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8章 大军围小城

小说:梦境揭开江口沉银之谜 作者:龙溪愚叟字数:3624更新时间:2019-02-11 08:06:37

第068章 大军围小城

张献忠的第八营去诛杀平陆官府和恶霸的那十八个大队,办完平陆分发钱粮的事情,回到官部营地后,吃了个稍迟了点儿的午饭,下午自然就是全营休息了。

到吃晚饭前,派去诛杀包家三个乡下农庄的六个大队,也都押着粮油车队回来了。那些大队将领说,包家的粮食实在是太多了,给每个佃户和附近百姓每人分了二百斤粮食,都还拉回来这么多!

张献忠见平陆城里和包家乡下拉回来这么多银钱粮油,心里想,我第八营的粮油酒肉和银钱已经很多了,这回何不做个高姿态,把在平陆的缴获,全都叫给中军去分配给其他大营呢?如此既显得我这八大王慷慨豪爽,顾全大局,又能赢得全军的拥戴,何乐而不为呢?欲成大事,拉人气就特别重要,钱财能抢得来,人心却抢不到!

于是,张献忠就去找到王自用,说:“王将军,小弟有个想法,就是这一次在平陆的杀黑除恶行动中,其他各营诛杀的是一般乡下富豪和山匪,所缴有限,而没有去参加杀黑除恶行动的大营,还无所缴获,因此,小弟这次在平陆的缴获特别多,而小弟的第八营,补给已经比较充足了,小弟就想把在平陆的全部缴获,交给王将军,给那些补给不太充足的营,充实充实后勤给养,不知王将军可否答应?”

王自用一听,心里正为有好几个多次都没有摊到“肥差”的大营后勤补给不是很充足而谋划着怎样来调剂呢,没想到这个张贤弟主动提出来了!心中是既高兴又赞赏还有几分感激,连忙说:“难得张贤弟大义无私啊,现在正是有些大营补给不足呢,中军的补给虽丰,但能有些存储更好,贤弟这么一来,调节补给,就无需动用中军储备了,真是感谢张贤弟啊!”

张献忠道:“将军说到哪儿去了?小弟今天能有的一切,可都是将军所赐呢,将军如真把小弟当好兄弟看,还望以后遇到此类事,不要再言谢!再说了,小弟肝脑涂地投奔王家军,还不就是为了王家军的大业吗?”

张献忠平日很少把表白话、恭维话放在嘴上,要是遇到了时机,也是要说说的。但他却把已快说出口的不服闯军、不服李自成的话,给吞了回去,他想,他和李自成这层关系,还是别说破了更好。

自王嘉胤遇难后,王自用心里就从来没有宽怀欢愉过,虽然要指挥全军大事,但只要一静下来,就会闷闷不乐,他自己也试图调节心情,却怎么也不凑效,此刻听了张献忠这话,顿觉心情开朗,就说:“好,愚兄以后不再说这些客气话了!总之,你我兄弟,共谋大业,不分彼此最好!贤弟你看,调节辎重,也要不了多久,我们再隔一天,就出发吧?哦,对了,从平陆渡河,也很近便,要不我们就从平陆渡河吧?”

张献忠说:“从平陆渡河,本来是完全可以的,不过依小弟看,我们既然要让官军摸不清我们的行踪,还是多走迂回路线比较好。还有,我们从黄河北岸往西,一路还可以摧毁些芮城境内的基层政权。同时,从风陵渡过河,更有一个好处,就是拿下潼关,从关内发起攻击,不受关隘相阻,更容易打它个出奇不意,我们还可以争取零伤亡。潼关一拿下,华阴就成了囊中之物,这样才好给陕西那边制造些紧张空气,将军您看呢?”

王自用说:“贤弟想的,甚是周全,的确,从平陆渡河,要是想给陕西那边制造紧张空气,那就得从正面进攻潼关,难度就大了,得不偿失!那么,我们就按原计划,从风陵渡过河吧!”

张献忠说:“好的,那么,后天我们就往芮城进发。”

平陆到芮城,如果直接行军,也就两三天路程。但是,一路上要消灭沿线乡镇的里正、富豪和山匪,杀富济贫,这就必须走走停停,因而,王家军来到芮城,围着城在东西南北四面八方团团扎好营寨时,算来从平陆出发,已有七八天了。

当义军的十八个大营就像从天而降似地在芮城县城团团扎营时,城中就已经经完全知道了,官府黑恶一个个吓得瑟瑟发抖!出城送信搬救兵吧,城墙外面四面八方被围得严严实实的,根本就不可能!城中的百姓,也不知是祸是福,也都全部心惊胆颤的!

原来,这一次,王自用他们在路上就打探得,这个芮城县城,没有戍军,只有县衙和十几家恶霸富豪,唯一需要稍微忌惮点儿的,就是有一个叫周世济的大富豪,他家在城里乡里开了好几十家济仁堂大药房,他本人父子四人都练有蝎毒掌,也就是芮城县城里,只有这个周府,还算多少有点儿实力,其他都不堪一击。因而王自用就和张献忠商量,义军六七万人,对付一个雀卵一般的芮城县城,无需使用任何技巧,城内没有戍军,也就不惧弓箭火炮,干脆直接围着城外扎营,先把狗官们的胆儿给敲打敲打再说,然后再设法进城去打开城门,直接进城即可。只是,对付周世济父子四人,要验明正身就立即杀掉,不可给他们出掌的机会。

却说芮城县城里面,这天午饭后,知县俞作栋刚要升堂,审理一桩木匠被东家冤枉的案子,突听衙役来报:“禀报大人,城外突然来了无数兵马,围着县城在扎营帐!”

什么?这不是痴人说梦吧?俞作栋扶扶官帽,正色喝问:“何来无数兵马?光天化日,怎么可能突然开来无数兵马呢?没见到任何公文通知有兵马要来啊?尔到大堂禀报,岂可儿戏?”

衙役吓得跪下说:“小人岂敢而戏?大人若有不信,可到城墙上去看看!”

俞作栋遂叫停升堂,叫当班衙役们跟他一道,到城楼上去看个究竟。

县衙离西门最近,俞作栋带着十几个衙役,来到西门城楼上,果然看到城外护城河那边,扎满了营帐,再往南北两头看去,营帐简直扎成了连营,没有一段空隙。再一看,城外大营帐旁飘着的旗帜是“八大王”旗,还有“王”字旗、“张”字旗,这是那儿来的兵马啊?

原来,张献忠的第八营,走在前面,直接绕到了西门外一带来扎的营,一便也好严密封锁往永济和风陵渡方向的消息,所以俞作栋上了城楼,就看到了“八大王”旗帜。

既然南北两个方向的兵营看不到头,俞作栋就带着衙役,再往北面去看。

结果,一直看到南城门,城外的营帐,都没见到有空隙!俞作栋估计:这能没有十几万兵马吗?这是什么队伍啊?为什么会来围我芮城县呢?我这里既不是边塞要冲,又不是兵家必经之地,更没有上面发来的公文告知,这是怎么啦?

此刻,义军只是扎下营寨,尚无任何行动,也没向城上喊话,俞作栋自然是没法估计,他想喊话问问,又不愿本没事却惹上事,就叫衙役到各门吩咐紧闭城门,有事速报,然后回到了县衙。

俞作栋是个文官,年龄五十来岁,长得高颧深目,尖下巴凹脸窝,脸上没有三钱肉,下巴上吊着几十根枯黄胡须,目光中闪着阴光。都说人不可貌相,但这个俞作栋,却是一个品貌极其相符的主儿,可谓阴狠至极,满肚子花花肠子还装满了坏水,他刚才正要审理的一案,就是一家富人请了四个木匠,到家里做嫁女的嫁妆,因家具多,全是精雕细刻,木胚做好后,还要慢慢上土漆,做漆艺,四个木匠在富豪家一做就是两年零七个月,这笔工钱,就很可观了!到了要结算工钱时,富豪算了算账,想赖掉工钱,就设美人计诬陷这四个木匠,富人家里暗中给俞作栋送了四十两银子,就反把木匠告到县衙,要判木匠的监禁,还要木匠每人反给富人赔偿十两白银!只可惜,这个冤案真正是到了冤有头、债有主的时候了,无需木匠再每人反赔十两银子了!

单从这一件事,相信这个娄阿鼠一样的县太爷俞作栋,是一个贪腐黑恶成啥样儿的恶魔县官了!

这个俞作栋,良田数百亩,宅院府第宽大豪华,妻妾十多个,可就是没儿没女没有子嗣,以致本县的百姓们背地里都骂他“恶事做尽,绝根断苗”!

俞作栋虽是文官,但他却懂得武力的重要性,他自己不会武功,却早早地就招募了一个鹰爪功高手来当捕头,捕快中也有十几个练家子,再加上他和周世济狼狈为奸,他可以动用的武功高手,也就武力不若了。

俞作栋回到县衙,想到了向运城府送信求援,但马上就打消了这个想法——因为没处能够出城啊!

那怎么办呢?这个俞作栋,鬼主意再多,此刻也想不出什么办法了,就只好消极地等待,期盼着这些在城外扎营的兵马,能够早点儿离去就好了!

至于那个大富豪周世济,俞作栋去看了城楼外面的稍后一会儿,他也听说了城外驻扎满了兵马。他当然不可能知道这是咋搞的,但他并不像俞作栋那样忧心忡忡的,他觉得,咱就一民间商人,管球他是哪一派的兵马,打的都是官家的仗,与民无关。再说了,就算军兵要来抢劫我的药堂,军兵能有啥功夫?不就是穿身军装拿把刀,就是军士吗?咱一家子都会蝎毒掌,不怕中蝎毒死的,就只管放马过来吧!

按王自用的安排,义军当天中午时分来到芮城县城外面,扎好营后,就封锁了消息,并没有任何行动,一个下午,一个晚上,城内城外,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上,义军比平日提前了半个时辰吃早饭。

吃过早饭后,各大营都安排了一个大队,待王自用发出号令,就进城诛杀县衙和所有富豪。

十八个大营,一个大营派出一个大队,就是十八个大队啊!一个小小的县城,能经得住杀吗?

当然,对付大富豪周世济,就由张献忠带一个大队去执行了。

各进城大队都做好了准备后,天已开亮,到了平日打开城门的时候了,但四门都未见开城门,就知道是城内不会开城门了。

于是,每道城门都有七八个武功高手,见天亮了还没开城门,就来到护城河边,提气飞身,“呼呼呼”跃上了城墙……

  龙溪愚叟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