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三章 矿脉秘图

小说:刀塔恩仇录 作者:笑傲字数:4176更新时间:2019-04-21 21:32:42

第三十七回 秘图汇矿脉 庵堂隐神尼(上)

金风在屏风后夹壁之中透过瞭望孔向外观望,眼见觉醒禅师不肯屈从朱三太子交出矿脉图,着了朱三太子暗算,身中剧毒,金风怒愤填膺,拉屏风便欲闯出,觉醒禅师在外面扣了暗锁,屏风门没被拉动,金风心中一急,力贯双臂“双撞掌”奋力击出,屏风门“砰然”破碎,金风疾闯而出。

朱三太子和两个随从猛然间被吓了一跳,以为白日见鬼,看清之后,两名侍卫认出金风,脸色铁青的高瘦汉子冷哼一声,道:“原来是你,躲在里面鬼鬼祟祟做什么?”

金风反唇相讥道:“说到鬼鬼祟祟、阴险狡诈,比起你们主仆,在下望尘莫及!”怒视朱三太子愤然诘问:“你就是传言中的前明贵胄朱三太子?大明江山丧尽,你还自命清高、作威作福,为了得到一张图,居然向胜朝遗老投毒威胁,真是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回身扶起满面痛楚的觉醒禅师,关切地问:“大师,您怎么样?”

觉醒道:“我······我没事,这里不关你的事,你快走!”

金风轻轻扶觉醒禅师倚靠在藤椅上,向朱三太子道:“拿解药来!”

朱三太子冷峭地道:“黄口小儿也敢教训孤王,‘哼哈二将’,给我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两名侍卫齐声答应,并肩上前。脸色铁青的高瘦汉子双袖高挽,轻蔑地望着金风道:“让我来!”马步盘桩,双掌运气一翻,掌心乌青如铁,连带两条手臂都泛着青气。他恶吼一声,掌挟一股阴风扑向金风,双臂挂风猛打猛劈,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觉醒禅师惊道:“阴风铁桥手!你是铁桥道人的传人?”

高瘦汉子冷冷地道:“不错,有桥桥上过,无桥问有桥。我就是铁桥道人的徒弟哼哼儿!”嘴上应答,双臂连环挥舞,掌挂阴风气势夺人。

金风闪避招架、见招拆招,哼哼儿一轮快攻连金风一片衣角也没捞到。

一脸笑面的矮胖汉子见同伴久攻不下,说道:“哼兄,这小子刁滑得很,兄弟我来帮你!”纵身一跃,加入战团,与高瘦汉子前后夹击,合斗金风。

矮胖汉子嬉皮笑脸,看似一团和气,出手却异常阴险刁钻,双拳藏于长袍大袖之中,神出鬼没,防不胜防。

委顿在旁的觉醒禅师惊道:“笑里藏刀蚀骨穿心拳!你师父是‘笑弥勒’布袋和尚?”

矮胖汉子咧嘴一笑,道:“算你识货,我叫哈哈儿。”大袖飘飘,拳影出没,双拳中指、无名指上各套着锥尖向外的金戒指,触目惊心。

金风使出长白山派“飘雪穿云掌”,以柔克刚,丝毫不落下风。

“哼哈二将”在主人面前俩打一个尚且久攻不下,深感汗颜,拳法愈发紧密。

金风忽然招法一变,竟使出“阴风铁桥手”疾功哼哼儿,哼哼儿一怔,奇道:“咦,你怎么会‘铁桥手’?”

金风阴恻恻地道:“孽徒,你学了为师的‘铁桥手’,到处招摇撞骗,败坏为师声誉,为师要清理门户!”

哼哼儿一惊,又想他从绘着四大天王、天龙八部图像的屏风后面忽然窜出来,八成真是鬼怪,大概是师父阴魂附体也说不定,不然师父只自己一个传人,这小子怎么竟连‘阴风铁桥手’的‘十绝手’绝招也会用呢?心中一慌,手忙脚乱,连连露出破绽,被金风一招“虎豹双飞”打中胸怀,倒跌出去。

金风回头迎战哈哈儿,招法又是一变,使出了“笑里藏刀蚀骨拳”,不仅一招一式惟妙惟肖,还不时向哈哈儿发出阴森一笑,哈哈儿心中发毛,慌道:“你你你,你怎么会‘蚀骨穿心拳’?”

金风皮笑肉不笑地道:“孽徒,见了为师还不下跪?”

哈哈儿惊慌失色道:“你······你难道真是······师父?”

朱三太子旁观者清,怒道:“一对蠢材,闪开!”右手一挥,两道寒光脱手飞出。

觉醒禅师见状一惊,急切间由胸前挂的那串念珠扯落两枚,弹指射出,中途截住飞刀,电光石火,“叮当”作响,两把向不虚发的追命飞刀双双斜飞而落。

朱三太子怒哼一声,并不抬足举步,身子向前疾滑、逼向金风,立掌如刀,向前伸出,遥见一道光焰耀眼。

觉醒禅师惊道:“西域‘火焰刀’!”一跃而起,迎面出掌相迎。

两人双掌相撞,各自被震得退后数步,朱三太子手臂巨震,惊道:“大悲掌!”

觉醒禅师气血翻涌,又呕出一口血,身子晃了晃。金风忙上前搀扶,关切地问:“大师,您没事吧?”

朱三太子冷笑道:“哼哼,身中孔雀胆剧毒,还会没事?除非他真的练成了‘金刚不坏体’!”恶吼一声,旋身挥掌向觉醒禅师劈到。

金风刚要挺身相迎,被觉醒禅师一股浑厚的巨力向旁推开,觉醒说道:“你不是他的对手!”提运真气,挥舞双掌迎面对抗朱三太子。但见他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默念咒语,双掌虚虚实实千变万化,仿佛瞬间平添了三头六臂,幻化出无数只手掌,看得金风等人瞠目结舌。

朱三太子冷言讥诮道:“‘大慈大悲千叶手’!哼,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千手如来’是不是真的三头六臂!”双掌犹如闪着烈焰的砍刀,威风凛凛、招招抢攻。

两人以快打快,两团雄浑威猛的罡风卷得室内书卷翻飞、墨倾盂碎,疾风气浪迫人窒息,金风和哼哈二将被迫退出禅室。只听室内剧斗声憨,猛然“砰”的一声响,朱三太子由门口倒飞而出,跌落在地。

“哼哈二将”忙上前将他扶起,朱三太子咳了一声,吐出一口淤血。这时由前院蜂拥闯入一群头裹红巾、身着红衣的汉子,每人红衣胸前都有一块圆圆的黄月光,上绣一只展翅舞爪的恶枭,这些人各执刀枪护住朱三太子,口中振振有词地念道:“朱三太子,真龙转世;洪福齐天,造福万民。朱三太子,拯救苍生;天佑我王,四海归心。”

方丈九原与几名寺中长老率领一群弟子紧随这班人之后赶到禅室门外,群僧手持棍棒、戒刀护在禅室门前,怯怯地望着对面一群恶人。

朱三太子望了望扶门而立的觉醒禅师,气急败坏地道:“此仇不报,誓不为人。我们走!”在哼哈二将扶持下坐上软轿,带领枭雄帮帮众悻悻而去。

只听枭雄帮帮众高声念诵:“朱三太子,真龙转世;威震四海,一统江湖。朱三太子,御驾亲征;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金风叫道:“喂,把解药留下!”

觉醒禅师苦笑着摆摆手道:“算了,孔雀胆根本无药可解。”

金风急道:“那你······”眼见觉醒禅师面色青灰,印堂青紫,毒气已然难以控制。他忙上前将摇摇欲倒的老禅师扶住,双眼含泪痛心地道:“大师,您内功深厚,应该能将剧毒逼出体外的,是不是?”

觉醒禅师道:“如果我方才平心静气运功逼毒,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适才一番恶斗,加速气血运行,毒气深入五脏六腑,遍行奇经八脉,已然不可救药了。”

众僧闻言痛心不已,觉醒禅师淡然道:“人活百岁终有一死,早死几年、晚死几年,也无所谓忧喜。人生如寄,视死如归,我佛以涅槃为往生极乐。所谓:由爱故生忧、由爱故生怖,若离于爱者,无忧亦无怖。”向弟子九原低声吩咐了几句,九原躬身合什,领众弟子退出禅院。

觉醒禅师对金风道:“金风,你我虽是初识,老衲对你格外欣赏。可惜,我们只怕缘尽与此了。小朋友,你随我进来一下。”

金风搀扶觉醒禅师进入禅室,觉醒禅师让金风扶着他一直走到破碎的屏风前,他忍着痛楚向金风道:“你把里面墙壁上、佛祖左首那张弥勒佛的画像帮我取下来。”

金风进过夹壁,看过夹壁内的一排画像,只是当时匆忙间并未留意。这时看清夹壁墙上挂的一排画像中间是佛祖释迦牟尼,右首是燃灯佛;左首是弥勒佛,即前世佛、今世佛、未来佛。三位佛像两侧是十八罗汉像,左右各有九尊。他遵照觉醒禅师吩咐,上前取下了那张笑容可掬的弥勒佛画像,交于觉醒禅师。

觉醒禅师卷起画轴交于金风,艰难地道:“金风,老衲临终之前要跟你说个秘密。当年大明朝风雨飘摇、大厦将倾,崇祯皇帝励精图治,也希望能力挽狂澜,中兴大明。他选派了一批懂得地质矿藏的官吏秘密到各地探矿绘图,汇总了一张‘神州矿脉图’,希望能发掘各地宝藏,使国家富足。但是他想不到动荡的乱世盗匪横行,人们不能安居乐业,没人安心种田,到处闹饥荒,米珠薪桂,饿殍遍野。这种时候什么能比充饥果腹的粮食更宝贵呢?不能保境安民、奖励耕织、使百姓温饱,一心好高骛远,冀望发掘埋藏各地的珍宝矿藏、旦夕之间富国强兵,简直是缘木求鱼。明朝末年饥民走投无路成了叛匪,哀鸿遍野、狼烟四起,举国没一处安宁。国土相继失陷。

“当‘神州矿脉图’初具雏形,呈到崇祯皇帝手上,闯王大军已兵临北京城下。城破之日,崇祯皇帝不愿‘神州矿脉图’落在闯贼手里,本想付之一炬。是我劝说崇祯帝留下这张图,希望明室后裔凭借图中所绘矿脉,发掘一部分宝藏,招兵买马反清复明。

“今日朱三太子来索取此图,就是希望发掘图中宝藏。但是这个人阴险狡诈、心术不正,我不希望将举国之富交到这样一个卑鄙小人之手。我泱泱中华锦绣山河孕育的无穷宝藏总要发掘出来造福于民,我想托你将这张内涵神州矿脉图的弥勒佛画像完好地交到长平公主手上。”

金风道:“长平公主?就是前朝长公主?听说她被崇祯皇帝斩掉了一只膀臂、不知所踪,她还活着吗?”

觉醒禅师道:“不错,公主如今仍然健在,她已出家为尼,法号‘九难’。”

金风惊异地道:“你说······木鱼庵的九难师太,就是······”

觉醒道:“是,九难就是长平公主朱媺娖,当年是老衲亲自保护公主逃出皇宫的。后来公主得知先皇崇祯帝自缢煤山,国破家亡心灰意冷,伤心之余出家为尼。老衲为掩藏身份在千山出家为僧,暗中保护公主。

“公主这些年一直暗中为反清复明积极奔走,这张图带在身边多有不便,就由老衲代为保管。现在······”觉醒艰难地讲出以往经过,毒气扩散,面色灰暗,牙齿打颤,双手紧紧抓着金风手说:“我······我已命不久矣,拜托你把这张图······交给公主,找出图中的秘密,造福万民······”口中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向前仆倒。

金风惊呼:“觉醒禅师!”

觉醒禅师强自镇定,盘膝打坐,喃喃自语地念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唎耶,婆卢羯帝烁钵啰耶,菩提萨埵婆耶,摩诃萨埵婆耶,摩诃迦卢尼迦耶······”他默念的是梵语经文,金风听得莫名其妙。眼见他脸色愈发瘀青晦暗,表情显得很是痛苦,焦急地呼唤道:“禅师,您不要念经了,还是运功驱毒吧!”

觉醒禅师不为所动,喃喃自语,絮絮叨叨地念道:“······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南无阿利耶,婆嚧吉帝,烁皤啰夜,娑婆诃,唵悉殿都,漫多啰,跋陀耶······娑婆······诃”,声音越来越低,气息奄奄,蓦然头颈低垂,气息已绝,已然油尽灯枯了。

禅堂外住持九原口念“阿弥陀佛”,率寺中几位长老黯然走进门来,跪在觉醒禅师遗体前泣不成声。

  笑傲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