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一章 破釜沉舟

小说:刀塔恩仇录 作者:笑傲字数:4043更新时间:2019-01-10 10:59:50

第十一回 萍没关帝庙;风隐长白山(上)

多年前晁占魁被童世俊挑断脚筋,成了废人。之后童世俊改投司马奔腾门下,更名童占鳌,他机灵乖巧,渐得司马奔腾欢心和宠信。晁占魁失宠被冷落,唯恐童占鳌加害,易容乔装悄悄私逃下山,雇了一辆骡车载着他远走他乡,几经辗转来到辽东沈阳。那段日子他犹如丧家之犬,自知以往风流债多、臭名昭著,唯恐被人识出,遭官府缉拿、仇家追杀,真是惶惶不可终日。

捱到沈阳已是床头金尽,只能隐姓埋名混迹于乞丐群中忍辱偷生。忍气吞声过了两年,他终于忍受不住丐头的凶蛮欺压,显露武功杀死丐头、降服了那帮乞丐,之后俨然成为一群乞丐的群主。但他不安于过乞丐寒酸清苦的生活,一直盘算另谋出路。一次,绸缎商唐保本的二夫人美人蕉到城南广兴寺进香,恰被晁占魁撞见,垂涎其美色,顿生邪念。精心设计了一场英雄救美的闹剧,如愿博得了唐家赏识,被聘为护院镖师。

他本是好色之徒、采花惯匪,近水楼台很快和美人蕉勾搭成奸。唐保本既丑又老、俭朴成风,自然不为青楼出身的美人蕉所喜。晁占魁双腿虽残,人却油滑乖巧得多。猎获美人蕉芳心后得其所哉,乐得深居唐门做一个默默无闻的护院镖师。

后来唐旺很想拜师学艺,晁占魁表面应承,却担心他学会了武艺,将来难以控制,成为自己为所欲为的潜在障碍,因而只教一些粗浅的皮毛功夫敷衍他。

近日,美人蕉发觉自己已身怀有孕,有些慌了,告知晁占魁。晁占魁漂泊半生从没成过家,自然也无子嗣。忽然听美人蕉说怀上了自己的孩子,大喜过望。两人便秘密策划谋夺唐家财产,做长久夫妻。晁占魁找到关帝庙那群旧日一起厮混的乞丐,指使他们绑架唐保本,伺机除之。

机关算尽,不曾想一万两纹银的赎金被凭空冒出来的童占鳌渔人得利,晁占魁恼羞成怒,想借地利之便跟童占鳌这个宿敌冤家拼个鱼死网破。他集合了一群乞丐旧部与童占鳌相约见面,这时童占鳌已眇了一目、重伤未愈,身后又有一批江湖仇家追杀,他花言巧语说服晁占魁合作,继续敲诈唐家。晁占魁不知此刻童占鳌更是强敌环伺危机四伏,自忖和童占鳌斗智斗勇都没有胜算,他既有意化敌为友,也只好忍气吞声暂且屈服于他。两人各怀鬼胎,杯酒化解旧怨,狼狈勾结盘算怎样谋夺唐家产业。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两人的密谋被古后乐获悉公诸于众,晁占魁见东窗事发、阴谋败露,恼羞成怒,提气运功,一双肉掌骤然变得乌青。他恶吼一声,轮椅前拥,气急败坏地扑向“摩云剑客”古后乐。

古后乐左臂一抬拔剑在手,“云蒸霞蔚”长剑挽出剑花朵朵,以攻为守,逼得晁占魁“悬崖勒马”双足踞地、轮椅向后急退,蓦然提气跃起,连带轮椅一起后翻,落在门口,双手一扳椅轮,轮椅载着他冲出门口。

祁先忧叫道:“别让他逃了,大家追!”众人应声追出门去。

晁占魁断了脚筋,靠轮椅自是难以疾行。众人胜券在握,随后包抄上去,忽见他弃了轮椅,站起疾奔。

众人见状大为惊奇,暗想:莫非过了这么多年,他被割断的脚筋已然愈合了?细看去恍然大悟,原来晁占魁轮椅上备着一对假肢,此刻他已绑定假肢,犹如踩了一对短高跷,奔行甚速。

彤云密布,时已黄昏,天空飘下了零星雪花。众人追踪晁占魁出了城区,一路穷追不舍,前面渐显荒凉。古后乐低声道:“他想逃去与童占鳌会合,正好将这两个恶魔一网成擒!”

祁先忧点点头,知会众人若即若离地追逐晁占魁,一直追赶到城关关帝庙。

将到庙门前,一个望风的小乞丐远远望见,急忙报知庙内的童占鳌。

童占鳌带着几个破衣烂衫、手执火把的乞丐出门观望。他眇了一目,用黑布条裹住。迎着风雪睁大左眼,望见晁占魁身后祁古双侠一干人,祁古二人原本是他手下败将,又都身有残疾,因而他并无惧色,面含冷笑说道:“原来有故人到访,妙极,妙极。晁师兄,这些朋友是来送赎金的么?”

晁占魁气喘吁吁地道:“他们已经知晓真相了,点子很硬,今天就靠师弟你了!”

童占鳌浑不在意地狞笑道:“这些无名小卒都是洒家手下败将,何必惊慌!”吩咐身后乞丐:“你们看好了唐老儿,回头拿到赎金,一并打赏。”提气运功双掌外翻,掌心立时变得青紫。他望着祁古二人道:“你们这对难兄难弟,苟延残喘,至今未死,还追踪我到了这里。好,不是冤家不聚头,过去的恩怨今天就做个了结吧!”

祁先忧道:“不错,咱们多年的老账也该到清算的时候了!”左手拐、右手刀拉开架势,多年的仇恨如火山迸发,怒吼一声,伏身翻滚向前,刀拐配合,“翻江倒海”攻向童占鳌下盘。

同时,古后乐飞身而起,“乌云遮日”长剑直取童占鳌咽喉。

童占鳌身形一晃,避开了二人攻势,施展“魅影催魂掌”闪转腾挪、飘忽来去,与祁古二人斗得不可开交。

唐旺手挥柳叶单刀点指晁占魁喝问:“姓晁的,你把我爹藏在哪里,快把人交出来!”

晁占魁恼道:“臭小子,你也敢跟我叫板!”身形一晃已到唐旺身前,迎面一掌打去。

唐旺哪里闪避得及?危急间,冯远行拔剑出鞘,“仙人指路”一剑刺向晁占魁脉门。迫得晁占魁忙缩掌后退,眼望冯远行手中寒光闪闪、钿着青萍纹饰的利剑惊异地道:“是‘青萍剑’!”

冯远行道:“不错,是‘青萍剑’!”

晁占魁道:“事不关己,狗拿耗子,休怪晁某心狠手辣!”施展“魅影催魂掌”,身形晃动幻影重重,一对“黑砂掌”虚虚实实、空手入白刃,招招抢攻。火一团、亨伯通和金风相视点点头,挥舞兵器加入战团,合斗晁占魁。

那边,祁先忧、古后乐一攻下盘,一攻上身,取长补短,刀剑合璧。与童占鳌激斗数十回合难分轩轾。

金风等人这边战团中,冯远行是核心主力,他展开青萍剑法,“上步洒金钱”、“迎风挥扇”、“凤凰点头”、“白鹤亮翅”、“拨草寻蛇”一招一式绵密无间,连绵不绝。青萍剑术始创于清初江西龙虎山天师观潘元奎道长。后来传播到山东等地,渐渐发扬光大,声名远播。冯远行自幼随父练习这套剑法,已然炉火纯青;又有宝剑助力,再加上火一团等三兄弟旁敲侧击助威,尽占上风稳操胜券。晁占魁腿有残疾,一路疾奔大耗元气,又遭遇多名劲敌围攻,渐渐力不从心支撑不住,手忙脚乱,顾此失彼。冯远行一招“天边挂月”,一剑削落晁占魁半片左耳,痛得他手掩伤口失声惨叫。“铜锤铁塔”亨伯通一招“流星赶月”将一端的流星锤甩手飞出,正中晁占魁胸口,晁占魁口喷鲜血,身子摇摇欲倒。火一团又一势“趁火扇风”降魔杵扫中晁占魁后脑,晁占魁脑浆迸裂,尸身栽倒在地。

另一边,童占鳌不料祁古二人都已是残疾之身、武功修为不弱反强,两人合创的“天地交征·刀剑合璧”配合起来优势互补、相得益彰,迫得他手忙脚乱,左支右绌,大为被动。耳畔忽然听到晁占魁惊呼声,童占鳌暗叫不妙。若对方先解决了晁占魁,回头合力围攻自己,那可糟糕之极。他一晃身摆脱祁古二人纠缠,反手由背后包裹中掣出一叠鎏金铜铁鸳鸯钹,“乱云飞渡”甩手连环撇出,袭向亨百通、火一团这丛人。

冯远行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首先发现,惊呼:“闪开!”青萍剑“拨云寻日”接连挑开迎面飞来的两片飞钹。

童占鳌见对手身手矫捷,将两片飞钹轻巧化解,心头恼火,将另一对鸳鸯钹相衔奋力甩出。两只飞钹一前一后去势峻急,因所发力道不同,后发那片反而先至。冯远行挥剑拨去,力有未逮,没能拨开来势迅猛的飞钹,青萍剑切金断玉、削铁如泥,将铜钹分割为二,破裂的飞钹余势不衰,分别嵌入冯远行左胸右腑。剧痛之下,已无力拨打衔尾而至的另一片铁钹,后到的飞钹正中冯远亭胸口,一半深嵌入骨。冯远行惨叫一声,仰面栽倒。

祁古等人齐发惊呼,顾不得打斗,围拢过去看视冯远行。冯远行气息奄奄,强撑着把手中青萍剑交与祁先忧,艰难地道:“祁······祁大侠,我不行了,你把这柄剑······交与······我伯父水······水月······”一口气提不起来,身子一挣,闭目而逝。

冯远行本是来关外看望伯父的,事不关己见义勇为,平白牺牲了性命,众人心中深感悲痛歉疚。

雪花飘飘纷纷扬扬越下越大,似乎上天也为这样一位义士的黯然殒命伤感落泪。祁先忧切齿说道:“不杀童占鳌誓不为人!”放下冯远行,挥刀撗拐与古后乐,亨百通等人围向童占鳌。

那些手执火把的乞丐目睹适才一番恶斗,惊心动魄,个个瑟瑟发抖。不知该何去何从,一时彷徨无措。

祁古金亨等人悲愤之下同仇敌忾,合力围攻童占鳌。童占鳌眼伤未愈、只身对敌五人未免独力难支,左支右绌渐落下风,暗想:今晚寡不敌众、不宜恋战,三十六计走为上策!盱衡对方几人实力,感觉金风武功最弱,他打定主意,声东击西,向祁古二人“惊涛骇浪”一轮猛攻,蓦然“金鲤倒穿波”向后一蹿,劈胸一把抓住金风,向怀里一带,臂弯一收,勒住他的脖子,威逼众人:“你们退开,洒家今日不想再造杀孽,后会有期,失陪了!”拖着金风便走。

亨百通急道:“你挟持我三弟干嘛?快放开他!”

童占鳌面目狰狞地喝道:“不想看他尸横当场,就让条路放我走!”

金风道:“不要管我,别放走这个恶贼!”

童占鳌怒道:“臭小子,不想活了!”臂弯一紧,扼得金风透不过气来。亨百通和火一团对望一眼,无奈地向旁闪开。

童占鳌此刻也顾不得唐保本和赎金的事,挟持着金风落荒而走。

祁古双侠、火一团、亨百通四人担心金风安危,跟着追了下去。

关帝庙前剩下一群乞丐,群龙无首,不知所措。唐旺见机由怀中掏出一叠银票,上前劝说群丐放出老父。乞丐们见钱眼开,放了唐保本,大伙分了钱一哄而散。

却说童占鳌,将金风挟在腋下纵步疾奔,慌不择路逃向郊外。此刻天已昏黑,祁先忧等人追了一程,迷失了童金二人踪影,又不敢分散开来,怕被奸诈狡黠的童占鳌各个击破。大家茫无目的地在荒野间找寻了多时,却不见二人的踪影。

亨百通急得搓手跺脚,口中不住念叨:“这可怎么好?这可怎么好?金兄弟落在那个恶贼手上,哪里还会有命在?”

火一团暗自思量:我本来感觉金风这小子品貌不俗、老成持重,像个大富大贵之人,因而跟他八拜结交。不想这小子福薄运蹇,竟是个短命鬼!耳听亨百通不住絮叨,愈发心烦。眼珠一转,打个“哈哈”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众人正不知所措,忽听他这番话不禁瞠目结舌,不知他有何高见。

  笑傲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