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红床血染昏罗帐

小说:兽侠客列传 作者:万里客字数:8203更新时间:2018-12-02 00:36:10

野象谷中四季如春,帝王猛犸羁留三年,逸读亡书,漫漫一部上古史终于看罢,青灯之下,掩卷沉思。玉象抚琴一曲,悲哀婉转,算是为逝去的黄金时代唱响骊歌,不知不觉,夜已经深了。帝王猛犸道:“玉儿,你先回去睡罢,师弟们就快来找我了。”玉象点头,正要回房,一阵紧急的敲门声响起,嫣然一笑,道:“喏,说来便来了。”帝王猛犸开门,只见到真猛犸象。

每年脊棱象都会去长白山小住数月,寻觅白象仙踪,以期窥得神功秘要,加上来往路上耗费时日,一年中倒有大半年时间不在。其实白象显影,需要极为复杂的天象条件,可遇而不可求,脊棱象空耗三载,一无所获。于是帝王猛犸乘它不在,夜里悉心教导三位师弟武功,寒暑易节,从未间断。

真猛犸象在大婚前夕,和两位师兄大吵一架,至今裂隙未合,故三兄弟来找帝王猛犸练武,也不齐至,初一十五,分批而来,竟从未撞见过。按玉象的话说,它们形影不离的时候配合默契,分开了同样心照不宣。

真猛犸象道:“大师兄,半月不见,小弟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帝王猛犸笑道:“小师弟学会卖关子了,先听好消息。”真猛犸象道:“小弟日前刚刚突破,武品达到你当年的水平,出神初级。”帝王猛犸道:“真的?”真猛犸象道:“小弟还能骗你不成?”当下运气行宫,气象果然与之前大不一样,帝王猛犸又惊又喜:“好,好。两位师兄呢?”真猛犸象笑容微黯,道:“两位师兄对我甚是疏远,不和我说,但应当在我之上。”

帝王猛犸道:“不错,坏消息是什么?”真猛犸象道:“傍晚时脊棱象回山,日后你我兄弟,不会再像今日这般亲密了。”帝王猛犸没有多想话中深意,道:“其实以你目前的功夫,不必害怕于脊棱象。”真猛犸象道:“大师兄,我有自己的打算。其实小弟今天来,是想求你一件事。”帝王猛犸道:“你我兄弟还用得着说这个‘求’字么?只有我能做到,一定应允。”真猛犸象道:“将天玄棍借给小弟防身。”

帝王猛犸道:“我当什么事,原来如此,你且稍后。”进屋问玉象取棍,交到师弟手中。真猛犸象又道:“此物本是秦岭虎所赠,小弟怕你会为难。”帝王猛犸:“既是赠物,那便是我的了,与你又有何妨?师弟,这棍子是虎族所用,咱们拿着短了些,但天玄棍既可作长兵器,也有短打方法,待为兄将其中的要诀解释给你。”真猛犸象心下感动,道:“小弟洗耳恭听。”

帝王猛犸从第一式讲起,说至深夜,堪堪释毕。真猛犸象道:“之前你使出这套功夫的时候,我在一旁观摩,多有不解,今日一番话,令我茅塞顿开。大师兄,小弟告辞了。”帝王猛犸道:“你最近怎地如此匆忙,距天亮还有一段时间,便要离去?”真猛犸象道:“纳玛象有了身孕,我要早些走。”

帝王猛犸一怔,眼前浮现出它幼时顽皮的身影,如今将要为父,脸上浮现出笑容,道:“小师妹一心对你,你要好好待它。”真猛犸象道:“我会的。”转身出了门。

玉象从内间出来,道:“帝王哥哥,你日后要小心你这个师弟。”帝王猛犸奇道:“何出此言?”玉象道:“我在食肉联盟统领江湖群豪,多有见识,你猜它为何找你要棍子。”帝王猛犸道:“说是防身。”玉象道:“它这么高的功夫,还用得着防脊棱象么?”帝王猛犸道:“长鼻门又不止脊棱象一个,古乳齿象、古剑齿象等高手尚在。”玉象道:“还有两个师兄帮它。”帝王猛犸道:“你有所不知,小师弟素来心高气傲,若被两个师兄疏远,更不会出言相求。”

玉象气道:“哎呦呦,我怎么与你分说不清?它已不是你认识的师弟啦。”帝王猛犸道:“那你说它借棍子所为何来。”玉象道:“如我所料不错,它是去报仇。你这个师弟,真有些食肉者的味道。”

真猛犸象回到房中,见纳玛象已经卧床,关门准备就寝。突然,纳玛象坐起来道:“你去哪了?”真猛犸象把天玄棍藏在身后,嗫嚅道:“我、我去给两个师兄洗脚。”

此话原是不假,自来到野象谷后,长颌象与短颌象便视猛犸三秀为仆从奴隶,令它们每晚轮流端水洗脚。如今提起此事,两位师兄当日的反应犹在它脑海中挥之不去。

南方猛犸象听说要做烧洗脚水的下等活计,怒从心起,便要动武,被草原猛犸象拦住:“你忘了师父的话,忍住一时气,能免百日忧。你如今这样,不是白白送死么?”南方猛犸象道:“难道任由他们骑到我们头上不成?”草原猛犸象劝道:“三弟,你说能怎么办呢?小不忍则乱大谋。”南方猛犸象不语。真猛犸象道:“师兄,以后这种事我来做。”南方猛犸象道:“不必,我去抱柴火。”

它径直走向柴房,拿了薪材蹲在灶前烧水,想着师兄的话,一边烧一边用黑炭在地上写“忍”字,写到百字以后,愤然暴起,把炭砸到地上,口中喝骂,提起开水向二象房间走去,一脚踹开房门,不由分说,滚烫的开水泼了它们一身。

长颌象疼得哇哇大叫,短颌象强忍剧痛,上去便是一拳,被南方猛犸象长鼻带过,短颌象连出三招,皆被轻松化解。恰逢脊棱象从旁路过,一掌打翻它,喝道:“臭小子,活得不耐烦了?”

南方猛犸象骂道:“士可杀不可辱,你们欺人太甚!”脊棱象道:“就这么与你师父讲话?”南方猛犸象昂首站立,明知不是对手,准备好引颈受戮。脊棱象续道:“长毛象没有教过你么?”南方猛犸象怒气顶上脑门,双眼像要喷火,刚才本想束手待毙,现在改变主意,嗷嗷怪叫,冲上前势如拼命。

脊棱象侧身躲开,右掌拍出。南方猛犸象长鼻顺势一带,张口便咬,它怒则气上,咬力强劲,脊棱象痛入骨髓,想到新学的麒麟脚法,飞起一脚正中下腹,南方猛犸象身子飞出,空中打个翻身,稳稳落地。脊棱象见状,不由一赞:“好小子,基础倒是挺牢固。”一拳击出,四周寒意登起,正是冰雪拳法。南方猛犸象气势不减,心想死便死了,也比活受罪强,当下运起毕生功力,硬接它一拳。

岂料这一拳无甚威力,定睛一瞧,草原猛犸象立于右侧,挡下大部攻势。南方猛犸象道:“师兄不是说要忍让些么?”草原猛犸象道:“忍到底线,便是你死我活。脊棱象,你那好徒弟确实该死。”脊棱象怒道:“烫伤我徒儿的,你也有一份么?”南方猛犸象道:“大丈夫敢作敢当,这事儿和我师哥无关。”脊棱象道:“好,我看你是活够了,送你去见你师父。”

以二猛犸此刻的功力,能勉强和高强初级的武者打成平手,面对脊棱象,尚还力不从心。二兽并肩站立,皆是必死之心,脊棱象拉开架势,忽听到一声怒叱:“住手!”众象视之,是古剑齿象。

脊棱象一愣,古剑齿象平日里只顾练武,门派中大小事务皆不理会,今日不知何故管起闲事来,道:“师兄来此,莫不是为了这两个小厮?”古剑齿象板起脸道:“掌门师弟,猛犸宗和象宗原属一脉,本是同根生,何必痛下杀手?”脊棱象道:“是它们不对在先,我出手略加惩处,难道有错么?”古剑齿象道:“略加惩罚自是没错,方才之事我已看到,它们罪不至死,请掌门师弟宽宏大量,莫再计较。”

脊棱象从北方回来,除见到白象遗刻之外,毫无斩获,心中已然不悦,且被草原、南方猛犸象视做雠仇,触动杀机,原想借今日机会杀之,不想古剑齿象横加阻挠。脊棱象自知理亏,武功又逊它三分,只好道:“师兄开了金口,小弟岂敢不从?你们三个听着,下次再犯,定杀不赦!”

古剑齿象抱拳道:“如此多谢师弟。”脊棱象转身离开。古剑齿象又道:“你们两个有没有对它行过拜师大礼?”南方猛犸象摇头道:“只小师弟婚前行过礼。”古剑齿象一拍手掌,道:“这就有法子了,明日我收你们为徒,脊棱象就不那么容易杀你们了。”草原猛犸象道:“师伯何以为此?”古剑齿象刚刚救过它们,话语间真心相护,故称以师伯。古剑齿象道:“脊棱象行事乖张,我十分的看不惯,只是念在香火同门,不和它翻脸,躲起来练功。今天它实在过分,我才出手制止。”

二猛犸第一次见到它是在犀门驻地食草联盟的武会上,当时秦岭虎大闹武会,它和脊棱象、古乳齿象合力共擒,之前从未听过古剑齿象的名头,想来深山练武云云,所言不虚。古剑齿象又道:“而且草原猛犸象心地仁善,南方猛犸象嫉恶如仇,一手长鼻环玉功颇有独到之处,甚合我意。我至今不收弟子,是不想收长颌象之类的无赖之徒。”二兽闻言喜,当即磕头拜师。自此之后,不但得名师教导,更有帝王猛犸暗中指点,三年过去,武品涨至出神阶段。

真猛犸象却每日烧水侍奉洗脚,毫无半点怨言,纳玛象有了身孕后,更是细心呵护,关怀备至。脊棱象放松戒心,料定它已彻底屈服,高兴之时,甚至会教授几手三流的功夫。每当此时,它便如获至宝,连连叩谢。

今夜真猛犸象仍是侍奉洗脚完毕,才去找帝王猛犸。纳玛象见它回来时拿着一根棍子,隐隐猜到事情没那么简单,道:“你每月初一都回来得很晚,师父不在的时候甚至彻夜不归,你真的没有事情瞒着我?”真猛犸象心中一惊,没想到妻子把日子算得这样清楚,佯作微笑道:“这三年来我对你如何?可有事情骗过你?”纳玛象挺着孕肚,幽然道:“它们这样对你,你真的一点也不气恼么?”

真猛犸象道:“它们是它们,你是你,不一样的。”纳玛象道:“你没有直接回答我。还有,你手里的棍子,怎么来的?”真猛犸象道:“这就是一根普通的棍子,你不要多疑。”纳玛象道:“我记得秦岭虎有根一模一样的棍子,后来给了大师兄。”

真猛犸象脸色陡变,神情阴鸷,冷冷地道:“你猜到了我也不瞒你,没错,这根棍子,是我从大师兄那里拿的。”纳玛象道:“我就知道,你每天夜里都在讲梦话。”真猛犸象惊道:“我,我说什么了?”纳玛象道:“只有一个字,杀。”真猛犸象背后冷汗涔涔。纳玛象又道:“我听完之后,全身直冒冷汗,你、你与我成婚,是想着报仇。”真猛犸象又道:“你为什么不去告诉脊棱象?”纳玛象道:“它会杀你的。”真猛犸象道:“哼,所以我应该感激你才对么?”

纳玛象没想到它平日里的呵护温存全是假的,撕开伪装后竟这样可怕,伤心欲绝,泣道:“它们那样对你,又不是我,为什么你……”真猛犸象厉声道:“你们都是一丘之貉,还会分彼此么?我每日做着奴隶的活计,你可曾为我出言训斥过它们?”纳玛象道:“它们是我师父师兄,怎能以下犯上?你每晚回来,我何尝不是对你嘘寒问暖,生怕委屈了你。”

真猛犸象怒道:“不必演戏了。一直以来,你把我当成什么,想是和它们没区别。实话告诉你,老子今日要动手报仇,我已臻出神,还会怕谁?先从你开始。”一棍敲在纳玛象头上,纳玛象双目圆睁,不知是惊讶还是恐惧,登时倒在床头。

真猛犸象看着鲜血浸染了被寝,心里划过一阵阵快感,三年来它日思夜想,便是复仇,一朝实现,曾经无限被压抑的怒火瞬间爆发。它冲出门去,快步来到脊棱象门前,运起十成功力,一招“象牙之塔”磅礴而出,只听“轰隆”一声巨响,房屋塌了大半。它复仇心切,步履急切不顾行藏,脊棱象有所觉察,当下飞身而出,见到它的样子,陡然明白了一切,道:“是你?隐藏了三年,滋味不好受罢。”

整个长鼻门全部惊醒,过来围观,却不见草原、南方猛犸象,真猛犸象心中一凉,心道今日要独战群魔了。脊棱象没有看到纳玛象,问道:“你小师妹呢?”真猛犸象握紧天玄棍,道:“我就是用这棍子,亲手送它归西的。”古剑齿象一惊,道:“它可是你的妻子,还怀着你的骨肉。”真猛犸象一字一顿地道:“我不会允许自己的种子在罪恶的土地上生长,与其这样,宁愿亲手毁了它。”乳齿象尖叫一声,转身向师妹房间跑去。脊棱象冷笑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灭绝人性的东西。剑齿师兄,这就是猛犸宗的畜生,你小心你曾经力保的两个徒弟,做出弑师的举动。”

真猛犸象怒道:“你说我便是,何必说我两个师兄?脊棱象,我今天要杀你,告慰先父在天之灵。”脊棱象道:“道出你的武品,动手罢。”真猛犸象轻哼一声,并不答话,飞起一脚直向它面门踢来。

脊棱象心想你不报品阶,算是哪门子规矩,再看它这脚凌厉刚猛,比之前它默写出的招数深了很多,料想是得到了帝王猛犸的传授,不敢大意,疾向后退,身子一转,一招“白虹贯日”已运在掌心,只要对方不变招,必会被打,而且麒麟脚无坚不摧,它完全没有换招的必要。

真猛犸象果然一踢到底,肩头中掌,趔趔趄趄倒了几步。脊棱象道:“你还是嫩了些,想给你爹报仇,回去再练十年。”真猛犸象朗声道:“你这一掌伤不了我。白象神掌我从小牢记在心,又岂有看不出之理?”猱身又上。脊棱象问:“看出来为什么不躲?”真猛犸象道:“我只是想从正面打碎你的脑袋!”一语甫毕,将天玄棍舞成一团黑气。去年脊棱象北上之时,尝与恐狼偶遇,一场恶斗见识到日月截心掌的威力,施展出来日月无光,但眼前的黑气却是更加阴森诡异。脊棱象不敢硬接,在对方周身游斗,见它开盍甚大,自己守得越发严实,心道:“你总会有破绽。”

约莫二十余招过去,真猛犸象举棍猛砸。脊棱象暗道机会来了,一招“千里冰封”打向它露出的胸胁。真猛犸象慌忙变招,左臂挡驾,右手松开棍子,也运起冰雪拳法力量接下此招,真气硬碰,高下立判。脊棱象被打得连连后退,叫道:“出神初级,你可真的不简单。”真猛犸象冷冷地道:“若没有你的鞭策,我岂有今日成就?现下正是我报恩之时。”

脚下一勾一带,天玄棍重拿回手中。脊棱象道:“师兄师妹,还不过来帮忙?”古乳齿象上前,古剑齿象却道:“师弟,人家为父报仇,没有错。”脊棱象道:“杀害妻子,也没错么?”古剑齿象道:“你们两个都不是好东西,我日后不会放过它。不过现在乘人之危,非君子所为。”

脊棱象冷笑道:“嘿嘿,师妹助我足矣。动手!”古乳齿象长鼻袭来。真猛犸象三年来一直在琢磨研究脊棱象的招数,而且从小苦练的白象神掌,与脊棱象招式相差不大,对付起来得心应手,长鼻环玉功却不擅长,古乳齿象依仗生力,连番进攻,真猛犸象登处馁势。脊棱象见师妹甫一出手,便试探到它的弱点,喜道:“打得好。”一记麒麟脚飞出,真猛犸象眉头微蹙,又一掌“象牙之塔”,它真气浑厚,脊、古二象一时气滞。

堪堪斗了二百余招,真猛犸象内力几乎损耗殆尽,它的天玄棍法纯属初学,每每遇到难以破解的招数,还是要凭“象牙之塔”解围,三五十招尚可,时日一久,哪能支撑得住?古乳齿象损耗不大,看它避多挡少,全力进攻,长鼻卷住它左臂。真猛犸象行动受阻,手上一松,失了天玄棍,又见脊棱象自右侧夹攻,欲再出“象牙之塔”救命,运气时被一股大力反弹回来,加上脊棱象的掌力,立时仰天跌倒,呕血不止。

脊棱象面目狰狞,一脚踏在它心口,道:“你这小厮蒙得我好苦,今天就算你师父复生,我也要先杀死你。”真猛犸象道:“胜者为王,败者为寇,我无话可说。”脊棱象正要一掌击它头顶,忽听一声喊:“师父!”它回头一瞧,竟是纳玛象。古剑齿象见到它,心中一宽。

在乳齿象的搀扶下,纳玛象跪到师父面前,道:“弟子求你,不要伤它。”脊棱象道:“傻徒儿,它刚才还想杀你。”纳玛象泣道:“不是的,它没打算杀我。弟子求师父莫害我丈夫。”真猛犸象毕竟不是铁石心肠,三年夫妻恩爱,确是真情实意,挥棍砸去之时,手上留出力道,没下杀手。

脊棱象道:“师妹,你给它检查检查,可有大患?”古乳齿象按住纳玛象的脉搏,道:“小徒儿没什么大碍,休息几日便好,可是它腹中孩子怕保不住了。”脊棱象又道:“听到没,它如此狠心,城府又深,难保下一次不会害你。”纳玛象连连叩首,乳齿象道:“这个混蛋如此负你,你还为它说话?”脊棱象怒道:“起来,它不配你这样做。”纳玛象只是在一旁哭,上气不接下气,一时焦急又昏过去。

见脊棱象重施辣手,真猛犸象闭目等死。蓦地,身旁劲风闪过,一兽接下脊棱象的重掌,睁眼看去,是南方猛犸象。南方猛犸象道:“你还好罢小师弟?”真猛犸象起身道:“师兄,还撑得住。”草原猛犸象从大树后面现身,道:“小师弟,你想着报仇,却不露一点口风,不但骗过了象宗,连我们也被蒙在鼓里。”真猛犸象道:“是小弟不对。你们只有视我做叛徒,才会教脊棱象彻底相信我。”南方猛犸象道:“之前三师兄不分青红皂白,误会你了,对你不起,师弟别记恨我。”真猛犸象道:“三师兄怎么净说客套话,先父死时说的甚来?咱们是一辈子的兄弟。”

脊棱象喝道:“你不必惺惺作态。我脊棱象纵横半生,居然被你玩弄于鼓掌之间,今天豁出命去,也要毙了你。南非祖狮,再不现身,更待何时?”话音未落,传来一声狮吼,势如海潮,风起云涌,众象脊背皆生出寒意。草原猛犸象见一头雄狮手持黑鞭,踱步走出,正是日思夜想的雠仇南非祖狮,道:“来得正好,老贼,我要取你项上狮头!草原猛犸象,武品出神高级。”

南非祖狮年纪已长,纵日夜练功,只能维持旧貌,听它报了武品,不由一愣,道:“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老夫领教象族绝技。”草原猛犸象行事比其师弟沉稳甚多,深知若一味拼力,这老儿功力不俗,只怕败不旋踵,当下扎紧马步,冰气凝滞,一招“大河失涛”投石试探,正是冰雪拳法。南非祖狮一招“曳象拖犀”扳它肩背,对付象族,使伏龙胜象功终归错不了。

草原猛犸象当下换作麒麟脚,向它身上踢去,南非祖狮也不敢怠慢,闪躲开来。如此你来我往,三十余合后,双方均只出半招,谁也不敢用得实了。南方猛犸象道:“二师兄这架打得真没劲。脊棱象,我们来较量一下。”脊棱象见它步法沉稳,修为还在真猛犸象之上,心知不敌,道:“剑齿师兄,我和师妹刚刚已经尽力,只有师兄没有出手。长鼻门的生死存亡,全部仰仗师兄了。”

古剑齿象冷哼道:“这南非祖狮可是你的同伙,你勾结外族,是长鼻门的叛徒。”脊棱象道:“师妹,请师兄来助我。”古乳齿象道:“师兄,你……”古剑齿象抢道:“南非祖狮一事,师妹你难道也知情?为何偏偏不告诉我?嘿嘿,今日之事,我两不相帮,你们好自为之。”

南方猛犸象道:“师姑,看在大师姐的份上,我不为难你,脊棱象一人做事一人当。”脊棱象厉声道:“好,我看你如何破得了狮象搏龙腿。”

草原猛犸象忽道:“千万别让它们合到一处。”长鼻陡出,手上兀自不停,平平推掌。与三年前相比,它的功夫见识增长何止倍蓰,骎骎然与长毛象不分轩轾,象族各种功法的配合要诀早已记得烂熟。南非祖狮见此招精妙,拳脚难胜,取下回日鞭抗之。脊棱象学艺不精,只要回日鞭出,狮象搏龙腿便施展不得。

南方猛犸象报出出神中级的武品,长鼻前探,獠牙封住对方左右两路。这一手“黄龙三翻身”是它的得意之作,当年籍此以弱克强,压制得恐狼毫无还击之力,如今得到古剑齿象真传,更是炉火纯青。脊棱象暗暗叫苦,只能后退防御,不敢冒进,等待良机与祖狮兵合一处。

南非祖狮也这般想法,此刻挥舞着回日鞭,出招大多狠辣凌厉,以期将它逼退,腾出余裕。草原猛犸象手掌化成波浪状,一招“河水天来”,居高临下欺近,南非祖狮吓了一跳,长鞭回收,护住要害。这三年间,草原猛犸象从师父那里学到了“黄河源天掌”,见今日一招之间逼退了当世罕有的高手,心中大喜,翻个筋斗,指做举杯状,一招“金樽对月”钳住回日鞭,再使“奔流入海”拍向它心口。

南非祖狮见回日鞭法已破,撒手丢掉,后跃两步,纵声长啸,天地变色,群山骇然。草原猛犸象突觉一股无形的压迫按在心口,连眼珠都要突出来,连忙摄住心魂,凝神对抗。南非祖狮艺成以后,今日第二次施展“西欧吼狮功”,第一次是在昆仑大荒山上,破了秦岭虎的长啸,仅帝王猛犸有缘得见,中原各兽,皆一无所知。眼下只有它们两个是出神高级的高手,斗法拼力余下众兽根本难以抵挡,各自远远躲开。脊棱象之前和真猛犸象大战一场,体力消耗,被南方猛犸象一掌打在下腹,身受重伤,血气不足,难以抵挡,当下倒地抽搐,口吐白沫,模样甚是狰狞。

片刻后天昏地暗,飞沙走石,仿佛四海八荒,只剩下雄强的狮吼。南方猛犸象品阶稍低,初时还能抵御,现下渐渐不支,愈退愈远。草原猛犸象深恐小师弟有伤难受,气运双臂,百股真气龙吟虎啸、万马奔腾,像一支支利箭射穿盾甲一样,破了狮吼功法,并刺穿南非祖狮胸膛。祖狮血溅当场,周身的血管仿佛爆裂开来,朝天上射出暗红的血液,如同火山喷出炙热的岩浆,将东方绘成一幅壮丽的日出场景,良久方止,南非祖狮的身子,也渐渐凉了下来,倒在冰冷的地面上。

草原猛犸象望着喷薄而出的旭日,如释重负,扶起小师弟,道:“咱们终于给师父报了仇。”真猛犸象突然跪下,砰砰砰地磕头,哽咽道:“二师兄,多谢你给我爹爹报仇雪恨,小弟……”草原猛犸象不悦道:“师弟,你怎么又来了,你不是说我们是亲兄弟么,还讲究这个?”真猛犸象突然放声痛哭,似乎要将三年来的积怨一股脑发泄出来。

南方猛犸象上前道:“象宗掌门,我们该如何处置你呢?”脊棱象见祖狮身死,败局已定,昂首道:“要杀便杀。”南方猛犸象道:“好,是条汉子。”正要出手,真猛犸象忽道:“三师兄且慢!”。。。。。。

  万里客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