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回,步履忽忽生旋风

小说:刀剑侠隐 作者:公子无颜字数:4399更新时间:2019-01-09 20:04:16

云裳施展云游轻功,顺屋檐下了凤来酒肆一路向南急蹿,林轩为了护佑她的安全,紧跟身后,江浙二捕与京城三怪五个在后面衔尾急追。

夜幕之下只见云裳身轻如燕,足不点地般向前急掠,一袭白衣飘然若舞。林轩仗着内力浑厚,施展无量腿法勉强与她并肩齐行。

身后五人只有范不痴腿上功夫甚是了得,紧紧跟在四五丈之后,其余四人跟了一阵却是越来越远,到了二里之后已拉开一箭之地。

花不香一时大意,败在林轩一掌之下,丢了面子事小,跑了飞贼一叶飘零乃是天大的事,他顾不得儒雅风度,开口叫道:“林兄弟,你我相谈甚欢,何必急匆匆就走?不如坐下来喝上几杯,也好引荐你的侠盗朋友让在下认识认识。”

林轩对他这般心思了如指掌,应道:“花兄,在下有事在身,请恕不能奉陪了。”

花不香明知若能缠住这姓林的,有老大、老二再加上这一干捕头,早晚必能擒住一叶飘零,此刻眼看女飞贼越逃越远,他恨得牙根直痒,偏又无可奈何。

牛不吹骂道:“他奶奶的,天杀的小贼,别让大爷抓到你,否则一定活剥了你!”郭宏亦在身后叫道:“范兄,休要走了飞贼一叶飘零!”范不痴也不答话,提着一口真气向前直追。

急急赶了十余里路,林轩回头望去,已不见郭宏几人身影,只有范不痴远远蹑在七八丈之外,他的脚程虽然好些,但若如再奔出十里开外也能将他甩开。林轩忧心韩冲三人的安危,对云裳道:“云儿,停步吧。”

云裳心知已无危险,依言止了步,两人转回身来,并肩看着范不痴。

范不痴见两人停了下来,也慌忙停下身,回头一望,只有自己孑然一人,再无一个帮手,他亲见林轩一掌击败花不香,料知自己绝非此人对手,况且大名鼎鼎的飞贼一叶飘零此刻正在这人身侧,顿觉一股寒意涌上脑门。

他旋风腿的名号在江湖上也有些斤两,却不想今日竟连这两个晚辈后生都追之不上,既觉不可思议,又深感骇然,他哪里知道云游功乃是天下一等一的轻功,遥山道人早年亲授于云裳,云裳自幼做的是穿堂入户之事,迄今从未被人抓住,云游功自是非同小可,林轩内力之深实已达到一流高手的境界,加上无量腿又是天下至刚的腿法,他追不上二人乃在情理之中。

他不由得打了个寒噤,心里暗骂了声娘,鼓足勇气,往前走了几步,与两人相隔两丈远站着,双手叉腰道:“小贼,跑不动了么?识相的乖乖跟你范爷回去罢!”

林轩知道此人腿上工夫甚是厉害,但京城三怪三个显是老三花不香武功最高,再加上云裳在侧,要打败这范不痴也非难事,学着他的模样,双手叉腰道:“听说你的绰号叫做‘旋风腿’,怎么连你林爷都追不上?莫非你这绰号是自封的么?”

范不痴老脸登时一片通红,又气又急道:“放屁!放屁!老子旋风腿的绰号货真价实,怎么会是自封的?这飞贼一叶飘零在江湖上是大名鼎鼎,老子追不上她那也在情理之中,至于你小子么,哼,定是大爷晚饭吃得多了些,才会败在你小子手下,你敢不敢和大爷我重新比过?”说着摩拳擦掌,立时要和林轩比个高下。

林轩心想这人名叫“范不痴”,却偏生有七分痴相,自己随便一说他便当了真,回道:“好啊,咱们就比试比试,不过呢,你我要先打个赌。”

范不痴哼道:“赌就赌,大爷我货真价实,岂会怕了你?”转念一想:“他这般爽快答应,莫不是有什么诡计?”生怕他伺机来害自己,毁了一世英名事小,丢了小命事大,他慌忙问道:“你要赌什么?”

林轩正色道:“倘若我输了么,那是我学艺不精,我们两个立时跟你一道回去,倘若你输了么……”说到这里戛然住口。

范不痴心生警觉,接道:“该当如何?”

林轩道:“倘若你输了么,嘿嘿,从明日起,这京城三怪可就变作京城二怪了。”

云裳听他两个说话有趣,忍不住掩口暗笑。

范不痴闻言登时面色大变,京城三怪变作京城二怪,言下之意岂不是要杀了自己?这妖女掩口偷笑,定是不怀好意,他骇然道:“你、你待怎样?”脚下已暗做准备,觑到情况不妙便溜之大吉。

林轩本来只想将他吓跑,无意与他纠缠,但看神色便知他已心生惧意,故意往前走了两步,说道:“怎么,你不敢赌了么?”

云裳会意,走到林轩身侧,从袖中取出银蛇鞭来,说道:“你这旋风腿的称号究竟是货真价实,还是浪得虚名,比一比自有分晓。”

范不痴心头一惊:“妖女亮出武器来,莫不是真要动手杀人了?”见势不妙,悄悄向后退了两步,说道:“你们两个人,我却只有一个,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待他日再与你比过。”说罢忽然转身向来路蹿去,快若狡兔,眨眼间已不见踪影。

云裳望着范不痴去处咯咯笑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将林轩上上下下打量好一番,方才说道:“想不到短短三年未见,你竟然学会了如此厉害的武功。”

林轩被她瞧得混不自在,眼睛避开她的目光,应道:“这些年你可是一直都在寻找二位师父?”

云裳点了点头,幽幽叹了口气,道:“是啊,只是两位师父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三年来我始终未能找到他们两位老人家。”

林轩本想将离寺前在寺中见到慧行方丈之事告诉于她,又恐她得知建隆铁盒之事后胡思乱想,便决意暂时瞒下这一节事,劝慰她道:“你也不必沮丧,从今往后我再陪你去找两位师父,只要有恒心,你我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云裳又点了点头,问道:“你这一身武功可是在寒山寺所学?”林轩点头道是。

云裳奇道:“你学武不过短短三年,按理说内力修为应当远不至此,但你无论武功还是脚力,都俨然是个一流高手,连我也颇有不如,究竟是何缘故?”

林轩道:“也不知韩大哥他们三个脱困了没,我们回去看一看罢,我路上慢慢说给你听。”

两人并肩往回走,林轩将当年为治寒毒之伤如何误受寒山寺五位方丈几成内力、如何从慧空师伯那里学到动静之道等事说了,又告诉她自己被迫与风向南结拜为兄弟,从风向南处习得裂魂枪法。

云裳听得津津有味,得知他身上寒毒尽已除去,又学得一身厉害武功,甚是为他欣喜,说道:“你这就叫做傻人自有傻福,当年那个黑袍客用毒掌害你性命,谁知却使你误打误撞练就了这一身厉害武功。嗯,你一个后生小子竟与大名鼎鼎的风向南前辈结拜成兄弟,此事若是教江湖中人知道,恐怕各个都要笑掉大牙了。”言罢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

林轩看她浅笑模样,仿佛又回到当初和她一道四处流浪的时光,心道:“谁傻人自有傻福了?难道我当年真是个傻小子么?”说道:“你快休要取笑我。两个月前你是不是和那黑袍客打赌,从皇宫之中偷盗一件宝物?”

云裳诧异道:“你如何知道?”

林轩道:“我已与那黑袍客打过交道了,是他告诉我你在应天府有难,我才赶来找你。”当下把与黑袍客比试棍法一事说了,又问道:“你可知那黑袍客是谁?”

云裳摇头道:“黑袍客的身份我一直毫无头绪,当年我从玉剑门偷了一本《玄阴诀》,与你在寒山寺分别之后,我回北疆拜见师父,将《玄阴诀》交给了师兄陆川。两个月前也不知怎地在汴京又遇到了这个黑袍客,他非要逼我交出《玄阴诀》,我不知师兄的下落,无法将书取回,他便一直纠缠于我。反正《玄阴诀》是玉剑门之物,我们俩都是偷盗,于是我心生一计,跟他打了个赌,这大宋皇宫之中有一件宝物,叫做《清明上河图》,谁能先盗得此图,《玄阴诀》便归谁所有,那黑袍客竟也答应,只是半个月前突然失了踪迹。”

林轩道:“云儿,你有所不知,那黑袍客不是别人,正是玉剑门堂堂掌门人郭典。”

云裳大吃一惊,愕然道:“什么?你说那黑袍客竟是郭典?”

林轩点头道:“风大哥与他是同门师兄弟,自然不会认错,而且他也亲口承认,决计不会错的。”

云裳又惊又疑道:“当年你我初到临安,那郭老儿便已疯癫,为何竟又好端端的?”

林轩道:“此人行事诡异多端,实在教人捉摸不透,他明明已盗得《清明上河图》,不和你完成赌约,却将它交给了我,说是日后要我交还朝廷。”说着将装有《清明上河图》的画筒从北上解下拿给她看。

云裳又是一阵惊愕,道:“郭老儿果真盗得了《清明上河图》?嗯,他也果然有些能耐,我曾偷偷潜入皇宫查探多次,连它的一点蛛丝马迹都未能找到,直到后来金兵入城劫掠,皇帝秘密命人将皇宫中的若干宝物分数路偷运出京,我本来是想令黑袍客知难而退,见难以得手,便索性放弃,谁知竟当真被这姓郭的得了手。但我有一事不明,他既然盗得《清明上河图》,为何不来向我索要《玄阴诀》?”

林轩思量片刻,说道:“或许相比《玄阴诀》,有一样东西对郭典来说更为重要。他两次相救你的师兄陆川,一直向他询问逍遥九式的武功心法。”将陆川拦住众豪杰比试武功,后被海无颜打伤,又被鸳鸯双侠苦苦相逼这两件事说了。

云裳听罢面上顿时失了血色,半晌才道:“师兄他除了武功,对世上的其他事务都一窍不通。这几年他修炼逍遥九式遇到了瓶颈,为求突破,便四处找高手挑战,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这次多亏你舍命相救,否则、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林轩见她模样悲戚,心中既觉不忍,又有种复杂难言之感,说道:“你师兄吉人天相,况且武功又好,不会有事的。”

云裳叹口气道:“九岁那年,大师父、二师父将我交给师父照顾,那时我才与师兄相识。师兄他跟我一样,是个孤儿,他自幼跟随师父习武,师父对他要求极为严厉,每日练武要练足七个时辰,师兄他对师父的话从不敢违逆,因此没日没夜地练功,以致爱武成痴,这三年来他对逍遥九式更是深陷其中难以自拔,有所进步便手舞足蹈如痴如狂,遇到难处便茶饭不思,为求得寸进,哪怕丢掉性名也在所不惜。我真怕有一天他、他会死在敌人手里。”说到这里语调忽然低了下去。

林轩已然猜到陆川痴迷武学,他为求武功精进,不惜以身犯险,倒也令人敬佩,说道:“云儿,你也不必想得太多,经此一事,想必陆兄定会有所防范,不至再落入敌手。”

云裳道:“但愿如此吧。”林轩为免她再胡思乱想,又问道:“逍遥九式到底是何武功,为何江湖中人似乎都对之颇为向往?”

云裳道:“逍遥九式本是江南子与姬红雨两位前辈合力所创的一门厉害武功,两位前辈既是伉俪,心意相通,又都是天下一等一的武学高人,创出的逍遥九式自然威力无穷。江湖传说,姬红雨前辈仙逝之后江南子方才悟出第九式,而后径自羽化成仙而去,因此许多人对逍遥九式趋之若鹜。”

林轩适才明白,为何庄玄一提起江南子与逍遥九式,众豪杰尽都心生向往,原来逍遥九式竟真有通神之能,但此事太过玄乎,叫人顷刻间难以相信,他道:“如此说来逍遥九式倒真是一门奇妙武功,若非你师兄天资过人,也难以练到第七式,他既然武功卓绝,一般人也伤不了他,你大可不必担心。你为何不曾练过逍遥九式?”

云裳摇头道:“我对练武无甚兴趣,逍遥拂空手与云游功也是当年二师父骗我学的,如今想来真是多亏两位师父煞费苦心,不然我可能早就饿死在街头了。”

林轩看她双颊紧绷,定是心中藏了许多愁苦之事,心下不忍见她难过,打趣道:“你单凭这两样功夫便成了天下第一的大盗,幸亏你不曾练过其他武功,否则天下岂不是要乱成一团了?”

云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问道:“对了,你何时从寒山寺出来的?怎么会到了这里?”林轩将离开寒山寺后所发生之事一一简要说给她听。

  公子无颜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