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流落江湖《1》

小说:刺客沈小凤 作者:笑言字数:3252更新时间:2018-11-07 22:35:18

苏州,自古是繁华之城。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历来文人骚客暂栖此地或为官一任时,都有千古名诗留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当年张继先生夜至枫桥镇的河道上时,慨然而发,留下让人迷往的水乡夜景。

此时,也有一叶小舟由远而至,停在枫桥镇的河道上,站在船头的不是当年的诗人,却是一个三十左右的青年,旁边一个小女孩儿。河风轻袭,凉气习习,十月的苏州枫桥水面上,虽是夜晚,河道两岸的酒楼店肆仍灯火通明。酒客的猜拳声,卖唱的小曲声,风花楼的笑骂声,此起彼伏。曹雪芹先生说:“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所谓“十里扬淮路,繁华一苏城。”

那三十左右的青年人无心赏玩这富贵风流之地的夜色,拉着小女孩儿下船来,并不在古城停留,穿过月洞古桥,径直向寺院所在方向行去。小女孩子跟着他行走一时,两腿累了,青年人回身来抱起她。这小女孩儿并非别人,正是沈冒头的孙女沈小凤。那三十左右的青年人却是革命党人江剑敏的丈夫,一直躲在总理府做谍报工作的郭上空。

郭上空抱着小凤走了一阵子,来到一处农家小院。那房舍篱笆小筑,枯藤垂柳,许许多多的瓜果成熟,篱笆内红薯叶苗鲜嫩肥大,茂盛十分。

郭上空放下小凤,小凤张着好奇的眼睛。郭上空向她道:“以后咱们就隹在此处,主人家是我的朋友,好客的。”小凤点着头。

两人正要去推柴扉,猛地一条半大的黑狗从一处角落里窜出,狂吠恶咬,呲牙咧嘴,扑势汹汹。郭上空只得拉小凤后退一步,向院中朗声道:“秦川郭二造访苏洲苏正阳。”话音落下,听见一个粗壮的声音道:“哈哈,有朋 自远方来,未曾相迎,得罪得罪。”接着听他喝叱道:“混帐东西,还不滚开。”

那狗听见主人喝声,灰溜下来。一时柴门打开,却是一个四旬年纪的中年瘦者,长得精神,长袍马褂,手中提了一口烟锅。郭上空道:“深夜打扰,苏兄不怪。”苏正阳道:“远客来了,请进请进。”作了一个请势。郭上空也不客气,拉着小凤的手进去。

入进屋中,出来一个小男孩,十岁左右,生得敦实,看见小凤,便来和她玩耍。小孩子们年纪相当,小凤不惧生,和他说起话来。

苏正阳瞧得笑了,向郭上空道:“这小女孩儿是谁,清清秀秀,玲珑活泼,很是可爱。”

这时一个妇女端出茶来。苏正阳向她道:“认识一下郭兄弟。当年我们都是同盟会员,干过些惊天动之事,不是小儿百姓。”郭上空叫了声嫂子。那妇女也叫了他兄弟。喝了一味茶,苏正阳又道:“郭二兄弟还没说这小女孩儿是谁家的呢?”

郭上空瞧了一眼小凤,说道:“这小女孩儿叫沈小凤,是内人寄收的弟子。如今我把她带来,怕是要打扰苏兄几年时光。”

苏正阳觉得有原故,忙道:“此话怎说?”

郭上空道:“她家遇难了。祸乱中,我只把她抢了出来。茫茫人海中无处可去,想着苏兄田园风光,遁世隐所,好个避难的雅在。”

苏正阳笑道:“我早看穿这浊乱尘世,比不得郭二兄弟有忧患天下的心。”郭上空道:“苏兄还不了解我么?只是内子好动,不得已妇唱夫随。”苏正阳道:“说到剑敏,她去哪里了?”郭上空道:“这次遇难的是两家。她去找另一家,不知现下情况。”说罢苦笑一下。

苏正阳道:“依我的记忆,剑敏该是怀身大养了。”

郭上空道:“你了解她的,平生最重秋前辈,非要救民水火似的。看看这繁华之地,风流姑苏,哪里需要拯救。个个过得快活。”苏正阳道:“我想剑敏跟这两家一定有不寻常关系。”郭上空叹了一下,说道:“都是革命惹的祸。现在护法战争打响,倒也不是一件冤事。”说罢,再喝了口茶,讲起始末。

“那次革命党刺杀段祺瑞,躲到京城柳家镖局,没想到出了个叛徒,幸好他不认识我。说起这柳家镖局,苏兄该听说过他们,桃源结义三兄弟,个个有名的。”

苏正阳道:“岂止听说,我还见过沈二先生,低调稳重的老头,可惜没和他说过话。难道说他是为南方工作的?”

郭上空指着小凤说道:“小凤就是他的孙女。他的儿子沈令海同情南方革命党。叛徒出卖了这个地点,段祺瑞派兵包围了他们,说他们都是革命党。”

苏正阳却摇 头,说道:“不对。”郭上空道:“怎么不对?”

苏正阳道:“株连法早就没了,现在虽然不民主,但明面上大家还是在喊,姓段的包围柳家,绝非是为革命党一事牵连,他的理由站不隹脚。”

郭上空道:“那军队为什么会包围柳家?他们的理由是什么?”

苏正阳笑笑,喝茶润着喉咙,一时方道:“如果我所料不差,军队包围柳家的名义是窝藏革命党,现在南北开战,人们听说柳家这样做,势必引得人人同仇。在直隶天津的人看来,这就是内奸。百姓管你南北政府。段祺瑞要借民众之怒为自己师出有名。”

郭上空道:“他们搞阴谋的,可谓用心良苦。柳家老爷子和沈二先生怕是和姓段的有私怨了。这次不过是有了个好的借口。”

苏正阳点头说道:“现在南北开战,最缺的就是军需,军需就需要军费。恐怕姓段的是要找两位老先生借用点,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郭上空茳然道:“这个我不大明白。”

苏正阳道:“我瞎分析罢了。想来咱们这位段总理知道柳沈二位先生有一笔不小的财富,逼得他使出了这样烂的招。”

郭上空一听,恍然道:“苏兄这么一说,似乎有点合情理。”

说 了一阵话,苏正阳的内子摆上饭菜,他们一家吃过饭,只郭上空和小凤简单吃了些。因连日的赶路,没有好生休息,小凤吃了饭就倦了,倒在郭上空的怀里睡去。

苏正阳一面叫内子抱走小凤,向郭上空道:“小女孩子是和你头一次见面吗?”郭上空不明白他的问话,把他看着。

苏正阳道:“你别这个眼神,我是好奇。看得出小女孩子很依恋你。”

郭上空笑了笑,道:“不瞒你苏兄,其实这一路过来也不太平,有好几次险的没脱开身。小凤和我也算风雨同舟,患难共渡。”

苏正阳道:“小孩子也见过血腥了吗?”郭上空点点头。苏正阳又道:“她也见了她家里的血腥吗?”

郭 上空摇头说道:“剑敏带我去到柳家时,军队正把持着,有军官和柳老爷在谈话,并未动武。我们在西下房见到沈二爷,内子和他密谈了些话。沈二爷像是知道些情况,内子劝他走,他只摇头。后来把小凤母女叫出来,只跟小凤说让她跟内子好好学几天拳。小凤当时还很兴奋。那时柳府四面围着军队,好在守后门的一个军官是革命党,认得内子。但是出来后终究让人发现了,我们夫妻在逃避途中也失散。”

苏正阳担心道:“不知剑敏现在怎么样?”

郭上空道:“我们定了地方汇合。当时追兵太紧,我只好一路南逃。现在我把小凤放在你这里,得给你添麻烦。”

苏正阳道:“咱们都经历过多少次生死相依了。明早你走吧,快些找到剑敏,我们曾经一起的战友,没有几个了。”

郭上空自道:“剑敏带着小凤的母亲和柳家的孙少爷,不知逃掉没有?”

苏正阳瞪眼道:“你说的是真的?”

看郭上空点着头,他又道:“怎么会这样?你给她两个累赘,又有追兵,她,你,你就不管她,一路南逃下来了?”

郭上空道:“我的武艺没她好,她怕我暴露,所以只让我带着小凤,想来容易逃些。她说有战友相助,叫我不担心。我才带了小凤一路南逃下来。”

苏正阳来来回回的踱着步,嘴里说道:“不行,不行。”一面想是思考着问题,好一时才道:“我得跟你北上去。剑敏舍死救过我两次。”转头又向郭上空道:“我去准备两骑快马,咱们今夜往北京赶。”

郭上空道:“你不在家,此地安全吗?”苏正阳道:“我给你嫂子交待好,短时间没问题。”说完,进了里屋。

等到苏正阳出来,郭上空见他已换了一身长衫,侧扣还未系上,里面露着紧身短打,两把短枪别在腰里的皮带中,皮带上的子弹袋和手柳弹袋饱满厚实,小腿上灰布绑带缠在了膝盖处,脚蹬黑色灯草绒布鞋,竟一副行军行头。他向郭上空道:“好几年不穿带这些玩意儿,现在看到亲切得很。”郭上空向他行了个军礼,说道:“我替剑敏感激苏兄的侠情。”苏正阳摆手说道:“我们曾经是战友。”

郭上空道:“我再去看看小凤。”苏正阳带他来到东面一间小屋,拔开蚊帐,郭上空举着马灯看见小凤和苏正阳的胖小子并头睡在一起。两个小孩都睡得沉实。郭上空伸手抚摸着小凤的脸和小辫,注视了一会儿,将蚊帐放下来,然后轻声道:“我们上路吧。

  笑言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