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小说:何处归 作者:王陆羽字数:4470更新时间:2018-11-06 18:20:01

士兵们见到那小将,立刻后退闪出一片空地。夏文洸上下打量着他,心想:“细胳膊细腿的,根本不像个男人,能有多大能耐?”

  那小将站到他身前两丈,并不多说话,长枪一抖,挽了个枪花,章法俨然,夏文洸笑道:“倒是有模有样,来吧。”他腿上带伤,步战行动大为受累,先出手很容易门户洞开,再者他所练的“寒星枪法”讲求出手迅捷,后发先至,他要等对手先行出招,露出破绽,然后伺机反击。

  那少年看了一眼他还在流血的腿,朗声道:“好,你可瞧清楚了,我可不会手下留情。”枪尖一晃,刹那间化作点点寒光。夏文洸虽然早有防备,却仍然大吃一惊,失声道:“灵蛇枪法!”但见那红缨枪当胸刺来,少年门户大开,满身都是破绽,他往后微微仰身,长枪倏然出手,点向对手咽喉。

  然而,长枪甫一出手,夏文洸便觉出不对,对手刺出的一枪突然变招,径直刺向自己左肩窝。对手变招奇快,势必能先伤到自己,夏文洸急忙收枪格挡,两杆长枪碰在一起,少年叫道:“好!”手中枪如灵蛇一般缠住对手兵刃,连连变招,招招攻向对手要害。夏文洸出手更快,旁人只见两团红缨极速翻飞,叮叮当当的声音不绝于耳,却不知道两人片刻间已经拆了五十多招。

  少年越战越勇,满脸兴奋之色,手上攻势愈发猛烈。夏文洸则暗暗心惊,暗道失策,没料到东楚国军中还有这样的高手。他心想:“这人武功眼下还未精熟,只怕再过四五年,在枪术上的造诣就要超过我,和师兄一争高下了。”但见少年枪法精妙无比,变化万端,自己仗着出手迅速,还能招架住,可是时间一久,自己力气不济,便一定要死在对方手中。夏文洸暗自叹息,道:“小子,你可仔细了,孤要出杀招了!”他见对手攻势全都在他上半身,那是顾念他腿上有伤,手下留情了,他不愿意被小瞧了,因此出声提醒对方。那少年恍若不闻,使一招“拨草寻蛇”,枪尖乱颤,点向夏文洸咽喉。夏文洸心道:“这小个子出手好快。”眼中到处都是红影,却要如何抵挡?但见他不闪不避,左手紧握枪杆,提起最后一丝内力,寒光一闪,若闪电划过,直刺向对手。

  所谓“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夏文洸的师父传授他的寒星枪法,便是一门力求出手迅捷的枪法,沙场对阵,往往敌人只见到一点寒星,便已经被刺杀于马下,故因此而得名。要全力施展这迅捷无伦的枪法,则需要内力支持,因而夏文洸不敢轻用。那少年的灵蛇枪法虽然变化繁复,然而终究比不过夏文洸出手迅速。眼见寒光乍现,穿透了漫天红影,如一条白练穿破乱红,直刺他心口。少年急忙变招,然而已然不及,一声闷响,少年口喷鲜血,望后倒下。

  便听得銮铃响动,一队金盔金甲的士兵簇拥着一辆华盖车来到阵后。夏文洸抬眼看去,华盖之下坐着一名十八九岁的戎装少女,车旁另有十余骑,看装束也是千户、百户等级的将官。

  夏文洸立刻认出那少女便是敌军统帅,东楚国晋阳公主。他心头狂喜,心想:“这贱人居然自己出来了,却省了孤好多力气,”当即挺枪搠倒两名士兵,抢过长矛,对准晋阳公主掷去。

  他膂力非凡,纵然内力全无,一掷之力也非同小可,两只长矛在空中呜呜作响,眼看就要将晋阳公主刺死,突然间公主身侧飞身冲出一将,挥枪将两杆长矛格开。夏文洸咬牙道:“可惜身边没有弓箭。”那公主手握羽扇,轻轻一招,军阵后面人头攒动,尘土飞扬,适才那名将军催动战马,朝着夏文洸猛冲过来。夏文洸看得分明,这人戴着铜质面具,但身量苗条,是个女将。他心想:“这个劳什子公主身边的女人都要分外的小心。”

  眨眼间,那女将已经冲到身边,巧的是她也用长枪。夏文洸就地打了个滚,闪开了她的第一枪。那女将跟着一蹬马鞍,飞身跃下,长枪兜头劈落。夏文洸举枪招架,当的一声,枪杆内弯,几乎被砸断,他大声道:“好你个贱人,力气恁的大!”那女将冷哼一声,枪尖回撤,使一招青龙摆尾,枪杆正中夏文洸肋下。夏文洸本来可以闪过,可是现在身上着实提不起力气来,这一招直接将他打翻在地,一张嘴,呕出一口鲜血来。

  那女将没想到这么容易就伤到了他,微微一怔,夏文洸翻身跃起,枪尖直指她咽喉。女将枪身回收,在面前画个圈子,兵器相碰,当啷一声,两人心底均是一惊。女将秀眉微蹙,枪尖乱抖,招式大开大合,将夏文洸逼得连连倒退。陡然间听她娇喝一声,长枪拦腰扫来,夏文洸持枪招架,喀的一声,夏文洸手中的长枪断成两截,只有一点木皮还连在一起。他大吃一惊,女将却还有后招,跟着又是一枪扫来,这是六合枪中的一招“青龙三摆尾”,女将力气奇大,施展开来威力更增,夏文洸见无可招架,干脆往地上一趟,第二下“摆尾”便教他闪了过去。

  女将双手握住枪杆,奋力砸下,夏文洸打了个滚,从地上拾起一支长矛迎战,不过三招,女将长枪劈来,又把长矛的枪头扫飞出去。劲气逼得夏文洸一口真气提不上来,呕出口鲜血,他急忙抢过一支长枪,往后退开三丈。

  夏文洸伸手擦去嘴角的血,心中已有定计,大声道:“你这女人好生厉害,报上名来,好教孤记住你!”

  女将冷哼一声,并不答话,脚踏八方步,使一招“灵猫扑鼠”,直刺夏文洸心口。夏文洸强提内力,长枪一抖,将其震开,大吼一声,丢开长枪奔上前去。

  女将一惊,后撤两步,身子伏低,手托枪杆,使一招“青龙献爪”,长枪忽的一声直奔夏文洸喉头。夏文洸右手按住长剑,把身体向右微侧,脚步却丝毫不停。噗呲一声,长枪刺穿了他的左肩。夏文洸低声怒吼,继续前冲。

  女将皱起眉头,夏文洸已经冲到跟前,长枪从他肩膀穿过,想回收已是不及,索性撒开手,拔出腰间佩剑。夏文洸也拔剑在手,向她头顶斩落,女将急忙举剑格挡。

  双剑相碰,铮的一声,士兵们齐声惊呼中,夏文洸手中的毒龙剑生生断成两截,断剑劈下,打落了女将的头盔,那只面具也随之裂开。

  夏文洸只觉得眼前一亮,面前的女子黑发如瀑,眉目如画,恍若云中仙子。

  他心中第一个念头便是:“好美的女人,杀掉就太可惜了。”

  那女将也睁着眼睛呆呆的看着他,手里的剑还举在半空,夏文洸立刻回过神来,右手化掌,击中女将肩头,顺势将她的佩剑抢了过来。

  那把剑入手轻盈,细看剑锋处隐隐透着寒光,可知是一把宝剑,女将急忙去抢,夏文洸挽个剑花,指住了她的喉咙,道:“看你长得漂亮,杀了倒是可惜,不如就废了你双手,放你回去吧。”刚要动手,便听号角呜呜,女将朝他瞪了一眼,望后便退。四面兵丁一起杀上来,夏文洸追击不及,反手砍翻数人,华盖车旁又有人挥动旗帜。士兵们再向后退,华盖旁重又奔出一员将领,他不拿兵器,远远地勒住马,喊道:“二皇子殿下,听我一言,解兵归降吧!”

  夏文洸抬眼一看,顿时怒不可遏,大声道:“卜友明,你这个降将居然还有脸来见孤!”那将领面露惭色,翻身下马。

  燕国此番南下虽然遭遇挫折,但并未有大败,一直与东楚国相持,大皇子知道后援不及,因此亲自返回国内调集粮草,只要再撑上十天半月,双方胜负犹未可知。然而就在这个档口,夏文洸账下的副都尉卜友明却叛逃东楚国,使得燕国防线出现破绽,损失惨重,不得不撤退。夏文洸一向待部下不错,尤其是卜友明更是视为朋友,此时相见如何能不怒?

  卜友明道:“殿下,兵尽粮绝,何苦以万金之躯躬冒兵戈行此无用之事?”夏文洸道:“若不能高歌凯旋,则唯有战死沙场,岂有束手投降的道理!”卜友明道:“殿下,念在往日的情分上,我劝您这一句,现在弃剑投降,大帅还能以礼相待,若不愿意,少倾刀剑无眼,安得保全?”夏文洸哈哈大笑,反手将肩窝里的长枪拔出,鲜血染红了地面,他大声道:“孤倒要看看你们谁能拿下我的人头!”卜友明朝他拱了拱手,起身上马。

  夏文洸大声道:“叛国小人,你往哪里走!”抓起长枪,对准卜友明投去。卜友明早有准备,急忙低下头,长枪从他头顶飞过,将对面几个士兵捅了个对穿。卜友明拨马便走,夏文洸抓起长剑,追上前去,两侧士兵迅速收拢,将他围住。

  卜友明一打马臀,驰入阵中,夏文洸冲开一条路,发力猛赶,忽然间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住,身体跟着被拖倒。原来卜友明劝降是假,引诱夏文洸落入陷阱才是真。夏文洸低头看到左脚上被一串细细的铁链缠住,远处几个士兵揪住了另一头用力推拽。

  他挥起长剑把铁链砍断,刚要站起,地面上陡然又弹出十几条铁链,分从四面八方将他围住,士兵们各执一端,围着他打转。夏文洸接连斩断几条锁链,突然从阵中抛来几个锁套缠住了他的手臂。士兵们一齐呐喊,锁链收紧,将他牢牢捆住。

  夏文洸身体被捆住,只一条受伤的左臂还空着,他咬紧牙,松脱长剑,用左手接住,跟着斩断了身上的锁链。可还没等他脱困,又有锁链弹起来,绊住了他的双腿。

  此时军阵往两边缓缓分开,那辆华盖车来到阵前不过百步,夏文洸抬眼看去,数重身着铁甲的士兵站在车前护卫,晋阳公主冷冷的看向这边,适才被击败的那员小将也在一旁,原来刚才那一枪刺中了他的护心镜,夏文洸重伤之下力气不济,只将其打伤,却没有伤及性命。

  晋阳公主并不言语,向身后众将看了一眼,便又有一人飞马来到夏文洸跟前。

  这人手上拿的是一支枣木槊,他来到跟前,从马上跳下来,反手拔出腰刀。夏文洸一见到那腰刀,便知道他是东楚国赫赫有名的“公子将军”赫连勋。

  所谓“公子将军”,指的是赫连勋出身显贵,父亲是东楚国右丞相赫连重,当今的太子与他是八拜为交的金兰兄弟,加上他待人温和儒雅,颇有贤名,因此世人多称其为“京华公子”,而赫连勋弃文从武,年纪轻轻便战功赫赫,被封为万户侯,正应了“将军”二字。夏文洸虽然没和他交过手,但也听说过他的名头,知道他手上有一把从匈奴人手中得来的名叫“鸣鹿”的弯刀。这把弯刀在北方诸部中颇负盛名,夏文洸一见便知。他心道:“这人久负盛名,料想不易对付。难道孤今日就要死在他手上?”

  赫连勋朝他拱拱手,挥刀斩向夏文洸肩头。夏文洸此时只能用一条手臂招架,只能硬着头皮迎战。身后士兵们一起大声呐喊,为赫连勋助威。

  “当当当”连响三声,赫连勋出招越来越快越来越狠,夏文洸知道自己无力抵挡,再过上十几招就要身首异处。他斜眼朝晋阳公主看去,但见她气定神闲,好整以暇的看着这边。

  “我便是死,也要为燕国除掉这个祸患!”夏文洸心中暗暗发狠,这时赫连勋堪堪与他拆完一招,正要收刀变式。夏文洸使出一招“仙人指路”,剑尖往他眉心点去,赫连勋见他不能移动,只往后撤了半步——不能移动的剑自然也不能追击。

  夏文洸突然“嘿”的笑了一声,剑在中途陡然变招,直指华盖下的晋阳公主,拼着丹田受损运起体内内最后的一顶丁点内力,将长剑送了出去。

  长剑出手的瞬间,赫连勋的弯刀也朝他砍了过来。长剑脱手疾飞,如离弦之箭,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晋阳公主眼睛微张,但是闪避已是不及。

  只在刹那之间,那个受伤的小将突然跳到晋阳公主身前,夏文洸睁大了眼睛,赫连勋的弯刀已到了他的面前。

  蓦然间眼前一片血污,脑袋嗡嗡作响,夏文洸大叫一声,便人事不知了。

  王陆羽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