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

书签

设置

手机阅读

扫二维码

传奇阅读客户端

下载手机版

点击这个书签后,可以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
“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回 破解

小说:兵器谱 作者:凡尘字数:3512更新时间:2019-07-07 17:32:58

那声音持续约有半个时辰,便即消失,如此每日夜间皆是如此。过了几日不再下雪,一轮残月悬在洞顶,那练拳的声音便又响了起来,防止那人每日练拳皆是在子夜。

这一日练拳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但随即就被一个人击掌的声音打断。只听一个人击掌赞叹:“大哥好俊的拳法,在这幽暗之处还能如此宽心,兄弟好生佩服。”听到嘻嘻索索的声音,想必是练拳之人收了拳势,盘膝坐了下来。只听那人又道:“兄弟我来看你,大哥为什么却每次都闭目不见我,难道我做错了什么,还要哥哥教我才是。”只听一个雄浑的声音道:“事已至此,记住你的错误,善待这万千生灵,若我大宋一朝能再见贞观之治,我不怪你做的这一切。”说话的想必便是那练拳之人。

只听那人又道:“大哥好宽心,难道你就不想见见皇后和德芳吗?”无垢直觉事有蹊跷,那声音雄浑之人与皇后和太子赵德芳有甚关系,这说话之人声音虽然极是狡黠,但却有几分熟悉,只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倏然心中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地牢中关押的乃是太祖皇帝赵匡胤?心头不禁一阵寒意,若这地牢中真是关押的赵匡胤,那另一个说话之人应该就是赵光义了,他不是被公主杀了吗,为什么还活着!转头又一想,皇宫里真真假假,尔虞我诈也不必江湖上的事情简单,公主又怎会亲手毁了自己的前程,那日杀的必然是个假扮的赵光义,皇宫里当真是步步为营。

那声音雄浑之人过了良久,轻叹一声,道:“妻儿已赴黄泉,有何可见,之恨他们不该生于皇家,不该伴我左右。想我纵横天下,如今只剩我一个人了,好不孤独,好不凄凉。”随即便唱起了唐后主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李兄啊,李兄,你虽非我杀,但赵某难辞其咎,我对不起你啊!”哽咽的声音中带着几分颤抖。

无垢此时更加确定那人便是赵匡胤,也只有他才能真的心系苍生,才能将世间的争夺生死看得如此透彻,才能明白当年李煜心中的伤情。如此推断,那另一人便一定是赵光义了,只听赵光义冷哼一声,随即又笑道:“那李煜、钱俶之流如何能与大哥称兄论弟,不过是亡国之人罢了,大哥切莫伤怀,小弟岂能亏待大哥也?”顿了顿又道:“大哥可还有想见之人?”赵匡胤平静的道:“天下已定,如今这世上已无我想见之人。”赵光义道:“你遭刺客暗算,母后常自思念,可苦了母后了。”赵匡胤道:“可怜乎,郑伯寤生,何以厚此薄彼,他日黄泉何以相见,哎!”哀叹一声道:“你是来杀我的吧。”赵光义立即道:“大哥这是说的哪里话,若要杀你,当日酒中就不是蒙汗药了,你是我大哥,我怎么舍得杀你呢!”阴恻恻的笑了一声,续道:“不过你现在跟死了也没什么区别,就算放你走出这地牢,你又能如何?”接着哈哈大笑,在这阴暗的地牢里听来,叫人遍体生寒。

地牢里半晌没有声音,死一般的趁机,几乎能听到雪花落在地上的声音。不知过了几时,赵匡义道:“夜已深了,大哥好生歇息,皇弟改日再来探望。”接着便有石门开合之声。赵匡胤朗声道:“这天下是你的了,杀的人也已经够多了,罢手吧。”声音在地下回荡,没有人回答。

又是一阵死一般的平静,隔壁石室中问道:“敢问对面关押的是何人?竟也与老夫这等境遇?”无垢听闻声音,道:“陛下有所不知,只因我知道烛影斧声的托词,所以被赵光义父女关押在此。”对面那人洒然一笑,道:“小兄弟误会了,我非是太祖,不过与你一样,知道赵光义一些秘密罢了。在下姓莫,贱名长风,不知少侠如何称呼?”无垢听他主动报出自己姓名,知道是自己猜错了,道:“看来是晚辈误会了,我叫无垢。”莫长风道:“无垢,无垢,好得很,好名字,这世上真正无垢的又有几人啦,这酷寒之中虽是哭了百姓,但洁白无瑕,真可谓无垢了!”无垢道:“莫前辈过奖了,刚才那人可是赵光义?”莫长风道:“小兄弟,有的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你小小年纪难道要陪我这把老骨头在这鬼地方过一辈子吗?你可有什么亲人来搭救你?”黑暗之中无垢摇了摇头,道:“我是师父捡来的,师父早年间便郁郁而终,如今…如今…”心中想起在玉门关苦等的杏儿,心中不禁酸楚,两行泪水落入黑暗中。

莫长风叹息一声,道:“都是命啊,都是苦命的人,老天何等不开眼啊!”二人各自沉默,也不知过了多久,狗洞外有一个人来回踱步,不知想要做什么。无垢道:“外面的人有何来意?是公主让你来的吧。”那人的脚步在洞外停了,沉默片刻才道:“无垢兄弟,大哥知道对不起你,我…我…”原来那人是杨俊。无垢道:“你走吧,你我之间没什么好说的。”杨俊道:“我知道小雪在哪里?”无垢道:“她不想见你,已经出家了。”杨俊心头如被铁锥砸中,道:“她在哪里出家?”无垢苦笑道:“陆姐姐身世孤苦,唯一信任的人就是你,可你却骗她,如果你想让她活着,还是不要去找她的好。”

“我…我…”

杨俊却已说不出话来。又过了一阵才道:“兄弟,你放心,我会救你出去的。”倏然外面忽的一声响,随即便听到了杨俊喉咙里发出咯咯的声音。一个火把慢慢点亮,接着砰的一声,想是杨俊被人摔了出去。一个苍老低沉的声音道:“滚开,杀你都脏了我的手。”杨俊万分惶恐,道:“是…是你…”那苍老的声音厉声吼叫:“滚,想死吗?”接着传来杨俊跌跌撞撞远去的声音。

火光中,狗洞外面露出一个满脸皱纹的脸,眼睛里空洞洞的,没有眼珠子,看起来十分可怖。无垢认得,正是那日划船送自己到这里的那个老瞎子,这人亦正亦邪,看样子应该是赵光义安插在这地牢中的人,但看其作派,沧桑中透着一丝正气。

只见他空荡荡的眼睛动了两下,道:“应该是这里了吧。”无垢好生奇怪:“这人自言自语,难道是疯了吗?杨俊武功虽然算不上一流高手,但要无声无息的将他擒拿,也绝不容易,这老瞎子不知什么来头。”老瞎子侧着耳朵听了听,见没人搭理他,又道:“你据此洞口几步?”无垢不知他要干什么,但这些日处处被人算计,担心说了实话,这老人武功不知什么来路,若是陡然发出暗器,自己在这洞里可不易闪避,遂道:“十步。”老瞎子似乎有些生气了,道:“胡说,这石窟方圆一丈七,你到这洞口十四步。”

无垢一惊,不由得佩服这老瞎子耳力之敏捷,但凭自己几句话便能推断这洞窟的大小和自己与他的距离,这老瞎子果然不简单。

老瞎子说完了话便走了,过了片刻在莫长风那边的石壁上敲了敲,随后莫长风手中铁链抖了几下,那老瞎子道:“嗯,应该是了。”

随后几日出了送饭的人,再没有一人到这洞中来。莫长风问你无垢如何被擒,无垢将遇到杨俊,又无意中看到那夜斧声烛影的打斗,之后又见到皇子被杀的伤口,再被人追杀,遇到杏儿和公主等前因后果都说了。莫长风道:“赵光义当真心思缜密,那日你远远看到长亭里的打斗,只怕也是有人故意让你看到的吧!”无垢十分不解,道:“故意?”莫长风道:“没错,其实这一切都是赵光义早就算计好的,绣衣刺客根本不是太祖皇帝的人,一早杨俊就骗了你,绣衣刺客是赵光义的杀手。那夜斧声烛影,杨俊奉命将你骗到竹林外,便是想将杀太祖皇帝的罪名嫁祸与你,然后许下重金借江湖人的刀取你的性命,等杀了你,然后再让绣衣刺客慢慢的杀了那些无用的江湖人,真是一石二鸟之计。”

无垢想了想,问道:“那杨俊如果是奉命行事,他也被追杀了,还险些丧命,他难道就不怕死吗,他同样也知道了赵光义的秘密。还有,我用鬼门十三针封住他的穴道,这虽是救人还魂的法门,但也不过十来日的性命,如何他却没事儿?前辈可明白其中就里?”莫长风笑道:“看来你还是无法看透人心啦。你可以是棋子,杨俊难道就不可以是棋子吗,只是这一步棋要先走你,还是先走杨俊而已,你死了,就轮到杨俊了,赵光义又怎会将自己的把柄捏在杨俊这样的人手里?至于鬼门十三针嘛,这个就更好解释了,你想想那个姓陆的傻丫头为什么如此死心,只因那日被你下针放入棺材中的并非杨俊,不过是易容乔装的替死鬼而已,那姓陆的丫头与他一路向岭南,途中必定是你在那人身上残留的寒气导致他抵挡不住,所以寒毒发作,露出了破绽,姓陆的知道被骗了。你想那丫头长在青楼,什么人心没见过,顿时便明白了其中因果,便回来向你们报信,但他终究还是爱着杨俊,也没向你们把杨俊的事情说穿,可怜了这般痴情的丫头,却偏偏喜欢杨俊这般道貌岸然的禽兽。”

无垢听罢道:“世间谁不惜命,又有谁甘愿受死,去做杨俊的替身,身受我阴寒至极的十三处冰针?”

莫长风道:“的确,这个世上没有人想死。但是如果告诉他,有一个神医能将他救活,并且许以重金或者高官,这就不一样了。”

这些日迷雾一般的事情,被莫长风三言两语就道破玄机,心中暗自佩服,苦笑道:“神医!想必就是公主了吧。看来救一个人,未必是真的要帮他。这世间的金钱、权利,真的可以让人舍生忘死吗?”

  凡尘说:

        

2
  • 88传奇币

  • 588传奇币

  • 1888传奇币

  • 5888传奇币

  • 8888传奇币

  • 18888传奇币

立即打赏

当前剩余0传奇币 充值

  • 1

  • 2

  • 3

  • 4

  • 5

  • 全部

今日剩余可投推荐票0

立即投票

忘记密码?注册新帐号

使用合作网站登录