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 十 三 章 我的宿舍

小说:如果思绪:轻描淡写 作者:微笑的蛋字数:5217更新时间:2018-10-11 00:46:06

第 十 三 章 【我的宿舍】

宿舍,八人间,自誉八仙居,云雾缭绕,空间狭小。大概是领地意识的作用,个个都想撒泡尿做个标记,各顾各的一亩三分地,互不干扰,阡陌交通,联系紧密和割断疏远。舍长,汤源,高大威猛,浓眉大眼,卷发,头脑发毛四肢荆棘的家伙自诩“智慧与力量并存的集合体。我的宿舍,我作主”,舍友纷纷称赞他不过一具具体形象化得完全不能再有丝毫抽象意味的无比僵硬的“客观存在”而已,大不了无以伦比。特别是那一头浓密卷发,本来是该长在下头的,本该隐隐抽象的,偏偏打破常规而具象地长在上头来了。汤源有意避免鸟友们得寸进尺地蜂拥而上、鸠占鹊巢于自己头发里随意筑巢做窝、私搭乱建,硬生生给自己的卷发附上一个得天独厚的基因条件:顶端优势,我的智慧与力量曲曲折折也不屈不挠,岂能容尔等头发长见识短的泛泛之辈曲直谈论、谈论曲直乎?

舍友们,各有所好,各领风骚,各有千秋,各作研究,各显其能各显神通,各行其是。

钟哥研究道:“化合反应,分解反应,置换反应,复分解反应,离子反应,反应反应,我有反应了,看啊,能量在变化,我吸热,我放热,我吸我放------”

“你放氨气。闭嘴,虾塔。”

“我吸我放,关你们屁事?我放氨气,你们呆在一边自由呼吸。是否得到氧或失去氧,分为氧化反应和还原反应,我有电子转移,我是氧化还原反应。我有心思转移,谁来还原我幼小心灵和纯真感情?唉呀呀,伤脑筋。还是研究碱金属吧,钠在空气中燃烧,那是我青春燃烧,青春在时光里燃烧,生成过氧化灰,化灰?不对,不对!并发出岁月的火焰,你化成灰我也认识你!自然界里的元素有两种存在形态:一是以单质的形态存在,叫做,元素的游离态,二是以化合物的形态存在,叫做,元素的化合态。苍天呀大地呀天荒地老呀,GOD呀,那么,我以什么形态存在呢?同学们,我飘渺吗?”

“你丫你丫,变态。”

钟哥眼神飘渺一会儿,重归苍天大地,懒得理会一切存在形态,继续埋头研究:“尔等鼠辈。下一章,物质的量,摩尔,阿伏加德罗常数,你们就不能和我一起研究吗?难道小生我只是一摩尔空气?”

“去!你是卤素,有毒。管你正反应还是逆反应的,你最好早一些氧化掉。”

我插嘴说:“是呀,你丫钟哥,我们与你之间不存在离子键、共价键,你是游离态。”

钟哥怒视我,眼里充满卤素。

汤源稀释气氛,说道:“小钟,我看,你是硅儿子,二氧化硅,水晶,玛瑙,你安安静静呆在一边反光发亮,好吗!”

贵哥研究牛顿定律,心里郁郁尽是力,有力使不出,默默摩拳擦掌,寻觅摩擦力,拍打额头感应重心所在,又一动不动保持静止状态,渴望外力迫使他改变这种状态,可惜毫无外力理睬他。他用力自言自语:“物体的加速度跟所受的合力成正比,跟物体的质量成反比,加速度的方向跟合力的方向相同。方向?我迷失方向吗?两个物体之间的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总是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一条直线上。两个物体?我和她,初三的X X X,初三的差差差,也就是说初三的叉叉叉,人差差裤叉叉,裤叉叉人差差,庆幸,我和她之间,断了线的风筝,不在一条直线上了,直线上尽是叉叉,难道真的是一条直线上的叉叉和太平洋上的叉叉一样多。”

汤源轻轻走着叉叉步,悄悄到贵哥床边,惊喜尖叫,直捣鼓膜:“怎么啦?啊哈哈,她变成特殊天体啦!哈哈哈哈,恭喜你,力所能及,做了了断,没有越陷越深!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还是小星星。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莎扬娜拉,呕,买嘎德,你丫傻样那邋,瞎遢。”

贵哥鼓膜内陷,垂头丧气,自己听不清自己的高分贝:“舍长,你的,英语不及格,你的日语不标准,傻样那辣?傻样那蜡!舍长,巴嘎!多么标准?舍长,巴嘎。”

“失恋就失恋呗,你才巴嘎,你和你的爱情都是巴嘎,都是邋遢,岂不更加标准。小贵子同学,我真心实意奉劝你豁然一点,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你就是个遒,你是遒,遒遒你,带我去荷花塘,遒遒你,可以吗?”

“去干什么?你想溺水,亲自感觉浮力存在?千万别想不开,没什么想不通的。”

“不!我不认识路,只想去欣赏荷塘月色。”

“啊哈啊哈啊,啊哈哈,算了吧,明天考试,抓紧时间复习复习,兄弟们都复习吧!微风过处,送来缕缕清香,仿佛远处高楼上渺茫的歌声似的。歌声还是,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东哥正在复习黑子,耀斑。他黑着脸,自说亮话:“耀斑,磁暴,汤源,不好啦,大事不妙,我的指南针剧烈颤动,冥顽不灵,不能正确指示方向,如何是好?”

汤源以手中的语文课本拍东哥天文脑袋,声音颤动地指责:“呆头呆脑,大晚上的,哪来什么耀斑?你白内障了吧?唉呀呀,你这不是机械手表吗,什么指南针?瑞士?你他爹爹个叉叉的,真富有,名表当指南针。二十三点准时关灯,赶紧复习,还差半个小时,抓紧时间,别弄得时空错乱的。”

东哥哦了一声,时空错乱一阵,说道:“理论上确实准时关灯,可是,我这表上明明没有二十三点!看错了,不是耀斑,这是新月,蛾眉月,下弦月,凸月,满月,上弦月。”

贵哥猛抬头,神情恍惚道:“东哥,你能带我去荷花塘吗?我依旧想醉荷塘月色。”

汤源不满,似醉非醉道:“小贵子,我带你上天入地,上赤道,离月亮最近,好吗。或是根据那什么素花多蒙别艳欺、此花真合在瑶池的诗情画意,我不失情意、不失风度,直接带你去瑶池,好吗。”

东哥不失时机笑道:“小贵子,太后说了,现在是冷锋天气,冷气团主动向暖气团移动,冷锋过境时,阴天,下雨,刮风,降温。想看月色,无异于地壳里找化石,你想沧海桑田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吗?”

“好吧,东公公,小生不去了。”

木哥半躺二层铺,冷笑一声,说:“都别吵吵嚷嚷,喧喧嚣嚣,絮絮叨叨,破坏了我难能可贵的心境,影响了我集聚价值的大脑皮层研究价值。凝结在商品中的无差别的人类劳动就是商品的价值,商品是用于交换的劳动产品,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两重属性。”

汤源转向木哥,伸长不具任何价值的脖子笑道:“那好,我问你,你的人生价值作何解释?你也围绕人生价值上下波动吗?”

“人生价值?”木哥迷茫,忽又豁然,“对呀对呀!凝结在同学少年中的无差别的人生理想就是我们的价值。”

贵哥说:“对对对……先不研究力的合成和力的分解,平行四边形定则。My brother,我们一起向心运动,把握向心力,掌控向心加速度,不是吗,不好吗?对了,还有,自然界中任何两个物体都是相互吸引的,引力的大小跟这两个物体的质量的乘积成正比,跟它们的距离的二次方成反比。我和她,初三的X X X,两个物体,到底成正比还是成反比,究竟终成乘积还是二次方呢?真伤脑筋。木哥,改天,一起去雅兴一番荷塘月色?”

汤源真想把小贵子扔下楼去,摸黑感受重力加速度,做自由落体运动。

木哥说:“拉倒吧!我与你只做离心运动,不足为谋。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也不认识去荷花塘的路,也许曲径通幽处,也许山穷水尽疑无路,也许去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小生我也想亲眼一睹荷塘月色,偶尔惊鸿一瞥我那梦中邂逅的种种……”

“够了!有完没完?林林总总,拉拉杂杂,以纳福!”汤源倒吸一缕缕荷花清香,林林总总不堪回味,脑子拉拉杂杂,恢复平静说:“好啦,好啦……等考完试,Just考试,Just稍安毋躁,然后我一定带你们去,Follow me!But嵇旦,嵇旦除外。”

“为什么?为什么!”我并不想去,但很想知道为什么不要我去,为什么平添个But给我,为何But我,为什么我被排除在外,难道我容易被月光蒸发掉,或是我与月色不相容。

汤源呵呵,不作答,月色朦胧。

章哥如梦初醒看向我,眼中月色水面泛起幽静涟漪,幽幽说道:“旦哥,荷不怕月不怕,就怕被你出卖!你要是把荷花塘连同荷尔蒙当作一碗水银,一锅粥出卖给阿敏,以后,我们几个剩余的光棍往哪里站?不必说喝粥喝西北风的,光说毫无立足之地,足够我们无地自容了!难道我们几个光棍要像尖尖小荷,亭亭玉立吗?你有你的金枝玉叶,我有我的亭亭玉立,你蔓延你的枝枝丫丫,我浮出我的水深火热,咫尺天涯天各一方,形同陌路,各自一枝独秀,岂不幽雅乎?亭亭玉立也算幽雅的,难道还要我们捧着空碗而渴望金风玉露吗?”

“原来如此。”我故作不屑,“理解。”

章哥扫描一番,但见眼前人都是荷花塘里跳出来的青蛙,呱呱呱,声色颇丰,却使得月色黯然失色,所以,声色犬马。章哥刻意使自己七窍喷着蒸汽,声色俱厉,也声音飘渺说道:“请问,刚才,大家说什么运动?正在运动吗?反正,我正在复习洋务运动,能与你们的运动一起运动吗?运吾运,以及人之运,动吾动,以及人之动,何不一起讨论讨论,研究研究,运动运动。”

汤源抱拳作仪,呈上奏折,说:“章郎兄,看来,太后很赏识你。你一边师夷长技以自强去吧,我们不识抬举,不思进取,会受宠若惊的。再说,自古江湖险恶,居心叵测,我参加过太平天国运动,如今,我来自天国,我的宿舍我作主!尽管我的宿舍不太平。好了行了够了,以纳福,就差一分钟,宿舍自动关灯,我不得不手动垂帘,我不得不安排时务,安排值勤,尔等识时务为俊杰,俊杰必须值勤:打扫宿舍卫生,叠铺盖,倒洗脚水,一丝不苟也一丝No挂充当起床闹铃,必须形同虚设也歌声嘹亮……小贵子星期一,钟哥星期二,东哥星期三,木哥星期四,嵇旦星期五,黑色星期五,章哥星期六,晓勇星期天,我星期八。当然还有,还有当然,你们都要轮流给我按摩,揉揉脖脖捶捶肩,不准产生异议,不可心存疑虑,不得有误。心存侥幸成何用?我的宿舍,我作主!我根本不是尔等的噩梦,梦魇,尔等大可不必心存芥蒂,我是尔等梦寐以求的云梦,为尔等腾云驾雾作准备的天使,吞若云梦者八九于其胸中,曾不芥蒂。今天星期几?星期一,小贵子,Come on,来来来,你来值勤,给我按摩,把你憋屈的力都使出来,为我催眠,使力催眠。”

宿舍守时自动关了灯,二十三点整。第二十二条校规:为防止通宵达旦和灯火辉煌,宿舍必须二十三点整自动关灯,你是知道自动的力量以及由此产生的魅惑的,千万别抱有灯塔幻想,心存假象。除非你用放射性碳素定年法来挽留辉煌。

晓勇摸黑从二层铺窸窸窣窣爬下来,卷着铺盖,哭着喊着与我合并床铺,临时成为一个集合,集合的理由只是:“我冷,冷得单纯而不得不单纯取暖。”

我排异反应,排异得单纯,死活拒绝。

晓勇使尽浑身解数,死活与我合并了,我愤愤不平,渐渐哀鸣:“滚下去,好吗?时下明明还能听见蚊子高歌,歌声熊熊燃烧,你冷什么冷?冷什么冷!反正,我热得很。”

“这就对了呀,我冷,你热,能量守恒。你放热,我借热,能量变化,悄然无声,从来都会达成平衡的,反正,你悄悄放心。”

“强词夺理,不平衡。至少,我心里不平衡!你丫悄无声息滚回去,我才放心。”

“旦哥,你最好,少啰嗦,至少,虾特阿扑!倘若你再啰啰嗦嗦,我就火急火燎,进行钻木取火,你是知道钻木取火的意义的。哼哼哼哼,煮熟了鸭子飞不了。”

我害怕变形,变成一根朽木,任由这位史前一万年的冷血人士来进行粗暴的钻木取火,从而取暖,进而温暖透彻,而我着实被吓得从此不敢彻底放热。我颤颤巍巍蜷缩一团,盯梢着这位瞪眼欲睡的人士,提防他伸手不见五指地钻木取火。为转移注意力,我有力无气说梦话一般,近似哀求,说道:“晓勇,简明扼要提醒你,你是心知肚明的,集合中的元素有确定性,互异性,无序性,多么清澈,简洁明了,不是吗,你和我好像不具有互异性,根本混沌不堪,不是吗。”

“具有!集合A,等于,冷,暖。”

“不不不,集合A,是,空集。”

“就算你我都是空穴来风又如何呢?”

“我是所有不包含自身的集合的集合。”

“诡辩!那么,集合B,有限集,你,我。”

“你我不具有确定性。”

“具有!集合C,晓勇,嵇旦。”

“不具有无序性。”

“也具有!集合D,晓勇,嵇旦。或,嵇旦,晓勇。你,我。或,我,你。冷,暖。或,暖,冷。或,怎么乱七八糟的?你才无序,啰啰嗦嗦!”

“自然数集还是实数集或是有理数集?”

“别管!不能交集,就安心并集吧。其他人都是补集,我温暖了,还有诸位更是冷若冰霜的冷血动物接踵而至,赶来补上。”

“啊?岂不噩梦纷至沓来?你拉开序幕?不行不行,滚下去!”

“旦哥,少啰嗦!别影响我,困觉。你想给我几个命题吗?可以判断真假的语句,叫做,命题。我,滚下去,或勇敢留下来。我,滚下去,且滚回去。我,非滚下去。或,且,非,逻辑联结词用对了,倒是分不清真假。要不,你来帮我判断?”

“好吧。因为p真q假,所以,p或q为真,p且q为假,非p为假。算了吧------,你管它是真是假?真真假假?总之,滚下去。”

“以纳福,够了。我还有杀手锏,充分条件必要条件。我冷所以取暖,你热我才选择。我冷所以取暖、是、你热我才选择、的充分条件,你热我才选择、是、我冷所以取暖、的必要条件。也是充分必要条件。”

“我别无选择,不得不投降,无条件投降。大不了,冰火两重天、肝肠寸断、五体投地。”

  微笑的蛋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