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废人一个

小说:堪侠 作者:一纸孤本字数:3499更新时间:2018-07-17 11:29:20

义阳府的建筑较之京都显得更为古朴,长十八宽十二的黄岗岩错落有致的铺设在主要街道之上。街道两旁大多是些黄墙绿瓦的二层矮楼,悬着高高的幌布,半居半商。放眼望去,整个义阳府城,除了府衙里新修到一半还没来得及竣工的府官内府,似是都找不出超过三层的建筑物了。

从城门通进来的那条石头路宽敞的很,四驾车马并驾齐驱都显得绰绰有余。宁西涯被拽到义阳的时候,已是傍晚时分。整个街道却没有一点疲态。叫卖声,讨价声不绝于耳,人头攒动间竟是稀稀疏疏的填满了四驾车道。

街上的人背刀的,挎剑的,摇扇的,搓球的,形形色色鱼龙混杂。

有一个贵气衣服被撕扯的已经看不出几分贵气的少年披头散发的站在城门口,还没等看的真切,就被上身赤膊的黑瘦子拽到一个背人的巷子。天蚕丝的袍子被扯得更松颓了几分。

一个时辰前。

“你说...你也打不过?什么意思?”宁西涯蹲在地上揉着被拽到差点脱臼的左肩,有气无力的质问到。

顾凯在离宁西涯不远的溪流边,把水捧到嘴边“咕嘟咕嘟”。

“那二十几个混混不是你撂倒的?”

“是我撂倒的倒是没错。”顾凯喝饱了水甚是开心,往自己的身上脸上泼了几捧。“但是,谁跟你说,我用的是武了?”

“那你用的是什么?”

“毒!”

“毒?”宁西涯咬着嘴唇若有所思。“哥好像说过,武道修炼大多都是炁体同修,炁指的是内力,体指的是筋骨。若是只修内力,经脉定然拓的不宽,能修到三阶二阶就已是奇迹。若是只练筋骨,没有内力滋养,大多也就只能修到想我这种水平。”

“可是有些人生而有失,无法炼体的见得不多,无法修炁的比比皆是。丹田坏的,经脉窄的,没有内功秘籍的,这些人想要变强就只能寻些奇门诡道。”

“你是毒修?”宁西涯问到。

“差不多吧,具体的跟你解释你也听不懂。”顾凯笑着说

宁西涯以为之前顾凯逃跑的行径定然是因为这个见钱眼开的穷毒修身上的毒不够了,摇了摇头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那你能不能教教我?”

顾凯一脸看傻子的表情“解释你都听不懂,教了你能学得会么?”

“切,我不过是好奇罢了,有什么了不起......”宁西涯咕哝到,眼神却掩饰不了的失望。

“走啦傻少爷!”说着顾凯又一把拽起宁西涯作势就要飞奔而去。

“哎,哎,等下。”宁西涯连忙喊到。

“怎么啦?”只见宁西涯用力甩开被顾凯拽着的左手,转了转肩膀,才把右手平伸出去“这只。”

义阳府城的某条巷子里传出一声惨叫,不幸,被街上热闹的声音吞噬的毫无痕迹。

“你干嘛?”宁西涯义愤填膺的瞪着顾凯两只手交叉放在肩头,不断揉捏以缓解那种濒临脱臼边缘的疼痛。

顾凯一脸怪笑道“傻少爷,也就是这没有别人,要让别人看见,还得以为...我要把你怎么样了呢。哈哈哈哈。”

宁西涯这才意识到他这个姿势的尴尬,脸色羞红,急忙放下双手。有些色厉内荏的重复到“你干嘛?”言语中早就没了刚才的气势。

“把衣服脱了。”

宁西涯一脸羞愤拔剑就砍,顾凯准备不及一个后跳,险险躲过。连连摆手“傻少爷啊,你听我解释啊。”

宁西涯哪管这些,箭步向前又是一剑。逼得顾凯侧头斜身一个踉跄“喂喂,你来真的啊!”

看顾凯跌座在地,宁西涯提剑又刺,可能是因为宁西涯这两条胳膊现在实在太过软绵无力,这一剑刺出竟脱手而去。顾凯两手撑地急急后退。

只听到一声嗡鸣,那把没开刃的剑直直的插在两块黄岗岩中间的缝隙里,距离顾凯裆下的位置,不足三寸。

顾凯呆坐在那里,两眼发直的盯着那把还在颤动的剑,惊得浑身是汗。

宁西涯在剑脱手那一瞬间神智就恢复了清明,看着眼前的画面,顿时方寸大乱,手足无措。

一阵凉风吹来,激的顾凯打了个激灵,看着那把已经停止晃动的剑,低头看看自己,又看了看宁西涯,好长一会才憋出一句:“妈嘞,老子的命根子差点折在你手上。”

看到顾凯这样,宁西涯长出一口气,嘴硬到:“谁叫你无礼调戏本少爷的!”

“说你傻你还真的傻啊,老子可没有龙阳之好”顾凯气到翻个白眼:“你不觉得你这身衣服太扎眼了吗?还是你还想被......”

没等顾凯说完,宁西涯就低头咬着嘴唇轻轻把那件被扯得有点烂的天蚕丝袍子脱了下来。嘴上咕哝着:“你不觉得你也挺扎眼的么?”

“腰带。”

“内衬不用脱,一会我给你再找件袍子回来套上,谁都看不见。”

“还有那把剑。”

顾凯根本不理会宁西涯说了什么,有点窃喜的在一旁指挥。

“剑不行,剑鞘扔了吧,那个比较扎眼。”宁西涯说到。

“扔什么啊,你这些东西,我一会儿去帮你找家当铺给当了。”顾凯眼里带着一丝狡黠的目光“中介费跑腿费我也不多收你,大家都这么熟了,你给我个二成就行。”

宁西涯算了算“自己兜里的银两还是前日在天香楼请弘景吃饭剩下的,除去给顾凯的二百两,其实也所剩不多了。再加上刚才......就算是给他的赔礼吧。”点了点头,算是应允。

顾凯像是怕宁西涯反悔似的,迅雷不及掩耳的收走了他刚才脱下的衣服,从宁西涯手里抢过剑鞘拔腿就跑“你在这等我就好,很快回来。”

一盏茶后

“那个当铺老板怕不是个傻子”顾凯一脸喜色,右手提着不知道从哪买的粗布袍子,喘着粗气赶了回来。

“怎么?”宁西涯边穿边问。

“你知道你那些旧衣服,还有那破剑鞘当了多少?”顾凯眼睛一挑“五百两!你说他是不是傻透腔了。他结完钱,当票我都没拿就溜出来了。你看,这之后他要是想反悔退当都找不到证据,到小爷手里的钱可别想往回要。哈哈哈哈。”

“五百两?!”

“哈哈,你也没想到吧,我去市场把钱破开了,我的那两成自己收下了,你的那份我揣你袍子里了。诶,你停住干嘛,赶紧换啊,换完好找地方休息,我跑了一天都要累死.......”看着顾凯眉飞色舞滔滔不绝,宁西涯心里满是惆怅。

“我怎么忘了,这个商人,他,不识货啊......”

宁西涯换上粗布袍子还不大适应那份厚重的感觉,非拉着顾凯给他置了一件马甲,毕竟一个上身赤膊大眼瘦腮的黑瘦子不管放到谁的身边都说不上不吸睛。

两人找了个客栈住下。

夜里,外面大概是正下着小雨,窗户那儿没投进半点星光。宁西涯的房间也没点着什么光源,在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宁西涯就这么睁着眼睛,躺在床上。

听着隔壁顾凯的呼噜声,宁西涯复盘了下今天发生的种种。叹了口气一个轱辘爬了起来。

双腿盘起,背部挺直,两手自然搭在膝盖上。长出一口气,慢慢把眼睛合上。感受着身体里的炁,从丹田出发用一种复杂路线循环整个身体,最终再回到丹田。

一个小周天,又一个小周天。无色的炁随着经脉慢慢运转,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厚重。宁西涯的表情如常,身体却崩的很紧,睡袍被汗水浸透黏在身上。

当身体内的炁运转了八十个小周天,准备九九归一,回到丹田时。那已经积累到一定厚度的炁忽然像是发了疯似的不受约束,四散而逃,整个丹田空空如也,没有留下一点。

倒是黏在身上的睡袍像是被蒸干了所有水分,甚至比刚刚穿上时还硬了几分。

“切~”宁西涯轻声啐了一声,压制住喉咙深处那阵瘙痒想要咳嗽的冲动。

“还是这样。”

回想起宁邵把家里的功法秘籍藏起来时小心翼翼的表情。

“老爹啊,你难道真的以为你把秘籍藏起来,我就一辈子不知道,自己,是个修不了内力的废人了么。”宁西涯笑了笑,有些难看,有些自嘲。“希望,九嶷山,能找到那样东西吧。”远远地看着没有一点星光的窗外,若有所思。

第二天清早,一个算命先生晃晃悠悠的走进义阳府城。

千层底被磨得飞起了边子,胡子上沾着一层露水。

“算错方向跑去襄樊呆了一宿,要不是今早补算一卦。”

算命先生摘下帽子整理了下头发“真是误事,误事啊。”

推了推镜框,看了眼还没抬头的太阳,又掐着指节算了半天。才在一个还没开门营业的客栈门口站定。“这回没错了。”

“喂,傻少爷,起来了!”宁西涯被这句话伴随的摇动晃醒,动了动手臂,酸痛感貌似减轻了不少。

“这么早?干嘛去啊!”宁西涯眼睛还舍不得睁开,只是眯成个缝瞄了眼太阳。声音懒洋洋的。

“吃饭,查地图,雇车,赶路。”

“那也不用这么早啊。”

“你懂什么?走过江湖么?早上,大家都要开张的,店家图吉利,咱们图便宜。”

宁西涯被顾凯生拽着起了床,换上那身粗布袍子。

两个人叫醒前台睡得口水流了一账本的小二,在店小二怨妇般的目光下推开了店门。

太阳还没有升起来,整个义阳似乎有点雾蒙蒙的。宁西涯和顾凯两个人傻傻的站在客栈门口。

“哪有卖早点的?哪有卖地图的?哪有跑车脚的?”宁西涯心里一阵淡淡的忧伤。

这个时间的义阳,哪有半点傍晚时的影子。整条街道除了他们两个外,只有一个算命先生,站在离他们不远的另一个客栈门口。

目光相接。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一纸孤本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