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棋魂

作者:桂忠阳

分类:历史架空

字数:6641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棋魂(精品故事)

小说:棋魂 作者:桂忠阳字数:6641更新时间:2018-08-07 09:30:49

棋 魂(精品故事)

  桂忠阳

核心卖点:人格魅力才是围棋之魂。

一句话故事:“燕山棋院”的主持是受过朝庭册封的女棋童妙玉,她芳龄二十,却在棋盘上搏杀了十余年,棋艺可谓高深莫测。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且看她是如何败在侠士钟鸣川手下的。

北宋时期,京师附近的燕山有一座著名的棋院,名叫“燕山棋院”。主持棋院的是受过朝庭册封的女棋童妙玉,她芳龄二十,却在棋盘上搏杀了十余年,棋艺可谓高深莫测。她主持棋院不久,皇上就赐给她一幅金匾,上书“棋惊天下”四个大字。

这一年,皇上又为妙玉举办燕山棋会,广贴皇榜,邀请天下围棋高手来燕山聚会,与妙玉决一雌雄。

              一

皖南宁国侠士钟鸣川身背长剑云游四海时,在济南府看到了燕山棋会的皇榜,忙问身边一老者,不知这燕山棋会结束了没有?老者说,已经开办了五天,还有五天时间,你要抓紧赶去,也许还能赶上。

钟鸣川谢过老者,便大步流星向燕山赶去。

这天黄昏,钟鸣川来到一荒山野岭,忽然听到山下有格斗之声,便拔出长剑向下赶去。来到山下,他闪身在一棵松树后,只见四个蒙面人正在围杀一个公子。那公子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眼看生命危在旦夕。那公子杀开一条血路,正想逃走时,背上却挨了一脚,顿时扑倒在地。四个蒙面人持刀追上,公子就地翻了几个滚,蒙面人逼近,其中三人挥刀砍下,公子横剑挡住。另一蒙面人乘机欲剌公子。

忽听咣的一声响,蒙面人的刀被长剑挡住。来人正是钟鸣川。

蒙面人收回钢刀,直扑钟鸣川。没有两个回合,钟鸣川的长剑便挑掉了萱面人的钢刀,紧接着又削去蒙面人脸上的黑布,留下一道血痕。蒙面人瞠目结舌,落荒而逃。

钟鸣川轻蔑地一笑,又怒目转向另外三个蒙面人。只见他的长剑唰唰唰地挥动三下,迅速削去了三个强人的蒙面巾,每个人的脸上同样留下了一道血痕。三个强人惊慌失措,弃刀奔逃。

公子从地上跃起,抱拳向钟鸣川道谢:多亏壮士拼命相救,请问尊姓大名。

钟鸣川说,我乃皖南钟鸣川。不知公子尊姓?

公子说,我是燕平……说到这里咽下了后半句,他不便暴露自己燕平王的身份,改口问,不知壮士来此何事?

钟鸣川说,我是来赶燕山棋会的。

燕平王叫着说:哎呀,棋会今天是最后一日,怕你是赶不上了。

钟鸣川搓着两手说,糟了,这便如何是好?

此时正好燕平王的仆从牵着两匹马过来,燕平王说,有了,壮士如蒙不弃,同我一起乘马回去。钟鸣川说,这样不好吧,只有两匹马。燕平王说,没事,叫他走回去。

燕平王和钟鸣川骑马来到一岔路口,燕平王说,前面不远就是燕山棋院,我和壮士暂在此地分手,马匹你先用着,回头来京师,打听我燕平就知道了,我当重谢救命之恩。

钟鸣川说,区区小事,何足挂齿。来日我还回坐骑,一定登府拜谢。

             二

燕山棋院主持妙玉在棋院书房内弹琴,她的大弟子春兰走进来说,师傅,复赛已结束,这是参加决赛十个人的名贴。妙玉站起来,不屑一顾地说,放在案上吧。春兰把名贴放在案上,没有离开的意思。妙玉背对着她问,你还有什么事吗?

春兰犹豫片刻说,这里还有十份棋谱,记下了名贴上十个人的棋路,是夏荷派人记下来的,她要我交给师傅看看,也好早做准备。

妙玉接过棋谱说,夏荷也太小心了,纵观棋坛,能胜我的人,怕是还没出世呢。说着就把棋谱投入炉火之中。

此刻棋院门前已是人山人海,决赛之日,人们想知道妙玉究竟有何手段能胜天下高手?

这时院门开了,只见第一个参加决赛的李公子走了出来。众人一涌而上,急切地问,李公子,战绩如何?

李公子心悦诚服地说,那妙玉师傅果真厉害,对局不到中盘,我已经是输定了的。

人们面面相觑,一阵惊诧。

钟鸣川赶到的时候,已经有好几名高手败下阵来。他问身边的人,进这棋院,为什么还要名贴呢?那人告诉他说,只有参加决赛的人,才能依次进入棋院。每次只能进主仆两人,我们进不去,只能在这里看热闹。

轮到赵公子时,他不见书童,急着喊人。钟鸣川走到他面前说,公子不要着急,你看我扮你书童可好?赵公子说,也只好如此,那就委屈你了。

赵公子和妙玉对局的时候,只有钟鸣川和妙玉的两个弟子春兰.夏荷在旁观看。

赵公子持黑子先走,显出不把对方放在眼里的样子,落子很快。妙玉不动声色,应付自如。钟鸣川在旁端茶,静观盘内的变化。

进入中盘,赵公子渐渐觉得吃紧,落子越来越慢。他向钟鸣川要过茶杯,在嘴边停了一会,又递给钟鸣川,沉思有顷,狠心地又加一子。钟鸣川见他走了错着,扼腕叹息。

又下了几着之后,赵公子细观棋盘,大惊失色,只觉得雷电横空,云雨翻腾,那些白子一个个凶神恶煞般向他扑来,他绝望地大叫一声往后便倒。

钟鸣川连忙背起他向外走。春兰佩服地大声说,难怪师傅说,能胜她的人,怕是还没有出世呢!

钟鸣川听到这句话,慢慢回过身,眼里放出神秘莫测的光芒。

第二天清晨,钟鸣川来到棋院门口,上前叩打大门。夏荷出来开门。钟鸣川彬彬有礼地说,姑娘……

夏荷认了半天说,你不就是赵公子的书童吗,有什么事?

钟鸣川说,是,有劳姑娘通报妙玉师傅,就说一位远来客,请她出来对局。夏荷说,远来客是不是你呀?钟鸣川说,正是在下。夏荷笑着说,你们家公子都不是对手,你何必自讨没趣呢。钟鸣川说,那也未必,各人有各人的棋路。夏荷说,不管你怎么说,我是不信的,要是你也倒在棋台上,我们可抬不动。说完便哈哈笑着关上了大门。

一连几日,钟鸣川去棋院都是吃了闭门羹。

              三

钟鸣川见叫不开棋院的大门,便想了一个办法。他在客店的门前柳树上挂了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皖南钟鸣川手谈,让天下最高手一先。他知道,妙玉很快就会得知他的行动,那时她就会邀他去决战了。

然而他想错了,当夏荷把他挂牌的事告诉妙玉时,妙玉却漫不经心经心地说,何必同这种粗人一般见识,料他再闹几日,自觉没趣也就去了。

春兰气愤地说,这分明是在向师傅挑战,你不应他,他还以为你怕他呢。

妙玉冷笑一声说,这种激将法,也能让我上当吗?

挂牌两天,不见动静,钟鸣川也有点着急。恰好此时燕平王来访。他对钟鸣川说,壮士为何这么多日,不到家中小坐。

钟鸣川说,仁兄不知,那妙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妄自尊大,目空天下。来此几日,遭她不少羞辱,勾起了争强斗胜之心,决意与她在棋盘上比出高低。

燕平王微笑着说,所以你挂出了招牌,用了激将法。

钟鸣川说,正是,无奈她闭门不出。

燕平王哈哈大笑,抓住钟鸣川的手说,这好办,你同我走就是了。

他牵着钟鸣川的手,径直走出客店,然后让随从先拿了玉印到棋院叫门。

钟鸣川感到蹊跷,迟疑片刻便同他前往。

快到棋院门口时,燕平王说,钟鸣川,妙玉棋能通神,好生了得,你如胜不了她,还是就此罢休吧,切不可作贱自己。

钟鸣川说,要不是看了她的棋,我是不敢说大话的。

燕平王盯着他问,这么说,你有把握赢她。

钟鸣川说,易如反掌。

棋院大门口,妙玉和弟子在两旁恭候。见到燕平王,妙玉说,不知千岁驾到,有失远迎,还望恕罪。钟鸣川一惊,千岁?便欲下跪,燕平王搂住他说,你我已是兄弟相称,何须如此。我们进去。

在客厅坐下后,燕平王抢先说,妙玉师傅,现今山下有人挂起了挑战的牌子,你听说了吗?

妙玉斜了一眼钟鸣川,说,略闻一二。燕平王接着说,他欲同师傅棋盘上比高低,师傅为何按兵不动?

妙玉鄙视地说,我想他一山野村夫,怎配做我的对手。

燕平王指着钟鸣川说,他既然敢称让天下最高手一先,想必有些真本领,你何不同他摆阵斗法,打打他的威风,杀杀他的锐气。

妙玉面露难色,千岁,此人……

燕平王插言道,此人我已给你带到,来,你不必手软,结结实实地教训教训他。妙玉没了主张,这……夏荷心细眼快,随手端上热茶。妙玉接茶捧与燕平王,同时附在他耳边轻轻说,此人原是赵公子的随从,依我看也是个酒色之徒,我怎好与他对局?

燕平王压低嗓门,几分神秘地说,你的意思是不想同他下棋?妙玉说,正是,还请千岁搪塞过去算了。燕平王故作糊涂地对钟鸣川说,钟鸣川,师傅不想同你下棋,要我帮她搪塞过去。

妙玉很难堪,钟鸣川端坐不动说,这么说,妙玉师傅也惧怕我这山野村夫了。

燕平王故作气愤地说,此人当众口出狂言,说你怕他,着实可恨。来来来,摆上一盘,替我们出出这口闷气。妙玉瞪了钟鸣川一眼,悄悄对燕平王说,千岁,莫不如先让夏荷同他对杀。燕平王听罢皱皱眉头,大声说,不好不好,他说让天下最高手,你要夏荷出局,岂不是说你在夏荷之下吗?妙玉闹了个大红脸。

钟鸣川站起来说,没想到皇帝赐匾之人竟是无能之辈,非但自己不敢出战,反而躲到下人后面。罢了,早知如此,我何必上山,告辞了。说完就朝外走。

妙玉大喝一声:慢!

钟鸣川站住。妙玉双目迸火对夏荷说,快去我书房摆棋伺候,今天看他如何滚下燕山。

开局后,钟鸣川不慌不忙落下几子,妙玉从容应对。钟鸣川审时度势重落一子,妙玉颇为震惊。钟鸣川再落一子,妙玉目瞪口呆。燕平王看得出神,春兰和夏荷魂不守舍,互相惊视。书房外隔着竹帘,许多弟子在围观。蓝衣弟子对李公子说,看来师傅这盘棋要让了。李公子不以为然,不到收宫,如何评定输赢。另一弟子附合说,正是,师傅虽然形势紧急,但尚有转机,且看师傅的杀招黑蛇出洞.乌龙摆尾……

书房内妙玉眼睛一亮,奋力投下一子。钟鸣川坦然自若,轻轻放下手中的棋子说,以后,每人各收三十九目,我输半子。

燕平王直起腰,迷惑不解地望着钟鸣川。春兰和夏荷各自欢欣,妙玉嘴角含着笑意。书房外众弟子欢呼雀跃。李公子走到妙玉面前说,师傅临危不乱,力挽狂澜,真让学生佩服。妙玉洋洋自得,摇了几下扇子说,不过略施小计,也算给棋院挽回门面。

燕平王邀钟鸣川到凉亭小坐,不解地问,钟鸣川,你不是说赢妙玉易如反掌,怎么……

钟鸣川依栏而坐,沉思有顷说,那是我有意相让。

燕平王百思不解,道理何在?

钟鸣川站起来,深沉地遥望棋院说,我乃四处云游,浪迹天涯之人,可妙玉师傅还要坐镇棋院,教诲弟子。我若在棋上赢了,她日后何以执教呢?

燕平王深为感动,敬重地连连点头。

              四

客店里,钟鸣川正在打点行装,只见燕平王急匆匆扑进门来,大声说,钟鸣川,大事不妙!钟鸣川直起腰问,燕平兄,何事惊慌?

燕平王从袖中抽出一封信折递给钟鸣川说,我昨日在皇兄那里,看到他案上有妙玉递上的信折,满纸胡言,真是令人气愤。钟鸣川展开信折,只见上面写着:圣上明鉴,今燕山来一狂徒,挂出牌子,扬言与我决胜。为维护棋院声誉,剪除祸患,臣已力挫此人。然那狂徒仍不肯罢休,逗留山下,寻衅滋事,请圣上速派官军,将其押解出境……落款是燕山棋院妙玉上。他倒吸几口凉气,怒目圆睁说,这妙玉太道理,我本宽让为怀有意让她半目,她却恩将仇报,反要加害与我,是可忍熟不可忍!说罢抓起宝剑,刷地抽出半截。

燕平王上前劝阻说,哎,这又何苦,俗话说好男不和女斗。我已面奏皇兄为你辨解,说妙玉本不是你对手,所以编出这等瞎话。

钟鸣川强压怒火问,那万岁如何讲?

燕平王朝前迈了几步说,经我再三说服,皇兄方才答应,要你和妙玉重开战幕,如果你真的赢了,他才肯相信,否则真的要派人来押送你了。

钟鸣川收回剑说,也好,是非自有公论,我就不信赢不了她。

燕平王说,这回且不可手下留情。钟鸣川说,事关重大,怎敢儿戏。

燕平王拱手告别说,好,明天中午正是良辰吉日,我陪你同登棋院。

同一天,老太监带着随从来到棋院,面对妙玉和众弟子,高声朗读圣旨:前有皖南钟鸣川,对局虽败,然诡称有意相让,为正燕山棋院之名,清世人混浊之见,特命妙玉大师明日与其决战,不得有误。

妙玉接过圣旨,暗自思忖。

第二天,京城里的一些公子王孙闻讯纷至沓来,把棋院挤得满满的。客厅里,众人肃立,燕平王带着钟鸣川走了进来。客厅中央已摆好棋盘。燕平王坐下后,便有人高声通报,请妙玉大师和钟鸣川入坐。

妙玉玉颜冷俊,钟鸣川怒面铁青。两人无声坐下。有人接着报,时辰已到。

燕平王摆手说,慢,你们二人如有胆怯者,现在退出尚且不完,我们只作休棋而论。

妙玉转向钟鸣川,傲气凌人地说,钟鸣川,千岁为你说了话,现在退出还能保全你的面子。

钟鸣川不卑不亢地说,何必休棋,学生此刻就要请教。妙玉说,莫非忘了前日对局一事?钟鸣川眉尖一挑说,那不过是初局,按理应该退避三舍。妙玉冷笑着说,要是再输了呢?钟鸣川说,那就磕头认师。妙玉讥讽地说,那就请你拿出真本事来吧。钟鸣川说,绝不相让。

围观的公子中有人说,千岁,今日对局,势均力敌,我们何不赌些财物,以此助兴。随即有人附合。孙公子走到燕平王面前说,不好,千岁,今日是妙玉大师和钟鸣川对局,何不叫他二人以赛作赌。燕平王点头赞许,这个主意好,看他们怎么说。

钟鸣川毫不示弱,解下佩剑说,此剑乃传家之宝,价值连城,我情愿押上。说罢拔剑出鞘,再从袖口掏出一条白绫抛向半空。待白绫轻轻飘下时,钟鸣川用剑锋去接,白绫迎着锋刃一分为二。所有人异口同声说,好剑!真是好剑!

燕平王转向妙玉问,妙玉大师赌什么?

妙玉为难了,支支吾吾地说,千岁,只怕搜空棋院,也找不出一物能抵得上此剑的。

孙公子眼珠一转说,千岁,妙玉大师技艺超群,品貌双全,也算得上是一国之宝,何不让她以身作赌,倘若输给了钟鸣川,就给他做妻房,不知是否可行?

厅内众人拍手大笑,钟鸣川摆手推脱,妙玉羞涩地背过身去。燕平王却说,如此甚好,也算得公平竞争了。

妙玉持黑子,先走一着,钟鸣川接着投入一子。妙玉突然重落一子,布出苍鹰展翅,众人惊骇。钟鸣川泰然自若,心想,这女子有些气魄,看我给她来一个羿射九日,奋力打入一子。妙玉两眼雪亮,知道钟鸣川招法过人,不敢怠慢,立即摆出黑蛇出洞阵势。钟鸣川见状微微一笑,对着黑蛇七寸重落一子。妙玉接连使出几招,均被钟鸣川轻而易举化解掉。中盘过后,妙玉已是神色不宁,香汗沁出,咬紧牙关使出乌龙摆尾一招。钟鸣川凝神一看,自语说,看家的本领都使出来了,也罢,我就给她来一个哪吒闹海。

妙玉倒吸凉气,一下子泄了气,罗帕失手掉下,又羞又恼,快步逃出客厅。

燕平王与围观者瞠目结舌,知道妙玉输了。众人纷纷散去。

妙玉再次回到客厅,见夏荷正要收棋,连忙说,慢,你们先把我的黑子拿出,且不可碰动白子。春兰和夏荷细心地挑出黑子,妙玉把棋盘移动个方向,不禁惊呼,你们来看,这白子分明在棋盘上写出了四个大字。春兰和夏荷目光同时投向棋盘,只见上面清晰地写着,天外有天。妙玉喃喃自语,真是旷世奇才。说着含羞地从腕上退下一只玉镯,递给夏荷说,你把这个送给他。

              五

客店里,钟鸣川已收拾好行装,正想着什么,忽听房门一响,夏荷走进来说,钟鸣川,还没歇着呢。钟鸣川忙拱手说,是夏荷姑娘,找我有什么事吗?夏荷说,你赢了,怎么不去温柔富贵之乡?钟鸣川猜出她的来意,一笑了之说,那是千岁说着玩的,算不得数。夏荷正色说,我们师傅花容月貌,巾国豪杰,难道配不上你?

钟鸣川含笑摇头。夏荷继续说,那就是棋院天地窄小,容不下你?钟鸣川又摇头。夏荷说,那我可要领教了。钟鸣川说,我这个人云游惯了,四海为家,没有其他奢望。

夏荷悄悄把玉手镯系在钟鸣川的剑鞘上,然后走了出去。

第二天,钟鸣川不顾燕平王再三挽留,骑马走过燕山,走进松林。突然路边跳出一个女子,拦住了他的去路。钟鸣川猛吃一惊,站在他面前的是换了行装的妙玉。

妙玉说,钟鸣川,你要到哪里去?

钟鸣川说,走的匆忙,未去向大师告别,还望恕罪。

妙玉说,我已辞去身职,要与你同行。钟鸣川连忙说,不可不可,你一女流之辈,如何经得起路途艰辛。妙玉说,我已以身相许,是你的人了,还怕什么山重水复。钟鸣川没了主张,这……妙玉接着说,你已收了我的信物,想来不会退还吧。钟鸣川这才发现剑鞘上的玉镯,沉思片刻说,可你前日却信告皇上,要派官军押我出境。妙玉莫名其妙,信告皇上,哪有此事?钟鸣川恍然大悟,放声大笑说,原来是燕平兄更胜一筹。

妙玉上前抓住马缰说,鸣川,上马吧。钟鸣川说,不,还是你骑马,我是走惯了的人。说着便伸出一只手来接妙玉。妙玉甜甜一笑,搭上他的手,纵身上马。

钟鸣川牵着马,幸福地向前走去。

地址,安徽省宁国市市场监督管理局 邮编,242300 电话 13705635582

  桂忠阳说:

        精品佳作!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