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七 爱到深处

小说:复仇诡道 作者:行无字数:3692更新时间:2018-10-12 09:30:51

十月七日,从九寨沟回来的当日,武琦跟父亲长谈了一次,最后武琦伏在父亲宽广浩荡的怀里痛哭起来。

“爸爸,也许女儿再也不能照顾你了,请原谅女儿的不孝吧。”

“乖女儿,你的幸福就是爸爸的幸福,看到你这样对自己充满信心,爸爸真为你感到骄傲,你放宽心去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爸爸还不到叫人照顾的时候,爸爸还是那句话,永远站在你这一边,永远祝福你,永远为你祈祷。”

“爸爸……”

“让我用爱融化掉他心中仇恨的坚冰,帮助他重新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爸爸。”

武胜利深情地抚摸着女儿乌黑发亮的秀发说:“爸爸给你交个底,今年连续发生的这一系列恶性案件,是雨城多年淤积下来问题的总爆发,宋氏黑帮对整个公安政法系统队伍的侵蚀和破坏是难以估算的,虽然我们成功地摘掉了这块毒瘤,可它的后遗症和对组织的毒害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治愈和清除,需要下猛药,会遭到很大的阻力,整个队伍的作风要想扭转过来需要花很大的力气,不会一帆风顺的。”

“这一次为了铲除宋氏黑帮,爸爸和龙副厅长是冒了巨大的风险的。根据群众的举报,我们多次派人进黑龙潭查赌都铩羽而归,甚至我们的车一动对方就得到消息了。为此爸爸亲自到省厅向龙副厅长作了汇报,由省厅秘密派高级侦查员化装成赌客进潭侦察,在掌握了大量证据后,爸爸提出了一个大胆的计划,派宋楚云进潭,试探一下宋氏黑帮与黑龙潭的这伙人有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这是需要冒非常大的风险的,但爸爸的计划还是得到了省厅的大力支持。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

“宋氏黑帮一直是爸爸和省厅的一块心病,他们组织非常严密,等级森严,已经从初期的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敲诈勒索,绑架杀人,发展到控制了雨城大部分娱乐餐饮业,房地产运输行业,并从非法经营开始转入合法经营的过程中。

“他们作大案一般是请外面的职业杀手出面,自己躲在幕后指挥,非常狡猾和残忍,对威胁他们组织安全的人物坚决清除,连根拔掉。同时利用参股经营的形式,拉拢和腐蚀大批的党政干部和政法系统的干部,形成大范围的利益共同体,这一招非常歹毒,败坏了公务员队伍的作风,败坏了社会风气,做什么事都用孔方兄打先锋,不给钱你什么事都办不成。海天娱乐城成为雨城的红楼,遗毒无穷。从外围根本无法突破这个坚固的堡垒,只能扫除一些无关紧要的小喽啰。

“爸爸仔细分析过宋楚云的性格特点,他是个乱世枭雄,一个不甘寂寞的野心勃勃的人,构筑宋氏帝国对他来说是一帆风顺,得心应手,许多雨城的大人物玩弄于他的股掌中。他太得意忘形了,不时想施展一下他的拳脚,那我就给他一个机会。他果然不负众望,在巨额赃款的面前,宋楚云暴露出他贪婪的本性,他召来了那三个多次与他合作的职业杀手,他的狐狸尾巴终于被我们抓住了。如果不是省厅的同志由于车祸堵塞跟丢了人,战果会异常辉煌,也不会发生后面那一连串事了。负责监视潭面的侦查员晚了一步,让那伙人逃脱,真是一件憾事。

“多行不义必自毙,他们终究没有逃脱应有的惩罚。可喜的是经过这一系列的风波,整个公安队伍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新一代健康正义的力量正在茁壮成长。那些残存的黑暗势力在绝望中垂死挣扎,又使出了惯用伎俩,雇用杀手疯狂反扑。这是他们灭亡前的最后疯狂。”

“爸爸,狗急了跳墙,这可是最危险的时候,你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贺黑毛突然在雨城蒸发得无踪无影,让我实在感到心里不安。”

“真正的危险是贺黑毛身后的那只黑手,没有这只黑手的帮助,贺黑毛在雨城寸步难行。”

跟父亲谈完话,武琦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她万万没有想到雨城的形势如此复杂,父亲所处的环境是如此险恶,她对父亲不畏艰难,冒着生命危险,不屈不挠与黑势力作你死我活的斗争精神无比崇敬。她决心与父亲并肩作战,彻底铲除这股恶势力,还雨城一片安宁和祥和。

“我必须立刻制止荆锋再跟父亲捣乱,让父亲集中精力对付贺黑毛和他背后的黑手。”她要立刻见荆锋,告诉他,只要他愿意她可以立刻嫁给他。当她提起话筒的时刻,她发现其实这些天自己一直非常想念他,只是她不愿意承认吧了。因为他确实伤透了她的心,当她决定嫁给他的时候,心里只有恨,恨他恨得咬牙切齿,她发誓一辈子不让他过上好日子,要把家变成他的地狱。

“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经停机……”

她立刻拨打了家里的座机,没有人接电话,她生气地摞下话筒,心里却想:“荆锋,你这个小兔崽子,无赖、骗子、瘪三,永远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第二天一大早她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家里打电话,依然没有人接,他的手机依然是停机。武琦的右眼跳得让她心里少许不安。

节后第一天上班大家就忙碌起来,武琦处理完手头的事已经十点四十六分了,她打了第六个电话,依然跟前面一样。她向郭少伟请了个假。

马俊目送着她匆匆开着警车出了局大门,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沉思起来。

武琦来到了贺彪家老屋,发现这里也是铁将军把门,她敲了好一阵子门,屋里一点动静都没有,所有的窗帘都是放下来的,遮得严严实实,她趴在窗前透过窗帘缝,只看到屋里一片昏黑。她判断荆锋有一段时间没有回这里了,门槛前的水泥地面蒙了一层浮尘和许多落叶。

她出弄口的时候,那个摆水果摊的李老太婆起身拼命向她招手,她停下车放下车窗。

“警官,你是找住在贺家的那个小伙子的吧,他去北京出差已经有一两个月了,还没有回来。那小伙子真好,我挺想他的,他天天买我的水果,来找他的朋友也一样,没有一个人不带点我的水果走的。你看这砀山香梨,又酥又香,昨天来找他的那个小伙子一下子就买了一件,来,姑娘您尝一尝,保你满意。”

“大妈,昨天找他的那个小伙子长什么样,几点钟来的》”武琦接过她递过来的一片梨问。

“怎么样?我没有骗您吧,来十斤怎么样?我给您拣大个的。昨天那小伙子长得眉目清秀,白白净净,开着奔驰车,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孩子。我正在吃晚饭的时候他来的,大约八点钟左右,他对人真有礼貌,一口一个大妈长大妈短的。在此之前还有两个警官找过他,他们也说我的梨好吃。”

原来马俊已经抢在她前面来过了,武琦一下子紧张起来:他找荆锋干什么?在他之前又会是谁呢?武琦付了钱开车直奔南湖花苑。

清脆悦耳的门铃声在室内回荡,但没有丝毫的反应,武琦等了片刻才掏出钥匙打开了门,屋内一切依旧,只是缺少点什么,冷冷清清没有一丝人气。显然荆锋许久没有回来过了,武琦把每个房间都查看了一便,望着熟悉的这一切,她百感交集,两行热泪悄然滑落。

她打开了门窗给屋子透透气,在餐桌上发现了一个精制的水红色绒布心状首饰盒,她打开首饰盒,一颗晶莹剔透硕大的祖母绿呈现在她面前,放射出瑰丽的光芒,在这颗大宝石周围还镶嵌着一圈钻石,众星拱月,互相辉映。

武琦把这枚光彩夺目的宝石钻戒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一股幸福之感油然而生,她更加迫切想见到他。在首饰盒下压着的是她交他的那张存折,他没有动上面的一分钱:这说明他一直等待着我回来。

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武琦迫不急待想把他抓住,把他按在地上狠揍一顿才解气。

她检查了一下厨房,厨房里干干净净,一尘不染,连垃圾桶里都没有一点污垢,里面衬着一个崭新的黑色塑料袋。她发现除冰箱冷藏室里的酸奶和一两把蔬菜外,其它东西几乎都没有动过,她是怎么摆得现在还是怎么放的,保鲜袋里的鲜蔬菜已经变质发黑,她把这些蔬菜丢进垃圾桶里。

武琦一阵心疼,不知道他在外面不知饥不知饱瞎吃瞎喝了一些什么东西?这么好的东西却白白放坏了。

武琦系上围裙,她想起了那天他赤条条脖子上吊着围裙时的滑稽相,想起了他从身后搂住她,两只手托起她柔美绝艳的乳房……

她撕开米袋淘了一碗米,在电饭堡里蒸上,泡了一把木耳,打了三个鸡蛋,从冷冻室里取出一块冷鲜肉切成丝,炒了一盘木须肉,又烧了一个紫菜三鲜汤。她给荆锋盛了一碗米饭,摆好筷子,自己才端起碗,先尝了一口三鲜汤,虽然缺少葱花,依然十分鲜美,她心满意足喝了几匙汤,开始夹木须肉。她相信他对她做的菜会十分欣赏,缺少那么多作料她还能烹饪出这么好的菜肴。她想象着他夸奖她的神情,美滋滋又大口吃了一口木须肉。

突然她感到不知哪里不对劲,一股恶心从胃的底部翻江倒海涌上来,势不可挡喷涌而出。武琦捂住嘴一个箭步冲到水池前,刚吃进肚子的饭菜和早晨的残渣余孽一古脑吐了出来。她顿时感到头昏脑胀,四肢无力。在她的记忆中她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她想一定是冷鲜肉和鸡蛋过期了。可是这些东西百分之百都吐出来了,怎么胃里还是恶心死人。

“我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武琦,你可不能在关键的时候生病。”她对自己说。她认为自己的身体一直很健康。

突然心里一个激灵,武琦在心里默默数了一下日子,立刻紧张起来,她不知道是惊喜还是忧愁,脑袋里先是一阵混乱,接着是莫名其妙的惊诧万分,她只想到床上躺一会儿,把思绪仔细理一理。

“对,不排除这段时间工作和思想上的压力太大,导致生理周期紊乱。她躺在舒服的床上,头晕目眩,腰酸腿胀十分不舒服地想:“我也许睡一会儿,就没事了。”

在朦胧中悦耳的手机声拼命地把她拽醒,她实在不想接电话还是强迫自己抓起手机。

“喂……什么,蔡开诚被杀,在什么地方……我立刻就到。”

  行无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