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作画的人

小说:杀人的人 作者:風也字数:4887更新时间:2019-01-09 21:00:24

金创药又称刀尖药,对付各种硬斧刀伤。

小刚最上好的药还不是金创药,是烫伤药。

一个能时常沏茶倒水,又能跑腿打杂的人,身边怎么能少得了烫伤药?

步伊雪盯着小刚手里的刀,道:“你的刀真好看。”

小刚道:“我好看的不止是刀。”

步伊雪道:“还有什么?”

小刚道:“还有我的手。”

他的手粗糙的已不能再粗糙。

粗糙的手怎么能算好看?

步伊雪想不笑都不行。

她笑着道:“你的手确实好看,因为你的手可以给出见面礼。”

小刚道:“不错,见面礼是早晚的事。”

步伊雪道:“见面礼就应该见面的时候给,还需要分早晚?”

小刚道:“见面都分早晚,见面礼当然也要分早晚。”

步伊雪道:“可是我们现在已见过面了。”

小刚道:“我们只见了一次早面。”

他又解释:“还有一次晚面没见。”

步伊雪道:“什么时候见?”

小刚道:“该见的时候见。”

步伊雪道:“我相信下次见面,你一定会备一份大礼。”

小刚道:“绝对大。”

步伊雪道:“那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走了?”

小刚又开始把玩手里五寸长精致的小刀。

他的刀很精致,很好看,还能杀人。

这把刀只杀过一个人。

他又开始盯着门口。

门紧闭着。

桌上没有酒,没有菜,却有两盘牛肉包的水饺。

年轻人夹着水饺正在大口大口的吃。

步伊雪在看着他吃。

等年轻人吃完最后一个水饺,她就问他:“你猜小刚现在在做什么?”

年轻人放下筷子,不出声。

他的脸上没有笑容。

步伊雪笑的很灿烂,她说:“你肯定猜不出来。”

她又说:“其实我也猜不出来,他和你一样是个怪人,怪人一天做什么,正常人怎么会猜得出来。”

年轻人看着她,淡淡道:“我不是怪人。”

步伊雪笑了,冷笑。

她冷笑道:“你不是怪人?”

年轻人道:“我不是,我和他不一样。”

步伊雪突然拍了拍桌子,站起来道:“你说你和他不一样?怎么不一样?”

年轻人没有站起来,没有抬头。

步伊雪道:“他可以用刀杀了自己喜欢的女人,你可不可以?”

她又冷笑:“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和一个老男人睡觉却无动于衷,你说你和他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

年轻人居然笑了,也站了起来。

他站起来,笑着道:“我的女人?我的女人怎么会和一个老男人睡觉?”

步伊雪道:“只有没用的男人才会让自己的女人和别的老男人睡觉。”

她生气。

她之所生气是因为她觉得她没有说错。

她之所以觉得她没有说错是因为她是他的女人。

早晚都是。

因为“风”。

——是不是女人都有认命的时候?在嫁给一个自己喜欢的男人会活得很精彩,在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时却还是能够坚强的活下去,可是一旦认命,甚至在做了母亲之后,就会散发出一种连她自己也想不到的母性的光辉。

——有一位聪明人曾这样说,他认为生活就像是强奸,在不能反抗,无法反抗时,最好的办法就是好好享受。

——可惜他错了。

——强奸也分好多种,有异性强奸,当然也有同性强奸。

——你会不会认为这种强奸也算是一种享受,很刺激的享受?可是当你是一个眼观挑剔,各方面都挑剔的人时,这种刺激的享受你愿不愿意有?

年轻人突然又坐下。

他坐下道:“你在说我?”

步伊雪道:“这里没有别人。”

年轻人道:“那你就说错了。”

他说:“我不是没用的男人,你也不是我的。”

步伊雪道:“可是从我出现在你面前的那一刻起,我就是你的女人,永远都是。”

她坐下,接着道:“这是改变不了的,因为我们都是在替‘风’做事。”

又是“风”。

“风”在哪里?

“风”是不是有一股令人不可抗拒的魔力?

可是他们都知道,改变不了的事最好不要去改变。

一个人若是经历的多了,岂非也总是知道的事和结果也要比别人多一些?

年轻人改变不了。

她注定是他的女人。

可是要一个男人看着自己的女人和一个臃肿,快要老掉牙的男人在床上翻滚,这是不是也改变不了?

这是不是“风”要看到的结果?

“风”已开始折磨他。

年余是不是也在受着“风”的折磨?

他的手握紧,又松开。

步伊雪喜欢笑。

她笑着的时候永远都比她不笑的时候好看得多。

她又开始笑了。

她说:“小刚说是你是他的朋友,你问问你自己,你有朋友吗?像你这种身份能有朋友吗?”

他是一个杀手,很轻很轻的杀手。

当“风”把他吹到一个人的脖子上的时候,这个人的命运已被他主宰。

主宰他命运的是“风”。

他的命运已和步伊雪连成一线,不能断,不能剪。

能剪掉这条线的也不是他们自己。

——是“风”。

“小刚还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步伊雪叹了口气道:“他说的真有道理,但你一定认为他是在放屁,很臭很臭的屁,把你都臭晕了,晕的不知道自己该要做什么,该不该信他的话。”

她又笑了笑,道:“其实很好理解,他的意思是说,你们有着共同的敌人,你有敌人吗?敌人是谁?”

她转了转黑白分明的眼珠道:“会不会是‘风’?你杀过很多人,很多人之中很可能一个人是小刚的师傅?小刚一定是知道了你的秘密,知道你有把柄握在‘风’手里,所以你就荣幸的成为了小刚的朋友?”

她觉得这种推理完全正确。

所以她满意的拍了拍手:“有趣,一定很有趣。等你与小刚联手击败了‘风’,小刚再反过来对付你。”

年轻人居然在笑,笑着望向步伊雪。

步伊雪道:“你是不是也认为很有趣?”

年轻人只笑了笑。

步伊雪道:“可惜这种有趣的事你一定会认为很无趣。”

她解释:“因为‘风’。”

她说:“你已成功刺杀黑山,所以应该好好放松放松,准备接手下一任务。”

年轻人终于说道:“下一任务是什么?”

步伊雪道:“放松”

年轻人道:“放松你?”

步伊雪道:“随便你怎么放松都可以。”

她又强调:“但只能是你一个人。”

她又说:“我知道你最怕的就是没事干,现在你可以干我。”

她的话不难懂。

但年轻人却不想懂。

他眼神里已充满了痛苦。

痛苦总是会让人想起些不该想起的事。

他想到了张员外。

张员外是他杀的第一个人。

一想到张员外,他就又想起了他的母亲。

他父亲死后,她母亲就嫁到张员外府里做了小妾。

他有的是力气,牛一样的力气。

农村里的花消,除了必须要穿的衣服和柴米油盐外,不会有什么别的花消。

打柴换来的钱也已够了。

她为什么要改嫁?

为什么?

为什么?

他的手又握紧。

等他再次松开的时候,步伊雪已用手捂住了脸。

她嘴角有血。

她的脸火辣、生疼。

但她却在笑。

她喜欢笑,即使被人打她都不忘记笑。

她为什么不能笑?她知道要作为一个杀人的人,就要有杀人的动机——这种动机岂非都是痛苦的?

她的目的应经达到了,为什么不能笑?她的目的是什么?

年轻人在看着她笑。

他说:“你笑的真好看!”

步伊雪移开了捂住脸的手。

她知道她的笑还不是最好看的。

最好看的是她的脸,她的鼻子,她的眼。

她的鼻子会说话,她的眼会勾人,她的脸上却有五个鲜红的指印。

她的眼直勾勾的勾着年轻人,好像要连他的人带魂要一起勾走。

年轻人粗糙的手已抚摸到她那张笑起来,总是能将人魂勾走的脸上,又抚摸到鲜红的指印上。

她的脸又疼、又痒。

她的鼻子果然说话了。

“嘤咛”一声她整个身子已倒在他怀里。

她知道他需要什么。

她能给他。

一个寂寞的男人,一个渴望的女人,这两者之间还有什么是彼此不能满足的?。

至少她能给他方向,给他事干。

他一直都害怕没事干。

黄昏的时候步伊雪已瘫倒在年轻人的胸膛上,就像瘫倒在万桥的胸膛上一样。

只是她的表情还不一样。

他已经征服了她。

她喜欢这种被征服的感觉。

到现在她还在回味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里有他。

就在此刻她突然发现她已经离不开他了。

他的眼神空洞,沧桑,寂寞。

这种空洞,沧桑,寂寞的眼神也只有一种人懂,一种和他同样眼神的人。当这两种同样的眼神交汇在一起时,纵使什么话也不说,也一定胜过千言万语。

可是她必须要离开他。

‘风’要她做的事她必须要做。

他是不是也有这种感觉?

年轻人一睁开眼就看见步伊雪伏在他胸膛上,正对他笑。

脸在笑,鼻子在笑,眼睛也在笑。

她笑的真好看。

“你醒了?”

这是年轻人睁开眼时听到的第一句话。

他又闭上。

他睡不着。

他所有的需要“风”都可以替他满足。

“风”需要什么?

是不是杀人?

黑山已经死了,接下来会是谁?

苏九龙。

苏九龙还活着。

一个月前他刺杀过苏九龙。

可是他败了。

败在苏九龙的三十六路旋风连环斩下。

那一次他同样找了卜瞎子,鬼街城隍庙。

卜瞎子只说了四个字——除夕,黑山。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人。

他的眼又睁开。

于是他又看到了步伊雪,步伊雪又在对他笑。

她问他:“你在想什么?”

他说:“想一个人。”

步伊雪居然撅起了嘴:“我就在你面前,你不想我却在想别人?”

年轻人道:“你知道我在想谁?”

“当然知道。”步伊雪点头:“除了小刚之外你还会想谁?”

年轻人看着她,等着她解释。

她说:“因为小刚和你有共同的敌人。”

年轻人点头。

她又说:“你一定是在想小刚的敌人是谁?”

年轻人道:“不错。”

步伊雪道:“一个月前你刺杀苏九龙失败,所以你一定会认为‘风’一定会让你再次刺杀苏九龙。”

年轻人道:“难道不是?”

步伊雪道:“所已你认为小刚的敌人是苏九龙?”

年轻人道:“你认为会是‘风’?”

步伊雪道:“如果是‘风’,小刚现在已死在你剑下了。”|

女人有时想的远比男人想的要多很多。

他在等她说下去。

她没有说。

他问:“为什么不说了?”

她回答:“说完了。”

过了很久年轻人才再次问她:“你真的是来……”

步伊雪已抢着回答。

她回答的简单,干脆:“是,我的目的就是想法子让你爱上我,当你真正爱上我的时候我就会离开。”

她居然还要解释:“你对年余的态度可以说明一点,你看重感情却不懂得维护。”

她说:“假如我真的离你而去,你一定不会怪我,一定会将这些责任推到‘风’身上,所以你必须杀了苏九龙才能见到‘风’,或许那个时候你会有杀掉‘风’的冲动,但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事苏九龙已死。”

年轻人的眼又再次闭上。

她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因为他永远都不会为自己活着。

她突然叹了口气,道:“年余过得比你好。”

她是不是真的过得很好?

年轻人沉默。

步伊雪道:“你猜小刚现在在做什么?”

年轻人沉声道:“一定是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步伊雪道:“他喜欢做什么?”

年轻人道:“我和他不一样,爱好也不会一样。”

人活着就应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小刚当然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桌面上平铺着宣纸,宣纸的右下角就是砚台。

一支笔在砚台里搅着墨。

笔在小刚手里,小刚目视前方。

前方有人,一个已经死透了的人,脖子上有道淡淡的血痕。

楚清颜没有穿衣服,以一种最诱人的姿势,斜靠在一张太师椅上。

小刚的目光从楚清颜身上,转移到平铺在桌上的宣纸上。

他的画已经完成了,然后他才看着画满意的笑了笑。

他喜欢画,画漂亮的女人,不穿衣服的女人,但他最喜欢画的却是一个已经死透了的女人,一个不相信自己会死却死透了的女人。

小红楼无疑是一个适合他作画的地方。

楚清颜就是他要画的对象,假如她现在还活着,会不会跳起来将小刚掐死?

能让他入画的女人一定要长的漂亮。

他作画是他师傅教他的。

他师傅也喜欢画女人,漂亮、有气质、不穿衣服、活生生的女人。

可惜他师傅已经死了。

他认为他师傅死的很愚蠢,为了画女人居然做了采花盗。

但师傅毕竟是师傅,没有师傅他早已在一周岁时在雪地里冻死。

杀他师傅的人他永远也不会忘记。

他能来小红楼当然不止是为了作画,因为小红楼将会是他复仇的开始,同样也是他作画的开始。

看着他的画,他又想起了那个没有穿衣服,又被她烫伤脚的女人。

这会不会又是他的下一幅画?

他喜欢画死人。

但这个人现在还活着。

  風也说:

        求支持啊!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