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夜叉之梦

小说:人直斋异闻录 作者:胡仁禃字数:4357更新时间:2018-12-06 10:53:15

这声音一冒出,我脑子顿时就嗡的一响,明显感觉到脖子到脸颊忽然升温,连心跳声都听的一清二楚,那是叶子的声音,恐怕任何一个男人都经受不住这样的魅惑吧。

“少爷,帮叶子擦擦身体好吗?”此时叶子的房间内又传出一声娇柔的女声。

“我去!这是要让我犯罪啊!”我停下脚步,余光中叶子的身影轻轻的探向门板,眼看就要打开门了。

我捂住自己的胸口,血脉喷张,觉得口渴难耐,说老实话,当时真想冲进去,但是这事儿来的莫名其妙,哪有见人一面就搞到这种地步的,不对,一定有情况,我想起猪八戒,就是因为受不住诱惑,才中了吃饱撑着没事干的菩萨的圈套,这说不定这是留美子老太太设的局,想试探一下廖无几身边这几个陌生人是否靠谱,廖无几说留美子老太太是一眉道人的徒弟,这个一眉道人我是不知道,但是听名字就觉得一定不是一个泛泛之辈,他的徒弟留美子也肯定身具奇术,况且听说日本忍术中有一门叫幻术,类似中国道术里面的祝由术,能让人产生奇妙的幻觉,这样一想,我的脑子清醒了不少,我估摸着老周一定也在这样的幻术之中,我能把持住,老周肯定悬了……

“不行,这一定是狐狸精!狐狸精。”我深吸一口气,小声自言自语,平复情绪,而后快步朝前冲去,可是等我冲到楼梯口的时候,怪事发生了,原本是楼梯口的地方又变成了墙壁,我朝后一看,楼梯口神不知鬼不觉的又跑到对过去了。

我心想糟了,老周说的没错,这地方肯定有鬼,我应该是被困在某个空间了,这类似中国的鬼打墙,听老一辈说,遇上鬼打墙,抽根烟发发脾气就好了,我立即掏出烟,可是这打火机怎么也点不着,而后我叼着烟走向走廊两边的蜡烛,用蜡烛点烟,但更奇怪的是,蜡烛的火也跟闹着玩儿似的,半天也点不着烟,我心想这一定是碰上鬼了,当下跺了跺地板,大喝一声,声音刚落下,叶子那边又喊我来了。

“我靠!这什么玩意儿,别折腾老子了好不好!”我大声喊道。

但是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是我想起廖无几说的舌尖阳血,男子的舌尖血具有辟邪的功能,尤其是我这样年少气盛,还未行周公之礼的男人,我当下狠下一条心,要咬破舌头,可正当我要咬下的时候,叶子的房间那边传来一阵咚咚的杂乱声,同时传来叶子呼救的声音,我一看坏了,立即冲了过去,只见那门板上忽然多出了道人的影子,一个是叶子,一个披头散发,额头上张着两条三寸长的尖角,一手掐着叶子的脖子举到空中,一手举着铃铛似的东西,我一看这还了得,一脚过去就踹破了门板,只见那叶子噗通的一声掉进了木制浴缸,那方才看见的鬼物顿时消失不见,我冲到浴缸旁边准备拉出叶子,但这浴缸里头除了水,什么也没有。

“叶子!”我喊道。

此时只听得对面我的房间里传来一阵笑声,有老周的还有金秋他们的,我一听朝对面看去,只见对面房间不知什么时候也多出了一些人影,围成一圈坐着,嘻嘻哈哈的讨论着啥,一句话也听不明白,我推开门,是老周他们,廖无几、和尚、老许、刺猬、金秋、留美子、叶子他们几个攒成一圈,像是在说悄悄话,听见有人进来,忽然静止不动,像石雕一样的。

“你们在搞什么呀!”我大声道,正想冲上前去。

但此时恐怖的一幕出现了,只见他们一个个颤抖着扭过脸来,脸上带着夸张到扭曲的笑容,似乎是被人捏成这样的,更像那种粗制滥造的人偶的脸,呼的一下就朝我围了上来,这一下把我给吓的,一屁股坐在地方,半天没缓过神来,最恐怖的事情其实不是看见多么可怕的东西,而是看见身边人的变成了可怕的东西,那种无边无际的孤独感还有无助感让人绝望。

就在我挣扎着要爬起身来的时候,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那是老周的声音,他在说:“你听听,他喊叶子,在做春梦呢!”

这话刚落音,只听的啪的一声,我猛然做起身子来,只见眼前廖无几沉着脸瞪着我,周围是老周和金秋,还有老和尚,额头上的汗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浑身都湿了,醒来之后又感到冰凉,原来这一通只是个梦,我按住胸口,呼呼的喘息,脑子沉重无比。

“怎么了?这是。”良久我问,脸上火辣辣的疼。

“啊哟,还是廖老师的巴掌厉害,我们怎么都喊不醒你,廖老师一巴掌就把你打醒了,这是爱的力量啊!”老周嬉皮笑脸的道。

廖无几见我没出什么问题,长舒了一口气,但看她眼神好像有点生气。

“卜夫子啊,你刚刚是看到了什么啊,这又是蹬脚的又是乱喊乱叫的。”老周问。

我一看坏了,这刚刚在梦里做的事情全表现出来了,于是立即解释道:“我刚做了个噩梦,这房间里有东西!”

“你就尽瞎掰吧,什么噩梦,我还不知道。”老周这人就是属于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那种。

“真的,不骗你们。”我尽力解释着,好在叶子不在这里,不然丢人就丢到国际上去了。

“忘了告诉你,这这儿睡觉不要顺着天梁睡。”廖无几指了指我头顶上的房梁。

我抬头一看,只见那房梁上头挂着半张脸,这猛的一看去,还真吓人。

“这是几回事啊?”我愤愤的指着天梁上的那人偶,“就他妈不能正常点吗?”

“哎哎哎,淡定。”老周拍了拍我的胸口道,“怨我,刚刚睡觉眼睛对着窗户缝,太刺眼,所以把你挪了位置,谁晓得这上面有东西盯着,怪我,怪我,让你卜夫子受惊了。”

我瞪大眼睛指着老周道:“你就尽害我,我刚说了什么?”

“哎呀,你一个劲儿的叫叶子小姐,幸好人家听不懂中文,不然就会发生点美妙的误会了。”老周这话一套一套的,他就喜欢弄这些东西,上次在卫生院见我跟廖无几躲避尸傀儡的时候也是这样,这人不错,就一张臭嘴。

“你!”我伸手就要去掐老周。

老周往后一跳,顺势摆出个白鹤亮翅的动作道:“卜夫子,我看你是魔鬼附身,胆敢谋害你周爷爷!”

“老周你再这样,我真翻脸了。”我沉下眉头道。

“来来来,翻脸翻脸,把脸翻过来给我看看?”老周不依不饶。

“……”

“好啦,周建刚你差不多得了,这几天折腾辛苦你们了,下楼吃点东西吧,老许他们马上就到了。”廖无几转身下了楼,不知为何心里总有怪怪的感觉。

就在此时,门外走廊上忽然传来吧嗒吧嗒的碎步声音,一听就是木屐声,那脚步声很急切,我们同时把目光转向门外,只见留美子老太太脸色苍白,高高的撸起袖子,只见两条胳膊上竟然全是牙印,留美子老太太见着廖无几就拉住廖无几的手。

“救救叶子!”只听的留美子老太太如是说道。

我脑门嗡的一响,难不成刚刚做的梦是真的,我连忙穿上外套,跟着大伙赶往叶子那儿,听留美子说,叶子是在烧洗澡水的时候忽然晕倒的,在叶子的身边可以看到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廖无几说是盐,日本有用盐辟邪的习俗,一旦有东西靠近,盐就会变成黑色。

廖无几上前查看了叶子的情况,只见叶子双眼紧闭,满身是汗,嘴里喃喃着日语,我一句也听不懂,想起刚刚的梦,该不会是在叫我吧。

“我来试试。”廖无几看完了叶子的情况之后,与留美子说。

留美子满脸忧愁的点点头,我一看纳闷了,这留美子不是一眉道人的徒弟吗,怎么感觉还不如廖无几。

只见廖无几伸手掏出两张黄符,又让留美子取来一个旧的白瓷碗,反扣在地板上,单手起诀,我看那还是白鹤诀,在道术中,白鹤诀是请神的,廖无几的另一只手抹了朱砂在黄纸上画符,画完之后,用右手的食指和拇指抵住碗沿,此时呼的一声,黄符燃烧起来,只见那碗砰的一下弹了起来,又被廖无几用力按了回去,此时出现了诡异的一幕,只见躺在地上的叶子忽然伸出双手,其实不准确,不是伸出双手,而是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双手,呼的一下起身,我一看这玄乎的,叶子似乎被什么东西背起来了,正在缓缓挪动。

“快!抓住叶子!”廖无几大喊道。

老周一听这话,立即冲上前一把将叶子拦腰抱住。

“哎哟我去!扯不回来啊!”只听得老周大喊道,我见老周的双脚竟然在地板上滑动,竟是被什么东西往前拖动。

“廖老师,你倒是搞点靠谱的!”老周喊道,此时我与金秋也赶紧上去帮忙,这哪里拖的动,要知道我们可是三个大男人啊。

就在此时,忽然手臂一阵麻痛,我与金秋还有老周同时一颤。

“我靠!什么畜生咬我!”老周骂骂咧咧的。

这边的廖无几绷着劲头,支撑不住了,哐当一声,那白瓷碗翻了过来,我们三个忽然觉得前头没了力道,哗的一下朝后跌倒,那叶子正压在老周身上。

我撸起袖管,只见手臂上出现了一个深深的咬痕,都淤血了,老周和金秋也是。

“麻烦了,那东西一定感到威胁了,才会冒险夺人的。”廖无几道,看样子是没辙了。

留美子老太太眼见廖无几都没办法了,双手一摊,无力的坐了下去。

“哼!竟胆敢藐视我道家三清,看老僧来教训尔等!”就在众人慌乱之时,那老和尚抽了旱烟,脚步铿锵的走上前来。

我一看这和尚出马了,加上他那表情,一看有谱,立即让开身子。

只见那和尚伸出右手,单诀成左雷局,这是霹雳镇邪的,比廖无几那白鹤请神直接了当,但据说这种阵法需要修行者较高的水准,不然容易弄巧成拙,和尚左手也不闲着,掏出两张符来,这张符不是黄色的,是蓝色的,这老将出马,果然不同凡响,蓝色的符我还是头一次见,与廖无几的其他操作类似,也是将白碗反扣,画完符咒之后,用大烟枪子猛的一拍地面,此时蓝符燃烧,只见四周悄悄的起了风,吹得和尚白须飘动,甚是威风,再看那地上的叶子,身子开始腾腾的颤抖,不像刚才那样被人背起来的样子。

“老僧劝尔等皈依,不然刀山火海,苦日无边!”那和尚一字一顿,铿锵有力。

此时只见和尚手臂,腾腾腾几个牙印顺次往上,立马就到了和尚脖子了。

“哎哟,这和尚被咬这么多口!”老周抿着嘴,惋惜道。

“冥顽不灵,老僧亦无慈悲!”只听那和尚道,说完单诀收回,双手合掌,双脚一动,我一看这是道家的步罡踏斗,即是一种步法,称作禹步,这斗呢,指北斗,行至南斗罡,双手恢复天雷局,噼啪一声,只见那一小方空间里头跟打了个雷似的,再看那白瓷碗,此时叮叮当当的作响,和尚翻开白瓷碗,里面竟然是一只小小的黄鼠狼。

这神奇的,跟变魔术似的,只见那和尚又阿弥陀佛了,明明用了道家法术,嘴里却是佛家的话,不晓得这和尚哪门哪派的。

“秽物逃遁,以此充刑,可恶可恶。”老和尚道。

什么意思呢,就是真正的东西给跑了,弄了个替身来受惩罚。

这是叶子也醒过来了,呆呆的望着大家,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留美子老太太一把将叶子抱住,而后又恭敬的起身给老和尚鞠躬道谢。

老和尚没多大反应,摆了摆手就去大厅。

而后我问廖无几方才那是什么情况,我想起自己梦中掐住叶子的那道黑影。

“你听过日本的夜叉之鬼吗?”廖无几问我。

“略有耳闻。”我道,其实日本的鬼等同与妖,而妖就是人或动物所化,应该还是在怪物的范畴,或者说是一种未知的力量。

“留美子祖上杀业过重,虽然一直在赎罪,但是收效甚微,这次我们贸然登门,惊动了那怪物,加上那尘须游僧的气场,才会导致那东西铤而走险的。”廖无几道。

我点点头,半懂半不懂的,这疑惑直到后来进入夜叉鬼国的地下墓穴才被解开,廖无几见我不懂,也不再多说。

  胡仁禃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