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回 迷雾

小说:兵器谱:夺魂针 作者:凡尘字数:3215更新时间:2019-04-14 16:17:28

无垢心中不可快,冷眼瞧去,抬掌便要将他了解,杏儿拦住道:“无垢哥哥,切不要杀他,我们不知道的,或许他都能替我们解答。”无垢本来不甚关心这事中原委,谁一心害他,他便出手杀了谁,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杀之,此时杏儿阻拦也就依了她。只听杏儿问道:“我倒是有些奇怪,当日你们何以追杀无垢哥哥,究竟是谁的主意?”那番僧满脸横肉,看样子也不是个诵经念佛的善类,只见他把脸一横,本就没有几根眉毛,这时一瞪眼,几根眉毛便挑了起来,一双三角眼里藏着一对死猪眼,不可一世的样子,见人见了便恶心。杏儿见他不言语,又道:“我想你心中必然不服气,说我们用计谋擒了你,是吗?”那僧人鼻子里冷哼一声,道:“若不使这等阴招,你们这两个黄口小儿也不是我对手。”这人受制于人还胡吹大话,看来平日里也是个十分自负之人,杏儿只觉得好笑,道:“你也不用生气,你若是真的武功盖世,那日在破庙之中却如何败给了无垢哥哥?”番僧丢了面子,气急败坏,骂道:“你们这对狗男女,一个弑君,一个偷会情郎,我一生行事堂堂正正,要杀便杀何来啰嗦。”

杏儿古灵精怪,自由与爷爷闯荡江湖,江湖上什么伪君子假和尚没见过,便是因为在江湖上没见过几个好人,是以才跟爷爷做起了杀人赚银子的勾当,拿这些个道貌岸人的家伙换肥鸡好酒那也没什么,天下有的是人杀,保管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此时这番僧要死要活,不过是强颜讨个面子,杏儿道:“你也不用着急,早晚是要杀了你的,你若说得姑奶奶开心了,便给你个痛快的,若是不开心时…”语到此处却停了,不怀好意的笑了笑。那番僧偷鸡摸狗、坏人妻女,是个专干坏事的主,甚是惜命,此时见这俏丫头亦正亦邪,不知要怎么对付自己,心中也有些害怕,道:“你…你想怎样,是条汉子就给我个痛快的”。杏儿摇摇手,朝无垢道:“无垢哥哥,你听说过朝廷里的大官有一道十分有趣的佳肴吗?”无垢道:“不知道。”杏儿道:“哎呀,无垢哥哥,亏你还在还在和朝廷里走动过几年,怎的却也不知道呢?这道菜啊,可有名了,唤作什么来着,哦,对了,叫做油煎驴肉,吃法也很独特。”

无垢不知杏儿要做什么古怪,道:“汴梁城里到处都是做驴肉烧饼的,不都是那个做法,有甚独特的,懒得与这人啰嗦,一掌杀了便是,难不成你还吃得下他的肉吗?”无垢素来面若冰霜,杏儿却是个古灵精怪性情跳脱的人,加之她爱极了无垢,有心要逗他笑一笑,道:“不吃不吃,吃了这贼和尚的肉可是要闹肚子的。无垢哥哥,你别急,你且坐下听我说说那道菜,当真有意思。”说着便拉着无垢坐在火堆旁,续道:“那道菜极是将就,需是两年的驴子,将其四肢用铁链拴在地上的四个大石头上,然后每天给它最好的豆子和麦子,将它养得肥肥胖胖的,等身上有了油水,然后找一块马蹄大小的铜板,在梨花木中灼烧两个时辰,以此备用。”番僧听到这里心中暗想:“这哪里是烧菜,分明是朝廷大牢里审问死囚的法子。银子没赚到,今番却把自己命给耍子了,阿弥陀佛,苦哉也!”

无垢也知道了这是要吓唬这番僧,只听杏儿继续道:“然后找坛上等的醉太白,将那驴子灌得七分醉,趁着它酒力尚在,将烧红的铜板烙印在它的大腿上,直到把油脂都烧干,再用金创药点在伤口上,过得七日之后,又长出了新鲜可口肉来,那时用蜀椒油烧滚浇在新肉上,再找一个剑法高明之人,手持龙泉宝剑,一剑将炙熟的肉整片削下,需恰到好处,熟肉中不可有半点生肉,而驴子腿上也不可有不可有半点生肉,这片肉前进难买,非是达官显贵无福消受的。吃了这片肉,需要再等七日之后长出新肉,方可再吃到一片肉,不过也不是这般一直吃下去,往后长出的肉总不如第一次的鲜嫩,吃过七次以后,那肉也就跟五文钱一斤的猪肉没什么区别了。”

番僧听得心惊肉跳,自己走南闯北,见过无数好吃好喝的,也没见过这般邪门的吃法,别说吃个七八次,就是吃上一次那就算见了阎王了,还得想法脱身才好。无垢见番僧吓得满脸紫涨,暗道:“这虽是杏儿胡诌,但想想天下的百姓其实不就是那被吃的驴子吗,受尽无数折磨,就是想死都千难万难,还得受人所牵制。”

杏儿起身拿起一条烧得正往的柴火,走到番僧面前道:“这里虽然没有那般将就,你的肉也不中吃,但是且先拿你练练手,看这般吃法究竟如何?”那番僧情知杏儿是个难缠的,慌忙道:“姑奶奶饶命,你刚才不是说有些你不知道的事情我知道吗,我可以都告诉你。”杏儿看了一眼无垢,道:“不行,现在无垢哥哥他不想听了。”伸手便要将火把往他光头上烫去,那番僧哇哇怪叫求命。杏儿道:“别叫了,比杀猪还难听,烦死了。我且问你当日何以追杀无垢哥哥?”番僧道:“这是朝廷的赏金啊,各路英雄可都是奔着金子去的。”杏儿啐了一口,道:“什么英雄,真不害臊。我再问你一次,为什么只追杀无垢哥哥一人?”

番僧见杏儿一时不会杀自己,笑道:“杨俊他不是死了吗,死人不值钱!”杏儿大怒:“好你个贼和尚,还敢骗我,你看看这是什么?”说着扔出一个骷髅金牌。番僧见了金牌顿时大惊,道:“你…你哪儿来的?”杏儿火把一晃,道:“你老实说来,你怎么知道杨俊死了?”番僧目光闪烁,不敢瞧杏儿。

无垢也猜到这其中定然有甚多蹊跷,起身缓缓走进番僧,一股寒气透人肌骨。只见无垢伸手在火焰上一弹,一道夹着寒气的火焰射入他胳膊,顿时骨头里寒热相互纠缠,疼得脖子上青筋蹦起。无垢冷冷道:“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我留你不死!”番僧落在这二人手上,一个古怪的丫头,一个狠辣的少年,不知是上辈子做的恶事太多了,还是这辈子念的经太少了,自己堂堂汉子,竟然落在这等奸邪小辈的手里,心中不住的叫苦。

番僧逼问不过,只好说道:“其实江湖上的人并未见到朝廷的密诏,只是这一切都是一个铁面具的怪客告诉我们的,他告诉我们杨俊已死,不需理会,杀了你便可拿到黄金。”杏儿抢过话头,道:“等等!”又对无垢道:“无垢哥哥, 怎么知道杀了你可以拿到黄金的?”无垢道:“是杨大哥告诉我的。”

杏儿锁眉苦想,嘴里嘀咕道:“铁面人到底是谁?”过了半晌又问无垢道:“无垢哥哥,实不相瞒,我已经见到了爷爷,爷爷已经潜入皇宫替你打探消息。只是你能否告诉我,皇宫里究竟发生了什么?烛影斧声是什么意思?”

无垢顿了顿,道:“赵光义杀了他哥哥,夺权传位,赵德芳等几个皇子的死甚是可疑,我查过他们的伤口,是被一种极其薄的兵器所杀,若不是我有夺魂针的寒气,也难以查看到伤口。当年波斯国进贡了一把无影刀,此刀薄如蝉翼,便是在赵光义府上,想来也是他的手笔了。”

至高无上的权利,争夺之中无血肉亲情可言,当年玄武门之变,唐太宗不惜杀了兄弟,这一切也非是今日才有,只是此事与当年不同,李世民征战南北,论谋略、武功,都远胜自家兄弟,而今番太祖皇帝乃是后周大将军,一条盘龙棍征战南北,纵然是赤手,一套太祖长拳也无人近身,又怎会悄无声息的死在自己兄弟手上呢?杏儿甚是不解,便问起缘由,无垢又道:“其你说的不错,天下最厉害的不是兵器拳脚上的争强斗狠。绣衣刺客本是赵匡胤豢养的杀手,后来一个一个的死去,只剩下了杨大哥和我,直到上次我被绣衣刺客追杀,我才明白,这些人其实并没有死,而是被赵光义收买了。”

杏儿长叹一声,道:“看来爷爷猜的没错,那赵光义果然有问题。这种见不得人的事情偷偷摸摸的找个铁面人去办也是情有可原,又把杀害太祖皇帝的罪过推到你的头上,还真是狡猾。我的傻哥哥,你还是走吧,不要去皇宫了,你斗不过他们的。”眼中流露出无限关切。无垢缓缓抬起手,贴着杏儿的脸颊,道:“我已无路可退,我不杀了他,他就会杀了我,我走不出这片江湖。我只想要活着,我想这不是一种奢求。”杏儿的热泪落在了他的手上,无垢冰冷的手上渐渐温暖,杏儿道:“无垢哥哥,我也想你活着,我想跟你一起活着,我们一定能离开中原的,忘了这一切吧,我不想看到有一天你为那些不属于你的伤痛而流泪,我们走吧,我愿意伴你浪迹天涯。因为有了你,我和爷爷相信这个世上有好人,我们愿意为了你做个好人,你答应我,放下这恩怨好不好,我们走吧!”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