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风雨漂泊无休止

小说:嗜月剑传 作者:黑白流字数:4421更新时间:2018-12-10 16:20:42

  自傅荣别了纪纲,只身一人漂泊江湖,居无定所。本是靠着那八十两盘缠也可将就个大半年,只是一路下来难民无数,傅荣自知这其中疾苦,却将大半银子施舍出去。未到一月,早已身无分文。这种暗无天日的日子日日鞭挞他的内心,人生在世,竟无一处安身之地,活着亦是窝囊!为了一口饭,一口水不得不向人乞讨,不时遭来他人欺辱,他欲哭却是无泪!生活最苦的不是日日以泪洗面,怨天尤人,而是落到哭都哭不出的境地,才将是对人最大折磨!

  这日傅荣在街边坐着,衣裳破烂,面色难堪,一个偏偏公子早已变成乞丐,路旁来回的女人见了这般俊朗的公子成了乞丐,亦有些怜香惜玉之感!那些来来回回的姑娘,看着一个少年成日乞讨,满脸鄙夷之感,同是青春年华时,竟是这般的不同!

  一日下来,傅荣倒也讨了不少,足可吃个两三日了。这时迎年走来四个乞丐,凶神恶煞。

  一人将棒子锄在地上,喝道“喂,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抢了哥几个的地盘”,那双眼睛却直勾勾盯着傅荣地上的铜板。傅荣心想‘唉,干这乞儿的活,还要遭来同行竞争,这世间当真是没了活路么’,口里却说道“街上哪个地方不能乞讨,怎是我抢了你们的地盘?”这时另一人说道“看你小子是新来的吧,这整条街都是我哥几个的,你可知道?”傅荣心里生气,却说道“谁规定的,可有何凭据?”那带头的一听乐了,说道“哈哈,当真是个傻小子。你并非丐帮弟子吧!这天下的乞丐都是由丐帮管,自然是我丐帮立的凭据了!外人若是想和我丐帮弟子抢饭吃,那便是和我丐帮作对,你可知道?”傅荣一听,心里微有些怕了,这人此言不假,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大帮,管理天下乞丐,向他这般无门无户的一人乞讨,自然是没了落脚处!那人又说道“不过,今年难民甚多,帮中有令,各处皆可接纳几个新弟子子。你若想留在此处,可入丐帮,跟着我吃香喝辣!”说着将那腰中两只袋子拍了一拍,其他三人皆是一袋,显然这人是这三人的小头目!傅荣看着,心想‘燕王挑起战乱,让天下无数人流离失所,丐帮倒也成了这些人的一个好去处。若是天下没了丐帮,数十万人便是没了约束,不知会生出怎样祸端!’傅荣看眼前别无他法,便说道“那好,我入丐帮便是!”那人哈哈笑道“那好,你以后便跟着我刘全混了,不过你既入丐帮,那一切便都要听我的!包括你讨的化食也要上交!”傅荣先生啊了一声,也只好应了。那刘全又说道“好,那你跟我去堂口登个记罢!”。

  傅荣便跟着刘全到了丐帮堂口,满院皆是老少乞丐。一个五袋长佬拿出破破烂烂的小本写下今日新收的十几名弟子,那本上写着“丐头保甲册!”,傅荣看了心里觉得好笑,一群乞丐,管理起来竟是这般正规!登记完毕,那五袋长佬又向众人说道“好了,你们向祖师爷叩头行礼吧,从此便是我丐帮中的人了!”傅荣和众人跪着行礼,其余人等连那画像未看一眼便磕了头,傅荣看了一眼,那人似是自己识得!傅荣想了一想说道“画上这人不是伍子胥吗?怎会成了丐帮的祖师爷?”那五袋长佬甚是惊奇,对傅荣喝道“你快磕头行礼便是,管那么多干什么!”。傅荣听完更是一惊,这么多丐帮弟子对着画上之人磕头行礼,奉他为祖师爷,竟不识得画上之人,这五袋长佬看似一副领导风范,却只管登记收弟子,对众人不说画上之人是谁还是他也不知?这时一人从屋中走了出来,这人衣着干净,腰间挂着九个袋子。众人如见天神,叩头齐喊道“参见李长佬”。这气势如同见了皇帝般,傅荣看在眼里心想“便是燕王也无这般做派啊!”。那九袋长佬扇着扇子,说道“诸位请起,你们以后便是我丐帮弟子了,一定要恪守帮规,将我丐帮发扬光大啊!”言语间看似甚是亲切,毫无九袋长佬架子,那眼神却是对眼下众人不屑一看。众人自是不敢抬头,听闻李帮主此言心潮澎湃,感动至极。傅荣偷偷向此人看了一眼,此人玉面凤眼,手上折扇价值不菲,显然是富贵人家,定是为了见丐帮弟子才刻意穿了身普通衣裳,但那衣裳一看就是一件新衣,似是怕沾了众人污秽一般。

  那李长佬又看着傅荣说道“方才我见这位小兄弟竟识得我丐帮祖师爷,看来今年新收的弟子当中人才辈出啊!”众人听傅荣得长佬美赞皆是羡慕不已,傅荣却不以为然,这人口上虽是赞许,却是不向众人正看一眼,这般装腔作势之人实令他厌恶,心中对丐帮作为天下第一大帮,却有此人领导心中大打折扣!李长佬对众人又说了些客套言语匆匆离去。

  路上傅荣向刘全打听丐帮事务,这才知道。原来丐帮自帮主上下又分为南派北派,南方富庶,是由净衣派九袋长佬统领,北方由污衣派九袋长佬统领,丐帮帮主在北方总部,南方丐帮因为富庶,日渐强大,实力早在北方之上!丐帮弟子本是只跪帮主不跪长佬,这几年间却是对长佬也会下跪!这李长佬名叫李群,本是江南大户,作为净衣派九袋长佬执掌南方十六州县丐帮弟子!刘全为今日能有幸见到九袋长佬欣喜不已,傅荣却是不以为然!那些大人物傅荣自是见的多了。燕王虽是野心勃勃,但那君临天下的气质实是不凡;宁王擅谋,对人却是对人谦逊,毫无装腔作势之感;道衍智比诸葛,虽是傲然世间却无对人下看之意。这李群长佬不过是个丐帮九袋长佬,看似权利甚大,却不过是个名号,手下弟子对丐帮祖师爷都不知,显然对丐帮事务他是很少上心,如此沽名钓誉之徒,倘若做了丐帮帮主,那还得了!

  自傅荣入了丐帮,与刘全四人日日乞讨,夜间在一荒园安身,虽是过的甚苦,但好歹是有了一安身之处。傅荣相貌甚好,刘全便将每日化食的‘大任’交给傅荣,然而每次分下的食物却是最少的。傅荣心里气,却不得不委屈求全,落到这个地步,能活命便是不错了!

  这一日好不容易遇到善人,讨了一只肥鸡,几人蹲在荒园门口正吃的津津有味。只见一条大狗缓缓向几人走来,那大狗身材健壮,威武不凡,几人见了微有些害怕。那大狗走上前来盯着几人,似是闻着了鸡肉味道,想与几人分享美味。刘全见状将吃下的骨头扔了过去,那大狗闻了闻却也不吃,刘全嘴上骂骂咧咧“这它奶奶的,这年头,竟还有不吃骨头的恶狗!”傅荣看这狗凶猛健壮,定不是恶狗,便将手中的鸡屁股轻轻放在地上。那大狗吃了鸡屁股,又向刘全转过头,盯着手中鸡腿,众人皆呆呆望着,刘全看着大狗心里发毛,却哪里舍得将鸡腿给了这大狗,一手驱赶着大狗。那狗看了看刘全这般不好客,竟朝他吠去,刘全深怕大狗抢了食物,将鸡腿狼吞虎咽起来,几口吃完将骨头扔在地上,那大狗却是看也不看,众人皆被这大狗个性觉得奇怪!此后,那大狗时常便来光顾几人小园,每次似不是为了来吃些食物,倒像是来为难众人的!

  这一日傅荣外出乞讨,刘全望着日头,心想‘那大狗今日又要来了,突然灵机一动,这大狗日日在四处闲逛,倒像是无人看管,那不如……’。刘全找了个破盆,将众人食物放在在盆中,又用大绳在盆上下了套子。其余三人唯刘全是命,便跟着躲在门后。果然那大狗冲了进来,闻着味道便到了盆旁,那大狗望着盆中美味高兴的摇着尾巴。待它将头伸进盆中,刘全将绳子狠狠一拉,那大狗被套住。这大狗很是威猛,见中了圈套,生气至极,便要扑向几人。几人拉着绳子慌忙将大狗吊在树上。

  这时傅荣兴高采烈的进了门,眼见几人将大狗吊在树上,那大狗四处乱抓,满园子折腾的乌烟瘴气。傅荣见状,喊道“你们这是做甚”说着便要夺过刘全的绳子将狗放了。刘全此时为了对付这大狗早已十分紧张,见傅荣走来,一脚将他踹到地上喝道“去你妈的,人都活不成还要管它狗命”。刘全又喊道,“拿水来”。三人慌忙提着水向大狗泼去,那狗本是拼命挣扎,大口张开嘶咬着,被倒进口中的水呛的乱叫。半个时辰过去,大狗早已是奄奄一息。几人杀狗,剥皮,去肠。待狗肉烤熟时已是天黑,四人围在一团,狗肉加糟酒,吃的不亦乐乎。傅荣心里甚是气恼,肚子却是咕噜咕噜响。一声不啃坐了过去,拿起一块狗肉便吃了起来。刘全见状嘲笑着说道“你不是要救这狗么,现下怎的又吃了起来?”傅荣没好气的答道“死都死了,不吃不是浪费了!”几人被傅荣说的乐了。这时一帮人破门而入,一条大狗率先冲了进来,疯狂的向几人吠着。身后带头的正是那日登记的五袋长老,这条大狗定是死去那狗的同伴,闻着味道找上门来!

  那五袋长佬指着几人骂道“刘全,你好大胆子。帮主的狗你也敢吃?”几人听到,纷纷惊慌,帮主尚在北方,他的狗怎会到了南方。五袋长佬挥手喊道“带走!”

  丐帮堂口,几十名丐帮弟子持着火把站在台下,傅荣刘全五人被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这时有人喊道“帮主到!”只见一个少女走了出来,那女子五官俊美,英姿飒爽,后面跟着二人。一人是李群,一人身着污衣,腰系九袋,定是污衣派九袋长佬了。那五袋长佬行礼说道“帮主,正是这几个小贼吃了您老人家的狗!”那少女尚未开口,李群上了前来便指着大骂,你们几个真是不知死活,连帮主的狗都敢吃。此时那污衣长老听了似有些生气,说道“我丐帮弟子向来只打恶狗,却从不吃狗肉。你们几个怎不守戒律,吃起狗肉来了?”傅荣听完暗自叹息,他刚入丐帮自然不知丐帮竟有这等戒律,此时刘全说道“小人不知死活,误杀了帮主爱犬,罪该万死。但小人从未听长老们提起过帮里有不吃狗肉这等帮规”。那帮主与污衣派长老皆向李群看去,李群见状又指着五袋长佬喝道“李同,平日我怎跟你说的,你怎不让弟子们严守清规戒律?”。帮主见状,亦不再多言。又对几人说道“我那将军在北方习惯吃丐帮弟子的食物,想是到了南方却也跑出来吃了你们的食物。但你们只将它赶走便是,何必伤它性命!”傅荣见这帮主虽是与自己年龄相仿,却也是明事理之人。说道“那狗日日上门,甚是凶猛,赶是赶不走的!”那帮主听了似觉得有理,便不再言!那污衣派长老说道“但你五人犯了我丐帮大忌,若不严惩,何以正门规!”李群听完好里没好气的说“既然如此,那便将你们舌头都割了去,看以后敢不敢再犯!”傅荣本就厌恶李群虚伪,听完此言不知哪来的勇气,还口说道“我几人不知丐帮有不食狗肉之门规,若是严惩,那也要严惩长佬治帮不善之罪!”李群喝道“你还有理不成,来人,掌嘴!”净衣派两名弟子上来便给了傅荣两巴掌,嘴角有血丝冒了出来,傅荣却毫无悔意。傅荣自知得罪丐帮长佬必无好的下场,但人即便是肯低头,却唯独不能在小人面前低了了头。那帮主被傅荣这般气节微有些打动,向傅荣说道“是你杀了我的将军?”刘全等人见眼下矛头指向傅荣,连连说道“对对对,是他杀的!”傅荣心里更是气的很,心想‘如今却遭了个四面楚歌,也罢!’抬头看着那帮主说道“是我杀的!”那帮主本是年轻貌美,又被傅荣这般俊朗的少年盯着,竟是心里有些慌乱。突然说道“好,那我便废了你一只手臂!”说着一把抓住傅荣手腕,初时力道甚大傅荣觉得甚痛,但那力道渐渐变弱。一把甩下傅荣胳膊说道“似你这般手无缚鸡之力之人,怎会杀的了我的将军!”此时傅荣却第一次觉得心中隐隐作痛,一个同龄的女子说男子无能,年轻气盛,哪里受得了。傅荣一声不吭,那帮主看了看说道“也罢,罚你们几人在此跪上一天一夜!”说完便起身离去。夜间几人跪在地上双膝疼的厉害,但微微一动,那只叫元帅的大狗立马吠个不停,似是在为同伴报仇,监视着几人片刻不离。

  黑白流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