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8.结局篇

小说:狮虎孽缘 作者:万里客字数:4216更新时间:2018-07-04 09:08:48

北亚巨虎一怔,还道它想以狮吼功拼命,当下凝神应对,却发现这一声吼没有丝毫内力,吼声中满含悲愤,同时也多了几分无奈,心中暗骂:“挺不起脊梁的废物!”但转念一想,当年自己因阿穆尔虎之事和远东巨虎大打出手,结果被追云弓射成重伤,自己心中,何尝不是这般愤懑,想到三年以后,自己五虎断龙拳大成,杀死远东巨虎,不由打了个寒噤:“亚细亚狮的功夫不在我之下,若它回去再苦练几年,我还能不能战胜它?”北亚巨虎其实私心甚重,当年亚洲老象和亚细亚狮的守城之术出神入化,巨虎难以令其辅佐,便动杀意,更何况今日亚细亚狮已然威胁到它天下第一的位置,杀机立起,持刀劈向亚细亚狮脑门。

东亚虎见势不妙,出手相助,眼前兽影一闪,定睛一看,见来者身形瘦长,步伐飞快,登时认出了它,道:“拟狮,你怎么身在此地?”来者是世界八雄中排名第五的拟狮。拟狮道:“先父残暴狮死后,我在亚洲待着也没意思,正要回北美去。”东亚虎见亚细亚狮势危,欲上前相助,被拟狮拦住。虽然它的排名在拟狮之上,真动起手来,也要二三百招后方能占上风,时亚细亚狮已身首异处,喝道:“你还不让开?”拟狮道:“这回日鞭是先父生前常常念到的,我打探许久才得知在亚细亚狮手上,今番前来,想请它归还我师祖之物。”东亚虎道:“此物原是我洲主洞狮所有,后转赠给它,与你无干!”拟狮冷笑道:“是么,转赠的时候你可在场?无凭无据不要妄下断言。”东亚虎道:“我看你是想借北亚巨虎之手,替你夺得回日鞭。”拟狮恻阴阴地道:“是又如何?拿到回日鞭,你和洞狮都不是我的对手!”东亚虎无暇与它争辩,见亚细亚狮已落下风,纵身加入战局。拟狮紧随其后,四兽激战一处。

蓦地一股狂风卷起,一虎站在四兽中央,伸木剑挡开了巨虎的大刀,逼退拟狮的急攻。来者身形远不及巨虎、东亚虎、拟狮这般雄姿,只有寻常老虎大小,但三兽看清楚那虎的面容时,均惊得说不出话来。亚细亚狮暗暗纳罕,原本世界八雄见多识广,武艺更加举世闻名,谁能令它们如此失态?再见北亚巨虎举刀劈向那老虎,那虎将木剑一横,日光刀竟没有将木剑斩断,北亚巨虎张口咋舌,愣在原地,不知是忘记了进攻,还是意识到再打下去也是徒劳无用。亚细亚狮心中更是吃惊不小,心道:“这木剑定是经过特殊鞣制,已韧如皮革,即使如此,凭着薄如蝉翼的木剑,能挡住四百余斤的日光刀,这老虎的内功修为实是到了震古烁今的地步。”当下细细打量,见来者五十多岁年纪,虽是虎族,毛发却是蓝色,不由大奇,问道:“前辈是谁?”那虎道:“老夫黑蓝虎。”亚细亚狮记起亚洲老象临终时提到的能够战胜北亚巨虎的高手,抱拳道:“前辈大名如雷贯耳。”

东亚虎喜道:“当年前辈奉命攻打非洲,据传说前辈当晚无故失踪,所为何来?”北亚巨虎握紧宝刀,道:“前辈多年以来音信杳无,今日现身,不知有何见教?”黑蓝虎对东亚虎道:“有劳挂念,此事容当后叙。”北亚巨虎未被理会,气得怒目圆睁。黑蓝虎抬头看了看天,又看看亚细亚狮,缓缓地道:“你已经病入膏肓了,不去调养,为什么还要找北亚巨虎,徒增杀戮呢?”亚细亚狮道:“我的病我知道,当年为救内子雀河虎,我强练回日鞭法,以致酿成绝症。今日我不找巨虎报仇,日后怕是没这个机会了。”

黑蓝虎道:“练回日鞭法,有何害处?”亚细亚狮道:“这回日鞭乃上古神器,施展起来能损敌四肢百骸,是一样杀戮的利器。鞭法上说,这套鞭法杀气太重,使用者每多用一次,会被杀气侵噬一次,直到抵受不住,五脏受损,横尸惨死。”黑蓝虎道:“确实如此。”转头对拟狮道:“拟狮,你还想不想要这套武功?”原本拟狮前来,是为了趁亚细亚狮斗罢巨虎,力气不济之时抢夺回日鞭及鞭法精义,见黑蓝虎在此势难成功,只有走为上策,正好听此一问,忙顺势说道:“不想不想。”转身逃走。

亚细亚狮续道:“如要破解害处,需练成象族的金刚不坏神功。”黑蓝虎道:“这么说到也不错。回日鞭法的害处在于你自己的心魔,金刚不坏神功重在防守,以静制动,能够克制住心魔。其实只要你心魔一退,病症即愈,未必要去练那世上难觅的金刚不坏功夫。”亚细亚狮奇道:“我的心魔?”黑蓝虎道:“正是。你扪心自问,你真的只是为了救雀河虎,才修习这回日鞭法的吗?”

这一声问语调平和,但在亚细亚狮看来,无异于当头棒喝,当年雀河虎伤重,自己想也未想,修习鞭法,难道修炼之际,心中便没有一丝一毫的复仇之意么?雀河虎之伤,多大程度上说是自己的一个借口?

黑蓝虎又道:“亚洲老象死前,是让你练武报仇的吗?”亚细亚狮心中又像是打了个霹雳。老象临终之时,让它将兼爱非攻的理念传承下去,可三年来,自己躲在深山中练功,毫不理会亚洲大地已成一片焦土。它练功之时,偶尔想到老象,也只是增加了报仇的欲念而已,从未想到这一层,现经黑蓝虎提点,不由得背后冷汗涔涔。

黑蓝虎续道:“其实你们游侠的理想,和武道颇为契合。你们提倡非攻,武道的至高境界,便是止戈。只有放下手中的利器,才能超然解脱,可是你练成了绝世的武功,却忘记了非攻的含义,看来亚洲老象实在是死不瞑目。”

亚细亚狮跪道:“承蒙前辈指点,在下目光短浅,被报仇二字蒙住心窍,实在愧对象大哥。”黑蓝虎扶起它,又道:“我年轻的时候,经恒河虎推荐,在剑齿王朝担任兵马元帅。曾凭一柄利剑,杀得澳洲、非洲、美洲的千万侵略者望风披靡,尸堆成山,血流成河,这之后我呕吐三天,足有半月未尝饮食。后来我悬剑于阁,再也不用,任何比武较量、生死相搏,我都用这柄木剑。后来的洲主兴无道之兵,攻打非洲,我虽有心规劝,怎奈无益。就在出征的那天晚上,军营中来了三名异士,年纪都在二十岁以下,它们前来劝我不要攻非。”

亚细亚狮忽道:“它们也是游侠吗?怎么我不知道?”黑蓝虎道:“这我不知。我言明此事乃洲主决断,我只是执行,它们仍是不肯离去。一般剑齿虎决定以武功解决此事。”东亚虎道:“它身为世界八雄的榜眼,怎可随意欺负后辈?”黑蓝虎道:“结果三名异士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只有十六岁,出手打败了它。”东亚虎惊道:“难道这世上真的这般卧虎藏龙吗?”黑蓝虎续道:“我见它们所学非凡,应下它们的挑战,以一敌三最终不敌。我事前答应它们输了就撤军,可是撤不撤军乃洲主之意,我岂能擅作主张?只好挂印封金,辞去兵马元帅一职。当日正值盛夏,山峦似今日这般偃天蔽日。我坐在莽莽榛榛之中,苦思冥想了七天七夜,终于大彻大悟。原来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就是一座魔鬼城,里面住着我们的心魔,鼓动我们不断餮足自己内心的欲念。其实这世上的一切名利荣辱,都是虚幻,所谓放下者,方为真英雄。”

亚细亚狮尚在品味它最后一句话的意思,黑蓝虎吟诵道:“莽荒曾坐念逝韶,浮生原是大梦劳。言下是非齐虎尾,宿来荣辱比鸿毛。孤舟千棹水犹阔,寒殿一灯夜更高。明日英雄何处去,曲肱林下听松涛。”

北亚巨虎虽是粗豪汉子,诗中之意倒并非全然不懂,口中念道:“孤舟千棹水犹阔,寒殿一灯夜更高。”心道:“一艘需用千条船桨的艨艟巨轮,和辽阔的洋面比起来,实在小得可怜;高山之上,点燃蜡烛,火苗子腾腾地往上窜,但和苍穹比起来,仍是低了太多。黑蓝虎曾是名动天下的高手,尚且输阵,我纵是八雄之首,就真的天下无敌么?东亚虎说得对,英雄一定要武功高强,在我看来,英雄当是天下第一。”当下虎吼一声:“黑蓝虎,我再同你较量较量!”大刀直劈,刀身在太阳的照映下发出金辉。黑蓝虎闪过刀锋,又见北亚巨虎打出断龙拳法,微微一笑,也打出一拳,自身凝立不动,巨虎却蹬蹬蹬退出好几步,道:“我刚刚说的你都忘记了?你身上的杀气,比亚细亚狮还要重,是难以达到武学的最高境界的。”

这时,一个女子声音传来:“北亚哥哥。”亚细亚狮定睛一看,来者容姿俏丽,脸上略带忧愁,正是自己初到巨虎大营中见到的阿穆尔虎。阿穆尔虎领着一只刚刚学会走路的小熊,亚细亚狮后来才知道,这是它和巨虎收养的孩子。

北亚巨虎上前道:“阿穆尔妹妹,你怎么来了?”阿穆尔虎道:“你久去不归,我放心不下。”北亚巨虎柔声道:“傻瓜,有什么放心不下的,我的武功你还担心么?”东亚虎见此情形,想到自己燕尔新婚,不由感动。

亚细亚狮看着这一幕,想到了雀河虎,心中一紧,耳畔又响起了黑蓝虎的话:“你现在还想不想找北亚巨虎报仇?”亚细亚狮太息一声,与雀河虎在一起的美好生活如奔腾的大河在脑中闪过,道:“就算我杀了它,象大哥也不能复生,还要日夜防着仇家上门。”黑蓝虎大喜,道:“说得好,你看身后是谁。”

亚细亚狮回过头去,见雀河虎挺着孕体,正站在身后不远,真是又惊又喜,道:“这,这是怎么回事?”雀河虎道:“我见你留书离家,便知道你去找北亚巨虎拼命去了,你的性子就是这样。唉,你独自练功的时候经常咳血,当我不知道么?”亚细亚狮道:“我瞒着你是怕你担心,更担心影响到孩子。”雀河虎续道:“你走后不久,我想你想得紧,出家门去寻你。路上遇到这位前辈,它说要往东去,见我独行艰难,于是改了方向,便一路带我北上至此。”

亚细亚狮抱拳道:“多谢前辈。”黑蓝虎道:“老夫辞去元帅一职后,本想寻一佳处隐居,路上遇到雀河虎,听说了你们的恩恩怨怨,不忍你为报仇的心魔所伤,故此前来化解。”亚细亚狮心道:“否则茫茫亚洲大地,想遇见黑蓝虎,真是需要极大的缘分。”

黑蓝虎续道:“你心魔既退,身上的积伤需日夜调理,否则五年内还要复发。”亚细亚狮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们在这世上,都是努力地活着。”黑蓝虎不置可否,身影一动,渐行渐远。亚细亚狮忙道:“前辈何往?”黑蓝虎的声音响起:“三山五岳,四海五湖。兴之所至,皆成吾庐。”定睛一看,一团雾气在贝加尔湖上袅袅升起,哪里还有黑蓝虎的影子?

众兽面面相觑。亚细亚狮悄声道:“河儿,我们走吧。”雀河虎点头道:“好。”亚细亚狮向北亚巨虎、东亚虎等抱拳告辞,雀河虎向阿穆尔虎微笑致意,二兽离去。

东亚虎回朝后将此事告知洞狮,洞狮笑道:“英雄嘛,敢于直面黑暗、迎难而上的,才是真正的英雄。”

文正六年,北亚巨虎在深山中找到一般剑齿虎的下落,劝动它出山讨伐洞狮。洞狮集结百万雄狮在乌苏里江畔与巨虎军对峙。开战后,一般剑齿虎与东亚虎同归于尽,洞狮带领杨氏虎和开普狮,破了北亚巨虎的金乌刀法,双方以乌苏里江、外蒙一线划界,约定巨虎占北亚、洞狮在南方经营,亚洲大地得以暂时休养生息。时亚细亚狮逝世已有一年余,雀河虎领着孩子小狮虎,在亡夫的墓碑上写下:

花非花,雾非雾。

夜半来,天明去。

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万里客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