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婆媳大战 (1)

小说:离关东 作者:小树岚字数:3319更新时间:2018-08-28 10:46:15

又一个春天来临了,河道两旁的杨柳刚吐出微黄的芽,就被大家伙儿撸光了。饿急了的人都饥不择食了,啥都吃,尽管吃了这些不该吃的东西浑身浮肿,但也比空着肚子强啊!大家伙儿在撸着各种树的嫩芽时,那些自由翻飞的水鸟,就牵动着他们的思绪,令他们深感悲哀,深感自己活得远不如鸟儿轻松快活。

德寿母亲领着孙女永芸在河边逛荡了一下午,也没撸到盖满篓底的树叶。永芸今年十二岁很懂事,和她妈完全是两码事。她虽然跟老太太没有血缘关系,却有着天生的祖孙缘。一年到头总围着奶奶转,睡觉也跟奶奶一个炕头;和德寿也是贴皮贴骨,张嘴不叫爹不说话,平时看到自己的妈对德寿发脾气,她总是护着爹,嘴上不敢对妈说什么,两眼却总瞪着自己的母亲。有一次还把她妈惹急了,骂她:你这吃里扒外的小白眼狼,老娘算白养你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带你过来!母亲越骂,小姑娘越不服气,家里有个星星半点儿好吃的,她从不争,分给她的那一份子她一般舍不得吃,总是塞给奶奶吃,奶奶不吃她就留给弟弟。老太太常拿孙女跟她妈做比较:唉,也不知道到底谁是妈了?你说你妈要是有你一小半样子就好了,真是枉活小半辈子了!

老太太和儿媳妇的第一仗就是因为吃。那天下午,一个亲戚给了半斤羊肉,正常年景也得把它腌起来,留着来人来客或年节时候再吃。正常年景尚且如此,况且这荒年!邹志秋可不管这一套,她是个见了好吃的涎水就止不住滴的女人。当天晚上她自告奋勇地要做饭,当然是为了把那半斤羊肉烧成羊肉汤。老太太一下午都在外头看孙子,等天傍黑抱着孙子回家,进了院子闻到羊肉味,才知道生肉已经熬成了熟汤。瞅着锅里热气腾腾的香飘四邻的羊肉汤,老太太气得两眼发蓝,嗓子冒烟儿,她气得气都喘不匀溜了。她再也忍无可忍了,但还是尽量克制着内心的愤怒,用平静的嗓音说:“我说盼雨他妈,你怎么能把羊肉就熬成汤了?”

邹志秋头不抬眼不斜地在一碗一碗地往外舀着羊肉汤,嘴不咸不淡的回应着婆婆:“不烧羊肉汤怎么吃?包饺子?”

老太太听了火气更大了:“你怎么就知道吃?”

“你听你这话说得多不在拐。”邹志秋啪地一声将手中的勺子摔在锅台上,冲着婆婆就耍起泼来,“你不知道吃啊?啊?你不知道吃?你喝西北风活了这么大呀?你看你这老不死的,平时不帮你做饭吧,你甩脸子,现在帮你做了,你又来这一套,你怎么就这么难侍候呀?”

“盼雨他妈,你这说的叫什么话?在家你妈就是这么告诉你这样对待婆婆的吗?”

“是你先挑起的!俺怎么做左右都不是,你存心找事儿,是吧?跟俺耍心眼儿,难怪你就高粱杆长个谷桔高,纯粹被心眼儿坠的!”

“盼雨他妈,你说话怎么能满嘴跑风?俺对你怎么样,你心里应该清楚,就你刚才说的这话,你真是连条狗都不如!”

“你骂谁?俺连狗都不如,那你连猪都不如,连鸡都赶不上!”邹志秋没想到婆婆竟敢骂她,顿时火冒三丈高。

“俺看你活脱脱就是头驴,是头叫驴!”老太太火气终于被蹿上来了。

“俺是驴,你就是骡子,一头跟驴交配的骡子!”邹志秋更是口不择言的乱囔。

……

尽管老太太的火气一阵猛过一阵,声音也一声高过一声,但始终压不住儿媳妇气势凶猛的大嗓门。就在婆媳俩要扭打在一起的时候,德寿收工回来了,听到屋子里驴呀骡子的叫骂声,就知道婆媳俩的战争又爆发了。他早看清了这坡式,母亲开始对儿媳妇印象好,那都是被孙子遮住了眼光,在老人眼里,孙子就是她的阳光空气和水。德寿最初时候就对母亲说过,不要对这个媳妇过分的好,你越轻贱,她越不把你当回事。任何事情都不能看表面现象,好坏都是暂时的,要看最终的结果。老太太哪以为然?唉,人哪,为什么非要等从某个伤心绝望的时刻方才开始切入真实生活的真谛?

屋子里,婆媳俩的对骂声更激烈了,德寿只听见一个骂乌龟王八,一个在骂鸡。他三步两步奔进了屋,大喊一声:“都闭嘴!不嫌丢人哪?这个乌龟那个王八的,把家整成动物园,你们不都成畜生了?也不怕人家笑掉大牙!”

邹志秋一见丈夫,立马恶人先告状,喊冤叫屈道:“你回来的正好,你看看你妈这个难侍候的,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家里的活我不干她嫌乎,俺干了,又出力了还不讨好!好心好意把饭做熟了,她反倒指着鼻子骂俺,你说让我到底该怎么办?”

“盼雨他妈呀,咱头顶着的是天啊,你说话可不能瞒着良心哪!俺这一辈子从没骂过人,你不先骂俺,俺能骂你么?”老太太颤巍巍的说道。

“就是你先骂的我!”邹志秋指着婆婆,手指眼见就要触到婆婆的鼻梁,大声囔囔:“你骂俺是条狗,你敢不敢承认?”

“行啦!”德寿冲妻子喝道,“你看你这阵势,都咧咧了些什么,这不是旗杆上挂尿布,瞎扯吗?”

“谁瞎扯了?谁瞎扯了?!”邹志秋又掉回头,冲着丈夫无所畏惧地吼,“卢德寿,你听着,俺要是瞎说就是你养的!”

老太太怕儿媳妇跟儿子再打起来,就放柔了声音:“都不说了吧,都是俺的错还不行吗?俺不该指教你了。”

“你指教谁?谁用你指教了?”邹志秋恶毒地向婆婆宣告,“告诉你,俺长这么大还没怕过谁,俺还能怕你吗?告诉你,这辈子俺除了听俺自己的,谁的话俺也不听的!”

左一句右一句,句句揪住卢德寿的心!邹志秋根本不顾丈夫的感受。面对这样的女人,德寿真的无语了!他只能哀叹着把老婆推进自己的房间。

邹志秋人进了屋,嘴依然不依不饶地:“俺知道你偏向你妈,这不要紧,人不向,理向。你要不服,咱俩今儿就把理好好摆一摆,你敢么?”

德寿真被老婆气坏了。他再也不能闷头闷脑的了,索性把憋在肚里的一股脑儿清理了出来:“本来,我不打算和你多说,不是我输理,而是怕自窝乱,让人家见笑。现在屋里就咱俩,你凭良心说,从你进门那天起,咱妈对你怎么样?”

“不咋样。要对俺好,还能骂俺么?”邹志秋并不服气。

“那也是你先挑的头,俺妈这辈子从不会无故骂人的!不说你是她儿媳妇,大半辈子了她也从没和邻居红过脸!今儿就算她哪儿得罪你了?至于你骂的这么狠毒?”

“以前俺不做饭,你们都说我,动手做吧,她一回来就找事。”接着,她就把前因后果告诉了丈夫。

“俺就知道俺妈不会无缘无故找茬的人,你也不想想咱庄户人家过日子容易吗?有点好东西更不容易了,特别是现在这样饥荒的年景,就更应该节省了,这是羊肉呢,你怎么能一顿都给做了呢?怕隔夜不鲜哪?还是过了今儿不过明天了?”德寿听完缘由,依旧批评媳妇的不是。

邹志秋受不了了,她原以为告诉丈夫实情,丈夫就会和自己站在同一战壕里,由此更让她火撞脑门:“你怎么老是跟你妈一个鼻子窟窿喘气?不就是半斤羊肉吗?你们老的训小的说,拿俺当菜肴啊?好心好意给你们做顿饭,肉没尝一块,汤没捞着一口喝,倒惹了一身膳味儿!你们娘俩想干么?还想把俺和上一个那样挤走吗?”

“邹志秋!”德寿实在没想到这蠢婆娘竟哪壶不开提哪壶,当下他气得脸发紫,嘴唇直打哆嗦,你……你真是丝瓜葫芦部分的主儿,你再胡咧咧一句俺就咣你一嘴巴子!你信不信?”

“俺说的不对吗?你们就是用不上我了,孩子也给你们生了,你们娘俩就想卸磨杀驴了,你以为俺不知道么?你们心眼也太黑了吧!”

“啪!”德寿没等老婆说完,就咣地给了她一个脆生生的耳光子。

邹志秋顾不上去抚摸自己那火辣辣的嘴巴,她夸张地尖叫着扑过来,两只猴爪一样的尖指甲在德寿的脸上鸡刨食一样乱抓乱挠。尽管德寿又躲又闪,还是被抓出了几道道血沟子。

老太太正在自己的房间里照看孙子,听到儿子房间里打起来了,就急急地过来拉架。见儿媳妇不管不顾地一把又一把地挠着儿郎,瞬间抓她心肝似的,她一头拱进儿媳怀里:“我说盼雨他妈,千不该万不该,今儿俺不该多嘴了,你要出气就抓俺的脸吧,汉子的脸就是张招牌,哪能随便抓呀?你看都被你抓成血头公鸡了,让他出去怎么见人?”

“活该!”邹志秋一脸狰狞地尖叫,“我就要抓死他!”

老太太还在向儿媳哀求着。德寿说:“妈,你出去,我今儿倒要看看她到底有多狠,真是倒血霉了,怎么就找了这么个破玩意儿!”

“德寿,男人有本事出去使,在家跟自己媳妇逞能算什么能耐?”老太太哀怨的哭泣道:“你们谁也不用埋怨谁,都怪俺,都怪俺呀……”

老太太把儿子儿媳劝住了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蒙头盖脸地哭了一顿。跟她睡觉的孙女永芸,也被吓得哇哇直哭,嘴里一个劲“奶奶奶奶”地喊着……

  小树岚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