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轻舟已过万重山

作者:阿欢

分类:现代言情

字数:5565

本作品由传奇中文网首发,版权所有,侵权必究。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全文

小说:轻舟已过万重山 作者:阿欢字数:5565更新时间:2019-01-09 11:25:58

轻舟醒来时,但觉屋里一片漆黑,她拉亮了台灯,穿上拖鞋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外面也是一片漆黑,唯有几粒星子闪烁在夜空,似乎是一双双眼睛盯着轻舟,盯得她有点毛骨悚然。往下看是一片新建的住宅区,轻舟的家在16楼,借着路灯可以看到一辆车驶进了小区。轻舟百无聊赖得打开了手机,果然是1点钟,知道自己不会再有睡意了,她穿起了衣服走出了卧室,大门口的密码又提示她输错了密码,轻舟咬了咬嘴唇,咕哝了一句,只得乖乖回卧室去了。站在卧室的落地窗前,轻舟忽然发现楼下小区的大树上不知何时挂上了什么东西,从高处看似乎是一团萤火。轻舟把脸抵着窗户看这团诡异的萤火,是谁在半夜挂了这发亮的东西在树上呢?等天亮了就下去看看吧,轻舟吁了一口气。

等到六点时,因着是夏日的原因,天已经大亮了。熬了四五个小时无事可做的轻舟径直奔向了大门口,家里大门的密码琐会准时在早晨6点解锁,这也是因为轻舟最近经常晚上跑出去,顾爸爸不放心她便装了智能锁的原因。等轻舟走到楼下,发现一个男子在收树上的气球,大概有十几只的样子,每个气球里都有会发光的灯泡,昨晚的萤火便是这个吧。轻舟看着男子小心翼翼地解下气球,那是个模样极好看的男子,剑眉星目,清风朗月般舒爽。轻舟想问他关于气球的事,想了想还是转身要走,那男子忽然在身后开口:“你想要这气球吗?”轻舟诧异地回过身:“不,我只是有点好奇,这气球被谁挂在了这里?”男子微微笑了:“是我,昨晚我刚搬进这个小区,我们老家有个习俗,到了新的住处要放孔明灯,这里应该不让放明火,所以我提前买了灯泡气球,昨晚挂在了这里。”轻舟愣了一下:“为什么要放孔明灯呢?”男子撇撇嘴:“不知道,老习俗了,估计是为了让远处的亲友知道自己平安。”轻舟忙问:“你的老家在哪里?”男子说:“云南一个偏僻小镇,你应该是没听说过的。”轻舟追问:“是云沉镇吗?”男子挑了挑眉毛:“对的,你知道云沉镇?”轻舟低了头:“从前和两个朋友去过那里,也在那里看过孔明灯。”男子疏朗地笑了:“知道云沉镇的人很少呢,真是他乡遇故知。咱们以后可要做邻里了,我姓单,单名一个水,你呢?”轻舟抬起头:“你好,单先生,我叫顾轻舟。”单水说:“我就住在这栋楼,3号楼1602号,有空可以来找我玩。”轻舟轻呼一声:“啊,我就住在你对面呢,我是1601号呢!哈哈,真巧!”单水也笑了:“是吗?真巧!”轻舟已许久没有笑了,却在这个陌生的男子面前展颜,不知道为什么,他对轻舟来说有一种熟悉感与亲近,也许是因为他是云沉镇的人吧,那个镇子。。。轻舟不敢想下去,轻轻摇了摇头,抬头看看单水,又看看天空,一群鸽哨划破天际,又是新的一天。

顾家也是新近搬来晖粤小区的,所以轻舟对周遭并不怎么熟悉,加上她白天一般在家里睡觉,晚上才会醒着,所以在小区里也没什么朋友。自从认识了单水,轻舟的生活不再只有黑夜的星星和路灯了,单水也有晚上不睡白天补觉的习惯,他说他习惯熬夜打游戏,轻舟还笑他35岁的人还痴迷游戏,席地而坐的单水单手支着地,缓缓地说:“我现在痴迷着轻舟呢。”轻舟听了耳朵根都红了,但假装没听见般继续摆弄着面前的纸花。单水说:“这纸花好漂亮,你的手真巧。”轻舟腼腆地说:“我觉得纸花很美,不会凋谢,虽然它没有味道。”单水摸了摸轻舟的头,揉乱了她的头发:“谁说纸花没有味道的?”轻舟被单水的举动惊到了,倒不是因为他们只认识半月有余,晚间谈天说地也只是这两天而已,而是因为,单水摸乱轻舟头发的举止太过熟悉,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或是询问单水,他已经起身回对面自己的家去了,轻舟心里咕哝:“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呢。”须臾,单水回来了,他说:“轻舟,闭上眼睛,我有东西送给你。”轻舟不明就里,她乖顺地闭上了眼睛,忽然,一股玫瑰花香飘到了鼻子里,轻舟惊喜地睁开眼,竟是单水将玫瑰花香水喷洒在了自己刚刚做的玫瑰纸花上。轻舟扬了扬眉毛:“单先生,你可真小气,借花献佛!”单水坏笑了一下:“那赶明儿我买一大捧真玫瑰给你,你做我小媳妇儿呗!”轻舟举手作势要打他,却不想被单水一把抱住吻住了嘴唇。

轻舟和单水在一起的几个月,时间过得轻快无比,轻舟也似乎慢慢恢复到了往常正常的作息状态,渐渐地,他们也在白天出门了,如同普通情侣一般骑单车逛湖心公园,爬山野营抓萤火虫,去动物园给萌萌的小动物喂食。如果不出门,两人便呆在顾家或单家下棋,看电影,看书。日子真是如书上描绘的那般,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有一天,轻舟羞涩地对单水说:“单水,我爸要来看我了,你要不要见见他?”见家长就意味着这个女孩子是对单水认真了,单水愣住了,喃喃道:“真的啊,这么快,真好。。”嘴上说着真好,脸色却很不自然,轻舟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太心急了,她改口道:“我开玩笑的,我才不要你见我爸呢,我怕你会吓坏,哈哈!”单水勉强地笑笑:“为什么?你爸是老虎啊?”轻舟认真地说:“说他是老虎也不为过,他是个缉毒警察。”单水假装很紧张:“真的吗?那我的货会不会被他发现?”说完他自己哈哈大笑起来,却看见轻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单水,不要开这样的玩笑,不要。”单水不笑了,伸出手想过来揉揉她的头发,这是他们之间最默契的举动,每次他伸手要摸她头顶,轻舟便乖巧地仰起头对他笑,好像一只温顺的猫咪。可是这次,轻舟躲开了。

单水回家后,轻舟洗漱躺在了床上,眼睛闭得紧紧的,周遭漆黑,没有丝毫声音,可是轻舟没有睡意,回忆如洪水般涌入脑海。

5年前的轻舟还是东海市一家幼儿园的老师,她的母亲早亡,她的爸爸是东海市的缉毒警察,经常不在家。轻舟喜欢小孩子,在幼儿园她认真细致地照顾每一个小孩,其中包括安然。安然幼时患病,嗅觉失灵,轻舟很心疼她,一个小小的孩童,竟从此被剥夺了闻到花香的权利。安然的爸爸江重山很忙,经常来不及来幼儿园接安然,打电话联系不上江先生,轻舟便让其他同事先下班了,自己陪着安然呆在幼儿园里,和她做游戏,给她做纸花,安然很喜欢纸花,因为纸花没有味道,她不会觉得自己没有闻到味道与别人有什么不同。轻舟怜惜地抱着安然坐在自己腿上:“然然,你爸爸关机了,老师联系不上他,你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入学时你爸爸只留下了他的电话。”安然低着头小声地说:“我没有妈妈。。。”轻舟吃了一惊,又不敢多问怕伤孩子的心,她便陪着孩子继续给她衣服上贴上纸花。等江先生来接安然时已经快5点了,轻舟早已喂了安然小饼干并哄她睡下了。江先生歉意地从轻舟手里抱过熟睡的安然,为自己的迟来道歉,说自己工作忙,实在走不开。轻舟知道单亲爸爸的苦楚,因为她爸爸也是这样心酸地一手将她拉扯大,所以轻舟莫名地对眼前这个有点胡茬,衬衫有汤渍还未洗净的男人平添了一份好感。他得是多么爱安然啊,自己不修边幅,却总是把女儿打扮得漂漂亮亮地送到幼儿园。安然的衣服永远干净整洁,辫子也永远规规整整不毛糙,正是因为这样轻舟才从未想过安然是单亲爸爸养大的。这个男人应该是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了安然身上,而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疏于打理,甚至有点邋遢了。想到这里,轻舟喊住了转身要走的江先生:“安然爸爸,我自己下班后也没什么事,我看您经常工作忙,不能准时来接,我可以先带安然回我家照顾着,毕竟在家我可以给她煮点面条什么的吃着,总吃饼干也不好。您有我的联系方式,等您工作忙完了再去我家接安然吧。”江先生显然没想到轻舟会这样说,他以为幼儿园的老师会埋怨自己总是迟来惹得她晚下班,他以为老师并不喜欢照顾有些许残疾的安然。他明明可以雇个保姆,但是。。他不能,他不放心任何人,他只剩安然了。眼前这个幼儿园老师值得相信吗?江先生低头看着熟睡的安然和她身上的纸质玫瑰,轻舒了一口气,安然倒是经常提到幼儿园的顾老师对她很好,还给她做没有味道的鲜花。顾老师总比外面的人可信吧。江先生抬起头看着轻舟:“那就谢谢顾老师了。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谢谢您!”

之后的半年里,安然几乎把轻舟家当成了第二个家,而轻舟对江先生的称呼也由“安然爸爸”变成了“重山”。顾父忙于工作,经常不在家,偶尔回家也喜欢和小安然玩耍一会儿,将她抱到自己肩头上逛小区,逢人便说自己有了个干孙女。顾父倒是没见过重山,但也觉得一个人照顾女儿的重山不容易。重山跟轻舟说自己是做物流的,经常要加班,女儿托给别人自己不放心,网上曝光虐童的保姆很多。而安然的母亲则在生安然时意外身亡了。轻舟也告诉重山自己的妈妈在很小的时候出车祸死了。将彼此的痛楚与心事分享后,两个人似乎走得更近了。每每重山快到轻舟家接安然时,他便发微信告诉轻舟,轻舟便和安然走到阳台上,将头抵着阳台的栏杆,看着余晖里重山一步一步从小区门口走过来,偶尔重山会在阳台下停下,对着她们比一个心,然后羞涩地低下头。轻舟不知道重山是给安然还是给她们俩比心,却也不觉红了脸。在安然生日之前,重山邀请轻舟和他们父女俩一起去云南云沉镇游玩,他说那里是安然妈妈的故乡。轻舟请了假并跟正在出差的爸爸说了下便出发了。在去云沉镇的车上,小安然熟睡在轻舟的腿上,而轻舟靠在重山的肩头,听他讲起了不为人知的过往。重山是个孤儿,他在孤儿院唯一的朋友和依靠是个比他大5岁的小姐姐安心,他喜欢安心,下定决心长大后要娶安心,可是等真的长大了,安心却欢喜地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那是安然的爸爸卓羽。卓羽后来抛弃了怀孕的安心,在安心死后,重山收养了安然,并对她视如己出。轻舟听完重山的故事,愈发心疼这个男人,她抬起头,轻轻吻住了重山的嘴唇,然后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重山,以后你除了安然,还有我。”在云沉镇的日子真是快活,轻舟、重山和安然好像一家人,手牵着手游荡在这个异乡之地。在放孔明灯的时候,重山第一次主动吻了轻舟,并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轻舟,以后让我照顾你吧。”轻舟害羞地把脸埋在了他的怀里,而重山则伸出手摸了摸轻舟的头,揉乱了她的头发,也揉乱了她的心。

在启程回东海市的最后一天,重山和轻舟说他有个业务要去谈,让她在旅馆里带着安然,没有事不要出门。晚上轻舟守着安然睡着了,突然一双手捂住了轻舟的嘴,她惊醒后发现是重山回来了,重山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轻舟不要说话,重山指了指熟睡的安然,轻声和轻舟说他们得连夜走,东海市有个大单急着去处理。轻舟立刻乖顺地轻手轻脚理行李,生怕吵醒了安然,三人一起坐上了重山租来的汽车。轻舟坐在副驾驶位置,她将安然横放在后排座位上好让她睡得更舒服点。刚开了不远,一阵枪声响起,轻舟惊慌地捂住耳朵,随后条件反射般回头去看安然——倒在血泊中的安然早已没有了气息,重山看到安然中枪了,发了疯似地停下车掏出手枪要出去拼命,轻舟死死拉住他,重山咬了咬牙,加大马力快速地往前开,终于枪声渐渐隐没在夜色中。在快到加油站时,重山一言不发,下车将轻舟拉出了车:“你走吧。”

轻舟在加油站等来了警车,她惊讶地发现爸爸从警车上走下来,他也诧异于轻舟出现在这里。原来,顾父得到线报,东海市的一个大毒枭将在近日在云沉镇交易,他万万没想到自己女儿的朋友江重山就是这个大毒枭。而在轻舟满脸泪水的控诉中,顾父也知道了刚才的埋伏行动枪杀了无辜的小安然。

公安局经过调查,得知江重山本是跟着卓羽的毒贩,后来为了卓羽抛弃安心的事,江重山杀了卓羽当上了新的老大,安心也被卓羽的手下陷害在生产时而死,江重山因此抚养了安然。公安局的人分析,如此爱安然的江重山一定会回来报仇,而首当其冲的肯定是此次埋伏行动的策划者顾淮生。凭着在东海市的势力,江重山一定能很快探知顾淮生是策划者,也能很快得知他的家庭住处,顾父对组织坦白了自己女儿与江重山的关系,至此,公安局制定了新的抓捕计划。在顾父家附近,埋伏了很多警察,坐等江重山前来复仇。而轻舟也被迫从学校休假,一直呆在家里以防万一。

过了好几年,轻舟依然忘不了那天抓捕江重山的惨烈,东海市的大毒枭,带着他的手下,在半夜近乎疯狂地要来赶尽杀绝。安然的死早已击垮了他的理智,他完全不管有没有埋伏。在江重山的手下几乎半数丧命的情况下,江重山死死支撑着血肉模糊的身体,直到,轻舟为他挡下了那颗致命的子弹。江重山神色复杂地看了眼倒下的轻舟,头也不回地在手下的搀扶下逃跑了。

这颗子弹擦心而过,轻舟幸运地活了下来,却患上了晚上不睡的习惯。大家都说是因为晚上那次抓捕吓到她了,而顾父也和上级说轻舟是被江重山挟持着为自己挡了子弹。大家都很心疼这个命苦的姑娘,谁也不知道,轻舟晚上不睡,是因为安然死在了一个晚上,而自己的心死在了另一个晚上,那天自己挡下子弹倒下时,清楚地看到了江重山看她的眼神里,没有爱,只有恨。

轻舟病好后,顾父不顾她的反对,将轻舟安置在了外省的滨江市。几个月过来看她一次,倒不是工作忙,而是怕外逃至今未被抓捕的江重山循着他找到轻舟。在轻舟躺在医院那段时间,顾父一夜白头,误杀了安然的顾父本就满心愧疚,本想活捉江重山劝其回头是岸,不料自己的女儿竟痴情至此,顾父下了决心,自己被江重山杀了不要紧,轻舟一定要好好活着。他依旧住在老公寓守株待兔,而把女儿送到了安全的外省,怕女儿晚上不睡跑出门,给她安了密码锁锁她在家里。许久暗淡无光,甚至了无希望的生活终于在单水出现后有了丝丝光彩。

顾父来看轻舟的那天,天气很好,单水早早地捧了束巨大的玫瑰守在门口,轻舟笑言宛宛地挽住了他的手臂,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在餐厅坐下,等着顾父的到来。

嘀-嘀-嘀-嘀,密码锁的声音响起,顾父推开门,轻舟雀跃地站起身来,与此同时,单水猛地搂住了轻舟,将她的头埋在了自己怀里,掏出了手枪。“砰——”轻舟不可置信地抬头,单水伸出手揉乱了她的头发:“轻舟,我不能好好照顾你了。对不起。”

单为重之反,水为山之复。原来,江重山宁愿改头换面,也要报这丧女之仇。而在杀人之际搂住轻舟不让她看到顾父被杀的场景,也是他对轻舟最后的一丝爱。

从此,轻舟已过万重山,再没有将来。

  阿欢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