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小说:如果云知道 作者:柯群字数:7432更新时间:2018-10-24 20:42:22

第九章

回到市区,走进公司电梯直接升到三楼。一出电梯口,莟大帅就被温志勇叫进了办公室。

“你小子行啊?”温志勇两只手托着脸颊,微笑着用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的部下。

“行什么啊,领导?你一句话能不能说完整,别搞的人家一头雾水。”莟大帅在温志勇面前不拘束,不装样子,很随意也很放得开。

“在映秀混得不错啊,兄弟。美女镇长亲自给我打电话为你请假,你和他关系不一般啊,哈哈哈。”温志勇在逗他的下属,他心里在为自己的得力干将在乡镇的优秀表现高兴不已。

“什么美女啊,送给你做老婆你要吗?”莟大帅反击了一句。“要不,你和嫂子离了,娶了她算了。”

“哎,小子,又没大没小了是吧?我揍你。”温志勇双手握成拳头,在莟大帅眼前晃了晃。

“说心里话,柳智博除了身材丰满一点,个头矮了一点外,其他方面还真是个美人坯子。穿衣打扮很时尚也很新潮,言谈举止更是有气质,尤其是女领导的气质。这种女人只能慢慢欣赏的。”温志勇自言自语地说了起来。话毕,抬手一指,老板桌右侧的布艺沙发,以示莟大帅坐下。

“温总,招呼我进来,有什么吩咐?”大帅坐下后,一本正经起来。

“好,言归正传。刚才柳智博镇长给我打来电话,为你请假,说你在映秀搞得‘十村示范,百村整治’效果很好,镇党委政府很满意,特给你请假,让你休假回家探亲。这份关心里面体现出来的,是你向镇党委政府提交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你要知道,现在可是紧要关头,离国家10部委8月份验收还有70多天的时间。在这个档口,书记、镇长让你休假,说明了什么不用我多说,你心里清楚。今天晚上收拾一下,明早我派车送你回省城先和老婆孩子亲热亲热,再回老家看看老母亲,争取10天后返回。晚上给你送行,一定喝两杯哦。好,你先回宿舍休息吧。”温志勇朝莟大帅摆了摆手,自己从抽屉了取了份文件,埋头看了起来。

莟大帅轻轻带上总经理办公室的门,笑着摇着头,沿着步行楼梯来到三楼,推开宿舍的门,一头倒在了床上。他真没想到柳智博会真的打电话给他请假,让他的心里一阵暖暖的。他觉得这个女镇长很会体贴人,很有领导水平。瞬间,在莟大帅的心理,柳智博的形象顿时高大起来。这个年轻优秀的女镇长将来仕途一定会一片光明,自己有幸在她任期内与她一起做一件有意义的造福一方百姓的事情,为她在映秀的政绩单上再填浓墨重彩的一笔,也算自己对这位女领导知遇之恩的一种回报吧。如果能带着保洁员,司机在八月份之前配合镇党委政府,将积存在村头树林,房前屋后,路边沟边,坑塘地头内的生活垃圾彻底清理干净,为村民百姓营造一个干净整洁,清新靓丽的居住环境,顺利通过国家10部委验收,也没白费镇长书记对自己的关心爱护。

次日早上,莟大帅坐上温志勇的大丰田踏上了回省城探亲之路。秦亚明驾驶着日产汽车大丰田以每小时120公里的速度,又快又稳地疾驰在京海高速上。

“兄弟,听说你又美了一次?”秦亚明为了防止开车犯困,和莟大帅插科打诨起来。

“美?美什么了?”莟大帅冷眼看着秦亚明,不解地问。

“你又摸了人家柳镇长的红酥手了。”秦亚明双手紧握着方向盘,两眼注视着前方。

“我就知道你嘴里没憋好屁。”大帅微微闭上了眼。

“哎,你别睡啊,你要睡我可犯困。”秦亚明扭头看了大帅一眼。

“那怎么办?”大帅有些担心地问。

“和我说话。”

“说什么?”

“回答我刚才的问话。”

“我哪里是摸人家镇长的手,是握手。”

“握手还能握疼人家,借机揩人家的油是吧。”

“是你个头啊。握手时用劲大了,她的小嫩手疼了。”

“用劲大了?小手疼了?摸人奶子了吧。哈哈哈!”秦亚明头向副驾驶一歪小声说道。

“你又欠揍是吧。”大帅不经逗,有点生气。

“没有就没有,急什么啊。”

“我急了吗?嗯。”大帅盯着秦亚明的眼睛问。

“好。不逗你了,放下靠背迷糊一会吧。”秦亚明目视着前方说。

“这还像句人话。辛苦你了,兄弟。不着急,慢点开。”莟大帅将身后的靠背往后一放,慢慢闭上了眼睛。开始想自己的心事。

自从年初三来前海到今天已近四个月了没回省城了。老婆孩子倒不是很想念,主要是牵挂八旬老母。记得从老家走时,母亲的身体很是不适,在医院住了半月,全是弟弟和弟媳照顾。中国有句古语叫作,父母在不远行。大帅觉得自己很不孝。妈妈年龄大了,身体又不好,作为长子不能在母亲身边照顾,却跑到前海这么老远的地方服务这里的百姓,心里很难过。他想起了在医院和妈妈告别时,母亲那张憔悴的脸庞,顿时眼角处涌出了两行热泪。他暗暗下定决心,这次回家一定在母亲身边尽尽孝,好好伺候伺候老人家。

恍惚之间,大帅又仿佛看见了老婆一脸疲倦的样子。人到中年了,却与老婆玩起了两地分居,春燕嘴上虽然没说什么,心里一定不会高兴。孩子在北京上学,她下班回家一个人住在120平米的大宅里,肯定很孤独,这次回来也一定要多陪陪她。可是一共才10天的假期怎么陪伴生命中两个最亲最爱的女人,男人要是能分身该多好啊。

大帅盘算着到家后,先和老婆温存几天,再一起回家看老母亲。说心里话,和老婆分开的几个月了,还是很想她的,从24岁结婚到去年三月离开省城前,20多年来几乎每天晚上两人都是相拥而睡,猛地突然分开,一段时间内两人都很不适应,老婆天天打电话跟他说,没有老公搂着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失眠。把老婆一个人仍在家里,独守空房,真的有些很残忍,大帅又觉得很对不起老婆。那老娘呢,对得起她吗?大帅在心里反复地问自己。母亲含辛茹苦把自己养大,娶妻生子,在她风烛残年,需要儿子唏嘘照料时,作为长子,却不能守在母亲身边尽孝,报答养育之恩,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从事一项陌生的工作。此刻的大帅又觉得非常愧对老母亲。说实在的,在前海的日子里,每每夜深人静,无法入睡时,大帅就一遍一遍地祷告,请求妈妈原谅自己。在王家坪样板村升级改造最艰难的那些日子里,莟大帅就接到弟弟的两次电话,说老娘今年的身体不如去年,经常去医院,幸好过年的十多天里没病没灾,正月十五后,颈椎病腰突病两病叠加,一起向这位年近八旬老人袭来,老母亲身子弱抵抗不住再次住进了医院。大帅心里清楚,母亲是很坚强的,小病小灾的咬咬牙吃点药就挺过去了,不到实在扛不住,她是不会去医院看医生的。母亲还有一个秉性,大事小情不太愿意麻烦别人,从年轻的时候就这样子,如今老了,还是这样。她不仅仅不麻烦别人,还不愿麻烦儿女,不舒服了,生病了,也不告诉孩子们。她知道孩子们为了养家糊口,都在拼命挣钱。自己在前海,老婆在省城,两个妹妹都在县城开着家电商场,弟弟弟媳都在工厂上班。前些日子,弟媳电话告诉说,妈妈生病住院了也不让家里人告诉我,怕自己知道后牵挂她,影响工作。出院后养了几天,生活能自理了,就让他们两口子上班去了,怕他们在家照顾自己耽误上班挣钱。想到这里,大帅哭了,豆大泪珠大颗大颗的涌出眼眶,顺着眼角往下掉。娘啊,儿子对不住你——儿子不是不孝之子,儿子想天天守在娘的身边伺候你,可是领导把我派到离家千里的地方,身不由己啊,您等着,儿子这就回家了。于是乎,莟大帅改变了主意,决定到省城后,拉上老婆先回老家看望母亲,老婆一定会同意的,他了解自己的老婆,不仅人漂亮,还知书达理,心地善良,善解人意。自从27岁嫁到莟家,待婆婆如同亲妈,婆媳关系如同母女,两人相敬如宾,从未红过脸,给弟媳妇树起了标杆,母亲也很疼爱这个儿媳妇。

“快到省城没有?”莟大帅怕秦亚明看到的脸上眼泪,朝车门方向翻了个身,撩起衣襟擦了一下眼睛,装作随意地问了一句。

“马上下高速,进市区后红绿灯多,车辆也多,可能要堵车,车速慢,差不多再有半小时到你家了。”秦亚明扭头看了一下莟大帅回答道。

“到家后拉上你嫂子回老家。”莟大帅头也不抬地说。

“你不在家和嫂子住几天了?”秦亚明满脸疑惑地问。

“老太太身体不太好,还是先老回家吧。”

“没想到,你还是个孝子。好吧。”秦亚明回答道。

……

……

听小儿媳妇说,大儿子要回家了。莟老太太兴奋得一夜没睡好。天刚放亮,就让小孙子用电动三轮车推着她到村东头,国道旁的人行道上去等大儿子了。她估摸着儿子回来要先在省城的家里待几天陪陪大儿媳妇,没想到儿子先回老家来看他。“还是养儿好啊。”她自言自语地嘟囔了一句。

“奶奶,你一个人在车上嘀咕什么啊?”小孙子骑着电动车回头问。

莟老太太眯缝起眼睛笑着说:“你想知道吗?”

小孙子“嗯”了一声。

莟老太太握起拳头,在小孙子的后背上轻轻地捶了一下:“奶奶我不告诉你。”

电动车在绿树花草掩映,彩色花砖铺成的约有两米宽的人行道口停了下来。老太太从电动车上走下来对小孙子说:“我在这儿等你大伯,你回家帮你妈妈干点活,别光去玩电脑打游戏,记住了。”

“记住了。老太太真啰唆。”听了奶奶的话,小孙子不高兴起来。

“小子,你说什么,我没听见,再说一遍。”莟老太太扬起了手。

“你在这儿,等大伯吧。我回家了。奶奶再见。”小孙子右手一用劲,电动车一溜烟似得进村了。

晌午时分,一辆从省城开来的黑色大轿车稳稳地停在了村东头的路口。莟老太太在辅道边上,东张西望的寻找自己的儿子。

杜永松开着大丰田走后,梁春燕收拾完行李一抬头,看到站在马路对面人行道上向这边四下张望的婆婆,用手捅了一下丈夫。

“大帅,你快看妈妈在招呼你呢。”

大帅顺着老婆手指的方向,看见母亲沐浴着正午的阳光从马路对面微笑着向自己招手。顾不得身后拖着行李箱的妻子,快步跑向马路对面。

“儿子,别跑,看车,注意安全。”莟老太太大声喊道。

莟大帅左右瞭望了一下,见两面的车道都没有车来往,助跑了几步,猛抬脚跳过路中间不是很高的隔离栏,张开双臂快步来到母亲面前。

“娘,你好吗,儿子回来了,好久不见,怪想娘的。”莟大帅紧紧地搂着妈妈瘦弱的身躯,看到老人家憔悴的面容,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

“儿啊,不哭。让娘看看你。”莟老太太撩起衣角,先把自己的眼泪擦干,用一双粗糙的手捧着大帅的脸,目不转睛地左看看右看看。

莟大帅擦干的眼睛里又充满了泪水。

“我儿子黑了、瘦了、像个种地的农民了。孩子,你受苦了”说完这句话,老太太点着头满意地笑了,随后拉起儿子的手朝村内走去。“儿子,跟娘回家。”

“妈,妈,你光想着和你儿子亲热,还要不要儿媳妇了。”梁春燕两手拖着两大包行李喘着粗气,走到丈夫和婆婆身边。

莟老太太在儿媳妇的后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笑着说:“哎呀,春燕,你也回来了。对不起啊,惹我大儿媳妇不高兴了。我和我儿子快一年没见面了,见面能不亲吗?怎么,你还吃醋了?”

莟老太太和大儿媳春燕的关系特好,他们之间不像婆媳,更像母女,说话很随便。

梁春燕放下行李,把老太太搂在怀里亲切地说:“谁吃醋了,你儿子一回来,省城的家门都没进,拉上我就回老家来了。再说了我也想你了啊。老太太,你偏心。只想儿子,不想媳妇。”说罢,在婆婆的脸颊上轻轻地亲了一口。

“好好好,我老太太错了。下不为例行吗?我的大儿媳。”老太太笑嘻嘻地抬起手在梁春燕的脸蛋上拍了拍。

“大哥,大嫂回来了。”不知什么时候,莟大帅的弟弟和弟媳妇出现了村头。

大帅和妻子同时向弟弟弟媳伸出了手。“大宝,淑娟,你们好。”

“娘,快和大哥大嫂回家吧,坐了半天的车,怪累的。”大宝说道。

老太太点着头说:“听大宝的,咱们回家。”

“娘,你慢点。”大帅和大宝同时过来要搀扶母亲。

“大伯,阿爸,不用你们搀扶,我用电驴子驮着奶奶回家。”不知啥时候,大宝的儿子六子推着电动三轮出现在众人面前。

大帅高兴地摸了摸侄子的脑袋说;“行啊,六子,成大人了,能干活了。回家大伯奖励你。”

“啥奖励,两张毛爷爷如何,舍得吗,大伯?”六子调皮的将了大帅一军。

“看你老侄说的,大伯是那么抠门的人吗。三张毛爷爷如何?”大帅和弟弟搀扶母亲坐到电三轮上,回头对六子拍着胸脯说道。

“谢谢大伯。”六子右手扶着车把往下用力一拧,电动三轮车平平稳稳开进了莟家大院。

后面传出大帅、大宝兄弟俩,梁春燕、彭淑娟妯娌俩四个人爽朗的笑声。

晚饭后,莟大帅端着一盆热水轻轻地走进了妈妈的房间。

“娘,你坐在床边上,我给你洗洗脚。”大帅面朝母亲边走边说。

“帅儿,娘知道你在外面吃了很多苦,你去歇息吧,我自个能洗。”莟老太太心疼儿子。

“大帅见到娘啊,一点也不苦了。儿子好好伺候一下娘。”大帅一下想起了在王家坪道德讲堂里,看到的电视专题片里讲的著名电影导演翟俊杰和他母亲的故事。一个大导演能尚且如此感恩母亲,我一介草民也一定能做到。此刻,他的思绪回到了10年前爸爸临终前那个风雨交加的深夜。弥留之际的爸爸拉着他的手,断断续续的嘱咐道:大帅,你是长子,我走了你一定好好地照顾好你妈,他这一辈子不容易,吃了很多苦。可是爸爸走了后,自己天天忙于工作,把年逾古稀的老娘甩给了弟弟一家,自己只是在空闲时往家里打个电话问候一下老人家。大帅觉得和大导演翟俊杰相比,自己就是一个不孝之子,辜负了爸爸临死前的嘱托,让老人家死不瞑目。想到这儿,大帅心里一阵发酸豆大颗泪珠从眼里滚出,滴落到热水盆里。他抬起衣袖擦了下泪水模糊的双眼,把热水盆放在妈妈的面前,从门后边找来一个马扎坐下,双手托起妈妈的脚,脱下袜子,慢慢地放进热水盆里,轻轻地往妈妈的脚上腿上撩着水。

“娘啊,儿子对不起你。请娘亲宽恕。”莟大帅低着头,心里愧疚地说道。

“不,我的儿子是天下最好的儿子。他不在我身边尽孝,却在一个很远的地方为那里的一方百姓做事。自古忠孝不能两全,我的儿子在为国家尽力,孩子,你是好样的,不用担心我,有你弟弟和淑娟照顾我,你就安心在那里好好工作吧。不管干什么,都要尽全力干好,做到问心无愧。”

“谢谢娘亲。我一定在那儿好好干,不给娘丢人。”大帅这才抬起头对娘亲笑了一下。

“儿子,你哪儿都好,就是说话做事像个娘们。你改一改,阳刚一点,伟岸一点,爷们一点,你看看当今社会连女人都是女汉子。你再绵软软的,春燕都管不了。”莟老太太抚摸着大帅的头叮嘱着。

“娘亲放心,儿子记在心里了。”大帅用干毛巾,把妈妈湿漉漉的脚擦干净,去床头柜了找来一个刀片,将妈妈脚后跟上的脚心里的老皮一点点的刮去,然后把床被铺好,帮着妈妈脱衣就寝,自己拉过一床薄薄的被子在母亲的身边睡下了。

“娘啊,你知道吗?我待得那个镇,有一个年轻能干的女镇长,我在那儿工作,多亏了她的理解支持。8月份,国家10 部委要去那儿验收垃圾治理情况,现在全前海市创建卫生城市,非常非常的忙,一天的闲空都没有。可是这个女镇长,听说我半年多没回来看你了,立刻给我单位的领导打电话帮我请假,让我回来看你和春燕、大宝还有淑娟。”

“嗯,回去后替我谢谢她。她心肠这么好,将来一定有大出息。你在哪一定好好干,给人家脸上争光。”老太太微闭着眼睛和儿子对话。忽然,她像想起来什么事似的睁开眼,坐起身来问:

“儿子,你待在我这干吗啊?”

“儿子自从上小学起,已有20多年没在您身边睡觉了,今晚在你身旁睡好好伺候你。”大帅对母亲说。

“胡说。我虽说年纪大了,但手脚灵便生活能自理,不用你陪,起来快去春燕那儿,你们两口子也有一年半载没在一起了吧,快过去,别让春燕不高兴。”莟老太太从被窝里伸出一只手,一把掀开盖在大帅身上的碎花被子,将儿子推下了床。

“不,我不过去,我要在这儿陪娘亲。”大帅从地上起来,又躺在到床上去了。

“我的儿啊,你大小也算是个官吧,说话做事就不能爷们一点,瞧瞧你这不男不女娘娘腔的样子。小子,你马上过去,不然我会生气的。”莟老太太不高兴地瞪了大帅一眼,叹了口气,嘟囔一句。“哎,胎里带来的毛病,想改都难啊。”

“娘亲,您别生气,我这就过去。”大帅极不情愿地从床上下来,披了件外衣,轻轻地掩上妈妈房间的门,蹑手蹑脚地走进了梁春燕的卧室。

梁春燕睡觉的房子,是莟大宝、彭淑娟和儿子小六子寝室,见大哥大嫂回来了,淑娟三口子晚上就把房子腾出来让给大哥大嫂住了。

“你不在妈妈那边陪她老人家,跑到我这儿来干吗?”梁春燕虽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盼着大帅过来陪自己。可她又是个克制能力极强的人。她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个孝子,和婆婆感情极深,半年多没见面,娘俩一定有很多的话要说,儿子理应在他妈妈那儿睡。但是看见老公走进门来,脸上却堆满了笑容,速将身子往里挪了挪,给丈夫腾了快地。

“娘不让我在她那儿,让我过来陪你睡。”

大帅扔掉身上披着的外衣,钻进了春燕的被窝,一把将春燕搂进怀里。

“娘比你懂事,她最疼我了,知道我守了半年的空房了。”梁春燕也伸开双臂紧紧地搂着大帅。

“哎,大经理,在前海那样浪漫时尚的大都市,一待就是200多天,心玩野了吧,就没找个红颜知己什么的陪陪你?”梁春燕躺在莟大帅温情的怀里,脸贴着大帅的脸,两手搂着大帅的脖子,微闭着双眼,嗔羞柔情的问。

“有你这大美人在省城牵挂着,我就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啊。我的老婆是谁啊,美女、才女、淑女,身材好,皮肤白,脸蛋俊,漂亮、气质+才华,谁能与她媲美。天下难找啊,是不是啊夫人? ”大帅用他那双细腻的手,在春燕光滑的后背上拍了拍。

“油腔滑调的,就知道用嘴哄人,哄死人不偿命。”春燕紧紧地抱着丈夫。

“我不光知道用嘴哄人,我还知道用嘴亲人。”说罢,大帅将厚厚的嘴唇堵在了春燕薄薄的樱唇上,疯狂地吻了起来。

“老公,在前海一年多,想不想我?”

“想啊,你呢?”

“我也想你。”

“半年多了,就不知道回来看看我。”

“亲爱的,真的对不起。那儿的工作实在太忙,真的抽不空探亲。不然,我不会连娘也不看望的。”

“我知道你忙,也知道你在哪很辛苦。可是我真的很想你。老公,我想再要个孩子,楚楚一人太孤单。现在国家允许要二胎了,咱们再给楚楚生个小弟弟吧,让他俩今后好有个伴。”

“宝贝,你都多大了,啊,虚岁三十五了吧,还能生孩子?”

“能。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一定能行。”

“高龄产妇很危险。不行,我不能让你冒险。”

“你不懂医学的。前几天,我问过在医院工作的同学,她说头胎高龄产妇会有危险,二胎只要定时去医院查体一般不会有危险。再说我身体好着呢,可以正常怀孕。你想啊,以前老一辈女人,哪个不是生好几个啊,你不也是兄妹四个吗?”

“好,我听夫人的。一定不要有危险。”

“老公,我想要你。”

“我也想要你。”

顿时俩人睡意全无,一翻云雨过后,才甜蜜地进入了梦乡。

  柯群说:

        外出归来,继续刊发。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