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琴调相思引

作者:常在

分类:现代都市

字数:2210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琴调相思引

小说:琴调相思引 作者:常在字数:2210更新时间:2018-06-16 11:44:29

琴调相思引

看什么呢?这么认真!午饭罢,我坐在办公桌前,浏览电脑,同事海走进来,问。

没什么,我说。停止浏览,扭转身子,看着他。

海在我的身边坐下来,电脑上——2018中国“传世情·传奇文”小小说征文启事——吸引了他,看着,他问:又准备参加比赛啊?

海是我的同事,更是我的朋友,工作中建立的友谊,他知道我业余爱舞文弄墨,我知道他闲暇好搞搞收藏。我回答海:想参加,可是没故事。

海看定我,瞪着他那一双聚光的“收藏眼”,待确认后,想了想,说:我给你提供一个,怎么样?

好啊!我陡然来了兴致,赶紧笑着应承。

适合不适合的我可不管啊——海笑说。然后,顿了顿,开始走进故事:事情是发生在我爷身上的事情,但我们是听我老爷讲的。我结婚头一年,带老婆回家过年,炕头上闲话,我老爷盘腿给我们讲了我爷的故事。我记得我好像给你说过,我和我老婆恋爱时,我老婆说我是茅厕里石头——又臭又硬!可当她听了我老爷的讲述后,你猜她私下里给我怎么说?她不好意思说我们家男人是一窝茅厕里石头,她说我们是深山老林里的一窝石头,硬!

我笑了,想象着海山地里的老家。我没有去过海的老家,但我能想象得到山地人家的勤劳、善良,四世同堂,其乐融融。因为没去过,我的想象更具一般性更乡土更中国。

海说:有一年冬天,我爷瞒着我奶偷偷存了十元钱,这十元钱是我爷一个冬天慢慢积攒下来的,他想等到过年时除正常孝敬外,再多给我老爷十元钱,让他阔绰阔绰。我爷把钱装在一只洗净的旧袜子筒里,外面用塑料纸包了,然后深埋在麦囤里的麦子底下,埋在只有他一个人最清楚的深浅高低、前后左右位置。

说到这里,海又顿了顿,看着我,狡黠一笑,说:要是用你们写小说的笔法,我这里得把我爷藏钱的事叙述得很缠很绕,越缠越绕,接下来发生问题的可能性就越大,文喜高山不喜平,不是么?不错!还真是这样,等到过年前夕,我爷想把钱取出来送给我老爷时,他怎么也找不到了,麦囤里面翻江倒海,倒海翻江,就是找不到。痛定思痛,恼上加恼,我爷把目光对准了我奶,他认为肯定是我奶把他的钱拿走了。

结果不是你奶拿走了?海用写小说的狡黠攻我,我用搞收藏的狡黠对他,单刀直入。

对!海说:我奶比窦娥还冤,她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我爷找她理论,一个压迫,一个反抗,两人恶吵了一通,差一点没有打起来。那年回家过年,我老婆听我老爷说了这件事后,感觉着跟得到了一个宝似的,见谁都问,逢人就打听,一副不过瘾不罢休的偏执。她问我奶,我奶笑着说,之所以我爷那头犟驴没敢动手,是因为我老爷立过规矩,光会打老婆的男人算什么男人,咱家男人不兴这样!

哪钱呢,哪儿去了?

海看着我,眨巴眨巴他的收藏眼,笑说:这会儿还不能告诉你,我刚刚体会到你们写小说的讲故事的乐趣,我得留一个悬念。

凭啥你爷要怀疑你奶,都不会怀疑别人,你爹或者你姑?换一个角度,我再问。

海说:这问题我老婆也问过我奶,我奶说也是无巧不成书,此前她在麦囤里挖过麦,淘洗、磨面准备着过年呢,而我爹我姑显然与麦囤发生不了啥关系,玩耍他们也不会到那儿。

我点头,表示理解。

海说:恶吵一通后,我爷和我奶开始了冷战,整整半年时间,俩人谁也不理谁,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床,该吃时吃,该睡时谁,就是不说话。

我想象着冷战的画面,忍不住,感叹说:真不敢想象,半年时间都不说话!

我老婆也不敢想象,海说:她向我姑询问,半年时间都不说话,该怎么生活呢?我姑说俩人能不说就不说,非到要说不可的时候,让她和我爹当勤务兵,在俩人之间传话、跑腿。

怎么个跑腿法啊?看海不往下说了,我催促他。

海说:我姑没说。

唉——我遗憾说:太可惜了!

看我遗憾的表情,海笑了,说:可惜我不是你,我要是你,想着这有可能是一篇好小说,当时一定问个清楚明白,像你今天这样,变着法儿让我把每一个细节讲清楚。

接下来,海说道:半年后,麦天到了,为盛放即将收获的麦子,我爷整理麦囤,他在麦囤旁边的墙角里发现了一个老鼠洞,他看着老鼠洞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弯个铁丝钩勾啊勾,结果勾出来了一团被老鼠咬碎的破烂,那是他的储藏,破袜筒、碎塑料布和钱。

感情!我说:一个老鼠制造的冤案!

海说:我姑给我老婆说,真相揭晓后,她替我奶鸣不平,向我老爷告状,我老爷把我爷和我奶叫去,当着我奶的面,把我爷一顿臭骂。我和我老婆听我老爷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他还意犹未尽,盘腿在炕头上,对我俩说,一个女人,不嫌弃你贫穷,跟着你,陪你吃糠咽菜,为你生儿育女,伺候你吃穿,心疼你冷热,你还不信任他,这辈子你还要信任谁呢?末了,我老爷当着我老婆的面给我立规矩说,小子,你给我记住!从今往后,无论你在外面干得多大,什么事情,都不许欺骗自己的你老婆,包括私藏小金库!嘿嘿,我没想到我老爷快一百岁的人啦,还知道“小金库”这个词儿。

我记得你好像给我说过,你在你老婆面前没有什么秘密的,更别说小金库了,顺着海的幽默,我逗乐说。

海再嘿嘿,得宝一样,然后,走出故事,他问我:怎么样?你看适合吗?

故事是好故事,我说:不过我犹豫的是写成一篇小小说好呢,还是写得更长些,弄成一个短篇或中篇,这里面有许多细节应该好好挖掘的,这里面有许多人物应该好好刻划的。

你太贪心了!海说:我给你一瓢面,你却想把它蒸成一笼馍。

这你就不知道啦——我故意卖弄说:俺们写小说的都知道,不是俺们想怎么着就怎么着,故事本身会说话呢,俺们都是身不由己——

  常在说:

        我的词牌名微小说,请朋友们抽空儿阅读、批评!谢谢。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