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源溪镇(10)

小说:桃花源记 作者:不撞北墙字数:3170更新时间:2018-11-09 12:00:02

前头是高山,后头是黄河。

他妈的卷着黄沙的大风就朝着心头猛吹啊。

风沙太大,我看不清前面的路了。

跨过一个又一个山丘,终究还是黄沙漫漫,见不到天际的前路呦,跟丢了你啊。

本来已经想好了,有点机会就攒下点银子,等着什么时候事办完了,太平了,咱俩该退了,我丢掉我的亮银铠,你脱下你的黄金甲。

用我攒下来的银子,买一辆马车。

就去秋来时的香山脚下。

收拾收拾行李,带上几件衣服,走累的就在马车里睡一觉,饿了就去路边随便一家客栈买俩馒头几斤酱肉。

道上走走停停的,看着周围。

我找找有没有传说中卖身葬父的美丽姑娘,你看看有没有宣纸上恍然惊艳的诗句,我给卖身的姑娘几两银子,调戏调戏就让她爱干啥干啥去,不过我会在马车上等你,如果你遇到了为之倾心的诗句文章,我知道你定要是邀那个书生同去酒楼,尽情畅饮。

你要是喝醉了,我把你扛回马车,你要是没喝醉,最好把喝醉的书生给送回家去。

我知道你一向不喜欢习武,你喜欢那些诗仙文豪们惊人的文采,所以你才那么甘心的跟在朱元让身后。

我绝对不会丢下你一个人走的。

可是你到底还是一个人走了。

这么多年,我攒下了足足三千两银子,上次朝鲜进贡的那十五车珠宝,我每一车都偷偷的拿了一两个小玩意。

都把它们换成了现银子。

结果好咯,没有用了。

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骑着马,在空空荡荡的大沙漠里追着你啊,在大西北不停的在追着你啊。

你怎么就先走了啊?你明明那么厉害.....那么聪明....

你不爱学武,可终究学成后远高于我。

你那么喜欢兵法,能指挥数十万大军精妙配合,所向披靡,我只是一个知道临阵把剑,头也不回的莽夫....

然后你走了,把我自己甩在身后。

我不介意你超过我什么的,可是我介意你为什么那么固执.....

你杀胡虏,我砍鞑子。

都一样,都一样。

你的胡虏没杀完,我这边鞑子都一个个怂了。

我能走了,我一直在等你。

要么,你等着我。

你等着。

陶白白站在荒漠里,她清清楚楚的看见了远处十五胡王帐大旗上挂着的那颗头颅。

她哭出了声。

灼华剑仿佛也在悲泣。

大风起了.....大风起。

陶白白拔出灼华剑,缓缓的朝着十五胡王帐走去。

“你等着我,我来找你了。”

“你等着我,我来找你了。”

她痴痴的说着。

——————————————————————————————————————————————

大河向东流了多少年,这朱色的高墙依旧没有变了模样。

墙里的人变了又变,墙外的人死了又死。

一堆枯骨,一碗苦酒,一柄破剑。

她又回来了。

枯剑让陶白白随手用一块布裹着,她紧握着剑柄,漫步在高墙之内。

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巡逻的禁军们一队跟着一队,朝气的新臣和老去的旧臣都曾站在这块五爪金龙前。

低着头,心惊胆战。

真好笑,他们怕什么呢?

我什么也不怕了。

穿过一道又一道大门,陶白白终于算是看见一位故人了。

刘红玉双手插在宽大的袖子里,静静的站在御书房门口。

她督了一眼陶白白手中的枯剑。

“灼华呢?”

刘红玉问道。

“断了。”

“断了?”

“断了。”

“三姐,好久没回来了。”

刘红玉微微松了口气,说道。

“我已经不是你三姐了,刘公公可能认错人了吧。”

陶白白说。

刘红玉深吸一口气,藏在袖子里的双手发出嘎巴嘎巴的声音。

“你手上的,是什么剑?”

“枯。”

“这剑,还没锻造完呢吧?”

“那它也是一把能杀人的剑。”

刘红玉睁大了双眼,质问道。

“三姐!你今天是下定了决心了?!”

“我当年饶了他一命,可是他现在又惹到了我,这条命,该还了。”

“三姐.......我和老五都在这里...你怎么拿?”

刘红玉幽幽的说道。

“我怎么拿,你心里不是很清楚吗?”

陶白白说着,轻轻一抖,抖掉枯剑上包裹着的布条,将崎岖不堪的剑身裸露在夜里。

“我要是拿谁的命,你以为凭你和洪留雨能拦得住?”

陶白白仿佛在嘲笑着刘红玉的不自量力,她说话时嘴角翘起。

“三姐,你知道吗?”

“什么?”

“当年你种在宫里的那棵桃花,死了。”

刘红玉说道。

“能不能拦得住你,我还是想试试的。”

说罢,刘红玉两手从袖子里伸出,右手紧握着一把匕首。

“凭你的玲珑骰?”

陶白白微笑着。

“到底要试试的、”

刘红玉说道。

她左手猛地一震,一粒骰子如流星一样朝着陶白白面门而去!势不可挡!

地虎!

蓦的,刘红玉身子前倾,跟着那记地虎朝着陶白白冲去,宽大的太监服此刻竟紧紧的贴着她纤细的腰身,如一条捕猎的蛇一样。

鳞潜!

出手便是两记杀招!

“嘁........”

枯剑猛地举起,黑墨色的气瞬间将枯剑残缺的剑身完全裹住。

即使在黑夜里,枯剑上的剑气显得更加幽深。

月缺其抟!

陶白白持剑暴起,枯剑挟杂着墨色真气,还有暴起时溅起的气浪,如同一条巨龙一般,朝着刘红玉冲了过去!

————————————————————————————————————————

“找朕?”

朱煜有些不解。

“为何要找朕?”

“等等.....五叔叔这位故人,是谁?”

“,,,,,,,”

洪留雨沉默了一会儿。

“是陶将军。”

“三姑姑回来了?!”

朱煜猛然站起,他脸上稍有的显示出了惊喜之色。

只是这惊喜之色只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便马上消失不见了。

“三姑姑....为何要找我?”

“难道....”

朱煜皱起了眉头。

“陛下,我听皇甫大人说,可能是因为刑部尚书余百川的事情。”

“余百川?他不是畏罪潜逃,然后让锦衣卫给杀了吗?三姑姑怎么会因为他?”

“锦衣卫杀余百川的地方,正好是陶将军现在所在之地.....”

“哼......那又怎样,朝廷追杀畏罪潜逃的罪臣合情合法,再说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朕在朕的国家杀一个犯罪的官员又怎么了?”

“再说了,朕没有治他这几年玩忽职守之罪已经是看在她是我三姑姑的份上了!空带着山海关总兵的官职,安北侯的爵位,却独自一人消失不见数年之久.....”

“正好她来找朕,朕这回一定要好好罚她!”

朱煜意气风发的说道。

“陛下....恕臣直言....”

洪留雨有些不安的说。

“自从赵将军死后.....陶将军....”

“算了...不说了。”

“怎么了,说啊!”

朱煜说道。

洪留雨咬咬牙,深吸一口气。

“陛下,陶将军本就因为赵将军之死而怨恨陛下....陶将军虽为人臣,但是仍然是一代宗师,一手太玄镶华剑法超凡入圣,微臣所不能及,臣听闻皇甫大人说,余百川之子余归海曾经有恩于陶将军,恐怕.....陶将军此次是要找陛下索命来的.....”

“索命?!”

朱煜猛然很拍了一下桌子。

“跟朕索命?!”

“余百川私受巨额贿赂,结党营私,贪污官职,包庇他人,朕只是诛了他三族以内男丁已经算是最大的仁慈了!四叔叔,你看看,这些罪状哪个不是罪孽深重?仅次于谋反了!”

“再说,朕派东厂与锦衣卫夜里偷偷的抄了余百川的家,就是怕有人故意用财物陷害余百川,可是,三叔叔,抄家是你一直看着的,足足一百七七万两还多的雪花银!这是他一个刑部尚书能有的积蓄?!”

“余百川一家三代贫农,余氏亦然,这还不能证明他罪大恶极?”

“陛下!陶白白她何时重视过法纪二字!”

“当年她要用武桂文一家的命给赵将军偿命,也只是留下了明早收尸这四个大字罢了!视朝廷法纪三司会审于无物.....”

“那你想要朕怎么办!”

朱煜猛然吼道。

“奴婢恳请陛下去皇甫大人家中暂避!”

“若是这京城中还有谁能拦得住血桃魔尊,也就只有皇甫大人了!奴婢与红玉恐怕亦不能挡!”

洪留雨猛地跪在地上,左手握紧了短枪。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撞北墙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