爹越跑越快,放声地欢笑。

爹爹,儿子回来了,您醒醒呀!

呃,嗝,嗝,嗝……

林树木艰难地睁开眼睛,无力地咳。他认出林子杉来了,目光骤然明亮起来,仿佛油灯被人拨亮了。

回来了---

林树木像往日见到儿子回家一样亲热地招呼,声音却弱弱的,犹如不经意,掠过来一丝微风。

林子杉点了点头,泪水滴落在林树木的手上。

别哭,噢,我不是好好的吗?

林树木嘴角抽动几下,勉强笑了笑。

林子杉见父亲嘴唇干裂,忙给了喂了几勺凉白开。林树木喝过水,脸色变得很润,目光亮堂起来。儿呀,爹爹有几句话要跟你说,就怕等不到你。

爹爹,我听着,您慢慢说。

爹爹要谢谢你呀,你给爹爹当了二十六年儿子,当了个好儿子,我这辈子值了。林树木眼泪噙着泪水,说得很慢,很吃力。

林子杉愕然。这是什么话嘛,爹爹病糊涂了。

有个秘密得说给你了,呃,啊,嗝,嗝……

林树木又咳了起来。程皓是你的亲生父亲,你是他和春香的孩子。

林子杉惊呆了,两只手像被电流击中,猛地抖索起来,林树木的手滑落下去。

他们是高中同学,好上后就有了你。你妈妈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一定要将你生下来,谁劝都没用。可是,没有父亲的孩子名不正言不顺,无奈之下就嫁进了我们老林家。

林树木呼吸急促起来,停顿了片刻,接着说,春香来的时候才十八岁呀,还是个细皮嫩肉的妹娃娃,见面的那天,她怯生生的,连头都不敢抬一下,当时我心就软了。我想啊,我林树木就是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祸害她,就收了她当妹妹。

后来,春香找过你爸,告诉他你在我这儿。

林树木越咳越厉害,谈话不得不中断。

缓过一阵,林树木继续说,前阵子,程皓来山里找过我,他说想认儿子,我看得出来他在求我,模样怪可怜的。我当时就发火了,说你有什么资格,这些年干什么去了。我同他大吵大闹,要赶他出门。

程皓没发火,却个劲地说对不起,后来他递给我一张银行卡,说这钱是干净的,要我收下来。

我很生气,扔给他,他的车跑得飞快,我追不上,就用纸将那张卡包好放进了谷仓里,同我给你攒的那些钱放到一块。

林树木越说越慢,声音逐渐变小。这些天我也想通了,做人不能贪心,亲爹认亲儿天经地义,人家的孩子就得还给人家。

林子杉不想往下听了,抱住爹爹嚎啕大哭起来。

忽然然,林树木的脑袋和腰身扭动起来,像要爬起来的意思,林子杉想去扶,他却摇了下手,眼里闪出一束强光,听,听,听话,儿,儿呀,去,去,去,认你爸!

林树木的手垂下了。

这时,林子杉的手机响了,铃声是那首《隐形的翅膀》。

屏幕显示电话是程皓打来的。林子杉没去接,将手机放到爹爹的枕头边。

空气里浮动着优美的旋律, 一个女孩的歌声悦耳动听: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不去想 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 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给我希望

……

(完)

  林啸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