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六轮花

作者:王俊

分类:武侠仙侠

字数:3166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天福营

小说:六轮花 作者:王俊字数:3166更新时间:2018-06-28 03:09:36

还有五天,六轮花就开了,瑞王爷等这一天等了整整二十年。

夏林夕沉睡了二十年,确切的说,是死了二十年。瑞王爷不甘心,不甘心心爱的人就这么香消玉殒,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王爷,他操控着一切,大到天下兵马,小到生杀大权,他现在还要掌控死神。也许他做不到,但六轮花能。

《江湖奇物志》记载“江湖有奇物,名曰六轮花,每七十二年开花结果,食之,死者复生,生者延年,男者强体,女者溢美,习武者,功力倍增。”

六轮花是瑞王爷复活爱妻夏林夕的唯一希望,也是证明他可以操控一切的证据。

六轮花每次开放的地点都不同,几年前,瑞王爷派出朝廷精锐之师天福营,遍寻六轮花踪迹,终于在六轮花开放的一个月前,得知了六轮花的下落——飞花竹林。

可惜的是,此时绝世高手白银叟已经守在了飞花竹林。许多武林高手前去夺花,都死在了白银叟的手下。有了白银叟的看守,六轮花的归处似乎已有定论。武林中能战胜白银叟的人屈指可数,他成为了武林中的神话。

白银叟的真名叫什么,已经无从得知,据说他十岁时误食过一次六轮花,致使他的内力达到了习武五六十年的人都无法达到的境界,加之他的武学天赋极高,二十多岁便横扫八大门派,令那些所谓的武学宗师颜面扫地。如今,他寻到了六轮花的下落,并在六轮花身旁守护了整整一个月,不吃不喝不排泄,进入辟谷状态,想必只有他这样武学修为的绝世高手,才能一边辟谷,一边对抗前来夺花的敌人。

他要静等开花的那一刻,届时,他将是世上唯一服食过两次六轮花的人,他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他将天下无敌。

瑞王爷下旨,召天福营营主段锦天。

此时的段锦天,正身处在青楼之中,左拥右抱着浓妆艳抹的风尘女子,已经适应了逢场作戏的女子们面对段锦天时,都表现出了一种抗拒、厌烦。还有几个女子偷偷跑到门外,请求老鸨换别的女子来招待。

“我没钱嘛!”

段锦天用力将几锭金子摔在了桌子上。女人们立刻一拥而上,态度三百六十度大转变,满脸堆笑,为段锦天斟酒喂食。

不能怪这些女人,想必任何一个女人碰到段锦天,都会敬而远之。他和乞丐无异,穿得破衣烂衫,蓬头垢面,左眼角有一条刀疤,一直延伸至左耳根处,腰间的刀鞘锈迹斑斑,很难有人将他和堂堂的天福营营主联系到一起。

风尘女子一杯接一杯地喂他喝酒,他觉得不过瘾,干脆拿起桌子上的酒壶往嘴里倒。身旁的女子们露出了嫌弃和鄙夷的目光。

他就坐在大堂里,他的放荡不羁、他的出手阔绰,都吸引了楼上楼下的嫖客和女子侧目。他们像看戏一样,看他还会玩出什么花样。这时,二楼的一间房间打开了,一个高大威猛、凶神恶煞的男人搂着两个女人,从房间里出来,两个女人对着男人妩媚的嬉笑,而男人则不停地亲着两个女人的脸颊,大有将她们吃掉的饥饿感。

男人从楼上下来,经过段锦天的身边时,段锦天正在端着酒壶喝酒,一不小心,一口酒喷在了男人的身上。

男人大怒:“妈的!你没长眼睛啊!”

段锦天醉眼惺忪地抬头看了看男人:“我长了,就怕你没长。不仅没长眼睛,你好像也没长脑子。”

男人怒目圆睁:“找死!”

男人推开两个女人,挥舞着拳头,冲向段锦天,那拳头仿佛有万斤的力量,拳风所到之处,使得杯碗俱裂。段锦天淡定地等着拳头的到来,即使手中的酒壶已被拳风震碎,酒水洒了下来。眼看拳头已到段锦天眼前,段锦天突然低下头,张嘴去接酒壶震碎后洒下来的酒水。

男人见段锦天如此无视自己,更加愤怒,弯腰伸双手去抓他,他张嘴接到酒水的一刹那,双脚在地上滑动,轻松的从男人的裆下滑到了男人的身后,男人弯腰双手抓空,身体正好呈现撅着屁股造型。段锦天一脚揣在男人屁股上,男人摔了个跟头。

“破山熊,不过如此。”段锦天嘲笑着走到旁边的酒桌旁,从一个嫖客手中抢过酒壶,倒进了嘴里。

那个力大如熊的男人就是破山熊,江湖中一个秘密组织——“阴风盟”的四大金刚之一,专门与朝廷作对,杀了不少衙门捕快。

破山熊练就的是破山攻,无论如何坚硬之物,在他面前,都如同豆腐一般脆弱,这就是段锦天没有和他硬碰硬的原因。段锦天一直在躲,无论破山熊如何进攻,如何破坏周遭的环境,他需要的是躲避,潇洒帅气的躲避,如同和一个孩子玩捉迷藏一样。

他们从一楼打到了二楼,确切的说,是破山熊从一楼追到了二楼,段锦天拿着酒壶边喝边逃。

桌子椅子、楼梯栏杆,破山熊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嫖客娼妓,四散逃窜,唯有老鸨子望着狼藉不堪的景象,痛哭流涕。

段锦天的躲避不是无用的,他在找寻时机,一个可以一招制敌的时机。时机很快到来了,暴怒中的破山熊愤怒地攻击段锦天,见段锦天一直躲避,自认为段锦天不会还手,所以丧失了防备之心。段锦天佯装脚下一滑,摔倒在地,忍无可忍的破山熊使劲全身的力量,挥舞着拳头朝着段锦天砸来,段锦天突然从腰间锈迹斑斑的刀鞘中,抽出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宝刀,上面镶嵌着七颗绝世宝石,华丽的宝刀将这个乞丐一般的段锦天照耀得无比光鲜,这便是天福营世代相传的七星刀。

段锦天挥舞着七星刀迎向破山熊的拳头,纵使破山熊的拳头坚硬无比,也无法与锋利的七星刀正面较量,可破山熊的拳头已经聚集了浑身的力量,无法收回。

刚烈的拳头带动着强劲的拳风,闪耀的宝刀席卷着锋利的刀风,两股风力相撞,四周遭到了波动,躲闪不及的男男女女被震出很远。

一声惨叫,七星刀刺进了破山熊的拳头,段锦天转动刀柄,刀身随之旋转,破山熊的右手像进入搅拌机一样,血肉模糊。破山熊摔倒在地,痛苦不堪。

就在这时,一群身穿刻有“天”字白色披风的持刀侍卫急匆匆地冲了进来。为首者三十多岁的年纪,手持夺魂鞭,表情严厉肃穆,眼神里充满杀气,他便是天福营的天营主沈浪,身后是他所率领的天兵。

众人来到段锦天面前,整齐地单膝跪地,向段锦天行礼:“参见营主!”

“起来吧!”段锦天收起了七星刀,懒散地打了个哈气,伸了个懒腰。

众人站起来,沈浪冲着手下使了个眼色,几名天兵上前,将躺在地上捂着右臂打滚的破山熊用金刚锁链锁了起来,押了出去。

沈浪来到段锦天近前,关切地上下打量段锦天:“营主,可否受伤?不是让您等我们来了再动手嘛。”

“计划赶不上变化,他要走,我也不能眼看着他走啊!谁让你们来的这么慢。”段锦天从地上捡起一个酒壶,用力晃了晃,确认里面还有酒,便倒进了嘴里。

“半路上,王爷派人给我们传话,让我们带你回瑞王府。”

段锦天搬起一把椅子,坐下来优哉游哉地喝酒,没理会沈浪。

见段锦天没有任何反应,沈浪进一步,低声在段锦天耳边耳语:“严峻查到了六轮花的下落,王爷让我们回去,取六轮花。”

“六轮花”三个字仿佛一道闪电,击中了段锦天。

段锦天一愣,举着的酒杯也停了下来。他站起身,急匆匆地往外走,沈浪等人也恭恭敬敬地跟在身后。

“哎哎哎,你不能走!”老鸨追上来,拉住段锦天,“你把我怡香院砸成这个样,就想一走了之?”

段锦天瞟了一眼沈浪,沈浪立刻明白是什么意思。

“别看我,我出来的时候就带了点散碎银子。”

段锦天似乎早就看透沈浪,伸手去沈浪的衣服里面掏,弄得沈浪痒痒得又笑又叫。

“痒,别闹,营主,别闹!”

段锦天掏了一会,从沈浪的裤子里掏出了一叠银票,丢给老鸨,老鸨眼放金光,兴奋地握紧银票连连鞠躬。

“官爷,您什么时候心情不好了,再过来砸,随便砸,可劲儿砸,别客气!”老鸨眉开眼笑。

沈浪想从老鸨手里抢回银票,可老鸨护着银票的架势比护命还紧张。段锦天瞪了沈浪一眼,沈浪欲哭无泪。

“营主,那可是我从户部支出来的半年粮饷,我是要用来给韩县令下聘礼的,你这不是坑我嘛!”

沈浪追着段锦天。

“回头去户部奏销!”

沈浪眼前一亮:“这可是你说的!”

青楼的门口停了几匹马,段锦天等人飞身上马,策马扬鞭,奔赴京城。

有人曾作诗感叹天福营“地狱洞开出鬼怪,结成妖兵屠将帅。三千铁甲三千皮,万座城池万斤泥。”

  王俊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