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新保安故事

作者:油炸小强

分类:现代都市

字数:4519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正文

小说:新保安故事 作者:油炸小强字数:4519更新时间:2018-07-09 15:45:44

生性憨厚老实的小刘当兵退伍回来一直没有工作,靠四处打工维持一家人生活。

星期天上午,他逛地摊买点便宜菜,正巧大街上发传单,接过来一看:保安服务公司招聘保安数名,派遣至派出所协助民警做一些公益性巡防工作,不包吃住一个月1100,服装押金800,试用期两个月,退伍军人优先……

小刘看罢摇了摇头,瘪瘪嘴,感觉没多大吸引力。

回到家放下菜后顺手把广告单揉绣球像投篮一样扔进了米缸。

老婆小周整天愁于一家人生活窘迫,自己则在个体服装店卖衣服,收入低且不稳定,家有儿子一个,正读小学,正是各路商家竞相争抢的消费主体人群,“耗电大户”。

小周做饭时,掏出邹巴巴的宣传单,兴奋异常地说:“你失业快两个月了,幸好你还当过兵,当保安一个月也有一两千块,先干着吧嗯?”

小刘苦笑了,为了生活,点头答应了。

周一,在简单的去辖区派出所开具了政审表后,小刘带着退伍证等资料径直走进保安公司,就这样分配到了长寿林派出所。

一天晚上,所里让保安们配合民警在娱乐场所搞清查行动,抓获吸贩毒和失足妇女共计20名,小刘等人负责暂时帮忙看管。办案区的大铁门里人头攒动,像劳务市场一样热闹非凡。

小刘当兵之前就学过电脑,所以标准化采集信息工作自然就落在了自己头上,推都推不掉。

“把手指伸出来,采血!”小刘低头打开一次性医用采血包。

“哎!你不是刘嘉亮吗?我是吴可菲,我们是……”伸出手指的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看样子遇到熟人了,万分激动。

小刘眼皮都没抬,嘟囔了一句:“啥刘嘉亮?我还郑源呢!”说完呲溜一声,把针头扎进被挤得暗红的无名指,疼的女孩娇嗔着:“哎呦你轻点不行?弄疼我了,哼,老同学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

“嘶……你凭啥说我们是老同学?我们认识吗?”纳闷了,抓失足妇女都能碰见老同学,也是醉了。

小刘这时候才抬头打量起眼前这个女孩来,呵呵……几乎可以用社会小太妹形容眼前这个时尚女孩了:浓妆艳抹,穿着紧身粉色T恤,头发烫的蓬松凌乱,土黄土黄,像一堆角落里没有打理的败草,下身雪白超短裙,黑色高跟鞋,脖子耳朵手上戴满了各种首饰,身上不时散发出一股廉价劣质香水的气息,透过涂鸦一般黑乎乎的眼线,那明眸……那瓜子美人脸庞,微微翘起的上唇,那高挺倔强的小鼻子,哎呀,好像还真是当年那个问题少女吴可菲同学。

“你不记得我啦?当年我们可是同桌!”女孩噘着嘴显得特别可爱。

“哦哦,有点印象了, 你是不是经常逃课请家长啊?后来没多久就转学了?”小刘使劲扣着头皮屑。

“对对对,没想到你还想起我了!后来我就辍学了,跟着我爸到处跑大车送货,后来他没时间照顾我,就替我找了个水果摊,我那时候喜欢玩传奇,白天黑夜的打,第二天起不来,所以店子没多久就开垮了……”

“再后来跟同学去夜场玩,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喏,他这次也进来了,就……就是蹲地上抽烟那个花衬衣,我叫他老王。”

“哎,老王,你过来,这是我同学,刘立亮!”菲菲像打了鸡血一般两眼放光!

“哟,大哥大哥,抽支烟,哎呀,你和菲菲是同学啊?来兄弟借一步说话……”

花衬衣很猥琐,胡子拉碴,脸色蜡黄,眼眶深陷一看就是地道的瘾君子,一张嘴浓烈的烟味和口臭差点把小刘熏昏过去了,小刘瞬间感觉眼睛火辣辣的刺痛,像切了洋葱。

“这次能不能跟你们老大通融一下,把我放了?我已经进来三次了,这次整不好就劳改了,你跟那个办案的民警关系咋样?你就说是你穿连裆裤一起玩到现在的最好的哥们,这次罚点款得了,就别把我丢进去了,我和菲菲这段时间准备要孩子结婚了,帮帮忙兄弟,我一定不会亏待你!”

我的亲娘啊,就这货还想要孩子?别糟蹋花朵了!

小刘突然感觉一股污秽物质拼命的在胃里翻江倒海!

这两奇葩真够恶心的,真是超越时空的爱恋啊,看两人年龄至少差距25岁!虽然年龄不是距离,有钱创造奇迹,但是这明显鲜花和牛粪的浪漫爱情故事实在是……我去,差点吐了!

简单思索片刻,小刘顿了顿,一本正经的说道:“首先,我就是个保安,出苦力搬砖的,我真帮不了你们什么忙,你们自己想办法吧,对不起,我还要去刑大交DNA数据资料,请借过!”

说完小刘故意撇开两人,匆匆离去。

“啧啧,咦!这小子不卖你账啊菲菲!你是不是遇到假同学了?”花衬衣满脸写满匪夷所思。

就这样花衬衣和菲菲因涉嫌吸毒和卖淫,双双穿着情侣号衣进了高墙……

一年后的某个夏日,所里开会要求大家这段时间要时刻盯紧一个犯罪团伙,女一号是个妙龄少女,以色诱方式勾引年轻人和老年人,然后突然从绿林中跳出一抠脚大汉,以非礼为借口敲诈勒索受害人,经群众举报提供线索后,虽然各种布控,但是由于敌人手段极其卑劣,反侦察能力超强,大伙蹲守了一个月无果。

终于有一天,小刘要去大姨妈家吃饭过生日,正巧必须要从这小树林穿过,说实话,他已经做好心理准备,既来之则安之,这也许是难得的一次正与邪的较量,越危险越让人着迷,正如读书时候一直喜欢玩的大冒险游戏一样。

话说真是越怕什么就越来什么,天气炎热,知了似乎心情烦躁,一路走来,小刘的耳朵已经被知了嘈杂的原创音乐灌满。

路过事故多发地点,嘿嘿嘿,一个浅绿超短裙嫩模身影在小刘面前轻轻飘过,正好被他一把抓个正着,“我去!真的是你菲菲!你你怎么又干这种勾当!”

“没办法!生活所迫,我摊上溜冰了,戒不掉了,老同学你死开!别管我,快滚!”菲菲声嘶力竭,歇斯底里一般张牙舞爪着。

“不行!你不能再这样堕落下去了!快跟我回去!我送你戒毒!你会被花衬衣毁了一辈子的!”小刘紧紧拽住菲菲骨瘦如柴的胳膊准备撒开腿狂奔。

“快走啊!老王马上跟过来了!”菲菲使出吃奶的劲儿用翠绿色飘逸秀发的小脑袋猛地怼上小刘热血沸腾的胸膛,差点把小刘推倒!

话音刚落,老王像从地底下冒出来一样!蹭家伙就蹦两人面前了!

“哈哈哈!又是你小子,咱们终于见面了啊!老子今天弄死你龟孙子!你个破保安牛什么牛!”

这才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花衬衣一个趔趄!颤巍巍的掏出匕首拼老命一般左右各一个慢动作挥舞,对准小刘心脏处一通乱刺!被小刘猛地左右闪开!

“哎呀哈!还是个练家子,你还敢躲!老子弄不死你!”

菲菲一把抓住花衬衣,用胸口堵住匕首,泪如雨下,哭腔着喊小刘快跑,花衬衣红了眼,嚎叫着:“你个王八蛋坏老子好事,走你!”噗嗤一刀扎进菲菲体内……

菲菲眼前变得渐渐模糊……耳畔依稀传来警笛声和群众的话语,越来越近……

花衬衣一看跑不掉,背水一战了呗!从腰间掏出另一把备用装备,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猛地朝小刘扎去!

小刘肩膀被划一大口子,天呐!鲜血像自来水管子爆了一样!殷红的血噌噌直冒啊!

只见那菲菲用尽毕生的力气柔弱的身子死死抱住花衬衣!

最近连续三天晚上,刘明都做着同一个梦。梦的内容很匪夷所思,离奇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刘明从小爱画画,前段时间参加市里举行的业余爱好者绘画大赛,还获得过二等奖,一座奖杯和五百块钱。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刘明再也淡定不了了,他拿出2B铅笔,坐在电脑桌前,顺手抽了一张A4纸,沙沙沙,笔下生辉开始了。

刘明梦境里的画面是这样的: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荒郊野岭,现场的气氛很诡异,乌云密布的天空,电闪雷鸣,黑压压的让人感觉要窒息一般。

背景是一座乌黑的大山,连绵起伏,山脚下有个洞,洞门口上书三个大字:狗熊窝,字体个性犀利,像三岁孩子的涂鸦,歪歪扭扭。几只乌鸦煞有介事地盘旋在洞口上空,很衬托气氛,不时透露出焦躁不安的情绪。

镜头拉近,鬼魅的夜空中,还依稀分辨出悬挂在半空中的一个形态怪异的飞行器,那外形就像风吹草低见牛羊的半拉草坡的放牛娃头戴的烂草帽,土黄,破旧不堪。透过上面密密麻麻的小窗户,似乎晃动着某种神秘莫测的人形影子,“破草帽”无声无息地闪烁着耀眼夺目的奇异光芒……

在飞行器垂直地面上,站着一个大约二十出头的男孩,帅呆酷毙了的那种板寸,相貌英俊,仰望四十五度角略带忧郁的望着飞行器,脸色铁青,貌似正承受着飞行器发射的未知射线辐射,又像是中了白某堂的葵花点穴手动弹不得。

小伙手上紧紧攥着一块表,表盘上只有两个奇怪的符号,尤其古老源远流长那种,左上角那个像一根棱角分明的兽骨,形状像阿拉伯数字一,右边的符号呈辐射状,像现实生活人们耳熟能详的扇形WIFI标志,让人忍不住想问密码。

男孩目光呆滞的望着头顶上的飞行器,似乎在期盼着跳下来一个奇装异服、相貌怪异的外星人,然后搞个大新闻。

目光里透露的信息似乎给人感觉这男孩对于这架来自未知世界的庞然大物并不胆怯,甚至还有一种随他而去的那种翘首期盼的兴奋感。

刘明大约画了一个半小时,终于收工,他长长的舒了口气,伸了个懒腰,开始津津有味的欣赏自己的杰作,可是看了没几分钟,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画里的这个男孩怎么如此酷似自己啊!

刘明没好气的捋一捋自己的秀发,我去,这板寸也是醉了,竟然在梦里跟这男孩如此匹配!

与往常一样,刘明喜欢把自己的素描画直接贴在卧室的墙上,他找来胶水,随意抹了抹,这副透射出诡异氛围的神作就此诞生了。

没啥成就感,顶多算个灵感突发的一幅科幻涂鸦罢了,刘明摇摇头,骑上电瓶车,上班去了。

刘明在一家快递公司当快递员,工作忙碌,一个月顶多能休息两天,月薪三千,在这座小城市算很不错了。

他还有俩哥们,一个在物业当保安,叫常胜,长得斯斯文文,像个白面书生,每次开小区大门,都会不时有美女投来火辣辣的目光。

常胜在家排老二,老大混的好,在三线城市的一闭塞小镇上开药店,据说月入过万,叫他去当店员,碍于面子,常胜始终不去,他觉得现在混日子挺好的,毕竟人各有志。

另一个是自己开家电维修店当老板,叫马大勇,整天灰头土脸,胡子拉碴,不修边幅,甚至从来不刷牙,即将奔四还是钻石牌金箍棒一根。

第二章 传说

终于有一天,这仨哥们有机会凑一桌了,刘明下馆子炒了几个菜,叫来两个死党,三杯酒下肚,刘明决定把这个荒唐的梦给大家吐槽一番。

听完刘明的描述,俩哥们自然是哈哈大笑了之。

“来!小明,喝酒啊,别瞎掰了,还飞碟还乌鸦神表,风马牛不相及哈哈没事吧你!喝多了吧!”马大勇历来说话像机关枪一样猛。

“滚犊子你,我真没喝醉,你们瞧,我把画都带来了。”刘明微醺着从裤兜里掏出画来,打开给哥几个过目。

“哟,画的不错嘛,得过奖的就是不一样啊”!马大勇剔着牙,叨叨着。

“你这画啊,挺超现实的,别说啊,还真有点意思,咦?狗熊窝,嘶……我想想,这名字咋这么耳熟呢?”常胜陷入沉思,手里的酒杯一斜,地上就冒着啤酒泡沫了。

“嘶……哎,我还真知道有个狗熊窝,我听我爷爷说过,邻市郊开车大约跑150公里真有座山,叫乌云山,常年乌云密布,就是干打雷不下雨,山脚下倒是有个山洞,真的叫狗熊窝,据当地老百姓讲,相传战争时期一帮土匪节节败退之后,躲进这洞子里,这洞阴气很重,据说从来没有人转出去过,当时大部队喊话叫土匪们缴械投降,眼看着土匪哗啦啦全部钻进洞子里去了,大部队也派出了一个班,十几个人冲了进去,土匪在前面四处逃窜,后面枪林弹雨,尖刀班们不停的喊话招安,没想到这帮匪徒还挺有血性,死活也不投降,就这样你追我赶,谁也不知道追了多远,

  油炸小强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