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9章 对灵哭奏,陈平巧计自保;尘埃落定,汉皇安卧长陵

小说:大风起兮 作者:王国良字数:4276更新时间:2018-07-20 14:53:54

且说陈平解了樊哙的,迤迤逦逦吱吱呀呀地望长安而来。囚车上,陈平独自想着心思,倒也不闲车慢。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嘚嘚”的马蹄声,陈平探出半个身子张望,只见一骑烟尘呼呼而来,是汉使急报。陈平一见急报,整个人就呆了,僵在那里了。

使节送来的是天大的噩耗:皇上驾崩了。

得知皇上驾崩的消息,陈平心中挖肝撕心地痛,汉皇对自己,那是恩德如山哪!

悲痛过后,陈平冷静下来了,它仔细思索着,看看自己该如何应对现在的局面。

当面对着朝中现在的局面时,陈平自忖道:

“皇上驾崩了,吕后必定会专权,惠帝年纪尚幼,吕后必定亲自主持政事。如果吕后主政,这局势就我陈平来说就变得很险恶了,因为吕后对我们这般当年紧紧跟随皇上的人是心存芥蒂的。现在想想,幸亏前时自己智高一筹,没有按照皇上的诏令立斩了樊哙,这樊哙可是吕后的妹夫呀,如果樊哙死在我陈平的手里,那吕嬃饶得了我陈平吗?吕嬃不饶我,那吕后如何肯饶恕我?那我陈平还有得活吗?现在,只要樊哙还在,我陈平就护将有功,我就还有回旋的余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呢!”

陈平很庆幸自己保留住了那樊哙的性命。

现在,陈平立马要做的事,就是立即将樊哙从囚车中放出来,和樊哙好好聊聊,要取得樊哙的贴心贴肝那是最重要的。

陈平将樊哙从囚车中放出来,亲自扶着樊哙下了囚车,又把樊哙扶上自己的车,只是未除其桎梏,让樊哙与自己同坐一车,望那长安而行。

在车上,陈平与樊哙细细地尽说前后缘由经过以及其中的曲曲直直。说得一五一十的,很详细。

陈平的目的很清楚,他就是要樊哙知道自己的良苦用心,要樊哙知道自己对汉室的忠心,要樊哙知道自己是吕后可以信赖的人。

樊哙是个实诚人,他见陈平冒着杀头的危险,有违君命而不杀自己,使自己得以存活下来,心中十分感激陈平。

樊哙想啊,要是陈平当时按照君命而行,现在自己就在那塞外的一抔黄土中之中埋着呢,还会有自己现在坐在这车中回长安见家人的机会吗?

樊哙感激陈平的不杀之恩,就紧紧地搂着陈平,一路上泣涕而行。

看看长安近了。

陈平知道吕后阴狠,是不会轻饶自己的,离长安越近,陈平的心里就越是忐忑不安。

陈平知道,当初是自己领命出塞,去监斩樊哙的,现在,自己虽然没有斩杀樊哙,保留了他的性命,但是,毕竟当初自己是这个事件的参与者呀!更重要的是,自己就是汉皇的爪牙,是自己亲自去执行斩杀樊哙的诏命的呀!现在,虽然樊哙原谅了自己,可是,那吕嬃岂能不记恨自己?自己伤了吕后的亲属,那吕后岂能不怪罪自己?

漫漫长安路,过去,陈平想要见皇上,总觉得路长,今天,陈平却总是觉得这路太短了!

长安在望,陈平有些急了,脑袋里的思绪就飞速地旋转起来,苦思着解脱眼下危机的办法,至少要要找到让吕氏姐妹不怨恨自己的办法。

陈平就是陈平,须臾之间,他就有了应对的办法了。

陈平决定,要在汉皇治丧期间,自己曲意交待,洗清剖白自己。

想到这里,陈平就命令手下人,驾驭着囚车,载着樊哙随后慢慢地行,自己则飞马疾驰,抢先到得长安来。

将近长安之时,陈平就遇见了吕后的使者。

吕后派遣使者向回长安的陈平传诏,令他与灌婴一同扼守守荥阳。

陈平见了吕后的诏书,心里明白了,这是变着法子把我们这般老臣赶出朝廷呢!

忧虑之中,陈平也高兴,陈平暂时没有感觉到性命之忧!

陈平对自己说:得想办法留在朝中,不能离开朝廷,自己的前事未及剖白,与皇后的怨恨未消,自己就要远离朝堂,那朝中谗讥之人多的是,自己又怎能够得以保全?这荥阳那是万万去不得的!

陈平是个大智大慧的人,能够难住他的事太少。陈平这眉头一皱,就计上心来。

陈平有的是办法。

到得长安,只见陈平跌跌撞撞地跑入宫中,快步抢到汉皇的灵前,翻身跪倒,就放声悲号,陈平一边哭,一边倾诉,甚为伤恸,叫人看了、听了,顿生怜悯之心。

且说吕后见了陈平归来,正要询问樊哙的事情,却见在那里陈平号哭,自己根本插不上嘴,就不好询问。

正迟疑之间,却听得陈平正是在哭诉那樊哙的事。

吕后不由得倾耳细听。

只听见陈平哭道:

“陛下呀,您诏令臣去斩决樊哙,臣怎么敢轻易地处置有功之臣?现在,臣已将樊哙带回了长安,拟将樊哙呈交陛下亲自处理,陛下呀,您要宽恕罪臣有违天命呀!罪臣有苦衷啊!罪臣想回朝中当面向你陈述的呀!哪曾想啊,陛下呀,您却抛下罪臣而去了!叫罪臣痛彻心肺呀!……”那陈平且哭且诉,哭得黑天昏地,伤心至极。

那吕后、吕嬃听陈平哭了那么多,别的东西她们一句都没有听进去,独有这樊哙没有死,她们倒是听得很明白!

吕雉、吕媭突然听说樊哙没有死,立即放下心来,也顾不得君王新丧的悲痛,在那里暗自心花怒放,暗暗高兴。

吕后看见陈平那涕泪横流,伤天恸地的样子,君臣之情,溢于言表,心中也十分地感动。

吕后现在突然觉得,这个陈平对汉室,对汉皇,对自己的忠心倒是无可挑剔的。

吕后现在对陈平就放心多了。

心中有了对陈平放心的想法,吕后就对陈平说:

“陈卿啊,请节哀顺变罢,你且去荥阳就职去吧!”

陈平听了吕后的话,心中就“咯噔”了一下。

陈平想,此时我若是离开了京都,朝中的人事这么复杂,一定会生出对自己不利的变故,陈平在心里对自己说:不能离开长安,不能离开皇宫!

陈平主意一定,就再三请求吕后,求吕后恩准自己留置在长安。

吕后见陈平恳求自己,就想叫陈平知道,自己是说话能够说了算的!同时吕后也是感念陈平违诏不杀樊哙的恩情,就恩准陈平留在长安任职。吕后对陈平说:

“陈卿呀,哀家见你年纪也大了,哀家就留你在长安,做郎中令兼太子太傅,你要用心辅佐惠帝呀!他还年幼,刚即位呢!”。

几天后,樊哙被押至长安,吕后立即赦免了樊哙,官爵如旧,樊哙仍就做他的丞相。

奉常府及宗正府飞马请来淮南相国张苍,让张苍与卜者协助两府料理好汉皇的后事。

汉皇的陵寝之地,亦是张苍他们按例在汉皇刚即位时,与汉皇及许多占卜之人推算好了后,早就营建好了的。

推算后选定的陵地,在咸阳东面三十里地,正是前时有紫气升腾的那片山陵之中。

这片山陵,亦称“长山”,先古的时候叫“长平”或是叫做“长平阪”。

这长平,自古就是一处吉祥之地。

出了别的原因之外,张苍他们特别看重“长平”这个名字。长平这个名字恰好寄托了臣属们对汉皇的哀思。

出殡那天,天气却突然溽暑难耐。

自长安往东至咸阳东,道路两旁林立着兜鍪荷戟的军士,路旁林木之上,缗钱珠串,琳琅满目。

赤色龙旗在风中一路猎猎飘扬。

汉皇的灵柩,在新修的宽阔而平整的道儿上缓缓而行,哀乐齐鸣。

出殡队伍最前面行进的,是前卫的士卒,铜管哀锣,催人泪下。

接着行进的,是汉皇的亲属们、近臣们,他们皆是麻冠斩衣的一身孝服。送行的人们行进之中,不时回头,三步一叩,五步一拜,哀哀之声,不绝于耳。

中间而行的是汉皇的灵柩,灵柩载在步辇上,黄旗伞盖,与汉皇生前出行时没有什么两样,灵柩的后面,是长长的车队,车上载着的全是陪葬品,全是汉皇生前使用过的一些物件,还有一些,是汉皇生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随葬品,另有一些,就是汉皇驾崩后赶制的葬品。

队伍的最后,是殿后的禁卫军。

历经了两个时辰的功夫,灵柩终于到了陵寝之地。

汉皇的陵寝,在咸阳东面三十里的咸阳原上,整座陵寝坐北朝南。

陵寝南临渭水。

渭水无言,经年累月,川流不息,汉风遗脉,源远而流长。

陵寝北依九嵕山。

九嵕山巍峨壮观,恰似那庄严的菩提,端视着那咸阳之原。

秦川故道,在咸阳原下穿逾而过,上难见首,下不见尾,苍凉、悠远。

汉皇的长陵选在咸阳原的南部,居高临下,威武壮观,扶山控水,虎视着咸阳,颇显帝王高高在上、雄视一切的威严。

汉皇登基的第二年,按照惯例,朝廷就着手为汉皇建陵的事。

陵园完全仿照长安的形制规模而建,只是规模略小一些而已,是缩小了的长安城的格局。

陵园内,建有豪华的寝殿和偏殿,园陵中最主要的建筑就是寝殿,它是园陵中的正殿。

殿内,陈列着汉皇生前所有的用过的物件的原物或是仿制品,汉皇生前的朝事,饮食起居的情形,在这里全有,衣冠几仗像生之具,应有尽有,就像是汉皇移居到这里来了一样。

汉皇的陵冢在陵园的偏西部,其形状像是一只倒扣着的斗的样子,覆斗由夯土迭筑而成的,很高大。

汉皇安寝的地宫就在陵寝的下面,汉皇的棺椁用“黄腸题腠法”安葬,一椁三棺。

地宫中的随葬品不计其数,陶、铁、金、银、铜器,无所不有。汉鼎,汉王剑、汉皇车马亦在其中。

陵园的东面,与汉皇冢相对应的地方,是早已在建的皇后墓,汉制规定,帝后同墓不同葬。

长陵东西长百二十步,高十三丈。今测得长陵东西长153米,南北宽135米,顶部东西长55米,南北宽35米,高32·8米。

陵园的北面,是长陵邑。

长陵邑是专门设置的来侍奉长陵的城邑。

长陵邑略成长方形,城墙用夯土筑成,南北长,东西宽,长陵的北墙,就是陵邑的南墙,二者重合。

长陵邑的东面没有城墙,是开放的。

汉皇生前,就将许多的大户和贵戚迁到陵邑中,令其侍奉陵园。

当年,长陵邑规模很是宏大,邑中常驻人口就有五万多人,每日里,邑中热闹纷繁,全然不像是一处肃穆的世界。陵邑规模工整、肆闾俨然,不仅城墙高耸,街道纵横,而且深宫广院,院院朱檐彩栋,宫宫规模宏制,宫前院中,车水马龙,人流如潮,繁华至极。

在陵园的东部,就是那有名陪葬墓群。

长陵的陪葬墓群,陪葬数量之多,空前绝后。

那些当年跟随汉皇出生入死的功臣贵戚们,他们死后都还愿意跟着当年的大哥,也就都安葬在了这咸阳原上,与他们的大哥生死相随,生而同朝死同原。

这种君臣生死不离的情形历朝历代很少见过。

汉皇君臣生死相随的情形,有唐朝诗人刘彦谦的诗为证。

刘彦谦先生,乃是唐朝并州人,曾做过阆州、壁州、绛州三州的刺史,先生博学多艺,号“鹿门先生”。先生写有《长陵诗》,是这么八句:

“长陵高阙此安刘,

附葬累累皆列侯。

丰上旧居无故里,

沛中原庙对荒丘,

耳闻明主提三尺,

眼见愚民盗一坏,

千载腐儒骑瘦马,

渭城斜月重回头。”

这八句诗,说的就是汉朝初年的时候,列侯们死后心甘情愿地还陪葬在他们的君王墓旁的稀奇事。

就这样,汉皇和他的弟兄们又在这秦山汉水之间相会了,今后,他们还会干些啥,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有人云:

这老百姓的嘴,

是块无形的碑,

白是白,黑是黑,

评说千秋功罪!

刘邦之其人其事,大汉之史诗,笔者无言,留给子子孙孙评说去吧!

(完)

  王国良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